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64
工作信息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 Application Security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Clc Wms Product Suppor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uzhou
ESTÉE LAUDER
Manager, Innovation Category Strategy & Project Managemen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Mong Kok
NIKE
Director,gc Sports Marketing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Supply Chain Capabil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Business Merchandising Manager of Nike App, Nddc (Nike Direct Digital Commer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 gc Technical Product Management - Marketing Tech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 gc Technical Product Management - Consumer & Marketplace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Manager, Performance Marketing Engineering-Software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nager, gc Nike.Com/App Busines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Product Manager, Data & Analytics (Commercial Analysis, gc Insight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ÉE LAUDER
Sales And Education Executive, Tom Ford/Darphin/Kilian, Travel Retail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Marketing Manage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NIKE
Senior Merchandising Manager – Jordan Men’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Financial Planning Manager, Nso Fi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reater China Jordan Brand Art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Greater China) Intellectual Property (ip)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20年3月3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依赖中国的原材料供应,亚洲许多地方的服装加工厂受到疫情的间接冲击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20年3月3日

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不少地方都受到检疫和旅行的限制,与中国相关的产业供应链被迫中断,亚洲各地的服装加工厂普遍出现了临时关闭以及裁员的情况。

缅甸 Hunter Myanmar 公司一直以来为意大利时尚品牌生产服装,但在两周以前,经理通知厂内900名员工工厂即将停产,这对于31岁的缅甸工人 Aye Su Than 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已怀孕5个月,月薪130美元的 Aye Su Than 说:“他们称,没有买家也没有订单,由于病毒肆虐所以要关闭厂房。”她还补充说,自己从工厂得到补偿金320美元,但当记者联系该厂时,该厂拒绝置评。

这并非个例,随着冠状病毒疫情从中国向全球蔓延,全球许多地方的产业供应链被迫中断,亚洲纺织业正在大规模的出现停产裁员消息。据世界贸易组织(WTO)2015年的统计数据显示,亚洲纺织业占全球成衣纺织品和鞋类的60%。

优衣库、阿迪达斯这样的国际品牌拥有广泛的供应商网络,有可能将生产转移到中国之外,以填补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服装和纺织制造商目前在生产方面出现的缺口。此前,土耳其的官员表示,由于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多家时尚零售商将会把其生产订单转交给土耳其的生产商。

时尚巨头 H&M 集团也表示,H&M 的服装供应链尚未出现严重的供应延迟情况。,但若危机持续,零售商最终会面临服装短缺的局面。

H&M发言人 Eureka listen 说:“我们与中国的供应商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而且每天和他们一起评估情况,此外,公司还在探索其他的原料生产商。”

对中国原材料的依赖

东南亚的厂商非常依赖来自于中国的布料,纽扣和拉链等材料供应。在疫情的影响下,各地制造商正在争先恐后地寻找面料、纽扣、拉链等各种原料的替代供应商,服装出口商 Siddiqur Rahman 表示,“一夜之间转移采购目的地并不容易,但买家们目前都在紧急寻找其他原材料来源。”

他表示,泰国、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印度的工厂都在寻找替代原材料供应商,但这带来的后果是成本即将上升。

Rahman说:“我不认为买家希望付更多的钱,但寻找替代供应商并不是那么容易,从长远来看,我们必须放眼中国以外的地区才能生存下去。”

柬埔寨本周表示,已有10家工厂申请暂停运营,并向约3000名工人支付部分工资。金边政府预计,由于冠状病毒的影响,今年3月将有200家公司放缓或停止生产,这将影响到行业内10万多名员工。服装生产业是柬埔寨最大的产业,每年为柬埔寨经济创造70亿美元的收入。

此前华丽志曾报道,柬埔寨至少有四家服装加工厂可能暂停生产,原因是新型冠病毒爆发导致从中国进口的原材料供应出现延误。

孟加拉国是仅次于中国的世界第二大服装制造国,虽然工厂仍在运营,但焦虑的情绪正不断加剧恶化。孟加拉国服装制造商和出口协会理事会主任 Mohammed Nasir 称:“没有人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但各大工厂的老板都十分担忧。”

成衣是孟加拉国经济的支柱,截至2019年6月的半年中,成衣贡献了近16%的国民产出和约340亿美元的出口额。孟加拉国有约4000家服装厂,雇佣工人近400万。

Nasir 说:“我们将70%的机织物原材料来自于中国,货物不能够按时到达,成衣行业会受影响,如果中国的危机持续下去,影响会非常的严重。”

缅甸的工业规模较小,但是更加依赖中国。中国向缅甸供应了大约90%的纺织品,尽管缅甸迄今为止尚未报告任何病毒感染病例,但关闭了陆地边境以防感染扰乱了供应链。

缅甸服装制造商协会警告说,如果危机持续下去,缅甸近500家工厂可能有一半将在3月面临关闭。服装制造商协会副主席 Aung Min 表示,“我们虽然还能出口商品,但目前不能预测未来两个月将会发生什么。”

不久前,越南纺织与服装协会主席 Vu Duc Giang 也表示,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对供应链的冲击,自今年第二季度开始越南服装制造商将面临原料严重短缺。

丨消息来源:路透社、《华丽志》历史报道

丨图片来源:免费图片网站Pexels



 

Copyright © 2021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