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07
工作信息
NIKE
gc Consumer Direct Marketing Digital Director – Nike.Com/App/mp/Targeted Comm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yber Security Manager, Apac IT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Supply Chain (Assistant) Manager, Demand Planning, Pp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Finance Planning Manager - Inventory Manag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 Account Executiv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 Purchasing Business Partner Buyer, l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Excellence Process (Assistant) Manager - System & Dat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sm-Nddc Merchandise Financial Plann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North Asia&Sapmena IT Integ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of Product Management-Shenzhen
正式员工 · Shenzhen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Marketing Manager, le Labo,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Visual Merchandis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IT Data &Analytics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Product Marketing Manager, la Mer,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NIKE
Total Rewards Operations Manager,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Logistics Coe Manager-Industry Engine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roduct Manager, Lancom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Product Marketing Manager, Bobbi Brown,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Marketing Manage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Education Director, Clinique,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Senior Product Marketing Manager, jo Malone London,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17年7月14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争议 | 这个行业已经充满假象,时尚圈究竟还能走多远?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17年7月14日

在社交媒体为王的数字时代,舆论井喷式爆发的压力让时尚品牌和传统时尚媒体感到恐慌,法律手段则成为他们用来让创意人士闭嘴、掩盖时尚圈背后丑态的首选武器。


曾因非竞业协议与老东家开云集团产生法律纠纷的前Balenciaga创意总监Nicolas Ghesquière



 
实际上,为维护自身的地位与形象,无论是奢侈品牌和集团还是创意人士对禁言协议、保密协议和竞业协议等法律手段并不陌生,是时尚圈就业合同中的标配。
 
其中,禁言保密协议是最常见的一种。保密协议,也被称为保密契约、约定或同意书等,英文全文通常为Non-disclosure agreement,缩写为NDA。该条款要求受雇佣人士在就业及离职后不能公开谈论关于集团的机密与敏感信息,任何有损集团利益的言论都不允许。

上周早些时候,英国版Vogue原时装总监Lucinda Chambers在接受时尚杂志Vestoj采访时就违反了其与康泰纳仕集团签署的保密协议。Lucinda Chambers在采访中披露了她被新任主编Edward Enninful解雇的事情细节,以及她在Marni和Vogue供职时的行业内幕。
 
随后,康泰纳仕集团公开作出回应,要求Vestoj杂志删除采访中部分敏感内容的报道,并强调任何高层人事变动管理层原本就不会提前公布,所以大部分人事先不知情纯属正常。Vestoj杂志主编Anja Aronowsky Cronberg则表示已按要求对文章进行删改,同时透露Lucinda Chambers正面临很大压力。
 
去年3月,自由时尚作家Jacques Hyzagi因他为The Observer杂志写下的《ELLE on Earth》而一夜爆红。这篇文章中讲述了他受到《ELLE》杂志委托并采访川保久玲的完整经过,特别提到他与ELLE责任编辑Anne Slowey合作过程中所遇到的阻碍,还披露了时尚界的挣扎、纸媒的困境和时尚品牌在转型过程中的一些丑态。事后他遭到《ELLE》母公司赫斯特集团的起诉威胁,并因此受到了不同形式的言论攻击,“这个行业怎么了?我很困惑。”他在接受好莱坞记者采访的时候如此说道。
 
事实上,关于禁言协议的纠纷不只存在于媒体世界,时尚奢侈品牌中也不乏类似事件。LV现创意总监Nicolas Ghesquière在2013年离开Balenciaga后接受System杂志采访的事件在当时也引起了业界人士的广泛关注。
 
