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95
工作信息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致敬的时装妖孽Charles James到底是谁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today 2014年5月13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5月之于时装界就像2月之于电影界、音乐界一样,每到这个时候,无论是业界的翘楚还是冉冉升起的新星,都会无比骄傲地受邀出席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举行的“MET GALA”。2014年的主题是《查尔斯·詹姆斯:超越时尚》(Charles James: Beyond Fashion),整个时装界都用无比谦虚的心情,向这位美国时装界的“脊梁”致敬。

  查尔斯·詹姆斯在世界时装史上占有的地位远远超出可可·香奈儿、伊夫·圣罗兰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但是大众对他的了解,却比我们想象的要少得多,也许正如《纽约客》杂志提到的那样:“可可、伊夫这些设计师都把精力放在了女人的生活上,而查尔斯却更多地把关注点放在了女人的比例上。”而且他丑闻不断,最后背着六个月的酒店账单,孤寂地去世在冰冷的床铺上。他是个天才,但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要了解查尔斯·詹姆斯这个人,就不得不先从他的设计作品开始,因为他最后的生涯尽管号称自己专注于传道、授业,却并没有完成任何教科书的编撰,连回忆录都没写,只给我们留下了一大堆衣服。但正是这些衣服让Christian Dior谦卑地说:“他是我们这一代中最伟大的天才。”让裁剪技术已经出神入化的Balenciaga说:“查尔斯是唯一一个将服装设计从实用艺术提升到纯艺术的人。”

  查尔斯的衣服辨识度极高,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他把衣服当作建筑来做,这和他曾经学习过建筑设计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的作品结构非常复杂,喜欢从悠远的历史服装中挖掘灵感,巨大的裙撑、克林诺式的裙子、不对称设计、几乎消失的接缝,在那样一个年代,他的作品显得异常前卫。

 


  穿上查尔斯裙子的女士,你可以说优雅异常,你也可以说光彩照人,但有一点,几乎是一致的,她重构了女性的身体曲线,这是理解他设计最为重要的一个原则,他曾经说:“女性身体本质上是错误的”,这种所谓的“错误”即不符合他对理想女性身材的想象,所以他的设计,终其一生都是在寻找修饰女性比例的方法,尽管有时候会显得过于戏剧,譬如那条经典的“四叶草裙”,但在这个领域,毫无争议地成为了领军人物,像如今活跃在礼服制作领域的扎克·珀森(Zac Posen)、玛切萨(Marchesa)都沿袭了这种制作手法,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当地时间2014年5月5日晚上,会有那么多女星,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这一类的作品参加盛会,譬如中国超模刘雯、纽约最后的时髦Sarah Jessica Parker、黑珍珠Charlize Theron都是非常符合主题的代表,而那些穿裤子的英国人,譬如设计师Stella Mc Cartney、超模Cara Delevingne就显得非常不合时宜。

  查尔斯的衣服大部分都非常隆重,因而在日常生活中能够轻易见到的机会并不多,查尔斯对后世造成如此大的影响,有一个人是无论如何都不能错过感谢的,一个和他做了50年至交,最后却分道扬镳的摄影大师Cecil Beaton。那张八位宛如天鹅般优雅的女士交错在一个拥有白色墙壁、水晶吊灯的沙龙里的照片,几乎出现在了每一本关于时尚的书籍中,这张经典中的经典,就是由Cecil Beaton掌镜,妙趣横生地诠释查尔斯时装的典范。在2014年5月号的美国版《Vogue》中,你也会看到一组以这张照片为拍摄灵感,由创意总监Grace Coddington和摄影师Tim Walker合作的大片,她们以更加纯净的色调,向这两位大师致敬。

  当Cecil Beaton以最古典的镜头记录那些有些疯狂的衣服时,插画家Antonio Lopez用更加艺术化的笔触,制作了上百张插画,尽管如今的时尚界对查尔斯的理解,首推 Beaton,但论及对查尔斯最真实的记录和气质的把握,毫无疑问是Antonio Lopez。众多证据表明,查尔斯从来没有将自己定义为传统的裁缝,而是以艺术家自居,如果你看到过查尔斯推出的、只有在《第五元素》中才会出现的那种奇怪廓形的、充满未来感的羽绒服一般的设计,就会明白Beaton更多是在创作自己想要的东西,对查尔斯而言,也许是一个误会。

  查尔斯作品充斥着的那种怪异感和他自己的私人生活是密不可分的,他虽然在美国一举成名,但他确是个地地道道的英国人,这样对于他作品诡异的那部分就有了更多合理的解释。英国特殊的文化,很容易诞生这种不走寻常路的天才,譬如他的英国老乡Alexander Mcqueen。

  查尔斯出生于1906年的7月18日,他的家庭就是老派英国电影中典型描述的那种,祖父Charles Wilson Brega是芝加哥的航运和房地产大亨,Charles这个名字也来源于祖父,父亲是一位陆军参谋,而他就是传统家庭中最叛逆的那个孩子。虽然并没有特别正式的声明,但查尔斯早在十几岁的时候,就是公开的同性恋者,和他的小伙伴们迷恋着各种迷人的装束、夸张的妆容。在时尚界大祭司 Diana Vreeland的回忆中,曾描写了自己在1920年代见到查尔斯的样子,“他穿着自己设计的袍子,戴着夸张的女士帽子,在汉普顿的沙滩上流连忘返。”脾气耿直的军人父亲无法原谅自己的儿子如此离经叛道,认为他是家族的耻辱。这样的不和谐,一直到1926年,查尔斯开出了自己的第一家帽子店,依然没有化解,父亲坚持不让妻子和女儿光顾儿子的门店。查尔斯的确不是一个让人放心的孩子,他从如日中天到贫困潦倒,古怪的脾气、药物的滥用催化了事情的恶化。

 


  如果你觉得这样的查尔斯已经让你手心冒汗,那么当你知道这位妖娆的设计师,曾经和一位名叫Nancy Lee Gregory的女士结婚,又作何感想?并且,他们还生下了一个儿子。乐观的一面是他因此设计了不少让人心动的童装,但疑惑的是他们如此疯狂的婚姻,查尔斯坚持声称他们的结合是因为爱情,而且在一次采访中,查尔斯声称自己的妻子知道自己是同性恋,还补充道,“整个社会都是双性的。”但大家都没有忘了一点,Nancy可是带着大笔的真金白银嫁过来的,当然,这段婚姻和你料想的一样,是一个令人遗憾的结果。

  Christian Dior说:“查尔斯的设计简洁得就像诗一样。”当这些溢美之词传入查尔斯的耳朵时,他却在切尔西酒店,苟延着一贫如洗的日子,他是时装界的建筑师,将时装设计推演到宛如微积分一般的绝妙境地,却也以同样程度的怪异,让世俗的我们大开眼界。

Copyright © 2019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