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31
工作信息
ESTÉE LAUDER
Marketing Directo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E-Commerce Executive, 3ce, Td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ec Marketing Manager, l'Oréal Paris Hair Store, Tmal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ommerce Executive, Takami, Tmg+Mini Program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Finance Manager, I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Chinese Consumer Conquest CRM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Junior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App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Wats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Kid’s Brand Marketing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Excellence Process (Assistant) Manager - Gover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IT Secur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Merchandising Manager la Roche Posa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 Trade Marketing Executive, Loreal Pari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Assistant Manager, Helena Rubinstei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Operations Manager - Data & Analytic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Crv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o+o, Modern Trad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HR Manager bj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Goal-Business Analytic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Women’s Brand Marketing Sport Lifestyle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15年2月9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再买上百万一件的衣服?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15年2月9日


一年两季的巴黎高定时装周又开始了,然后又结束了。每次大家关心的不是时装周上会有什么新设计,而是现在到底谁还在买这些需要耗费几个月时间,价格动辄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Haute Couture。




 





 



Chanel 2015春夏高定时装秀



Haute Couture并不是泛指昂贵的定制时装,而是一个属于法国的专有名词。从十七世纪开始,各国的贵妇小姐们就迷恋于光顾巴黎的裁缝店,因为他们最能掌握最新流行风尚。逐渐的巴黎的高级定制时装屋越来越多。1868年,在英国人Charles Frederick Worth的推动下,法国高级定制时装协会(Chambre Syndicale de la Haute Couture)正式成立,自此之后只有该协会的正式成员才可以使用Haute Couture的称号(以下简称“高定时装”)。



在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高定时装的消费者主要是欧洲各国的旧式贵族及其部分新兴资产阶级。那时的欧洲还安静的躺在《布达佩斯大饭店》所描绘的那种优雅美好之中。巴黎伦敦维也纳还隔三差五的举行各种华丽舞会,各国公主王妃的口袋里也还有些可以买衣服的闲钱。更重要的是那时没有微博微信,穿条镶满金线的裙子去参加舞会也不会被放上网去被P民骂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当时巴黎有一百多家为客人量身定做衣服的高级时装屋,规模最大的一家雇有超过3000名员工,产业颇为庞大。这种繁荣持续到二战爆发。1940年纳粹占领巴黎,设计师们有的直接关门大吉,有的漂洋过海去了新大陆,也有的留在巴黎做了纳粹情妇加间谍。







 



Zuhair Murad2015春夏高定



二战过后,欧洲的君主帝制国家全被改制成共和国或者君主立宪制国,老贵族们不是被废黜流放就是被剥夺统治实权,逐渐失去了跑去巴黎做衣服的闲心和闲钱。之后的几十年里刚崛起的美国新大陆成为高定时装的主要消费市场。从Grace Kelly, Audrey Hepburn和Elizabeth Taylor这样的知名好莱坞的演员(特别是嫁了有钱老公的)到Nan Kempner, Lynn Wyatt这样的社交圈名媛,她们都成为Givenchy或Yves Saint Laurent的忠实客户和伙伴。



进入到二十一世纪,时尚风向变了,Haute Couture行业开始整体迅速下滑。Givenchy, Emanuel Ungaro,Christian Lacroix,Pierre Balmain,Yves Saint Laurent等巨匠陆续结束掉了他们的高定业务。而坚持不懈走高定秀的时装屋也赚不到什么钱,甚至经常亏本。它们只是想用这个华丽的名词提升品牌形象,促进成衣,香水和配饰系列的销售。普通女人也许工作十年也买不起一条Dior Haute Couture的裙子,但是她们也许可以买一支Dior唇膏或者一条Dior丝巾去享受片刻这个高级时装品牌造出来的梦境。也因为衣服做出来只是为了走秀和宣传,所以设计师不在乎是不是卖的出去。在John Galliano担任Dior设计师的那些年里,高定秀场就像是西游记或者万圣节,实在是让名媛们有力无心。







