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74
工作信息
ADIDAS
Buyer
正式员工 · 大连市
ADIDAS
Specialist Gbs HR Services
正式员工 · 中環
ADIDAS
Senior Director Ecommerce, .Com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VF CORPORATION
Director, Digital Product Manag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Manager, Product And Merchandis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Senior Manager, Product Creation, Black Box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Manager-E-Commerce Operation, Wechat & .c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Vice President-Store Planning & Construct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Regional Senior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Marketing, Cdm) Director, Social Platforms And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Converse Marketing) Digital Marke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LUMBIA SPORTSWEAR COMPANY
Supply Chain Operational Analyst
正式员工 · 珠海市
PUMA
Manager Chemical Compliance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H&M
Business Controll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gc - Mens sp Appare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Key Account Director – Topsport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 Kids Performance Footwear (Value Marketpla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Brand Planning -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rketing) Manager, Brand Experiences (Bap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rketing, Cdm) Asst. Manager, Cdm - Store Brand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 gc Men’s Lis Ftw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14年9月24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张宇:真正帮助而不仅仅捧红中国设计师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14年9月24日

自2005年发布《VOGUE》中文版(即《VOGUE服饰与美容》)以来,张宇一直担任该杂志的编辑总监。此前,她曾任《ELLE》中国版的编辑总监以及《Marie Claire》香港版《玛利嘉儿》的总编辑。如今,《VOGUE服饰与美容》每月发布400至500页的内容,被认为是该杂志最成功的海外版本之一。张宇表示,包括实体杂志、网页及平板电脑版本在内,杂志的总读者数达到120万。而《VOGUE》中文版更将于今年九月迎来9周年纪念。

在这次WWD的访谈中,张宇谈到了中国市场、杂志封面拍摄,以及关于自己不为人知的一件事。


WWD:能否说说你怎么决定封面人物以及杂志的特写内容?

张宇:有很多的创意、逻辑和政治因素需要考虑。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因素都复杂交错。一方面,我们要考虑到中国的明星名流们;另一方面,许多的国际知名设计师都非常受欢迎,但他们能腾出的时间非常少。因此,要将双方安排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是很难的。我们的总部在北京,而摄影师们通常在纽约工作,这就导致了明星或者摄影师其中一方要跨国长途飞行。航程只有一天是不够的,通常会需要两到三天的时间。

WWD:读者们是否比较保守呢?你有没有尝试在杂志拍摄的照片中突破一些界限?

张:我认为,中国读者的审美倾向在国际上大多数人看来更偏向于传统。我更愿意用传统而不是保守来形容这种审美倾向,因为中国读者们都非常时尚。他们会尝试很多不同的东西。清楚自己适合什么样的装扮并不意味着保守。但中国市场总体上更为传统,虽然年轻人们比较前卫,但整个中国市场并不,或者说还没有变得十分超前。中国市场正在转变,个人主义风格开始浮现,这很好,但总的来说,人们还是偏向于奥黛丽赫本(Audrey Hepburn)和格蕾丝凯莉(Grace Kelly)这样的经典美人。我们需要将国际时尚的新动态、人们打扮的方式和潮流与适合中国人的装扮结合起来,因为适合金发碧眼的白种人模特的装扮也许并不适合亚洲人。

WWD:你更喜欢白人模特还是黄种人模特呢?

张: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小。正是因为我们融合了中国和国际元素,《VOGUE》中文版才从一开始就获得了成功。我认为这也是中国如今的面貌。很显然,它富有中国特色,但同时,各国人民都涌来中国,中国人也正走向世界的每个角落。我们的杂志代表着中国如今中西交汇的状态。因此,我觉得杂志不需要全部采用中国模特来表现自己的中国特色,或者全部采用西方超模来证明自己的国际化。我们中西方的模特都会采用。一般而言,我们会起用70%的中国模特和30%的国际模特。人们希望看到Gisele、Kate Moss和Kate Winslet。中国人也会看好莱坞的电影。

WWD:《VOGUE》中文版十分支持中国设计师,这给他们的事业带来了什么变化呢?



