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7月14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Ye突然注册新商标,adidas会失去Yeezy吗?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7月14日

据知情人士透露,adidas只拥有Yeezy鞋类的发售权,该品牌一直由Ye主导,继与Gap和巴黎世家联名推出服装系列后,说唱歌手Ye在时尚生意上又迈出了新的一步。


 
据公开文件显示,Ye和他的法律团队在6月29日提交了“YZYSPLY”的商标申请,除用于内衣、外套、睡衣、泳装、配饰和运动服等产品外,还将用于零售商店、在线订购服务和在线零售商店服务,引发业界关注。
 

“YZYSPLY”商标申请的具体信息 - “YZYSPLY”商标申请的具体信息
“YZYSPLY”是Yeezy官方账号“Yeezy Supply”的缩写,账号主要发布Ye与adidas合作鞋款以及Yeezy Gap等服饰系列产品的发售信息。有业内人士认为,Ye此举代表Yeezy将开启新的整合模式,有望开设实体店,真正成为一个独立运营的品牌。

资料显示,Ye的第一双

 
“YZYSPLY”是Yeezy官方账号“Yeezy Supply”的缩写,账号主要发布Ye与adidas合作鞋款以及Yeezy Gap等服饰系列产品的发售信息。有业内人士认为,Ye此举代表Yeezy将开启新的整合模式,有望开设实体店,真正成为一个独立运营的品牌。
 
资料显示,Ye的第一双Yeezy运动鞋是与Nike共同打造的,双方却因分红问题而分道扬镳。2014年,Ye被adidas以1000万美元和承诺给予分红的丰厚回报签下,并很快推出了热销至今的Yeezy Boots系列鞋履。
 
从Yeezy Boost 750到Yeezy Boots 350,Yeezy为adidas带来了长达三年的“椰子”现象。直到目前,Yeezy依然是运动鞋类别全球最热门品牌之一。据Uswitch数据,adidas的Yeezy Boots 350黑红配色是StockX上转售次数最多的球鞋 ,转售次数超过7万次。
 


据时尚商业快讯,adidas于5月18日至5月24日期间上线“抖音电商开新大赏”,成为该活动首个品牌合作商,通过独家发售YEEZY、邀请冬奥冠军苏翊鸣做客直播间、现场连麦NBA球星等活动,获得超过1.7亿元GMV,超额实现业绩目标,成为抖音电商品牌榜第一名,其中超40%的销售额由adidas新品和尖货贡献。

值得关注的是


据时尚商业快讯,adidas于5月18日至5月24日期间上线“抖音电商开新大赏”,成为该活动首个品牌合作商,通过独家发售YEEZY、邀请冬奥冠军苏翊鸣做客直播间、现场连麦NBA球星等活动,获得超过1.7亿元GMV,超额实现业绩目标,成为抖音电商品牌榜第一名,其中超40%的销售额由adidas新品和尖货贡献。

值得关注的是

Yeezy为adidas带来了长达三年的“椰子”现象
 
随着Yeezy鞋履的畅销,Ye的时尚野心也日渐膨胀。据知情人士透露,adidas只拥有Yeezy鞋类的发售权,该品牌一直由Ye主导。去年6月,Ye和Gap集团达成合作,共同开发Yeezy Gap服饰系列,正式把触角伸到服饰赛道。
 
今年初,Yeezy Gap在Ye的牵线下又搭上了奢侈品牌Balenciaga,首个三方联名YEEZY GAP Engineered系列已于6月预售,第二个系列会在今年晚些时候发布。
 
与此同时,Ye与adidas的关系不断恶化。上个月,Ye于Instagram发文称adidas自主设计的拖鞋“明显抄袭”Yeezy设计,认为这双售价为55美元的adidas adilette 22拖鞋与发售价同为55美元的Yeezy Slide “Resin”在颜色、外观上均有相似之处。
 



Ye与adidas的关系不断恶化,日前更是亲自在Instagram发布贴文指责adidas抄袭Yeezy
 
Yeezy Slide由Ye在2021年设计推出,二级市场售价已超过200美元。Ye在贴文中要求与adidas首席执行官Kasper Rørsted谈话,并发布一张疑似与竞争对手Nike合作时的聊天截图,意在指责adidas对其不公。不过Ye随后又删除了相关贴文,疑似与adidas达成和解。
 
今年1月初,Ye还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一张Jordan标志的照片,并附上一张Michael Jordan儿子Marcus Jordan声称将牵线,让Ye与他父亲再次合作的新闻报道截图,也被视为Yeezy将与adidas解约的信号。
 
去年Ye还多次被拍到在公开场合穿着Jordan球鞋,他本人也多次在节目中表示希望adidas修改合约内容,让他可以“合法”穿着Air Jordan系列球鞋。
 
今年3月,Yeezy更宣布Nike ACG设计总监Nur Abbas为设计主管,这是该品牌新设立的职位,上任后Nur Abbas直接向Ye汇报。Nur Abbas此前还是Nikelab的成衣设计师,并担任过优衣库男装首席设计师和Louis Vuitton男装高级男装设计师,在Gucci也有两年的设计师工作经历,拥有丰富的相关经验。
 
另有分析认为,adidas引导下Yeezy商业化的不顺利也是让Ye感到失望的原因。adidas对Yeezy的高端价位和饥饿营销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品牌影响力的增长,但也限制了其在大众市场的普及,这与Ye对Yeezy品牌大众化的愿景相悖。
 
由于错过了占据市场大多数的消费人群,即便adidas在2018年后尝试让饥饿营销过头的Yeezy向市场下沉,过去四年的效果未达预期。今年是首款Yeezy开售的第7年,供货量的增加既并没有如期带来Yeezy系列本身的规模化商业回报,也因其外部合作系列身份未能带动adidas主品牌基本面的振兴。
 
或许是意识到了Ye的退意,adidas已经将品牌时尚重心转移至潮流偶像Jerry Lorenzo,一方面由他领衔振兴不断输掉市场份额的篮球品类,一方面以其Fear of God创始人的身份试图开启第二次Yeezy神话,试图把握机会在球鞋文化领域重振击鼓。
 
与此同时,adidas Orginals三叶草业务也向高端定位上探,最近与Gucci和Balenciaga的联名系列都显示出adidas的野心。不过在adidas被lululemon挤下全球第二大运动服饰品牌宝座的紧要时刻,失去Yeezy无疑会对adidas造成进一步打击。
 
消息发布后,adidas股价周二开盘应声大跌2.38%,自今年以来累计下滑38%,最新市值为305亿欧元。


 

Copyright © 2022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