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28
工作信息
上海慕裁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上海
L'OREAL GROUP
South Apac Accoun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ccounting Process Manager / Senior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ap Security Manager-IT Apa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roduct Manager-Mn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bi&Analytics Senior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pac IT Sales & Marketing -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Trade Marketing Manager-Tmall, Nyx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Big Data Solutions Manager-IT Apa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Data Qual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Business Analy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Ass. Mgr- Digital Cont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ales Supervisor,Yuesai,Kunming
正式员工 · Kunming
L'OREAL GROUP
Trade Marketing am/Manager, Mn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Key Account Manager/am, Wts, Cp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深圳市欧莎世家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广东树业文化创意策划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潮型库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
潮牌男装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尚田秀时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女装)
正式员工 · 广州
佛山市梦亦同趣纺织科技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L'OREAL GROUP
Assistant Packaging Manager(Luxury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pac Supply Chain Audi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一向不接受采访的川久保玲,谈了谈时尚设计中的商业平衡

记者
好奇心日报
发布日期
today 2015年9月23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川久保玲一向以不接受采访出名,即便是一年四次的走秀结尾也并不会出现在 T 台上,上一次被媒体拍摄肖像照已经是 2005 年的事情了。


这次,川久保玲接受了卫报的采访,谈了谈时装设计中的商业平衡。这样的话题显得难得,尤其是对于以乖张、抽象的设计而出名的川久保玲,她被冠以日本美学的结构主义,T 台上的设计往往惊人,但其副线 CDG play 的爱心 T 恤也同样卖得很好。 川久保玲工作室有 17 个独立品牌,一年的营业额达到 2.5 亿美元,她拥有庞大的粉丝团,不仅是消费者,还有设计师们——诸如香奈儿和 Fendi 的设计师卡尔拉格菲,LV 的创意总监尼古拉斯·盖斯基埃, Céline 的创意总监 Phoebe Philo 等。喜欢穿川久保玲男装的 Marc Jacobs 也曾对媒体表示,川久保玲的设计不是那种穿给别人的衣服,更像是一个给自己的礼物。 同时她也培养了一大批目前已经相当知名的日本设计师,如渡边淳弥,Sacai,森永邦彦等。也曾与苹果公司合作推出过一个以披头士为主题的联名系列,也曾与歌手Pharrell Williams 合作推出过联名香水。 “即便我不信任名声这个东西,但它确实带给我一些实际的好处,比如我想和谁有合作时,他们往往不会拒绝。”


虽然不出现在 T 台,但还是需要接待买手,川久保玲在自己的展厅接受采访。她的丈夫 Adrian Joffe 是其品牌 Comme des Garçons 的总裁,也为这次采访担任翻译。 对于“生意”这一概念,川久保玲毫无回避:“做生意的第一要务肯定是现金流,我完全没有任何股东在背后支持,我必须时刻小心公司财务上的来去,我尽量不要让自己背负上任何债务。” 作为设计师,川久保玲彻底改变了服装在设计、展示、被购买和穿着的方式,而作为一个品牌创始人,川久保玲的还担任了商人的角色——这并不会比设计少。 卫报形容她在零售上是个“天才”,1998 年她就邀请建筑公司 Future Systems 在她的纽约快闪店中做联名合作,这比 Prada 早了三年。而她的 Dover Street Markets 店铺——目前在伦敦、纽约、北京、东京开设了门店——正在充当“展厅”的角色,那里是各个设计师向往之地——今年的橱窗设计由 Gucci 的新创意总监 Alessandro Michele 来完成。对于 Gucci 而言,川久保玲背书的效用超过了一众明星的代言。


在目前国际上知名的日本设计师中,川久保玲是唯一一个没有受到过正规服装设计教育的设计师,而开始做设计的原因也只是因为“自己想穿的衣服买不到,只好自己做了”。个人品牌推出于 1969 年,在东京的第一家店开设于 1973 年。 她的设计显得个人化,门店的橱窗也往往空空如也,大量的衣服被放置在背后的房间里。店铺里并没有镜子,因为川久保玲认为“一件衣服该不该买,不是取决于穿上它是否让你看上去如何光鲜,而是应该根据你穿上后的感觉来判断”。同时,这也令品牌和消费者之间保持了强势的联系。 “我讨厌别人来告诉我应该怎么做。”川久保玲这样说。她的设计往往在挑战传统,而女权主义似乎也一直是其设计所传达出来的声音。


在 70 年代时,川久保玲就确定了其朋克的基调,而当时——80 年代初,其在巴黎的首秀上,几乎被 Gianni Versace 和 Thierry Mugler 的高级时尚光芒笼罩。川久保玲坚持从内在精神出发来做设计,但当时被时装评论家批得一无是处——“破烂 chic”,他们这样说——甚至还有关于“广岛”“原子弹”等关键字的政治攻击。 “出生在日本并不是我的错,这和我的作品没有直接的关系。服装设计是一件很私人化的事情,被误解也是很正常的。”虽说是个人化,川久保玲依然在不断推进“女性应该如何穿着”这样的议题。这体现在诸多亮眼的系列中,比如 1997 年“Dress Meets Body”,2005 年的“The Broken Bride”,2012 年的看上去有些二维的设计等等。 “人们只想要廉价而方便的衣服,并期待和别人穿的一样。那种性格上的尖锐和热情正在逐渐消逝。”但川久保玲的设计一季接着一季在震惊着时装界,她的系列往往晦涩难懂,有的时候甚至有点好笑——她也喜欢在设计中添加一些幽默感。


在最近的、以“离别仪式”为主题的系列中,川久保玲表达地更为深层次,“亲人离去,恐惧和失落感包围着所有人,但祭祀这样的仪式令人感到安慰”。这场秀之后,媒体纷纷猜测这是否回事川久保玲最后一场秀,她面对卫报进行了辟谣。“每一个系列都是一种苦难的练习,我不会重复使用同一个主题”,川久保玲的系列很少不与“绝望”相关。 现在川久保玲已经 72 岁了,她仍然全权掌控着工作室和品牌,始终拒绝外界的投资。“创造力和生意之间并没有明显的区分”,她说,“好的创意或许并不能直接产生好的生意,但一个持续性的、好的生意一定是建立在好的创意之上的,而这两者之间是一个脆弱的平衡。”这也是她拒绝投资的主要原因。

copyright_q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