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52
工作信息
广州欧思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主管
正式员工 · 广州
LA MER
Assistant Visual Merchandis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LINIQUE
Sales Planning Supervis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Assistant Accounting Manager, Onlin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A MER
Assistant Trade Marke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Accounting Manager, Fs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ec Function- Business Analysi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MAC
Senior Manager, Retail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LINIQUE
Regional Sale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LINIQUE
Sales And Education Supervis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Senior E-Commerce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CRM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Assistant) Production & ux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ec Manager/sr Manager-New Bran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ORIGINS
Sales Supervis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Train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Train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China Smart Retail Business Analysis Lea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深圳欧概念服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广州韩味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英媒体:2014年全球大势预测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today 2014年1月6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英国《金融时报》不搞占星术。不过这不等于我们不敢预测未来。和往年一样,我们的专家再度取出水晶球,对2014年最重大的问题进行评点。从世界杯足球赛的冠军到虚拟货币的估值,没有什么问题是我们找不到答案的。





  当然,我们的答案并不总是正确的。去年我们就未能正确地占卜2013年欧洲两大主要选举(意大利和德国)。昆廷·皮尔(Quentin Peel)虽然成功预测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将依旧执掌大权,但错误地预测了执政联盟伙伴——绿党(Greens)而不是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s)。盖伊·丁摩尔(Guy Dinmore)信心十足地称马里奥·蒙蒂(Mario Monti)将在意大利选举后成为该国财政部长,然而这一预测是错误的。


  不过,在全球经济方面,我们的预测大体准确。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成功地预测到,全球主要央行都不会上调利率。克里斯·贾尔斯(Chris Giles)英明地否定了英国将遭遇三次探底的观点。不过,和多数预测者一样,他没有预见到过去几个季度英国经济如此迅速地出现起色。


  我们两个最为大胆的预测没有猜中——但只差一点点。嘉南·加内什(Janan Ganesh)坚信英超四大俱乐部将全部换帅。他对阿森纳(Arsenal)的预测没有说中,阿尔赛纳·温格(Arsène Wenger)依然执掌帅印。不过他对切尔西(Chelsea)和两个曼彻斯特俱乐部的预测却说中了。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预言西方将对叙利亚进行军事干预——这差一点就发生了。再过12个月,我们将知道我们的预测本事是否有所提高。不过,眼下我们是这样下注的。


  费迪南多·里加诺(Ferdinando Giugliano)


  2014年英国央行(BoE)会提高利率么?


  会提高。时髦的看法是,这是一个愚蠢的问题,答案明显应该是不会。不过时髦的看法完全错误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英国经济年率化增速逾3%,失业率正迅速跌向英国央行7%的门槛水平——届时央行将考虑加息,而过去4年英国通胀率一直高于央行2%的目标。英国央行在经济快速扩张时期将利率保持在0.5%的原因是生产率迅速提高,令经济复苏与没有通胀压力并存。自2008年以来,英国央行每个季度都预测生产率马上就会大幅提高,然而这一预测始终没有成真。第三季度经济增长0.8%,但工时增幅更大,达到1%,说明生产率又降低了。2014年生产率进一步降低是最有可能的局面,因此英国央行很可能被迫提高利率。




  克里斯·贾尔斯(Chris Giles)


  反欧盟(EU)的边缘化政党会在欧洲议会选举中取得重大胜利么?


  毫无疑问会的。2014年5月即将举行欧洲议会选举,这一选举为极右、极左及其他反欧盟团体的突破性进展创造了完美的条件。疲弱的经济、高失业率、公众失去对欧盟及主流政党的幻想、低投票率以及比例代表制等种种因素将共同发挥作用,确保政治上的边缘化政党在欧洲议会获得逾25%的席位。尤其要关注的是法国的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英国的英国独立党(UK Independence party)、希腊的左翼激进联盟党(Syriza)以及荷兰自由党(Dutch Freedom Party),所有这些政党在他们各自的国家都有在投票中胜出的可能。对于整个欧洲的主流政党来说,这可能是个痛苦的结果。而从欧洲议会本身的角度来说,保守党人和社会党人将被迫团结一致,坚守中间立场,以确保亲欧盟的人占多数席位。


  到2014年底,安倍经济学会成功将日本核心通胀率提升至2%么?


  不会。这套被称为“定量和定性宽松”的政策公布于2013年4月份。该政策的目标是,“尽早(时间框架为大约两年)”令通胀率达到并维持在2%——这被视为等同于价格稳定。2013年1月到10月之间,日本核心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上涨了0.6%,逆转了此前的通缩势头——这在很大程度上是日元贬值造成的。日本经济增速也超过了其增长潜力(尽管这种表现起伏不定),从而缩小日本的产出缺口。然而,日本提出将日本央行(BoJ)持有的日本政府债券规模增加一倍,即便将债券期限延长一倍以上考虑在内,也不太可能在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内达到通胀目标。日本还需要推出更多举措,特别是考虑到日本还计划在明年不合时宜地上调消费税。




  马丁·沃尔夫


  2014年会开启商业化太空旅游时代么?


