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80
工作信息
NIKE
sr Merchandising Manager, gc - Women Lifestyle Footwear (Ndd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Brand Protec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H&M
Regional Merchandise Manag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H&M
Omni Group Manager Regional Merchandising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H&M
E-Commerce Merchandise Manag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NIKE
Learning & Developme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SHISEIDO
Brand Communic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Manager-Social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H&M
Business Controll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ADIDAS
Buyer
正式员工 · 大连市
ADIDAS
Specialist Gbs HR Services
正式员工 · 中環
ADIDAS
Senior Director Ecommerce, .Com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VF CORPORATION
Director, Digital Product Manag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Manager, Product And Merchandis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Senior Manager, Product Creation, Black Box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Manager-E-Commerce Operation, Wechat & .c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Regional Senior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Marketing, Cdm) Director, Social Platforms And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Converse Marketing) Digital Marke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LUMBIA SPORTSWEAR COMPANY
Supply Chain Operational Analyst
正式员工 · 珠海市
PUMA
Manager Chemical Compliance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gc - Mens sp Appare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4月20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疫情零售面临艰难挑战,国内服饰集团股价全面下跌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4月20日

如同毛细血管分布的时尚产业链条牵一发而动全身,自三月份上海成为本土疫情的暴风眼以来,国内时尚零售产业随之停摆。

 
据时尚商业快讯监测,从3月至今,本土服饰企业股价均呈现不同程度下跌,尤其是总部位于长三角地区的服饰企业。总部位于上海的美邦服饰股价下滑12%,上海的DAZZLE母公司地素时尚下跌2.7%,在江苏常熟和上海设有办公室的波司登股价下跌18%。
 
总部位于浙江宁波的太平鸟集团下跌16%。总部位于江苏无锡的男装品牌海澜之家下跌12%,浙江森马股价下跌的7%,而杭州的江南布衣股价也下跌12.3%。

在长三角以外地区,包括广州在内的全国各地也受到疫情反复的影响。总部位于广州、以高尔夫服饰为主营业务的比音勒芬在经营数据持续向好的同时,跌幅仍然达到11.7%。
 
此轮疫情无论在波及面还是对时尚行业的影响深度上都不容忽视。
 
首先,长三角地区是国内最大的时尚消费市场,在2021年以10分之一的人口,消费了8.9万亿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占全国的五分之一。从3月初新一轮疫情发生以来,上海非生活必需类的商店和商场开始全部暂停运营。4月1日开始,上海进入全面静止,实体时尚零售活动一律暂停。
 
长期获得看好的运动巨头李宁跌幅达到22.3%,安踏体育股价累计跌幅高达26.5%,每股从120港元跌至88港元。特步股价累计下跌14.7%。对于此前势头良好的运动巨头而言,安踏和李宁近年来致力于解除对下沉市场的依赖,正不断加大一线城市投入,以提升旗下品牌定位,而此轮以上海、深圳为首的疫情无疑使重押一线城市的运动巨头受到重创。
 
其次,长三角地区是时尚产业重要的总部所在地,供应链以及物流枢纽。 众多本土服装企业位于江浙沪一带。对企业总部而言,严峻的防疫形势为办公室的大部分工作计划带来阻碍,尤其是商品和市场营销计划的搁置和更改,直接导致了春季这一黄金销售期的商品在关键的两个月内无法上架。
 
在供应链端,离上海最近的江苏昆山等地的服饰代工厂和仓储物流中心受疫情影响停产和关闭,导致无法按期交付与发货。
 
据时尚商业快讯监测,位于浙江宁波的优衣库、耐克等品牌代工企业申洲国际股价累计下跌21.7%。为Ralph Lauren、FILA等代工的浙江盛泰集团股价累计下跌15%。总部位于广东中山,为耐克、威富集团等代工的华利集团下跌17%。
 
如同毛细血管分布的时尚产业链条牵一发而动全身,长三角地区的静止使得全国时尚产业受到影响。
 
无论是上市的服饰企业,还是依托于原定4月举办的上海时装周进行时装秀发布和订货的中小时尚企业,又或是跨国奢侈品巨头,时尚消费市场的参与者正坐在同一条船上。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1年全国限额以上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零售总额达13842亿元,预计2022年零售总额达14479亿元。2021年我国服装行业规模以上即年主营业务收入2000万元及以上的企业约为12653家。
 
值得关注的是,与2020年各大服饰企业通过直播带货自救相比,此次物流链条的终断使得企业无法通过电商业务弥补实体损失,这也是同疫情爆发的2020年最大差异。
 
乐观的从业者认为,疫情后被压抑的消费者将开启报复性消费,但也有观点认为,出于对经济前景的担忧,时尚消费将成为首要被放弃的消费类目。
 
两种相反观点的存在,使得市场不确定性从未如此强烈。


 

Copyright © 2022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