专访:Maria Grazia Chiuri畅谈她对Christian Dior的包容性观点

当今世界,美国总统千方百计想建造边境高墙,反移民政党在欧洲大行其道。Christian Dior品牌周一在马拉喀什举办的2020度假系列大秀以非洲为创意灵感,它如同一个重要宣言,表达了品牌对于包容性,宽容性以及文化好奇心的观点。



Maria Grazia Chiuri

 
在品牌于北非马拉喀什举办度假系列大秀之前,FashionNetwork.com采访了品牌女装创意总监Maria Grazia Chiuri,畅谈其对时尚,梦幻,纺织面料和女性主义等话题。

Chiuri本人也是一个南方人。她有父亲来自意大利最南部的圣玛丽亚迪莱乌卡港。Maria Grazia是一位非常健谈的意大利人。她喜欢穿酸性染牛仔服,同时很非常爱戴各种首饰。她的手上戴满了各种骷髅戒指,手腕上还套着一个金手镯。

她的mood board情绪板上贴有Yves Saint Laurent在马拉喀什的照片,以及Lisa Fonssagrives, Talitha Getty, Cecil Beaton和Irving Penn的照片。另外还有Ebony杂志的封面。

 
Dior品牌2020年度假系列

 
FashionNetwork.com: 你为什么选择在马拉喀什走秀?


Maria Grazia Chiuri: 马拉喀什明年将成为非洲文化之都。无论如何,马拉喀什是众多作家,画家和摄影家的创意灵感之地。它同时也是欧洲和非洲相交之地。这实在最理想不过。因为我们正想表达一个多文化宣言。与此同时,如果你去到马拉喀什,你肯定会联想到时尚。

当我们在做研究工作时,我们发现了Dior先生和摩洛哥当地一间商店Maison Joste在上个世纪50年代签署的一份协议,为当地的客户制作素描作品。这实在令人难以相信。我们也很荣幸展示我们从档案中找到的Saint Laurent先生为Dior设计的作品,这其中就包括一款名为The Marrakech(马拉喀什)的白色外套。这堪称是当时的未来先兆!因此我们在欢迎贵宾的晚宴上举办了一场小型展览会,向我们的观众展示了这些设计作品。我觉得这是向Saint Laurent在Dior任职期间与马拉喀什的关系的一个美好致敬! 这个元素是如此重要,我想我们不可能“不”去做它!

 
 
FNW: 这个系列的最初起点是什么?

MGC: 我非常喜欢《Wax & Co》这本书,我让我的手下去联系作者。我们一起去到尼斯和Anne Grosfilley见面。她在那里拥有众多的蜡染印花系列。这种技术起源于亚洲,之后来到欧洲,再流传至非洲。它是在棉布的两面印花的一种独特高端技术!这堪称是一个真正的高定面料。这种印染需要大约七个步骤。我们和她一起前往阿比让(Abidjan),她帮助我们找到了当地的一间工厂Uniwax。我们认识了Pathe’O,这是一位著名的蜡染设计师。他很高兴Dior愿意使用这种印花面料!

Pathe’O曾为曼德拉设计过T恤。我们请他和我们合作,他也非常高兴。因为对他来说很难向年轻一代解释真蜡染和假蜡染之间的区别。一般人都以为来自非洲的东西不可能很贵。但这种技术现在却非常昂贵,因为它依赖人工操作而不是数码印刷。 

 
FNW: 你们当时想研发哪种类型的印花图案?
 
MGC: 我们的构思是不要使用原始印花,因为每一个印花图案都传递一个信息。因此,我们让Uniwax设计我们Dior的经典元素。我们向其展示了Dior经典特色的Toile de Jouy印花,并咨询他们对其有何看法。他们制作出了热带风情的Toile de Jouy和塔罗牌图案,这也同样极具Dior特色。他们用两种方式进行印染,一种是Dior的靛青,另外一种则由他们决定自己的颜色。因此这是两种特色之间的对话。Uniwax是一间绿色工厂,它循环用水,并使用非洲棉布进行印染。

 
FNW: 从你的mood board情绪板上,我们感觉到你是从所有曾在马拉喀什生活过的西方艺术家身上汲取创意灵感?

MGC: 是的,在我看来,这是未来时尚的一个重要信息--工匠艺术,刺绣和技术之间的联手合作。 

 
FNW: 在这个系列中,你是如何将欧洲和非洲感觉混搭的?

MGC: 我们希望将他们的蜡染技术与其它面料结合,例如双面羊绒。因此,通过Uniwax设计的相同图案,我们制作出了不同的东西:用于非洲棉布,用于意大利羊绒,在巴黎则用于丝绸。因此你会看到相同的图案会不断变化。


FNW: 为什么你会和多个其他设计师合作,例如Grace Wales Bonner, Pathe’O,还有艺术家Mickalene Thomas?

MGC: 呃,我们与Mickalene Thomas的合作最初是从Lady Dior手袋开始。但Christian Dior是一间高定公司,因此我想为什么我们不问问艺术家们他们对New Look的经典造型有何看法?为什么不对Dior的经典造型进行经典演绎?因此,我们完全放手让他们去制作夹克和喇叭裙。




将在马拉喀什展示的设计作品

 
FNW: 度假系列大秀是否会让你冒险?


MGC: 这取决于你的意思。我不觉得我是在冒险。如果你做自己真正相信的东西,那就没有所谓冒险。我认为我在Dior的工作就是用不同的方式去表达我们的品牌特色,通过团队工作给我们带来全新能量。在我刚开始进入时尚界时,那时还没有所谓的度假系列或季前系列。

 
 
FNW: 度假系列大秀之后你有什么计划?


MGC: 我们正筹备和以色列的一间舞蹈公司Sharon Eyal明年在特拉维夫合作。6月份在特拉维夫制作的首款样板将会是首次测试。

 
FNW: 为什么你和Christian Dior都坚持你的女性主义道路?

 
MGC:我相信当你讲到女性,你指的是全世界的女性。时尚不再只是关于衣服。它现在大不相同。在我刚进入时尚界时,我们面对的只有少数观众,一年只有春季和秋季两个系列,我们从来不需要去其它国家。最远就是去巴黎或伦敦。现在随时新媒体的出现,时尚已经变得全球化,我们的品牌也是全球性。这改变了我们制作时装系列的方式。你面对着庞大的全新观众和全新一代,因此我们现在时尚界的言论涉及性别,文化适应,环境,后殖民主义,你必须去考虑这一点。这样你才能与自己的时代同步。

我相信在时尚领域,创意至关重要。但与此同时,我们需要批判性地看待我们过去的所作所为。在我们刚开始时,我们还没有理解足够多的文化,因此我们以自己的标准去设计时尚。时尚是一个小的象牙塔,我们的对话只是在时尚人士之间。在意大利,学校教会我各种技术构思:如何制作外套,应该使用哪种面料。现在在Dior,我学会了很多新的东西。

Copyright @ 2019 FashionNetwork.com 时尚商业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奢侈品设计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