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09年7月20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意大利制造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09年7月20日



 

    如果说米兰男装周是意大利男装的名片,代表其最为光鲜和高端的一面,包罗万象的 Pitti Uomo 则能从全局角度反映意大利男装业的现状。毕竟在米兰作秀的品牌只有不到100个,而在Pitti Uomo拥有展台的品牌却有足足889个,意大利本土品牌占其中七成。综观Pitti Uomo,著名的“意大利风格”魅力究竟在哪里?又是什么让意大利时装在短短半个多世纪内从无到有,最终与法国时装平分秋色?

    6月属于男装。这是欧洲设计师发布来年春夏男装系列的日子。然而,意大利重要的本土品牌 Laura Biagiotti 本季却第二次缺席米兰男装周,转而将发布阵地设在了佛罗伦萨的Pitti Uomo男装展销会,现场只有两名男模展示新装。“在当前局势下,铺张地举办T台秀俨然不是最佳办法,” Laura Biagiotti 公关主任Maria Stella Diana说。与米兰男装周不同,在Pitti Uomo,你看不到摩肩接踵的时装发布会,品牌在这里没有制造噱头、做形象工程的考虑。与买家见面、交易――一切都进行得直接而简单,当然也为品牌节约了不少成本。

    当然,Pitti Uomo的重要性绝不只限于省钱。在前往大牌云集的米兰及巴黎男装周前,全世界最重要的时尚媒体和买家总会先在佛罗伦萨逗留四日。如果说米兰男装周是意大利男装的名片,代表其最为光鲜和高端的一面,包罗万象的Pitti Uomo则能从全局角度反映意大利男装业的现状。毕竟在米兰作秀的品牌只有不到100个,而在Pitti Uomo拥有展台的品牌却有足足889个,意大利本土品牌占其中七成,从 ReplayCorneliani ,从 MaloCar Shoe ,应有尽有。

    并不为人熟知的是,佛罗伦萨排在米兰和罗马之前,是意大利最早的时装之都。1952年7月,9家意大利时装屋在佛罗伦萨皮蒂宫(Palazzo Pitti)联手举办发布会,吸引来一批刚在巴黎看完秀的美国买家和时装记者。在美国人的支持下,意大利时尚从无到有,一举成名。这一事件后来被喻为“意大利时装的诞生”,Pitti这个名字也从此开始和时尚相关联,并在二十年后佛罗伦萨举办第一届男装展时被选作展名,沿用至今。和时装周一样,Pitti Uomo 每年分春夏和秋冬两季举办两次,紧随米兰男装周进行。

    从1970年代开始,Pitti Uomo 借着意大利成衣业蓬勃发展的势头茁壮成长,成为全球最具规模和影响力的男装展销会。它见证了意大利时装的辉煌。然而,当意大利成衣业陷入经济衰退的泥潭,Pitti Uomo 也难逃其影响。“本届展会开始前我忧心忡忡。” Pitti Uomo 执行总裁Raffaello Napoleone坦白道“,但结果总算比预想来得好。”

    今年,来佛罗伦萨的买家和媒体较往年有所减少,不过参展商数量却不降反升。显然,在经济不景气时期,不少品牌都决定压缩开支,转而寻求更节约成本的推广方式。放弃米兰男装周的 Laura Biagiotti 就是Pitti新来客的代表。相信国人对Laura Biagiotti这个名字并不熟悉。其实,Laura Biagiotti的时装王国相当庞大,甚至还是第一批进入中国的欧美时装大牌。早在1988年,它就以首个进入中国市场的意大利时装品牌的身分在北京作秀。今非昔比,该品牌如今在国内已基本绝迹(除童装之外)。

    在Pitti Uomo,像Laura Biagiotti这样较为陌生的名字多如牛毛。曾有统计,举凡欧洲时装品牌,半数来自意大利,但除了 GucciPrada 等人尽皆知的超级大牌外,大多在中国缺乏应有的知名度,其中不乏声名显赫的老牌,如 Stefano Ricci 。事实上,这家被奉为“领带之王”的昂贵男装品牌早在1994年便入驻上海商城,并在过去几年“悄悄”在西安、成都等五个城市开店。在意大利,优秀而神秘的时装品牌太多了,仍有很大一部分尚未开拓中国市场。

