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6
工作信息
L'OREAL GROUP
Strategic Business Development, Assistant Manager - Travel Retail Asia Pacific (Based in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Merchandis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 Purchasing Business Partner Buyer, l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Garment Technician
正式员工 · Ningbo
L'OREAL GROUP
(Assistant) IT Manager - Devop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ccount Manager, Skinceuticals, Medical Aesthetic, Shenzhen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OREAL GROUP
Account Manager, Skinceuticals, Medical Aesthetic,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Trade Marketing Manager,cs,Consumer Product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Digital IT - Product Manager - Campaign Tool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Retail HR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Retail IT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pac E-Commerce Supply Chain Excellence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Digital IT - Product Manager - CRM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Product Manager, Skincare, Arman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 Trade Marketing Executive,Shu Uemur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Excellence Process Assistant Manager - Compliance & Cs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Retail IT System Architec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Executive or Assista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Data Analy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Trade Marketing Manager,Li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E-Commerce Business Intellige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Product Manager, Lid Fragr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08年9月26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一些关于时尚之都"纽约"的新鲜事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08年9月26日


    纽约,巨大的时尚中心。所有的时髦品牌聚集在这里,世界各地的模特到这里谋求出路,新发迹的设计师希望能在这里的Barneys 百货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纽约时装周是为这些野心勃勃的人所准备的。与象征最高艺术水平的巴黎时装周不同,在每一季的纽约时装周上,我们能看到形形色色的新面孔、新组合、新事件和新风尚。在这个每天都有无数人踌躇满志地进入和垂头丧气地离开的时尚之都,最不缺的就是新鲜事。

    只能看不能买

    Calvin Klein预计下一年度的零售额是6亿美元,其中只有4千万美元来自于T台款――也就是明星设计师Francisco Costa 的作品。品牌的主要盈利手段在于市场营销和娴熟的广告推销手段,例如请身材惹火的EvaMendes做代言。

    昂贵的成衣系列越来越像高级定制,不是商品,而是吸引消费者的诱饵。媒体为时装发布会疯狂―这也正是时装周的目的之一―与此同时,品牌的主要销售却来自于季前款式。这些款式不仅能体现出设计师的审美,也能拥有一段较长的销售期,因为它们比T台款发得早。而能见到、触到T 台款的人少之又少,能买到它们的人就更是凤毛麟角。这样一来,在你所见的和你所能买的两者之间的鸿沟就拉大了。当然,这对时装编辑们的意义并不大,他们参加发布会自有他们的目的。举个例子,Balenciaga  2008秋冬发布会的第二套服装―一件雕塑感的黑色外套获得了编辑们的青睐,它在各大时装杂志和百货公司的广告上出现,然而在全世界范围内却只卖掉了100余件。

    这为Costa  新一季系列奇特而华丽的风格找到了理由。整个系列都以立方体和棱柱体作为基本结构,实验性的设计几乎可以说是任性而为,有时候看起来略显笨拙。值得一提的是设计师对面料的探索――乳胶、金属丝网和包含新技术的丝绸。

    无独有偶,Zac Posen和Ralph Lauren的发布会也极具冒险性质。前者的系列破破烂烂,显得十分有趣,后者则塑造了一个被小金币覆盖的夺宝奇兵。

    亚裔设计师展拳脚

    Michelle Obama穿上一条泰裔设计师Thakoon Panichgul的印花连衣裙―这是亚洲设计师的历史性时刻。37岁的华裔设计师Peter   Som是美国30岁左右设计师中的代表人物。Derek Lam,40岁,已被选为Tod’s服装设计师,同时自有品牌也发展良好。Alexander Wang 生长在美国西海岸,在这一次纽约时装周上,他展示了一个由都市化、性感、运动风的时装所组成的系列,灵感来自《迈阿密风云》。

    正如1980年代的日本设计师一样,亚洲设计师们并不认为他们是同质的。“我认为我们之间的唯一共同点,就是注重礼仪、讨厌粗俗的行为。”Thakoon 说。Phillip Lim也认为,联系亚洲设计师的纽带是文化背景,而不是设计语汇。

    伸展台上的少数民族

    伸展台正在变得越来越多样化,但改变并不很大。模特经纪人Bethann Hardison  表示:“过去十年以来,这一行业都像沙漠般干涸。而现如今,专门为白人瘦男孩做衣服的ThomBrowne 也在发布会上起用了一个黑人模特。这很能说明问题。”然而模特经纪事务所Red NYC的所有者George Brown 则说:“我们现在仍然陷在泥沼中。我还以为既然意大利版《Vogue》都出了全部以黑人模特拍摄的专辑,这一季总会有个戏剧性的飞跃了吧。事实证明,这并不如何奏效。”在发布会上制造一定的多样化百分比已经成了常识。以Reem Acra发布会为例,其中起用了两张亚洲面孔,但是没有黑人模特。Chris Han的发布会则仅有两名亚洲模特和一名黑人模特。

    模特变健康了吗?

