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61
工作信息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 Application Security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Clc Wms Product Suppor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uzhou
ESTÉE LAUDER
Manager, Innovation Category Strategy & Project Managemen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Mong Kok
NIKE
Director,gc Sports Marketing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Supply Chain Capabil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Business Merchandising Manager of Nike App, Nddc (Nike Direct Digital Commer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 gc Technical Product Management - Marketing Tech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 gc Technical Product Management - Consumer & Marketplace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Manager, Performance Marketing Engineering-Software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nager, gc Nike.Com/App Busines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Product Manager, Data & Analytics (Commercial Analysis, gc Insight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ÉE LAUDER
Sales And Education Executive, Tom Ford/Darphin/Kilian, Travel Retail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Marketing Manage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NIKE
Senior Merchandising Manager – Jordan Men’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Financial Planning Manager, Nso Fi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reater China Jordan Brand Art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Greater China) Intellectual Property (ip)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出自:
发布日期
2017年3月29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英国女首相特雷莎·梅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款,面临脱欧英国时尚界不寒而栗

出自:
发布日期
2017年3月29日

FashionNetwork时尚商业网---一年前,英国时装设计师都公开站出来反对脱欧。约有90%的伦敦设计师都对脱欧的想法表示难以接受,他们当中的许多都站出来坚决反对与欧盟分手。时至今日,他们都在忐忑不安之中等待分手之日的到来。


Gareth Pugh品牌2015秋冬季女装伦敦时装秀 - © PixelFormula



早在2016年2月23日,在6月23日脱欧公投日数个月之前,博柏利(Burberry)甚至在《泰晤士报》上发表公开信支持留欧一派。在投票前数周,Vivienne Westwood身穿一件印有宣传口号的T恤号召人们去登记投票留下欧洲。她和其他设计行业人士总共282人签署了公开信反对脱欧。在当年6月举办的伦敦男装时装周期间,英国时装协会接待前台的墙上甚至贴满了德国摄影师Wolfgang Tillmans拍摄的支持留欧宣传海报。

早在2016年2月23日,在6月23日脱欧公投日数个月之前,博柏利(Burberry)甚至在《泰晤士报》上发表公开信支持留欧一派。在投票前数周,Vivienne Westwood身穿一件印有宣传口号的T恤号召人们去登记投票留下欧洲。她和其他设计行业人士总共282人签署了公开信反对脱欧。在当年6月举办的伦敦男装时装周期间,英国时装协会接待前台的墙上甚至贴满了德国摄影师Wolfgang Tillmans拍摄的支持留欧宣传海报。

特雷莎·梅提交给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的信件将启动为期两年的谈判过程,以此确定英国将以何种方式脱离欧盟,结束已经存在44年的关系。

时尚界人士都认为脱欧会对整个行业造成巨大影响,从教育到出口的各个方方面面。英国拥有全球最著名的时尚学校:中央圣马丁设计学院。这间学校为欧洲大陆的众多时尚公司提供设计人才。保守派的脱欧支持者呼吁进一步加紧签证限制,特雷莎·梅已经表示不会考虑将学生从净移民人数之中剔除。
 
首先需要谈判的问题就是在英国居住的欧盟公民的地位。他们保持居留的权利是否能够得尊重?从今天开始的新来者是否会给予相同的权利?伦敦的十大设计师排行榜之中就包括Erdem Kurtoglu (加拿大-土耳其籍); Roksanda Ilincic (来自贝尔格莱德的塞尔维亚人); Marques ‘Almeida (两位葡萄牙人)和Mary Katrantzou (出生于雅典)。

伦敦时装周的观众也可以证明,几乎所有的时装系列都包括有在欧洲大陆生产的服装和配饰。
 
设计师Paul Smith爵士表示,“我和大家一样都对公投结果感到意外。毫无疑问我支持欧洲。我在欧洲大陆各国都开有门店和阵列室,我从1976年开始就一直在巴黎时装周举办男装时装秀。我们的纺织面料也是从意大利以及其它欧洲国家购买的”。

这位时装设计大师叹息道,“现在还无法预测脱欧会对购买商品和服务或对顾客的信心造成怎样的影响,但作为一间独立公司,我们有足够的弹性能够去面对风暴。我们公司经营已久,已经经历过众多不同危机”。
 
在以前,一位年轻的伦敦设计师或一个时尚品牌想将自己的产品销售给欧盟境内其它27个国家,这只需要订船发货。但随着脱欧的到来,这些商品将变成出口货物。另外还有时尚杂志编辑。以前想从米兰或伦敦调衣服过来巴黎拍摄广告大片只需要找DNL或联邦快递。但在脱欧之后,从伦敦调衣服过来就需要海关报关资料,这可谓费时费钱。
 