  早在2004年,理查德·布兰森爵士(Sir Richard Branson)就公布一个大胆的计划,拟创办世界首家商业太空旅游企业——维珍银河(Virgin Galactic)。当时他表示,2007年到2012年之间,一个由五艘太空飞机(spaceplane)组成的机队,将运载3000名“宇航员”开展一次短时间的亚轨道飞行。如今,在因一系列技术及监管问题耽误了7年之后,布兰森宣布,维珍银河终于将在2014年8月启动太空观光航班,升空地点在美国新墨西哥州南部的美国太空港(Spaceport America)。目前,已有约600名潜在的“宇航员”预定了维珍“太空船2号”(SpaceShipTwo)飞机上价格25万美元的座位。飞机将带他们飞到110公里的海拔高度,体验大约5分钟的失重状态,并从黑暗的太空欣赏壮观景色。该公司迄今一再延误,令人很容易预测他们会再次错过预定日期。不过,维珍银河如今似乎接近实现目标,因此我预计首次商业太空飞行将在2014年12月升空。




  克莱夫·库克森(Clive Cookson)
 


  谁将赢得世界杯?


  世界杯足球赛的结果显示出令人惊异的随机性。这是因为世界杯是一场时间很短的锦标赛。赢家只需要打7场比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运气会发挥巨大作用——特别是在后面几轮比赛中,多数比赛的结果往往取决于一个进球或点球决胜。少量射门时这里或那里的几英寸误差可能会决定球队迎来辉煌的胜利还是灰溜溜的失败。当然,如果一定要选择一个赢家,可能就要算东道主了。巴西拥有令人尊敬的团队,拥有内马尔(Neymar)这样天才的前锋。今年6月,巴西赢得了世界杯彩排——联合会杯(Confederations Cup)的冠军。而体育经济学家史蒂芬•希曼斯基(Stefan Szymanski)已经证明,在全球足球比赛中,每场比赛中主场优势意味着三分之二粒进球。然而,考虑到世界杯比赛的随机性,多数庄家为巴西开出的1赔3赔率太过乐观了。相比之下,下注意大利更好一些,有的庄家为意大利开出了1赔28的赔率。




  西蒙·库柏(Simon Kuper)


  油价会跌破每桶100美元么?


  迅猛增长的供应量以及温和增长的需求量将压低油价。这是各方对2014年国际石油市场的共识预测。但事实会证明其准确么?沙特阿拉伯石油部长阿里·纳伊米(Ali Al-Naimi)虽然算不上真正没有利害关系的观察者,但他的观点(“市场正处于最佳理想状态”)是有点道理的。尽管人们纷纷谈论原油供应量增长及页岩革命,但国际油价基准布伦特(Brent)原油明年平均价格很可能在每桶100美元以上——自2011年以来每年都是如此。原因之一在于需求。不仅美国的消费十分强劲,欧洲也在恢复中。咨询机构Energy Aspects估计,如果美联储(Fed)缩减量化宽松后新兴市场的需求(以及货币汇率)能保持基本不变,2014年原油需求量每天增长150万桶是有可能的。作为参照,多数分析人士预计需求增长将为每天120万桶。而伊拉克、利比亚和尼日利亚的原油供应中断明年很可能继续——此前这一状况在支撑着布伦特原油的价格。而尽管西方与伊朗的关系正在逐步改善,这个伊斯兰共和国的出口量不会超过每天100万桶。事实上,中东的不稳定意味着油价飙升的风险大于油价大幅下跌的风险。




  尼尔·休姆(Neil Hume)


  中国经济增速会跌破7%么?


  不会。2013年,看空中国者受到了极大鼓舞。许多人十分兴奋地预计2014年中国经济增速将大幅跌落。在中国,不良贷款正逐步积累,影子金融体系正处于混乱之中,而地方政府正深陷债务泥潭。几乎在所有行业,产能过剩正在蚕食企业利润。随着中国政府启动新一轮改革日程,信贷、电力、水及其他关键性投入的成本都会增加。在中国部分地区,楼市泡沫已经破裂,而在其他地区,房价却高到了令人目眩的地步。所有这一切都预示着中国经济必然走向崩盘么?答案是否定的。根据英国《金融时报》旗下调研机构《中国投资参考》(China Confidential)的研究,2013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预计达到7.6%,2014年可能会略高于7%。之所以做出如此乐观的前景预测,主要理由是:中国消费支出持续强劲,服务业繁荣发展,以及中国庞大的农村经济步入“货币化”——这恐怕是最不为人注意的一个重要趋势。




  金奇(James Kynge)


  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会当选印度下一任总理么?