张:他们当中有很多人都变成了名人。人们可能不清楚这些设计师的产品和衣服,但却能从很多地方看见他们的身影。而我开始担心这会导致少许的不平衡。提拔这些设计师固然是好事,不过有时我会觉得,他们变得如此出名,但他们的设计水平却稍有落后,这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对于年轻人才而言,这可能是极为有害的。过去,设计师们埋头苦干却鲜为人知。而现在,正如你所知道的那样,设计师们在真正着手工作前会先推出少数高质量的产品,而后再慢慢补上后续的工作。这事实上取决于每个设计师的工作方式。我并不是在评论这么做的对错,但这的确依赖于他们的操作方式。有些人很快就能补上剩余的工作,但也有些执行力不强的人在明星身份和进行实际工作之前摇摆不定。这种情况下,我会努力思考怎么样才能真正帮助他们,而不是让他们变得更加出名。

WWD:你觉得在将来,中国国际时装周能否具有其他国际时装周,例如巴黎或纽约时装周一样的吸引力呢?

张:目前还不能,但我希望将来可以做到。时装周的成功取决于很多因素,包括组织和物力等。本土设计师的总体水平也需要达到一定的程度,并不能只看一两个设计师的表现。人们到中国来是希望看到中国设计师的表现的,而不是为了看Vivienne Westwood等其他人的秀场。他们在巴黎已经看过了。

WWD:要做到这些需要什么努力呢?

张:首先需要多位在国际上具有影响力的著名设计师。现在的这些(中国)设计师仍然很年轻,他们仅仅在最近几年在一小群消费者里获得了影响力。这固然是了不起的进步,但仍不能影响潮流。

但实际上,在如今的世界里,设计师们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成长。当你迸发了好灵感的时候,人们马上就可以知道你的想法,然后这想法就不再专属于你了。复制和改造某个点子是很容易的,但要在全球保持领先却很困难。过去,没有社交媒体或电子媒体来将最新动态公而告之,像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这些设计师们才能用长时间来酝酿一个想法。

WWD:中国消费者们的需求是什么呢?

张:很难宽泛地将人们都归纳为“中国消费者”,这个范围太大了。有些人仍在努力存钱来购买自己的第一个设计师手袋,但另一方面,也有些人每年在高级时装和珠宝上花费数百万元。品牌们总在维持高级形象和将业务扩张到整个中国之间挣扎。依然有消费者希望保留商标,希望人们知道他们有LV, Gucci或者Chancel的产品。然后也有消费者纯粹出于喜欢而因为买到了Vega Wang设计的大衣而高兴雀跃。消费者之间产生了一种新的安全感,他们觉得不需要说服别人来相信自己有钱。因此,他们不会因为被发现穿着某个不知名的中国设计师的服装而感到尴尬,也不会在炫耀自己的爱马仕包的时候觉得自己像个暴发户一样。

这就证明了中国人心底里并不喜欢靠腰。他们只是在经历一个巨变发生得太迅速的时代,大量的新事物涌入中国,挤到他们的眼皮底下,几乎要把他们淹没。但现在他们开始按照自己的方式行事了。

WWD:你是否要面对审查制度呢?

张:所有发表的信息都要经过批准,这是中国法律规定的。我们面临过照片被怀疑过分裸露的问题。曾经有过一张照片,人们觉得可以从中看出点什么来,但我不这么认为。我们修正了一下照片,但我不认为它有裸露的问题。这是一本时尚杂志,我们不会涉及其他领域。杂志全部是关于时尚、生活方式和女性的生活的。诚实地说,人们总是问我这个问题,但我们没有遇到什么重大的困难。

WWD:你有没有考虑过进入电子商务领域呢?

张:我们目前没有经营电子商务业务。我们是为数不多的全面整合运营的杂志之一。因此,我领导着杂志、网站、视频、电视节目、移动应用等全部业务。我们暂时还没有打算进军电子商务。时至今日,我们仍坚信自己的角色是咨询师,是消费者的顾问,为他们提供权威的意见,并帮助他们就购买决策作出判断,而不是向消费者售卖商品。作为一家媒体公司,你必须要保持中立。尤其是对《VOGUE》而言,读者的信任是建立在我们能尽己所能保持中立的基础上的。因此,一旦我们开始售卖商品,我们会清楚的知道界限的存在。但我们有在数字领域建立新的探索频道,名为Vogue Discovery Channel。我们会在其中展示更多的产品,其中的一部分是我们自己的商品,一部分则来自网上或电子商务公司,但我们自己并不售卖。我们正在从受众身上学习,并努力认清他们对VOGUE未来的期望是什么。

Copyright © 2022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