    据美联社报道,这一次纽约时装周上,模特身上突出的骨骼明显减少了。模特的尺码大概在2-4之间,设计师也不再录用13岁以下的模特。电视节目主持人James  Aguiar 表示,他注意到伸展台上出现了更富曲线的姑娘和更多的笑容。但模特真的变健康了吗?别搞错了―这些姑娘还是瘦得皮包骨,其中有些看上去也依旧憔悴。美国饮食紊乱协会认为CFDA 的行动还不够。他们要求模特出示医生的诊断书,证明她们不存在饮食问题。“运动员接受兴奋剂检验。为什么?既是为了比赛公正,也是为了生命安全。”饮食紊乱协会CEO Lynn Grefe说。而Diane VonFurstenberg则认为,CFDA 的职责是引起关注,而不是“将这些可怜的姑娘扔到秤上去,让她们感到更加恐慌”。

    一览无余

    模特Freja Beha Erichsen身着黑色透明上衣出现在Marc Jacobs的伸展台上,乳钉清晰可见,没人表示在意。Sasha Luss 和EkatKiseleva在Chris Benz的发布会上身穿透明背心,没人脸红。Ali Stephens在Derek  Lam的发布会上完全不掩饰胸部,没人感到惊讶。Francisco Costa 让模特贴身只穿小底裤展示一件透明雨衣,也没人反对。不过大部分时装编辑和买手对此的反应都是漠视―透视装?Yves Saint Laurent早在1970 年代就做过了。

    在这非同寻常的大选期间,女性参选人哪怕穿套装都会遭到奚落,连口红的颜色也被寄予了政治暗示。然而当大量胸部在时装周上涌现时,公众却置若罔闻―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早在1968 年,女权主义团体“纽约激进妇女会”在大西洋城发起了反对竞选美国小姐的游行,著名的“烧毁胸罩”说法正源于此,尽管当时并没有哪个胸罩被烧毁。到2008 年,抛弃亵衣的角色换成了时装设计师。Preen和Jeremy Laing都推出了露胸装,Vera Wang的新系列则像《花花公子》杂志一样仅仅遮住关键部位。Thakoon和Proenza Schouler 都让摄影师感到为难―没办法找到一张适合报纸刊登的秀台照片。有些不爱戴胸罩的模特宣称,她们是为了政治立场而有意为之。

    然而裸露在今天已经失去了冲击力。穿着暴露的明星、性录像带和网络上的色情内容都让公众变得麻木。Proenza Schouler和Rodarte 在新系列中用上了贞操带,NarcisoRodriguez和Thakoon用了捆绑状的条纹,Cushnie et Ochs 则为穿透视上装的模特在胸部缠上胶带―这些伎俩都没引起轰动。如果设计师们想要像40年前那样掀起全社会的剧烈反响的话,他们还不如给猪画上唇膏呢。

    解放肌肉

    过去不久的奥运会告诉我们,体育世界的头等大事并非夺冠,而是拥有属于自己的服装品牌。体操运动员柳金刚刚推出她的牛仔系列,萨拉波娃为Cole Haan 代言,在纽约时装周上擂起了大鼓,甚至菲尔普斯的妈妈都成了女装品牌Chico’s的代言人。

    媒体对时尚界崇尚的不健康形象向来颇有微词,这一现象持续好几季之后,记者们终于找到了奥林匹克精神这一筹码。DuckieBrown的设计师之一Steven  Cox甚至在时装周上发愿说,他们的理念就是“为Nike做个高端系列”。他和搭档Daniel Silver 正试图用运动面料和廓型来改良经典男装。所有模特在服装下面都穿着黑色紧身衣,仿佛在模仿穿泳装的菲尔普斯。

    在春夏系列中,体育的影响显而易见。John Bartlett的男装发布看上去根本没有让模特穿着紧身polo 衫和短裤出场的必要,然而伸展台上却出现了两个这种打扮的人,其目的仅仅是展现一下他们魁伟的身体。宽松裤竟然成了新单品,不仅要漂亮,还要让那些被紧身牛仔裤折腾得筋疲力尽的男人获得放松。

    高跟天国

    显然米色在纽约时装周上已经回潮。而假如有什么能打破这一色调的沉闷氛围的话,那就是配件。再没有比鞋子更能令人欢愉的东西了。新一季的鞋跟令人眼花缭乱:超高跟、超性感,最重要的是,美不胜收。从Rodarte 到Phillip Lim,值得一提的品牌数不胜数。不过最令人难忘的当数以下几位:时装周之王Marc Jacobs的搭襻鞋跟、Oscar de la Renta 的红色和奶油色相间的鞋跟,以及Derek Lam那未来主义风格的鞋跟。只希望模特们穿着他们别摔倒。