此外,很多英国设计师都选择在欧洲大陆举办时装秀。单在巴黎就有Vivienne Westwood, Stella McCartney, Alexander McQueen和Paul Smith。另外,每季英国时装协会还会赞助在巴黎玛莱区举办London Show Rooms伦敦展项目。

每季有数百个英国时装系列在巴黎陈列室展示时装秀系列和季前系列。脱欧会使到所有这些操作变为令人头痛的物流问题。

Alice Temperley是在伦敦举办时装秀,但在每年法国时装季期间她都会在巴黎开设陈列室。她表示,“欧洲扮演着一个重要角色。Temperley London在欧洲销售,我们与欧洲工厂合作,我们的很多员工和行业合作伙伴也是来自欧洲”。

自从脱欧以来,英镑一直下跌,这使到Temperley等英国品牌的生产成本增加,虽然汇率下跌令国际游客前往英国购物增加对此会起到一定的弥补作用。

Temperley向Fashion Network表示,“我一直坚信我们在一起会更为强大,但脱欧很快就会成为一个事实。我们需要快速应对,在这个全新世界重新规划和强化我们的业务。我是一位设计师和一个女企业家。作为一间充满活力和快速发展的公司的创意总监,我不认为关税壁垒是一件好事”。

英镑走弱同样影响到博柏利等大牌公司。企业关系副总裁Andrew Roberts表示,“虽然脱欧并不是我们期待的结果,但英镑下跌也确实对英国游客数量造成积极影响,这为博柏利的财务报表带来了良好的汇率因素”。



Vivienne Westwood在Instagram上的贴图 - Instagram: Vivienne Westwood


 
欧洲是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最新报告指出,欧盟是英国最大的纺织品和服装市场,占其出口额的74%之多。出口至欧洲的金额由2012年的49亿英镑上升至2016年的67亿英镑,五年内的增幅高达36%。
 
Andrew Roberts还表示,“我们还不知道谈判的结果,所以现在评论还是为时过早。我们将继续致力于我们能够控制的东西。我们已经成立应对小组了解我们会受到哪些影响,我们本也将想方设法减轻脱欧所导致的不利成本影响。毫无疑问,作为一个以英国为自豪的品牌,我们将继续保持在英国生产”。
 
公投之后出现的爱国沙文主义横扫英国。反对脱欧者被称为“怨妇”--英国最高法院的法官则被《每日邮报》攻击为“人民公敌”,因为他们裁决英国议会有权对脱欧进行投票。这个态度与伦敦T台上的超级国际性形成了鲜明对比。
 
讽刺的是,特雷莎·梅此前实际上是投票留下。但自从成为英国首相之后,她就大力推行“硬脱欧”,对移民进行严格控制,英国将同时脱离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

英国时装协会主席Caroline Rush强调,“脱欧仍然有众多未解答的问题。特雷莎·梅在周三启动第50款不会立即解决到这些问题。英国时尚界在公投之前已经以压倒性姿态表达了反对脱欧,但现在决议也定,我们需要集中精力确保我们行业的需求能够在任何交易之中都得到反映。通过与众多设计师沟通和更广泛的行业圆桌会议,我们协会已经制定了一些关键性的关注内容,这其中包括签证,人才引进,关税和知识产权等”。
 
在去年6月份,英国时装协会对500位设计师展开调查问卷了解他们对脱欧的意见,只有4.3%的受访者表示会投票支付脱欧。自从公投以来,协会与政府和议会举办了多次会议。9月份举办的英国时装周甚至提出了“伦敦开门做生意”的宣传口号。特雷莎·梅甚至还在唐宁街举办招待会庆祝时尚行业的“包容性和教育性”。不过酒会上并无多少喜庆气氛。

去年脱欧公投的支持和反对比例相差不多,是52%对48%。但调查显示,现在支持脱欧的人数增加,较年轻的时装公司及其设计师对于这个国际性问题越发不愿公开表态。

在特雷莎·梅向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发信前一天,苏格兰议会投票要求举办第二次独立公投。在去年的6月23日,苏格兰和北爱尔兰都投票反对脱欧。它们的担心之一就是这会导致与爱尔兰共和国之间设立“硬性国境”(hard border)用以征收关税和防止移民从后门进入英国。这将会是欧盟和英国之间的唯一陆地边境。

脱欧令设计师沉默禁言的最明显例子就是:Vogue Runway公布的刚刚结束的伦敦时装周的十佳时装秀排行榜中,排在最前面的是J.W. Anderson (北爱尔兰人); Christopher Kane (苏格兰人) and Simone Rocha (南爱尔兰人)。他们三人都拒绝就此事件评论。

Copyright @ 2021 FashionNetwork.com 时尚商业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