    本届 Pitti Uomo 没有中国品牌参展,但展会上不乏中国人的身影。陈君峰是北京东尚服饰股份有限公司的研发总监,他的防寒服品牌 Snowimage 曾通过莫斯科的服装展销会成功打入俄罗斯市场,因此陈君峰和他的同事此次来到佛罗伦萨,就是准备让Snowimage在Pitti Uomo的下届秋冬展会参展,以获取更多市场的认可。Snowimage的产品在中国生产,陈君峰个人认为,其质量要比一般的国产服装高出一截――“甚至比许多外销产品都要好”。但是,至少目前看来,世人对“中国制造”的热情与好感仍远远不及对“意大利制造”的热情与好感,“Made in Italy”的金字招牌依然有其号召力和尊贵感。

    对奋斗中的中国时装业企业家来说,意大利时装业能给我们带来不少启示。它今天的发达和繁荣无须赘述,但要知道,仅在60年前,意大利却根本没有时尚产业可言。纵然意大利出产的丝绸、羊毛等纺织品驰名几世纪, Gucci 和 Salvatore Ferragamo 的皮具早在二战前就扬名于世,可在服装设计方面,意大利在当时绝无影响力。罗马时装屋的首要工作曾经就是抄袭巴黎的最新款式。而时隔60年,意大利时装业何以发展得如此迅速?大方的美国消费者恐怕从中起到了推波助澜之力,不过要说什么是令人着迷的“意大利风格”,那么我们可以肯定地说,与注重创新的法国时装不同,意大利时装永远都是以精美和优质取胜。







    Made in Italy意大利工艺以纺织工业为后盾

    
    若没有强大的纺织工业作坚实后盾,意大利成衣如何能在1970年代起飞?正因意大利纺织业长期以来钻研的是奢华面料,当意大利决心发展高档成衣时,设计师的想法才有可能化作现实。今天,意大利人和日本人并称全球最出色的面料生产者。和从事大批量生产的中国不同,意大利纺织业致力于生产高品质面料和研发新面料,以满足高端品牌的需求。Versace男装设计师Alexandre Plokhov对此深有体会,“我最喜欢意大利的一点,就是这里的面料供应商几乎随叫随到,愿意为你做一切尝试。在纽约,这是不可能的。”

    独特的区域分工,让意大利纺织业呈现出一幅有趣的版图。除米兰、罗马和佛罗伦萨这三个时尚枢纽外,意大利全国各地充斥着各式各样的面料和皮具生产中心,它们各司其职,各有所长,例如,比耶拉是羊毛织物的生产中心,科莫湖区是丝绸基地,托斯卡纳大区则是制造皮革制品的重镇。意大利不仅时装公司多,面料公司同样数不胜数,为全世界高端品牌供应面料。而男装大牌Ermenegildo Zegna,最初也是靠生产面料起家,如今则拥有从面料、制衣到销售在内的完整产业链,完成了时装品牌的终极进化。可以说,只要能够保持这样强大的纺织实力,意大利时装就不会衰败。

    工艺至上原则

    没有什么比工艺更重要。意大利设计师深谙这一点:即便你没有出彩的设计,一旦服装或配饰的质量高到一定水准,成品效果自然水涨船高。即便在二战前后,意大利纺织业完全处于巴黎定制服统治下,全无新意可言,质量却从来不是他们的问题。法国设计师向来有从意大利进口上等面料和皮具的传统――这个事实就很好地说明了问题。

    如今,工艺与意大利制造同义,意大利时装的好名声最大程度来自于它一贯的高品质。同时,工艺与品牌的奢华感唇亡齿寒密不可分。“这里的一切都是奢华的,鳄鱼皮和皮草当然最为显眼,但只有当工艺融入每一个细节,才是真正的奢华。”Gucci设计师FridaGiannini说。

    工艺贯穿于制衣过程的一系列环节之中:面料的加工和染色,皮革的切割和筛选,服装的剪裁和刺绣……一双Tod's经典款皮鞋的制作需涉及逾100道技术工序,一匹ErmenegildoZegna生产的创新面料可能由三种不同织物创新混合而成。对工艺的重视意味着对传统的维护。虽然东欧和中国的廉价土地和劳动力使得在意大利国内开厂的成本显得过高,但不少品牌依然坚持本土制作,保证百分百的“Made in Italy”血统。

