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大师 Susan Miller 的真实人生

苏珊米勒(Susan Miller )或许是这个星球上最有名的占星大师,1995年,她推出了自己的占星区网站 (AstrologyZone),每月发布长达48,000万字的星座综合运势预测,免费供占星迷们参考,网站每月浏览人数达到 600万以上,读者遍布全球,她还是《纽约时报》每日星座专栏的特邀作家。

然而,苏珊大妈也不是铁打的,隔三岔五,都会碰上因病或因家事推迟发布星座运势的情况,上一次发生这种情况,不满的苏珊迷们 (Susanistas) 跑到Facebook上大发牢骚,他们觉得这位伟大的占星家抛弃了自己。

今年 9月,这种意外再次发生,九月份都已经过去一半了,苏珊的九月运势才姗姗来迟,不用说,又是一片怨声载道。为此《NYmag》网站对当事人,Susan Miller 进行了专访,从中可以了解这位为他人指点迷津的占星家自己的真实人生。





你考虑过跳过九月份的运势,康复了再继续吗?
我的公关是这么建议我的。我已经写好概述了。但我知道如果我这么做,我会收到来信抱怨说“我的生日就在九月,你居然没有写完整的九月预测。”我不想这样。我不想让人们失望。我觉得坚持不懈非常重要。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两针下去我就不省人事了,它降低了我的免疫力,两天后你觉得你好像得了流感,贫血也让我写得更慢了。现在我觉得自己好点儿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感觉到了需要坚持下去的巨大责任。生活很艰难,我希望能通过我的预测来让自己过得更好。我做事就要做彻底。我已经坚持了18年半了。整个宇宙都是周而复始的的,不知何故,我应该了解宇宙内部的奥秘。

这些强烈的反应可能恰恰反应了你的读者有多依赖你。


我从没想过让他们依赖我。人们都会经历不同的阶段。天秤座,天蝎座,金牛座现在都不太顺。我记得在 2009年,我看到有压力向我袭来。我摔断了腿,大腿腿骨骨折。同年年底,我眼睛也出了问题。但我知道那年会很糟糕,我不知道我能否撑得过去。我想让他们提前知道自己的运势,在遇到事情时才不会完全傻眼。2015年4月4日会出现月全食,但每一次月食都与之前的一次有关。上次月食的时候我生病了,或许这次能让我摆脱类固醇。

我并不觉得他们有这么依赖我。这种感觉和你最喜欢的电视节目取消了一样。就像我喜欢《别对我说谎》,却被砍了一样。我还觉得现在人们住的地方离他们的家人不那么近了。通常来说,如果你的一天过得很不顺,你会去找妈妈。我相信我的读者都很聪明。我想我已经成了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对此我感到很荣幸。我有很强的责任感去严肃地对待。

你之所以成为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部分的原因正是因为你的执着和准确。


纽约有句老话这么说:快好省,三选二。如果我省掉一些的话,我能更快。但当你做了深入的研究,就像你有一块儿美丽的长长的丝绸,你舍不得舍弃任何一部分。有人被要求辞职,有人和女朋友分手了,有人需要新的工作。我想包罗万象。对那些第一次来的人,我不希望让他们觉得他们只是旁观者,仅仅是些陈词滥调。我也从不知道我的每一个星座要花多长时间去写。就像在产房一样。有时候金牛座或者处女座要写一天半,但我没那么多时间。

你看过网上对你的评论吗?
我有一个理论,那就是读者从来都是清醒的。我什么都要去研究,在证实事物是错的之前都把它当作是真的。我的读者文化水平都很高。他们中 77%的都有本科或者研究生的学历。Twitter 和 Facebook上那些不太正常的人只是少数。同样也有来自哈佛的研究解释了为什么只要有一个人说了你坏话你就会很失落。他们说你不应该去读关于你的评论。我认识Emma Roberts,她说她从不读这些。我不知道像希拉里那样的人怎么能忍受这些评论。我很受伤。读者对我的失望让我很难受。

人们又没有付钱,居然还指责你拖延,是不是有点儿奇怪呢?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认为我应该免费工作。我觉得有可能是因为我已经无偿的工作了十年了。他们不知道的是,那是因为苹果不允许订阅。但现在可以了。读者们知道这是必然的,他们对此感到沮丧。苹果给我发短信让我重新订阅,我说着这个眼睛都在抽搐。人们觉得这是在捞钱,是在占便宜。编辑免费的部分已经占用了我太多的时间。如果我不能通过app赚钱,我只能在AstrologyZone.com上收费。我总是想着有人正在受苦,他们付不起费,所以我愿意AstrologyZone一直免费。做app我也很谨慎。经营网站是很贵的。我不是想成为百万富翁。我不是想成为 Oprah。我只是想赚够钱来给大家新的惊喜。当他们买我的app时,Apple或 Google要拿走30%,我和开发者Phunware共享剩下,然后政府还要拿走我收入的一半!




占星家的职业病之一就是即时性,所以永远都没有适合度假的时间。
是的。我从来没有假期。就算是我母亲去世,他们因为我妈妈在10月1日下葬无比生气。下个月我要去祭奠我的母亲,已经两年了。我并不擅长旅行。写作能使我平静。当我在洛杉矶坐在户外,坐在树下,那就是天堂。

自从你年轻时卧床不起之后,你身体就一直不太好。这个病对你的写作过程有什么影响?
有一点影响就是,我要时不时的打盹儿。通常来说我非常努力工作,我的睡眠时间不超过5小时。当自从我吃了药,有时候真的困的不行,不得不去睡觉。有时候我甚至没法发tweet,我太虚弱了。有很多人在帮助我,我的助手George Courtney 要跑去 CVS 杂货店替我做各种本不属于他的工作。但他是典型的魔蝎座,从不抱怨。很高兴能有他们的陪伴。所有的早间节目主持人(Matt Lauer, Katie Couric, Gayle King, Charlie Rose, Diane Sawyer)都是魔蝎座的。

但你透露了一些你治疗的细节,来解释延迟发布。
关于这点我们不想多说,医疗数据经纪人会解释的。肠溃烂让我一家人都很担心。他们之前觉得我生病可能是因为压力太大,但是他们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了。这种病不像癌症那么严重。我必须告诉大家,免得大家以为我快要死了。我会好起来的。每个月我都在越来越好。但任何事情都会遭遇一些挫折。有次我的病复发了,我在Twitter写了。我女儿Chrissie打电话给我说:“妈妈,他们觉得你在戒毒中心,因为relapse这个词有毒品的意思。”

你不想我们公布你的星座,因为你担心有人说你有失偏颇。你能从占星的角度说说,发生的一切是怎么解释你的病的吗?
土星对我造成了伤害,我之前并不觉得会这样。你绝不愿意相信。我看到了很多花费。我没有意识到的是,我会把读者为我的书支付的钱还给他们,因为我没完成这本书。我们不得不取消五月的所有安排。我的医生很高兴,因为这种新药(很贵)效果还不错(这种药要7500美元,蓝十字保险可以报销大部分,我还得自己出1200美元)。我很努力,我正在恢复。我的饮食一直不好。我什么垃圾食品都不吃。不吃白砂糖,容易滋长细菌,就像给塔利班恐怖分子一把枪一样。今年我真的有些不顺。看看新闻就知道了。我知道很多人都不看新闻了,但我还在看。9.25会是极好的一天,从2011年至今最好的一天。它会带给你希望,新开始,意外的好运。这个月(10月)我会尽早发布的,因为我将要去亚利桑那州参加占星大会。



 

Copyright © 2019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服装服饰 - 配饰奢侈品 - 配饰人物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