15岁就入行的天才设计师Nicolas Ghesquière于1995年临危受命,加入Balenciaga成为设计总监,短短两年就让Balenciaga的销量翻了一番,被称为现代最有天赋的设计师之一。不过,Nicolas Ghesquière在Balenciaga长达15年的职业生涯并不顺利,由于经营理念不合,他的苦心迟迟得不到重视,最终于2013年11月30日正式离职。在离开Balenciaga后接受的首个访问中,Nicolas Ghesquière控诉Balenciaga一次又一次地让他感到挫败,他孤立无援,创意运作上的灵感更被榨干,直接对前雇主作出批判。
 
事后,Balenciaga母公司开云集团认为Nicolas Ghesquière的行为违反了与其签订的保密协议,对品牌形象造成了损害,因此对Nicolas Ghesquière提起诉讼并索赔700万欧元。目前,Nicolas Ghesquière已跳槽至开云集团最大竞争对手LVMH集团担任核心品牌LV的创意总监。
 
禁言协议的目的不仅仅是保护机密信息,更是为了防止相关人员作出出格举动或言论。嘻哈歌手Kanye West去年因为其设计团队强迫参与2016年春夏Yeezy系列发布会走秀的模特签署保密合同而饱受抨击。保密合同要求参与走秀的模特承诺不会对外议论走秀相关的任合信息,否则需罚款1000万美元。
 
此举引起了众多时尚评论家的抗议。英国《镜报》称Kanye West的这个协议是荒谬并可笑的,另有消息称Kanye West害怕超模对他作品的评论才会做此决定。尽管Kanye West的品味一直被时装评论唾弃,热爱时尚的他目前除拥有自己产品线外,还是adidas的设计师,在时装界占据了一席之地。
 
除禁言协议外,竞业条款也是时尚业界高层管理人员和创意设计师离职协议中标准条款,这些雇员通常在离职后一年或以上的时间内被禁止加入同行竞争对手,以避免重要机密被对手获取。
 

Hedi Slimane在社交媒体上发文强调,YSL是在他的带领下才会有如此的辉煌




 
去年,被Saint Laurent辞退的Hedi Slimane就品牌母公司法国开云集团单方面取消“竞业禁止义务“条款提起诉讼,最终Hedi Slimane胜诉,获赔偿金约 1300万美元。此后,Kering 集团对判决结果不满,继续提起上诉。据悉,竞业禁止期间期间Hedi Slimane几乎被所有竞品公司所拒,近期他转而投身到的摇滚时尚事业和个人品牌的发展。
 
虽然Hedi Slimane是令Saint Laurent起死回生的最大功臣,但与此同时,他在过去的4年也一直饱受非议,被指破坏品牌视觉识别,让品牌遗产蒙羞。在各种新闻报道后,Hedi Slimane指出部分报道失实,并在其Twitter上连发四篇推文做出了反击,他强调YSL是在他的带领下才会有如此辉煌的业绩。
 
通过社交媒体,他澄清了自1999年起就已把YSL经典商标用于时装秀中,在职期间还设计了100多款带有YSL经典商标的珠宝、配饰,男装Polo衫等。
 
综上所述,这些禁业协议的存在并没有减少舆论的发生,在敏感的时尚圈中,各种争执与纠纷经常被加倍放大而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不过,敢于挑战禁言保密协议的设计师或创意人才仍属少数,大部分的还是惧怕违反协议而需支付的巨额罚款选择沉默。
 
所以禁言协议与竞业条款的存在真的有必要吗?无法自由发表言论的时尚圈是否已失去其让设计师、创意人士表达自我的初衷?有分析指出,这些法律手段应该保护的是设计作品和创意,而不应用于让创意或媒体人士闭嘴。
 
在被英国版《Vogue》突然辞退后,Lucinda Chambers表示,“我不想成为那种假装逞强,掩饰说是自己‘决定’离开公司的人,这个行业已经充满假象。”不可否认的是,这些禁言协议与竞业条款的存在维护了时尚界的秩序,然而当创意人士被禁声,时尚界将变得越来越封闭。当不再有人敢说真话的时候,已经足够孤立的时尚圈又能走多远?

Copyright © 2021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