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74
工作信息
ADIDAS
Buyer
正式员工 · 大连市
ADIDAS
Specialist Gbs HR Services
正式员工 · 中環
ADIDAS
Senior Director Ecommerce, .Com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VF CORPORATION
Director, Digital Product Manag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Manager, Product And Merchandis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Senior Manager, Product Creation, Black Box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Manager-E-Commerce Operation, Wechat & .c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Vice President-Store Planning & Construct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Regional Senior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Marketing, Cdm) Director, Social Platforms And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Converse Marketing) Digital Marke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LUMBIA SPORTSWEAR COMPANY
Supply Chain Operational Analyst
正式员工 · 珠海市
PUMA
Manager Chemical Compliance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H&M
Business Controll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gc - Mens sp Appare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Key Account Director – Topsport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 Kids Performance Footwear (Value Marketpla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Brand Planning -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rketing) Manager, Brand Experiences (Bap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rketing, Cdm) Asst. Manager, Cdm - Store Brand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 gc Men’s Lis Ftw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14年3月6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意大利奢侈品集团疯狂补税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14年3月6日

  过去两年,意大利奢侈品集团在处于Italian Revenue Agency 意大利税务局的审计和调查之下疲于应付,不得不纷纷补税,或者为免牢狱之灾、或者担心无休止的调查带来更多的支出并损害品牌,最新宣布和税务机关和解的是眼镜制造商Safilo Group SpA (SFL.MI) 霞飞诺。


图片来源:霞飞诺



  2014年2月27日,Safilo 霞飞诺发布声明,宣布以2100万欧元的代价与Italian Revenue Agency 意大利税务局和解,该笔款项将从2014年2月开始,按季度分12个季度即3年交齐。


  2011年Safilo 霞飞诺被审计,涉嫌在2007年-2011年期间通过卢森堡公司逃税,尽管Safilo 霞飞诺在申明中在号称意大利税务局“暗示”的“逃税”是莫须有的,而公司始终依法交税,但是过去两年Italian Revenue Agency 意大利税务局对奢侈品集团逃税的打击力度前所未有,针对的正是这种通过离岸公司避税的做法,多数目前已经被意大利当局定性为逃税行为,接受制裁和处罚。



图片来源:霞飞诺



  据Bank of Italy 意大利银行透露,意大利企业未申报的税收额高达2000亿欧元,虽然不能完全解决意大利经济衰退后的20000亿欧元债务问题,但是10%帮助已非常不错。


  米兰律师事务所Studio Legale Associato con Withers LLP 负责企业商务和税务的合伙人Luigi Macioce 在接受Financia Times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之所以意大利税务局先向时尚集团“下手”是奢侈品集团很容易被定性为国际公司。


  同时在27日,意大利另一间眼睛制造巨头Luxottica Group SpA (LUX.MI) 陆逊梯卡在年报中表示向意大利税务机关支付2670万欧元和解逃税调查。除了上述两间时尚集团,过去两年涉案的还包括Dolce & Gabbana 杜嘉班纳集团、Bulgari宝格丽、Prada S.p.A.(HK:1913)普拉达、以及Valentino Fashion Group 的前持有人Matteo Marzotto家族,其中除Dolce & Gabbana 杜嘉班纳表示不服从判决外,其他集团及涉案人员均表示和解并支付几千万欧元至几亿欧元不等的和解金。


  2012年12月3日,Dolce & Gabbana 逃税案再次开庭,半年时间历经8次听证,计师组合Domenico Dolce 和 Stefano Gabbana因逃税于2013年6月中旬被米兰法院判处20个月监禁,不过2013年底Dolce & Gabbana 方面进行上诉,上诉审判日期目前仍然未定。


  就在Dolce & Gabbana 逃税案听证期间,Italian Revenue Agency 意大利税务局和Guardia di Finanza意大利金融警卫队还同时进行着其他案件调查。


  2013年元旦,Bulgari SpA 涉嫌逃税接受Guardia di Finanza意大利金融警卫队调查。调查的重点是之前几年的税收问题,特别是2011年LVMH以现金加股票超过60亿欧元对Bulgari的收购案。警方称Bulgari SpA作为意大利公司,通过不法手段将收入转移至卢森堡和爱尔兰控股公司以达到逃税的目的。Bulgari SpA涉嫌瞒报30亿欧元(合40亿美元)收益偷逃税款。据彭博社报道,这30亿欧元收入,是公司高管在2006年-2011年5年间输出至意大利以外的子公司。据悉,一个叫做Bulgari Ireland Ltd.的爱尔兰公司2011年报年收入6.937亿欧元,而这些实际上是Bulgari 意大利和其他地方门店的收入。3月份,为惩罚Bulgari 宝格丽逃税,意大利税务机关没收Bulgari 宝格丽多处地产、银行资产和公司股份,包括罗马总部Via dei Condotti康多堤大道一处场所,总价值4600万欧元。2014年2月,Bulgari 宝格丽支付4200万欧元与意大利税务机关和解逃税案。


