屹立30多年不倒,纽约华裔独立设计师 Anna Sui 独特的经营之道

时尚界人来人往,很多人买卖品牌的股权、很多品牌为了生存和发展将控制权拱手相让,而美籍华裔时装设计师萧志美(Anna Sui )却是其中的叛逆务实派。自1981创办同名品牌起,她致力于以一种不同寻常的方式寻求发展和创新,维护自己的独立地位。





据美国网站 WWD 报道,在她出现之前,纽约时尚产业被时尚成衣设计师 Bill Blass 和 Oscar de la Renta 的设计风格垄断;要不就是高抛光设计运动装、活泼可爱的少女装,鉴于两种风格间的设计很少。有人认为她先于他人倡导了“时尚酷女孩”设计风格,设计别具一格,和少女装有很大区别,但时尚界人士认为她的设计仍带着浓浓的“女孩”味而不是女人。

零售业低迷时期,在朋友 Zack Carr(Calvin Klein设计副手) 的建议之下,Sui 在 SoHo 区 Greene Street 开办了自己的第一家专卖店,面积小、租金便宜,她签订了一份 23年的长期协议。她独特的设计风格吸引了美国零售商 Neiman Marcus 和 Lord & Taylor,为她提供场地拓展零售业务。虽然 Sui自己没有网店,但她的设计服装在 Shopbop. com, Net-a-porter.com, anthropologie.com 和 Amazon.com 均有销售。

立足纽约,面向亚洲拓展零售市场
纽约这家门店对亚洲的年轻游客来说非常有吸引力,这也证明 Sui 增设精品店的必要性。目前Anna Sui 有54家独立门店和150家百货门店,全部位于亚洲:日本、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这样的集中分布体现了她敏锐的市场洞察力,哪里有业务她就愿意去哪里。今年,Anna Sui 在日本开了第十二家门店,日本是品牌最稳定的市场。她笑称在这里她甚至拥有一家祖孙三代的 Anna Sui 粉丝。

细品下日本街头文化,你就能看到它与 Anna Sui 设计的不谋而合。日本的时尚女孩儿穿着大胆,风格多样跨越国界,这给她的品牌带来很多借鉴:无论是维多利亚风、screen sirens、Art Deco(十九世纪末的欧洲建筑新艺术风)还是最近塔西提岛之行,都带着一股森女气息。Sui 认为自己品牌(作为一个西方品牌)能迅速融入日本市场源于自己的亚裔血统(双亲都是中国人)。她说:“很多人都想问我成为设计师的窍门。我想说我完全是白手起家,没人帮我。我做的是独立设计师品牌,我自己运营公司。”





(上图:2016纽约春夏时装周Anna Sui 女装)

大力发展品牌授权业务
人们感兴趣的是她把握的机遇。在早期,Nobukazu Muto及日本著名百货公司伊势丹(Isetan)副总裁先后对她的品牌表示出浓厚兴趣。Sui 告诉记者当时日本公司都在在寻找纽约设计师。Muto 给她开出的条件是在日本开设门店,并承诺给她 12项品牌授权。二十年后,伊势丹仍然保留着 Anna Sui在日本生产和经销的授权。Sui 感慨道:“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的独立品牌 Anna Sui。这意味着拥有自己的美妆和香水产品线。做服装很难赚钱,有了这些品牌授权商品,才能让一切成为可能。”





第一个与Anna Sui 合作推出化妆品的是日本药妆公司 Albion ,共花费了3年时间获得生产许可。紧Anna Sui 接着与德国护理品牌威娜( Wella AG) 合作推出香水产品线,后威娜被宝洁公司(P&G)收购。目前,法国香水制造商 Inter Parfums 持有该许可证。Sui 用自己独特的包装打破了平淡的审美:黑色高光的包装饰以仿复古家具的玫瑰花纹(上图)。这对整个市场来说是巨大的冲击,品牌生产销售 17种香水,其中 9种现在仍有销售。La Vie de Bohème(下图),Secret Wish 这样个性的香水名字搭配独特的造型瓶身,在全球范围内的美妆零售店Sephora 均有销售。





然而 Anna Sui 的业务并非总是一帆风顺,在品牌的 17个许可品类中,只有香水、化妆品、眼镜、内衣和最近与 Onis 合作的泳衣在全球范围均有销售。其他一般需求的品类如皮具、袜子、珠宝仅在亚洲销售。特别是手帕、手巾这类商品,亚洲有很多传统的赠礼礼节,很多产品都是迎合该地区市场需求,并配有专门设计的盒子。





Anna Sui 早年曾在意大利时装品牌 Iceberg 供职七年。个人品牌声誉建立起来后,她与多家大牌高调合作,其中包括:Coach, Victoria’s Secret, Tumi, Target 包括冲浪装备品牌 O’Neill。

拒绝支付高昂租金,将纽约老店迁址
Anna Sui 大部分业务在海外,尤其是亚洲。但她在纽约时尚界以鲜明特点著称,堪称常青树,纽约的专卖店依然是她展示品牌形象的阵地。

最近,在 Greene Street 店面(下图)租金上涨后,她决定不再续约,甚至一度考虑干脆放弃在纽约的门店。不过近日,她还是将 Greene Street 的老店搬到了Broome Street(Wooster 和 West Broadway之间),她认为新门店位置更符合独立品牌的需求,同时可以展示品牌的全系列商品,充分表达她的设计理念。





新门店(下图)保留原有的印记,室内设计复古精美。不变的是 Anna Sui 黑色的天花板,紫罗兰色的墙壁和红色的地板。顶上挂着 Tiffany 钻石般的塑料吊灯、墙上贴满了演唱会海报(女士购物时,男朋友可以在店内四处看看),黑白相间的天鹅壁纸。一对簇绒维多利亚式扶手椅,边上摆放着黑色流苏灯。在这些高光黑色漆面家具映衬下,展示着Anna Sui 化妆品、T恤、袜子和雨伞。花朵、几何纹饰、羽毛和其他具视觉冲击力的饰物让人印象深刻,室内营造一种深沉的愉悦,仿佛一位少年以自己的视角和华丽的风格调和内心的焦虑和对美好事物的追求。



Sui 对新门店的位置很满意,边上的其他零售店包括  Tomorrowland , Pas de Calais , Selima Optique 和 Isabel Marant 。此外,她提到了附近的日本杂货店 Sunrise,她认为吸引人气很重要,住在附近的人会经常路过她的店。Sui 称:“ Greene Street 的 SoHo 现在变成了一个购物商场,刚开始是West Broadway,后来整条街都变了,变得没有特点。那里突然有了 Tiffany 这样的品牌,带来了不同的顾客,带来了更多的生意,但同时一些特定的顾客也消失了。就像这附近曾有很多小吃店很受欢迎后来也没有了。”
 

Copyright © 2019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奢侈品 - 服装装饰人物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