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72
工作信息
ESTÉE LAUDER
Marketing Directo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E-Commerce Executive, 3ce, Td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ec Marketing Manager, l'Oréal Paris Hair Store, Tmal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ommerce Executive, Takami, Tmg+Mini Program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Finance Manager, I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Chinese Consumer Conquest CRM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Junior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App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Wats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Kid’s Brand Marketing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Excellence Process (Assistant) Manager - Gover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IT Secur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Merchandising Manager la Roche Posa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 Trade Marketing Executive, Loreal Pari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Assistant Manager, Helena Rubinstei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Operations Manager - Data & Analytic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Crv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o+o, Modern Trad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HR Manager bj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Goal-Business Analytic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Women’s Brand Marketing Sport Lifestyle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09年2月19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娱乐圈和时尚业之间的大交易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09年2月19日



    2009奥斯卡红地毯秀



    说每年一度的奥斯卡颁奖典礼是娱乐圈和时尚业之间的大交易,毫不为过,其间涉及的种种利益、人际关系之复杂足以令《黑道家族》汗颜。奥斯卡,早已不是颁奖嘉宾在台上打开信封念出一个个名字那么单纯了。在这个全球最盛大的派对中,到场的女演员们,不论是如日中天的一线明星,还是在走下坡路的壁花,在闪光灯、聚光灯的照射下,人人都肩负推销、宣传、公关之重任。

    看明星设计师如何高攀顶尖造型师

    设计师们,紧张的心情不亚于等着主持人开信封的提名演员。电影明星是时装设计师的福星。哈丽・贝瑞穿着Elie Saab设计的蕾丝绣花晚装领到了小金人,后者立刻红得发紫,这种神话是每一个设计新人梦寐以求的。萨尔玛・海耶克穿了件Eric Gaskins设计的薰衣草紫礼服,她虽然没得奖,却也彻底改变了后者的命运。Gaskins押对了宝,三步跳麻雀变成了凤凰:第一步,海耶克的照片登上了报纸和杂志;第二步,Gaskins的服装一下子卖出去数百件;第三步,高档商场开始向他下订单。“突然之间,我就成了天才明星设计师。”Gaskins感慨道。

    于是,在颁奖典礼前两个月甚至更早,设计师就会和好莱坞的顶尖造型师联络感情,寄给他们样品目录,夹带着各种请帖,邀请造型师参加游艇周末派对、欧洲之旅。不过最常见也最有力的礼物是钻石手表。总之,拜托拜托,一定要说服阁下的客户穿上我的作品。到奥斯卡典礼前一周,造型师手头往往有了数百件礼服。反过来,他也会拿手中客户名单上的一线明星为诱饵,从大牌设计师那里得到服装。对设计师而言,没有看到明星在红地毯上亮相,就不能相信造型师的誓言,他很可能在最后一分钟决定把某件衣服穿在三流演员身上。

    奢侈品公司的势利馈送

    1929年,奥斯卡诞生之时,主旨是宣扬“艺术”,因此,典礼主持人、出席者是没有出场费的,但主持人、一线明星,或者那些星途看好的演员,会收到丰厚的礼物、酬金。2001年,一贯宣扬性感的内衣品牌Victoria’s Secret大手一挥,送给当年度10位获提名的女演员每人一套Diamond V文胸、内裤,这套内衣名字的含义是“给胜利者”,预祝她们好运。这一年,凯特・哈德森收到Van Cleef& Arpels赠送的一款定制手表。奢侈品公司当然不是傻瓜,Victoria’s Secret的名单是经过秘密调查后精心拟定的,只有那些最有可能被摄入镜头、登上头版的明星才会得到穿着并不舒服的钻石内衣。公众的注意力可是无法拿金钱来衡量的。向获得提名的女明星、颁奖典礼主持人赠送礼物,原则是多多益善,放心,礼多人不怪。此时的情形绝对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过气的、没名的女演员根本无人理睬。

    想当年,希拉里・斯旺克在好莱坞的座次比不上妮可・基德曼,但她主演的《百万美元宝贝》让她也像基德曼一样成为各奢侈品牌争夺的热门人物。据说,为了说服她佩戴自己公司的首饰,Chopard公司付给她至少7万美元的酬金,为此,斯旺克退还了两个月前就已借好的Harry Winston的首饰。她的一位朋友说,斯旺克还没混到一线明星的薪水,人穷腰杆硬不起来。

    讨好明星不留痕迹

    奥斯卡红地毯秀是年度最有影响的时装秀,明星成了超模,自然要领取薪水。好莱坞女明星是公认的最有组织性、最有计划性地和设计师保持密切联络的群体。情势演变至今早就发生了变化:曾经,明星求着大品牌出借服装,今天,变成设计师花钱求明星穿他们的衣服。Giorgio Armani在洛杉矶负责为明星提供礼服的一位资深工作人员说,一位明星选择服装可能只会限定在六七个顶级品牌中,因为高端大品牌才负担得起明星的穿着费。

    时装公司的服务也是贴心贴肝的。Dior的服装板型比较小,John Galliano又喜欢斜裁,明星们虽然身材一流,曲线优美,但尺码比模特儿还是要大一些。为了讨好明星,Dior会不着痕迹地把衣服放大一号,让明星们不至于因为穿了大号衣服气急败坏。如果明星试穿了某件衣服,决定穿着它亮相奥斯卡,店家会立刻将之收藏起来,以免被他人看到遭到仿冒。顶级品牌提供的服饰,往往要等到最后一分钟才能送到,它可能是从洛杉矶另一端送过来,如果要是欧洲顶尖设计师的作品,甚至可能穿过大西洋。有一年,茱丽安・摩尔在奥斯卡开幕前3小时才等到设计师Jimmy Choo的高跟鞋。Jimmy Choo的发言人后来说,摩尔光脚走下豪华轿车,手里捧着那双鞋。

    也有个性十足的女明星更喜欢无名小辈的设计。1995年,乌玛・瑟曼穿了当时还没有达到盛名巅峰的Prada的淡紫色雪纺长裙,后来又穿了新人Lorraine Schwartz的设计,让后者一举成名。2002年,哈丽・贝瑞又戴了Schwartz的珠宝,这回将他推上了顶尖设计师的席位。最富有独立精神的安吉丽娜・茱莉,2005年戴了一串由55颗钻石串成、名为“博爱之钻”的项链,呼吁钻石产区停止战争。

    趋之若鹜千篇一律

    人人都看得出来,被大品牌“承包”了的奥斯卡,出席者越来越千篇一律。每个人都很优雅,人人都穿成衣服架子凯特・布兰切特的风格。这种优雅没有个性,潜台词是不求无功但求无过。人人都趋之若鹜大品牌,少了比约克的天鹅装,少了莎朗・斯通的Valentino晚装混搭Gap毛衣,少了雪儿在1986年穿的Bob Mackie设计的S&M风格的衣服,少了多少乐趣啊。索菲亚・科波拉参加完2005年奥斯卡颁奖典礼后,字斟句酌地说:“红地毯上穿得成功的秘诀?一件你根本不会在日常生活中穿着的衣服,以及不是借来的首饰。”估计科波拉说这话的时候,99%的女明星都没在场。







Copyright © 2021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