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88
工作信息
TIFFANY & CO
Digital Marketing Executiv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Digital Marke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广州和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迈臻服饰 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锦业产业集团
服装设计总监(女装)
正式员工 · 深圳
北京黛玛诗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深圳
广州搏宇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哥弟总部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东身所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西安澳鹏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广州分公...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青龙林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NIKE
Apparel Product Line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金刚品牌管理 有限公司
潮牌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上海
广东九沣鞋业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上海兰滕彼斯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上海
厦门众力行人力资源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L'OREAL GROUP
National Training Manager,Shu,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Lead Produ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博马努瓦服饰商贸 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师助理 - 实习生
正式员工 · 上海
广州市嘉宝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师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洛格服装设计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师
正式员工 · 广州
上海布景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师
正式员工 · 上海

疫情之下,内斗不断的全球最大眼镜制造商陷入困境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0年5月14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全球最大眼镜制造商的销售下滑并没有促使长期不和的高管们搁置分歧.并购整合的风险在全球最大眼镜制造商EssilorLuxottica的身上尽显无遗。Ray-Ban雷朋、Oakley等太阳镜品牌的母公司欧洲眼镜巨头EssilorLuxottica(ESLX.PA)2020年第一季度销售额同比大跌10.1%至37.84亿欧元,不及分析师预期。其中,Essilor销售额下跌6.5%至17.62亿欧元,Luxottica销售额减少13%至20.23亿欧元。

 
受疫情影响,集团旗下门店被迫关闭,各国实施的居家隔离政策也导致太阳镜需求锐减。虽然中国市场3月份开始业绩已经开始逐步恢复,但欧洲依然受严重影响。为度过危机,集团已将管理层人员减少三分之一。 由于市场的不确定性,EssilorLuxottica撤销了2020的财年指引,表示第二季度仍将面临重大损失,暂时无法预估受到的影响,年初董事会已投票决定集体降薪50%。
 
2017年,意大利眼镜制造商Luxottica与法国眼视光企业依视路Essilor协议合并,易名为EssilorLuxottica。按2015年业绩计算,新公司合计净收益超过150亿欧元,合并后EBITDA 约为35亿欧元。 

双方的合并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集团的风险。太阳镜往往在经济强劲时表现抢眼,但需求波动幅度较大。而消费者对光学眼镜的需求变化较小,疫情期间居家工作学习还使抗疲劳和蓝光眼镜的需求有所上升。目前镜片和光学仪器部门占集团总收入的约70%。  
 
2019年,EssilorLuxottica斥资72亿欧元收购荷兰眼镜零售商GrandVision观视界。该竞争对手相比EssilorLuxottica规模较小,约在全球拥有7000家门店。然而,观视界目前25欧元左右的股价相比去年收购报价的每股28欧元降低了近10%。据业内人士分析,这表明投资者对交易的进展或条款仍存在疑虑。
 

EssilorLuxottica旗下品牌矩阵和零售渠道
 
自合并后,围绕在这家全球最大眼镜制造商身上最大的不确定性来自于Luxottica创办人Leonardo Del Vecchio和依视路董事长Hubert Sagnières之间的旷日持久的权力斗争。
 
公司合并6个月后即出现内部纷争,Luxottica创始人Leonardo Del Vecchio指责Essilor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Hubert Sagnières掌控欲过强。 Leonardo Del Vecchio表示,Hubert Sagnières持有集团31%的投票权,但拒绝接受任何其他人的建议,所有人只能被迫遵循他的要求,“从第一天起他就表现得像Essilor收购了Luxottica一样”。 
 
EssilorLuxottica的症结在于权责不清,不利于集团制定决策和整合。据2017年的合并交易协议,Leonardo Del Vecchio 将在合并后的三年内担当EssilorLuxottica CEO,而Hubert Sagnières 则出任副CEO,头衔虽有高低,但二人平分权力。现在集团组织架构的背后是两家公司的完整管理层班底,包括两位董事长、两位首席执行官和两位财务主管。
 
今年,Leonardo Del Vecchio的离职本是简化管理团队的绝佳机会。然而控制欲极强的Leonardo Del Vecchio有意提携他的心腹Francesco Milleri成为新的集团CEO。这惹恼了依视路,公开以强烈的态度指责Leonardo Del Vecchio单方面的提名是对依视路股东的无视,引起轩然大波。目前,双方已决定在2020年底为EssilorLuxottica 任命正式的首席执行官,现正物色人选。
 
如此内部环境显然不利于该集团一致对外,面对眼下充满不确定性的外部环境。 咨询机构贝恩上周四最新发布报告称,预计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奢侈品行业第二季度可能相较第一季度更为惨烈,全球奢侈品销售额将下降50%至60%。目前,EssilorLuxottica位于法国和意大利的所有工厂仍处于关闭状态,集团计划倚靠疫情已有所好转的中国市场和全球运营的电商业务。
 
然而据Bernstein分析公司计算,EssilorLuxottica在中国的销量仅占集团销售额的5%。这意味着,较早开始复苏的中国市场很难承担起整个集团销售额的增长任务。贝恩咨询公司曾预计,中国消费者到2025年将至多购买全球一半的奢侈品。EssilorLuxottica在中国的低曝光将会使它错失中国这个全球最重要的奢侈品市场。
 
EssilorLuxottica的内部分歧使得集团视野日渐模糊,难以做出对集团长久发展有利的战略计划。在营销方面,继去年宣布明星王嘉尔为Ray-Ban首位全球品牌代言人并发售合作款之后,集团旗下的品牌及零售商鲜少有市场推广动作。与此同时,诸如韩国品牌Gentle Monster的新兴对手正在进一步蚕食EssilorLuxottic在中国及其它亚洲地区的市场份额。
 
除此之外,太阳镜业高度依赖机场及免税店。疫情使70多个国家控制出入境与签证政策。随着国际旅行人数直线下降,机场免税店的销售额也受到不小的冲击,多个机场降幅高达70%。有分析人士称旅游零售业低迷将持续影响EssilorLuxottica数年之久。
 
截至周三收盘,EssilorLuxottica股价下跌1.77%至60.76美元,自今年以来,股价累计下跌了20%,市值约为53.73亿美元。


 

Copyright © 2020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