  与Dolce & Gabbana 逃税案同时发生的还有Marzotto家族在出售Valentino Fashion Group 时涉嫌瞒报收益和逃税案,最终2013年5月,Marzotto Group最近向意大利税务机关支付5600万税款,而2013年10月份仍处于调查中的8位当事人每人被判监禁6个月,不过法院同意每人支付20500欧元罚款以代替监禁。


  和解金额最大的为在香港上市的Prada SpA (1913.HK) 普拉达集团。2013年10月20日,Prada SpA (1913.HK) 普拉达集团发布三季度报告当日意外税收声明,声明称:是Prada 普拉达及相关控股公司和附属公司的税项将主要交予意大利税负机关,并承诺在适当时间将会将卢森堡控股公司Prada Holding B.V 迁往意大利。另外,Prada SpA (1913.HK) 普拉达还称已与意大利税务机关达成协议,将支付假设过去十个财政年度控股公司位于意大利而应支付的所有税项金额。


  无时尚中文网率先对该声明提出质疑,怀疑Prada SpA (1913.HK) 普拉达集团因被意大利税务机关调查而被迫做出上述声明中的妥协。随后众多意大利及国际媒体报道称Prada SpA (1913.HK) 普拉达前主席、现联席首席执行官Miuccia Prada 和首席执行官Patrizio Bertelli 被调查,并称Prada SpA (1913.HK) 普拉达集团和意大利税务机关的和解金高达4.7亿欧元。尽管Prada SpA (1913.HK) 普拉达方面声称并没有调查发生,但是消息人士言之凿凿地表示由检察官 Francesco Greco 率领的检查团目前正在调查此案,而据意大利的相关法律,尽管相关逃税企业补交税收,检察官依然有权继续进行调查以寻求进一步处罚或者结束案件,比如此前的Marzotto家族逃税案,尽管补交税金,但是涉案人员仍然被继续处罚。


  通过离案公司避税在全世界普遍存在,处于灰色区域,而且各种手段层出不穷。上周彭博社发表文章称,Inditex SA (ITX.MC) 通过在荷兰注册品牌管理公司的手段避税,Inditex SA (ITX.MC) 在荷兰成立一间ITX Merken BV 的品牌管理公司,全球的Zara 子公司都需要向ITX Merken BV 支付版税,除此之外,ITX Merken BV 为全球所有的Zara 店铺提供陈列指导等服务并收取费用,这意味着137名ITX Merken BV 员工平均年创造利润310万美元,是全球最赚钱的苹果公司员工的7倍!


  目前卢森堡、瑞士、荷兰是欧洲重税国家企业、公司的主要避税地点,上述的意大利公司多数在卢森堡拥有控股公司,而这些控股公司并非所有都拥有真正的经营业务,比如Dolce & Gabbana 的卢森堡控股公司Gado Srl 就被指空壳公司,而Marzotto Group 家族在交易Valentino Fashion Group 的过程中同样通过一间卢森堡注册的空壳公司International Capital Growth (ICG)操作。在低税国家注册空壳公司作为主要交易公司、同时在高税国家具体操作是这种避税的主要模式,这样可以利用不同企业不同地区税率以及免税条件的差异,将利润转移到税率低或可以免税的分公司,实现整个集团的税收最小化。


  造成这种离案公司大量存在的原因是各个国家税率不等,尤其法国、德国、意大利、英国等高税收国家离案公司存在率较高,另外意大利的政府机关混乱,税收政策变化不断,也促使了意大利企业开设离案公司。比如2013年意大利政府推行了一种叫做“金融交易税”的税种,任何购买意大利上市公司股票的投资者都需要交税,包括投资在意大利之外上市的意大利公司。在法国企业和富豪则为奥朗德“富人税”叫苦连天,LVMH主席Bernard Arnault贝尔纳·阿尔诺就曾在2012年-2013年间造就著名的“移民风波”。


  分析人士表示,欧盟正在加紧对所属国离岸公司的税务监管,而深陷金融危机之中的意大利需要通过税款抵债因此对于意大利企业则采取威逼利诱等多种手段创税,对离案公司收紧并惩罚的事件在以后预计会逐渐增多。


  这也迫使部分公司将离案公司移回至本国,比如Prada 普拉达在声明中表示,因此尽管Prada 普拉达被传遭遇调查,但是业界预测进一步处罚当事人的可能性不大。与Prada 普拉达补税仍被传调查的情况不同,意大利奢侈鞋履制造商Tod's SpA (TOD.MI) 则未收到调查。Tod's SpA (TOD.MI) 老板Diego Della Valle 同样通过卢森堡注册公司Dorint Holding S.A. 控股,不过2013年Diego Della Valle 表示将Dorint Holding S.A.迁回意大利,并和其控股的意大利公司合并。相反,Prada 普拉达曾在2012年底“气焰嚣张”地表示要向意大利税务机关追回多收税款4200万欧元,该部分税款是意大利税务机关向Prada SpA (1913.HK) 普拉达荷兰子公司Prada Far East BV 收取的税款。

Copyright © 2022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