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0
工作信息
ESTEE LAUDER
Marketing Manage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E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PUMA
Senior Manager/Head of Ecommerce Operati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Regional Assortment Planning-South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上海浦东嘉里城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EE LAUDER
Retail Support Manager, Apac IT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EE LAUDER
Legal Assistant, Asia-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SHISEIDO
Travel Retail - Retail Education & Makeup Artistry Senior Executive, Nars & Drunk Elepha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经理,深圳Kk Mall店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ULULEMON
门店经理,兰州国芳店
正式员工 · Lanzhou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上海浦东嘉里城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上海新天地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上海环球港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EE LAUDER
Assistant Creative Operation Manager,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苏州中心店
正式员工 · Suzhou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沈阳铁西万象汇店
正式员工 · Shenyang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武汉恒隆广场店
正式员工 · Wuhan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19年12月9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重回“日本制造”,资生堂集团36年来首家本土新工厂落成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19年12月9日

11月27日,日本美妆巨头资生堂集团(Shiseido)宣布其位于东京北部栃木县大田原市的全新工厂已建设完毕,将于12月24日全面投入使用,预计将为集团增加产能约1.2亿件。

资生堂为这家新工厂投资了大约35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3亿元)。该工厂也是资生堂集团时隔36年新增的首家本土工厂,未来将主要用于为海内外市场生产中高端护肤品,比如集团旗下 Elixir(怡丽丝尔)品牌本土及海外的产品供应。

2017年初,为迎合中国顾客需求,资生堂将原本位于越南的 Elixir 护肤品生产线搬回了日本。



此外,资生堂集团将继续增建两家新本土工厂,计划总投资12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78亿元)。这两家新工厂将分别位于大阪和福冈,预计明年下半年大阪工厂便可启用,福冈工厂预计到2022年上半年可投入使用。

资生堂集团首席执行官鱼谷雅彦(Masahiko Uotani)表示:“从战略上来说,我们是在告诉消费者,我们的品牌来自日本,也由日本研发。这逐渐成为我们的一项重要竞争力。”

大田原市市长津久井富雄(Tomio Tsukui)透露,大田原市工厂原址是一片曾用作地震演习的荒地,新工厂的建成为当地创造了1000个新就业岗位。该市长还认为日元贬值为生产回流本土的日企带来了更多利润。

资生堂生产经理直川纪夫(Norio Tadakawa)表示,之所以选址大田原市,是因为该地区周围有高质水资源(也是生产化妆品的基本成分)。

在高度依赖人工的同时,这三家新工厂还都将配备日本最新的生产技术。鱼谷雅彦透露,只要有可能,集团就会引进机器人、人工智能等数字化生产技术。

虽然日本本土人工成本高,但资生堂集团不是近年来唯一一家回归本土生产的日企。2017年,日本化妆品生产商 Kose(高丝)就卖掉了中国工厂,同时扩大日本本土出口量。

GlobalData 的高级创新分析师 Mitsue Konishi 认为,美妆日企将赌注押在高成本、高质量的日本制造产品的策略似乎是可行的。“优质的原料、奢华的配方、美丽的包装和精湛的工艺,再加上日本制造的标签,这样的化妆品在亚洲和西方市场越来越有吸引力,”她说道。

但日兴证券(SMBC Nikko Securities)的分析师 Shima Yamanaka 也指出,鉴于日本人对细节的关注,本土生产的研发和质检花费的时间会更长。比如日本花王集团上周刚推出的全球首款“喷雾式纤维面膜”就是花了10年才最终推向市场的。
鱼谷雅彦也承认,在敏捷反应方面,韩国的企业会更具优势。

除了L’Oreal(欧莱雅)、Estee Lauder(雅诗兰黛)等业内巨头,日本美妆产业如今也越来越受到韩国美妆热潮带来的竞争压力。但就出口而言,日本美妆产业还是在迅猛发展。据日本财务部数据,2019年日本美妆产品出口总额较2013年增加了近三倍,至546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54亿元),其中近三分之二流向中国大陆及香港地区。

丨消息来源:综合法新社、官方新闻稿、《华丽志》历史报道

丨图片来源:官方新闻稿
 

Copyright © 2022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