 



Christian Dior 2015春夏高定时装秀



最近几年,阿拉伯地区取代美国成为高定时装的最大消费市场。据英国《卫报》的报道,阿拉伯皇室的公主王妃们每年有十几个婚礼要去参加,而她们谁都不想跟别人撞衫,所以大家都跑去巴黎定制。其中最有名的应属卡塔尔的莫扎王妃。她天天穿高定时装出席活动,光她一个人的订单就可以养活两个高定时装屋了。最近她还斥资7亿欧元把Valentino买到自己手下。以前高定的主要客户多数在40岁以上,而近些年出现的这些中东客户年龄普遍在30岁刚出头。传统的高定时装制作周期要三四个月,试身四五次也是常有的事情。但是年轻的阿拉伯公主显然等不了那么久。有人在秀上看到了就马上想要穿去参加下个月的婚礼派对。意大利设计师Giambattista Valli说以前制作高定时装要通常先用相对廉价的布料做个模型,然后根据试身情况进行调整后再用正确面料缝制,再经过几次试身后交货。但是现在有的年轻客人直接打个电话过去,把三围尺寸报一遍,然后过一阵去试一次身。试身后两天就要把衣服拿走。至于衣服是不是每一尺每一寸都贴合她们的身体,她们已经无暇顾忌。不要笑她们是心急的暴发户。你可以试着铺好宣纸,研好磨,提起毛笔写封信寄给你同学约周末去滑雪。估计回信还没到,冬天就已经过去了。







 



Valentino 2015春夏高定时装秀



中国大陆也是Haute Couture的新兴市场之一。不过我一直好奇在中国有谁在买巴黎的Haute Couture。中国没有王室。在政界,大伙儿都了解现在的风往哪里吹。李公主穿个Pucci的套装进人民大会堂就被网民的口水给喷坏了,更别说穿高定礼服了。官太太们喜欢跟从彭妈妈的脚步,找国内的高级裁缝做一些“丽媛style”的改良中式套装,好看别致之余一定要看不出价格。而在商界,某个地产大亨的妻子当然是可以负担得起高定时装的,但是买了穿去哪儿?她们不像那些阿拉伯公主那样有去不完的华丽皇室婚礼,依照目前国内社交聚会的整体着装水平来看,根本没有必要动用高定时装当战袍。个别人也许出于欣赏高定时装的工艺而买来私藏,但是不会形成一个稳定有规模的群体。至于演艺界,圆圆冰冰虽然偶尔去高定秀场露个脸,但是品牌赞助的衣服还穿不过来,她们可不会自己掏几十万做件只能在公开场合穿一次的衣服。品牌邀请艺人也就是花钱赚个吆喝,因为每次中国女星一到总是跟着几十个记者,正所谓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那中国到底谁在买高定呢?







 



Christian Dior



有一天在微信朋友圈里偶然看到了一个号称“只穿高定”的国内新晋IT GIRL的宣传照。她衣橱里悬挂着一整排的DIOR, CHANEL定制裙子,粗略算一下,比她所居住的三环公寓的价值还要高出几倍。可是尽管数十万一条的裙子穿在身上,那张苹果肌过于紧绷的脸和丰满得像气球的胸仍然让她和各路外围整容野模毫无两样。有趣的是,她穿着镶满金线缀满宝石的大摆低胸礼服裙不是去婚礼,不是走红毯,而是在街拍。这情景实在让人瞠目结舌。







 



Chanel 2015春夏高定衣款



三年前,纽约时报的时装编辑Cathy Horyn说 Haute Couture会像UFO一样快速从人们的视线里消失。这种论断也许不全对。我想财大气粗的时装屋会一直做高定时装秀,虽然他们已然不指望卖这个赚钱。这个世界上也一直会有许多财大气粗的任性有钱人,她们总会需要一件价格贵到别人买不起的衣服。当然,这一切已经跟Haute Couture无关了。


Copyright © 2021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