    剪裁与定制

    
    定制西服被英国人称为“bespoke”,在意大利则叫“su misura”。虽然早期受到伦敦Savile Row裁缝的影响,但很久以前罗马和那不勒斯的裁缝便以制作“如开衫般舒适”的西装外套闻名。对定制西服而言,剪裁和面料意味着一切。那不勒斯奢侈男装品牌Kiton为保证质量严格控制产量,从选料、量身到剪裁,每个步骤都完成得一丝不苟,总裁Antonio De Matteis介绍说“:我们的剪裁技术吸取了英法西意四国传统的长处。”从Ermenegildo Zegna、Brioni、Canali到Giorgio Armani,意大利男装界英雄辈出,它们的共通之处是将舒适和优雅注入现代男士正装设计中;特别是Armani,在1970年代推出不含衬里的休闲西装外套,曾引起一场男装的革命。

    在这些男装品牌率先成功之后,意大利设计师又将男装的一些特点运用到女装设计中:最重要的不是丰富款式,不是追求变化,而是保证不变的质量水准以及营造统一的风格。当风格成型,你所要做的只是延续和完善。

    The Italian Look意大利风格好看又好穿

    说起意大利风格,最常用的两个词不外乎la bella figura和ladolce vita――漂亮身段,甜美生活。随着1960年代罗马电影业的繁荣,意大利时装风格和scooter摩托车一起风靡全球。复古墨镜,卡普里裤,凉鞋,大项链,裹身裙,Emilio Pucci的印花,Missoni的针织……无不是意大利风格的代名词。而后Giorgio Armani和Gianni Versace的成功更奠定了意大利风格的盛行。

    过去统治世界时尚的巴黎定制服(女装)和伦敦Savile Row(男装)要求从头到脚一身套装。意大利出品的高级成衣则像休闲装那样易于穿着和搭配,更适应现代社会的需求。同时,意大利时装亦不忘保留极高的奢华感和一种与生俱来的性感。

    在进入21世纪,各大品牌为了适应全球化发展,或多或少削弱了自身的本土风格,但意大利风格又和精良做工、上佳品位联系在了一起。相比纽约和巴黎的设计师,意大利人一般不会在创意和实穿性的天平上顾此失彼。Roberto Cavalli和MaxMara的风格纵有千差万别,服务宗旨却相对一致――为顾客提供好看又好穿的时装。

    征服美国

    
    要征服世界,必先征服美国。美国在意大利时装崛起的过程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首先“马歇尔计划”帮助意大利工业在二战后拨乱反正走出困境,而在意大利时装风生水起时,美国人又成了最大的客户。相比坏脾气的法国人,客气周到的意大利人总让远道而来的美国买家和媒体感到宾至如归,于是意大利时装在热衷休闲装的富裕美国人中引起了极大反响。美国《妇女时装日报》前出版人John Fairchild回忆道,“意大利人是最早设计休闲装的,只要是Krizia和Missoni的东西,美国人不介意为此多花点钱。”

    1952年的一期《Vogue》曾写道:“意大利时装如今有两大令人激动之处。首先,意大利生产的时装和配饰时髦而又活泼,是户外生活和度假时的理想穿着,因此非常适合美国市场。其次是意大利的面料――这方面相关的一切都充满新闻价值。”这段话在半个世纪后的今天仍然适用。

    引人入胜的单品

    皮具配饰,尤其是鞋和手袋,很大程度上推动着意大利风格的流行。配饰以往被视作时装的附属品,如今却成为时装品牌最重要的摇钱树。以Gucci为例,其年销售额有八成来自配饰,现任创意总监Frida Giannini原本也是配饰设计师。

    从1970年代开始,皮革产品成为时装屋收益最大的类别,意大利成衣工业正好赶上了这股潮流。托斯卡纳大区是意大利的皮具制造中心,全国半数以上的皮具产品在此生产,Gucci、SalvatoreFerragamo、Prada等均在这里设立工厂。历史悠久的配饰制作传统让意大利拥有比别国多得多的配饰品牌,如以皮革编织手袋闻名的Bottega Veneta和专门制作性感细高跟鞋的Cesare Paciotti。五花八门的针织品是意大利时装的另一大强项,Missoni、Laura Biaggiotti、Blumarine均靠设计针织衫起家。Missoni的一个系列需要动用不下20种不同织物,具有手工活才有的精巧细腻。Laura Biaggiotti被誉为“羊绒女王”,因为她是第一个在各种款式服装上使用羊绒的人。在意大利你能找到全世界最上乘的羊绒,专门经营这种面料的公司包括A n n a p u r n a、G e n t r yPortofino、Fissore,和Malo等,它们的名字已是舒适和奢华的象征。