    宽袍大袖

    毋庸置疑,宽大的牛仔裤将在下一个春季大规模回潮。当然,Posh Spice 曾经穿过它们一两次,但并未被大部分公众接受,试想假如把那些喇叭状裤管移到胳膊上会怎样?设计师们正是这么做的。Alexander Wang 设计了又宽又短、大袖管的毛衣,Preen的牛仔外套的袖子宽大得完全看不出胳膊,Zero Maria Cornejo 则在一条凸显曲线的小礼服上装了一对短版的宽袖管。

    纤腰一束

    上一季的腰带潮流在春季再度回归。不同以往的是,设计师们这次用粗得仿佛束腹带的腰带取代了细腰带。Anna Sui和Marc Jacobs 不约而同地在上衣和连衣裙外面裹上了一层宽腰带。Peter Som将三条腰带合为一条,Philosophy di Alberta    Ferretti则在一大捆小金币上面加了个皮带扣。与此同时,MatthewWilliamson创造了一种半朋克半嬉皮的风貌,模特Natasha   Poly在他的发布会上戴着一条镶钉的皮带显得很好看。

    Abigail Lorick :《绯闻女孩》有个模特想当设计师,于是她离开了巴黎和米兰。这个转行当设计师的模特抓住了时髦电视剧造型师的眼球―于是有了靠《绯闻女孩》一跃成名的AbigailLorick。她的服装品牌Lorick 也即是剧集中Eleanor Waldorf的品牌。还有比这更好的宣传方式吗?设计师借此抓住了上百万年轻消费者的心。09春夏的Lorick 系列也是专为Blair Waldorf的拥趸设计―漂亮、女性化、糖果色系的舞会外套要多少有多少。整场发布做得别出心裁,大手大脚的布景设计师Peter  Klein将市中心区一座不起眼的小屋改建成了一个梦幻般的时装小世界。模特们身着新装,分别出现在七个不同的场景当中,充分诠释了Loric“k 一间自己的房间”的设计主题。

    Julian Louie:新版Peter Som

    加州人Julian Louie到东部去学建筑,结果却中途转行到了时装。“这只是尺度上的变化。”他这样形容从建筑到身体的转换。Louie 很快就受到了第七大道的接纳。Calvin Klein设计总监Francisco Costa推举他参加专门资助时装界新人的Protégé  Project。与此同时,他还加入了TSE的设计团队,与Tom Scott和DushaneNoble 一起制作新一季的系列。在这届纽约时装周上,他推出了自己的设计―15 条以混纺丝绸制作的,凸显身体曲线的迷你裙,拼以别出心裁的色块,装着雨衣用的拉链,其中一些装饰人造水晶或以对比色面料镶边,显得率直、甜美,而又自有一种下城时髦感。

    Cushnie et Ochs:Parsons新组合成功的Proenza Schouler和Vena Cava团队都出自纽约Parsons 设计学院,不但如此,他们在校时设计的作品都曾经获得学院的年度设计师大奖。而今年,他们的学妹CarlyCushnie和Michelle Ochs 又再步后尘。尽管毕业证书上墨迹未干,这对设计师组合对接受采访的艺术却已驾轻就熟:“我们的灵感来自《美国精神病人》(American Psycho,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和演员Christian Bale 那循规蹈矩、小心翼翼的强迫症倾向。”一连串形容词充分说明了她们设计中那种大胆展现身体美感的body-con风格―看起来有如Bale高耸的颧骨一样富于危险氛围。

    Miguel Adrover:重新亮相

    还记得Miguel Adrover的2003春夏系列吗?他让模特穿着Havaianas人字拖走上了T台。在那之后他消失了好几季,直到2007 年,才带着德国品牌Hess Natur 设计总监的头衔重回纽约―一个重视环境保护的有机服装品牌加上一个喜爱回归自然的设计师,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组合了。为体现人与自然互相转变的关系,Adrover 没有使用模特,而是将服装放在各式各样的艺术装置上―有机驼毛线衫、麻质和丝质的连衣裙都被挂在树上,每一件的图案都体现了一种地形:沙漠、森林,甚至是遭到污染的海洋。设计师以此体现自然界的广阔,以及时装、面料乃至人类是如何从地球上“诞生”的。

    Joanne Cordero Reyes:走下红毯的大礼服

    这可能是Joanne Cordero首次以自己品牌Vicente Villarin的名义在纽约时装周亮相,但设计师本人并非新手。她曾在J. Mendel 工作,专为明星制作晚礼服―从她所擅长的简洁、修长的服装造型上可以看出她过去所受的“红毯礼服”的训练。不过,Reyes 将她自己的观点融入了通常的连衣裙设计,比方用人造鳄鱼皮制作铅笔裙,营造出更强硬、更性感的造型,再比方将薄纱质地的白色礼服剪短到不能再短的地步。她的外套则有点接近JilSander 的风格。只有真正拥有自我风格的人才能穿好这些衣服。

    来源:外滩画报/许佳





Copyright © 2021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