  会。2014年印度大选之后,印度民族主义政党——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的莫迪拥有最大组阁机会。他雄心勃勃,做事井井有条,还是一位有说服力的演说家。投资者对他担任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长时取得的成就十分钦佩。在拉贾斯坦邦和中央邦最近举行的地方选举中,印度人民党的表现极为出色,这部分是由于选民们在极大程度上对国大党(Congress)失去了幻想——过去十年国大党一直处于政府的领导中心。不过,莫迪也不是稳操胜券。在印度南部和东北部,印度人民党几乎没什么存在感。而莫迪作为印度教激进分子的名声,令他很难赢得穆斯林及一些地方政党的支持——他可能将需要这些政党帮他组建联合政府。如果莫迪不担任总理,那么替代方案有:由一位更具包容性的印度人民党领袖领导政府,或者由地方及左翼政党组成“第三路线”政府。




  维克托·马莱(Victor Mallet)


  “奥巴马医改”(Obamacare)会进入死亡螺旋么?


  不会。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标志性医疗改革,在推行上无论是规划还是执行都是灾难性的。2014年该计划将遭遇更多故障——特别是把平价医保交易网站与美国国税局(IRS)和医疗保险公司整合起来的过程。成百万失去现有医保的美国人将继续表达愤怒。共和党人不会放松撤销这一法律的承诺。然而,它将成功保留下来。医保的保费将高于应有水平,因为健康人中投保的比例将低于预期。而围绕这一法律的争议将为民主党在11月份国会中期选举中的表现制造障碍。不过,到2014年底奥巴马医改将安然无恙,成百万没有保险的人将加入这一医保体系。最终奥巴马医改中的技术故障将被人遗忘。而这一体系将逐渐与联邦医疗保险计划(Medicare)及社会保障(Social Security)一道成为美国福利体制的重要特征,并成为奥巴马的政治遗产。


  爱德华·卢斯(Edward Luce)

 


  到2014年底,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和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还是逃犯么?


  2012年6月,维基解密(WikiLeaks)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躲入伦敦的厄瓜多尔驻英国大使馆,以避免被引渡到瑞典,否则他将在那里因强奸及性侵的嫌疑而被捕。大使馆的条件很有限。阿桑奇只能在几百平方英尺的范围内生活,尽管这里地处骑士桥(Knightsbridge),是伦敦公认的高档地段。爱德华·斯诺登曾是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的一名合同工,因泄露大量该局文件被美国政府通缉,其目前的居住环境总体来看要比阿桑奇舒适得多。他2013年5月逃离美国,现居于莫斯科,只要他乐意,他可以在俄罗斯境内随意畅游。美国政府迫切希望引渡斯诺登,关键原因就在于他们仍不清楚他究竟下载了多少美国国安局的数据。这两个男人的命运看来十分不同。在美国情报部门眼中,阿桑奇与斯诺登相比只能算一条小鱼。他也更有可能在今年自首,主要是因为如果他不自首的话,他将在原地再呆八年,直到他的引渡令由于诉讼时效而到期。而未来许多年(如果不是永远的话),斯诺登则不大可能自愿离开俄罗斯。




  詹姆斯·布利茨(James Blitz)


  苏格兰2014年公投的结果会是独立吗?


  答案是否定的。虽然民调结果在过去一年中总是起起伏伏,但始终有多数人更愿意留在英国,他们的比例优势在10到30个百分点之间。的确,已经出现一些不确定因素,可能影响2014年9月的苏格兰公投结果,比如让16岁和17岁人群也有投票权的决定。但由于英国大选的法定投票年龄为18岁,所以这一人群的意愿较不容易判断。此外,亚历克斯·萨尔蒙德(Alex Salmond,苏格兰民族党领袖、苏格兰首席大臣)的造势天才也不容小觑。尽管如此,苏格兰公投的结果最终很可能还是留在英国。更大的问题其实在于“最好在一起”运动(Better Together,号召在苏格兰独立公投中投反对票)能争取到多大的票数优势。这一优势很可能比联合主义者们希望的要小,小到不足以解决问题。接下来,将围绕向苏格兰政府进一步下放权力再起纷争,其后果可能影响到更为广泛的英国内各组成成员之间的关系。




  乔纳森·福特(Jonathan Ford)


  比特币(Bitcoin)的价格会跌破50美元吗?


  答案是肯定的。比特币的价格近来一度攀升到1200美元,其拥趸指出央行人士的想象力是不足以铸造出这种虚拟货币的。可它的价格却经常在一夜之间波动10%。这让那些头一天成交、第二天付款的人不知该如何是好。即便在Silk Road(用比特币交易非法药品的秘密网站)上,比特币的价格一般也是以美元报价。作为货币,比特币永远普及不起来。据说中国投资者们偏爱比特币的理由,是它可以作为规避资本管制的方式。还有一些人相信其价格会一路上涨。但各国政府可能轻易关闭将虚拟货币兑换成实际货币的交易平台。2013年12月,中国政府作出了一个残忍的决定,他们并没有完全取缔数字代币,但禁止比特币买卖,此举严重打击了比特币投资者。投机者们只需担心一件事,就是别的地方也采取同样措施让比特币失去价值。因此,等着比特币价格下跌吧,但不要押注具体时间:就像凯恩斯(Keynes)所指出的,市场维持非理性状态的时间,可能比你维持还债能力的时间更长。


马克·范德维尔德(Mark Vandevelde)

Copyright © 2019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