    The Italian Job意大利的明天 应对衰退期

    
    2009年,意大利时装业开局不利,旗下拥有Gianfranco Ferre和Malo等品牌的制衣集团IT Holding因无力还清债务宣布申请破产保护,同时数据显示,08年意大利时装业整体销售额下跌4%,更预计今年跌幅将达5%。意大利时装协会会长Mario Boselli年初表示,意大利时装业已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当然,对Dolce&Gabbana和Giorgio Armnai等零负债的公司来说,一场经济危机将为它们带来巨大的商机,但一些负债严重的公司不得不面临破产的危险。

    除Ermenegildo Zegna等几家大型集团外,意大利时装纺织业以大量小规模公司组成,相当一部分时至今日仍是家族企业。这些公司极有可能成为金融海啸的牺牲品。今年4月,在出巨资援助了汽车产业后,意大利政府向时装业出台1.6亿欧元的经济援助,帮助中小企业走出困境。在近三个月后的米兰男装周上,Boselli称“零售市场过去两个月的表现超出预期”,打折期的到来以及工业产量1.1%的增长都让Boselli看到曙光。但是,当前局势仍然紧张,因为美国、日本和俄罗斯市场的低迷,意大利时装在今年第一季度的出口额大跌16.2%。

    抵御冒牌货

    冒牌货侵权绝对不是摆在意大利时装面前的新问题,但直到本世纪初,许多意大利品牌仍对它们不屑一顾,认定冒牌货只能够吸引那批无力购买正品的消费者。不过,随着技术的进步,如今的冒牌货足以以假乱真,让那些满足于自己“意大利制造”头衔的生产商不得不刮目相看。研究发现,光是在意大利,假货市场的价值就高达64亿美元,其中六成是时装和配饰类产品,在过去十年中,因为假货猖獗而导致的品牌利润损失,让至少4万人失去了工作。

    意识到了冒牌货的威胁后,意大利时装业加大了对假货贸易的管制力度,用法律手段严惩假货生产者,通过海关监督非法走私,不少品牌更想尽办法让它们的产品不断翻新,增加成本,使之难以被复制。问题是,意大利时装业至今尚未找到行之有效的办法解决假货问题。法律界建议时装界通力合作,共同对付假货制造商,因为他们一般不会只复制一个品牌的产品,但各品牌互为竞争对手,必严格坚守自己的商业秘密,因此不可能合作。

    培养后备力量

    如果要给意大利时装业挑毛病的话,缺乏具有竞争力的新品牌是其目前最大的问题。进入1980年代末期后,意大利只出现了Dolce&Gabbana、Marni和Dsquared2这三个具有国际知名度的新品牌,不得不面对后继无人的尴尬。虽然新一代一线时装设计师中不乏意大利人,包括Stefano Pilati、Riccardo Tisci、Giambattista Valli等,但他们全都活跃在巴黎。不过,最让意大利时装业担忧的倒不是缺少设计人才,而是设计人才的创业问题,米兰大牌如林,这样的大环境本来就不利于新品牌的成长,特别是在不景气时期,大多年轻设计师选择为大公司工作,而非自己创业。

    几年前,在意识到Giorgio Armani和Valentino都接近退休年龄时,意大利版《Vogue》主编Franca Sozzani策划了一个名叫“Who's On Next”的比赛,以扶植新人为己任。说是比赛,但“Who's On Next”的参赛者不多,且每位参赛者都由组织者精选而来,因此比赛的主要目的不是选出一个冠军,而是为参赛者搭建平台,让国外媒体和买家认识他们。在本届Pitti Uomo,两位非意大利人成为第一届男装版“Who's OnNext”比赛的胜利者:德国裁缝UmitBenan在四位男装设计师中脱颖而出,俄罗斯鞋履设计师Max Kibardin则是配饰的佼佼者。

    Kibardin来自西伯利亚,但他的同名鞋履公司却是在米兰注册的意大利品牌,全部产品由米兰附近城市Vigevano的工匠用古法完成,是纯正的意大利制造。Kibardin的获奖系列灵感来自阿兰・德龙的电影《游泳池》,评委会对他作品的点评是:“当外国人才遇上意大利的工艺,效果令人惊喜。”得奖让Kibardin获得5000欧元的资助和在下一届Pitti Uomo的免费展台,但更重要的,是让他有机会一一会见美国百货公司的买家。“我很高兴他们能喜欢我的系列,因为以往美国百货公司总是相当保守,特别是在购买男鞋时。”Kibardin说。     来源:外滩画报





Copyright © 2022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