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91
工作信息
ESTÉE LAUDER
Finance Manager, I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Chinese Consumer Conquest CRM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Junior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App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Wats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Kid’s Brand Marketing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Excellence Process (Assistant) Manager - Gover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IT Secur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Merchandising Manager la Roche Posa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 Trade Marketing Executive, Loreal Pari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Assistant Manager, Helena Rubinstei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Operations Manager - Data & Analytic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Crv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o+o, Modern Trad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HR Manager bj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Goal-Business Analytic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Women’s Brand Marketing Sport Lifestyle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 Nbhd sr. Strategic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nkrs sr.Business Mr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Senior Marketing Manager, Tom Ford Beauty,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A LA SOURCE...
Responsable Commercial Export Asie (H/F)
正式员工 · CENTRAL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21年8月17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疫情下遭遇商户“大换血”,东京银座还能维持昔日的光环吗?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21年8月17日

作为日本最繁华、最高端的商业街区之一,东京银座自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就进入了转型期。

2020年爆发的新冠疫情,导致海内外游客数量大幅减少,在数字化加速、消费结构变化这一系列背景下,新一轮转型悄然而起。


品牌门店“大换血”
日本疫情初始的2020年春季,银座三越、松屋银座、Ginza Six 等位于银座中心区域的顶级百货相继宣布关闭门店,引发关注。日本服装集团 Onward Holdings 旗下的 Onward Kashiyama 则于今年2月关闭了 TOCCA STORE,7月份关闭了 23区 Ginza。

今年5月,主营男装的青山商事关闭了位于银座的门店,同样出售定制男装的“英国屋”也关闭了位于银座二丁目的总店,搬迁至银座三丁目。英国屋表示:“近年来的销售额与疫情前差别不大,综合(门店所在)建筑的抗震性、租金过高等原因,决定迁址。”

2020年7月,三阳商会以120亿日元,出售了旗下旗舰店 GINZA TIMELESS 8 所在的银座大楼,以保证在出现第二波疫情之时,能有充足的现金流。与此同时,集团在此开设门店的多家品牌均于8月底撤出。

同样在2020年,餐饮连锁 Global Dining 关闭了开设有 Moonsoon Cafe、意大利餐厅 Cafe La Boheme 等的餐饮空间 G-Zone Ginza。

作为备受疫情冲击的行业,服装和餐饮行业亟需变革。过去,即便房租过高超出成本预算,众多企业也冒着风险在银座开设门店,希望能提高知名度和影响力。

这一现象的出现,是基于银座商区的独特价值,即打造商业化街区的同时注重日本传统文化。在打造银座大道的时候,设计方留了很多能够吸引消费者的小细节,例如:一般繁华商业街的主干道设计上,车道会比较宽,人行道比较窄,但银座街道上,车道和人行道的宽度比例是1:1,其设计初衷是步行者优先。

此外,这样的道路设计,还能让消费者感觉到与对侧的行人离得更近,能营造出愈发热闹的感觉。另外,银座街区的建筑高度一律不得超过56米,同时对沿街店铺的门店设计有要求,最后给消费者呈现的是一种多元且和谐统一的感觉。


危机过后,谁将推动银座复苏?
在疫情之前,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两次都曾对银座造成冲击。

2008年金融危机,日本通货紧张,银座商圈大楼的空置率持续上升,银座面临危机的传闻四起,但很短的一段时间后,银座就迎来了“救世主”——海外游客,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复苏。

众多品牌/零售商开始调整布局,以应对赴日游客持续增长的需求,同时瞄准亚洲市场的扩张。青山商事今年5月关闭的门店,其历史可以追溯到2010年。

2008年金融危机后,亚洲各国经济呈上升趋势,赴日游客总数连年增长,在此背景之下,东京银座成为了企业彰显价值、提高知名度的“Showroom”。

一波又一波的疫情,让银座再次面临危机。房地产服务商 CBRE 高级主管奥村真史在接受日本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2020年4~6月的空置率为1.7%,2021年已经达到了5.7%,还有一些业主存在撤店的倾向,最终的空置率可能会达到10%。”

但银座的重要性依旧不可替代。“现在空置率持续上升是不争的事实,但新的入驻需求也在逐步增加”,奥村真史说道。对于想要提高知名度、提高声量的企业来说,还在持续的观望,因为入驻疫情冲击下的银座商圈更容易,也更便宜。

尽管土地价格下地原因,近期的经济数据并不乐观,但品牌集团、百货店、咨询公司等对于银座的前景依旧乐观。原因之一是富裕层的消费依旧坚挺。三越伊势丹集团的销售数据显示,年消费额超过1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9万)的客户,其消费并未减少。松屋则表示:“买奢侈品牌的不仅是富裕阶层,年轻一代的消费需求同样旺盛。很多人不能去海外旅行,就替换为购买奢侈品。”


“信息传播中心”价值凸显
尽管奢侈品销售呈现复苏之态,但银座仍有“后顾之忧”。

咨询公司 Plus Curiosity 的创始人 Theodore Knipfing 表示:“线上消费不断发展,实体门店的作用被根本性颠覆,现在(门店)更多是品牌为粉丝打造的体验空间。奢侈品牌的线上销售额增加了,但70%还是来自实体店。开设临街店铺的一大原因是为了维持品牌价值。”

疫情并没有阻挡全球顶级奢侈品牌在银座的投资。伴随银座这样的顶级商圈加速数字化,其所具备的宣传能力和影响力,无论是对全球化企业,还是对增长型企业而言,都有着极高的价值。

今年3月下旬,法国奢侈品牌 Louis Vuitton(路易·威登)翻新后的日本东京银座门店重新开业。

高端购物中心 Ginza Six 3月翻新后重新开业,迎来约40个全新的时尚、生活方式、餐饮品牌,时装品牌包括:GUCCI Watch&Jewely、The Row、OFF-WHITE c/o VIRGIL ABLOH™、Rick Owens 等,其中包括法国奢侈鞋履品牌 CLERGERIE 日本首店、高级珠宝品牌 HOORSENBUHS 旗舰店、PATOU 日本首家常设门店、Serapian 日本最大门店等。

|消息来源:日经、《华丽志》历史报道

|图片来源:免费图片网站 Pixabay、Google Map

 

Copyright © 2021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