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为全美最权威时装设计比赛做片子,但被骂了

对于时尚行业的年轻设计师们来说,参与权威性行业竞赛是加快个人品牌发展的捷径之一——可以获得媒体曝光、拓展业内人脉,同时争夺商业化所需的补助资金。

从 2003 年起由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CFDA)和 Vogue 杂志共同发起的 CFDA/Vogue Fashion Fund,就是美国年轻设计师们趋之若鹜的比赛之一。它的评委会成员包括 Anna Wintour 及 Diane von Furstenberg 等,每年从申请者中选出 10 位设计师进入决选,经过 4 个月的比赛最终选出一位大奖获得者,予以 40 万美元奖金,并由行业专家提供为期一年的商业指导。另有两位设计师会以亚军身份领取 15 万美元奖金。

按照官网的统计,该比赛目前已向 30 多个设计品牌发放了 520 万美元的奖金。过往获奖者包括 Proenza Schouler、Alexander Wang、Public School 等。

就在美国大选前夜,最新一季比赛结果公布。这次获得大奖的是纽约夫妻组合 Kristopher Brock 和 Laura Vassar 主理的女装品牌 Brock Collection。并列亚军的则分别是 Stirling Barrett 的眼镜品牌 Krewe du Optic,以及 Adam Selman 的同名女装成衣品牌。


Brock Collection byKristopher Brock & Laura Vassar



Krewe du Optic byStirling Barrett


Adam Selman byAdam Selman

和另 9 位决赛选手一样,Brock Collection 的两位设计师 Kristopher Brock 和 Laura Vassar 也经历了 4 个月的考验。他们需要先把自己的首秀系列制作成书,向时尚编辑一对一展示;随后参加纽约时尚周,接受 T 台检验;之后再把成衣陈列在 Barneys、Maxfield、The Webster、The Apartment by The Line 等百货及买手店,验证销售情况。

Brock Collection 最终获选的主要理由是“能够在日常穿着中融入真正的奢侈体验”。它尤其擅长面料的混合拼接,你可以看到针织、天鹅绒、蕾丝、印花丝绸等不同性质的材料自由融合,给简洁的剪裁增添了丰富感。有评论认为,这种廓形朴素、材质创新的特点也让它透露出安特卫普六君子之一 Dries van Noten 的风范。

Kristopher Brock 和 Laura Vassar 相识于帕森斯设计学院。Brock 擅长剪裁和印花设计,先后为 Calvin Klein、Diane von Furstenberg、Tommy Hilfiger、Band of Outsiders 等品牌制作秀场样衣;而 Laura Vassar 则从明星造型师起家,后在 Olivier Theyskens 时期的 Theory 担任全职设计师 。

2013 年,他们共同成立了 Brock Collection,之前积累的经验也成为该品牌最突出的特色——像高定一样注重工艺剪裁,但又强调实穿性。













如果你想了解具体赛况,亚马逊会是个意想不到的途径。去年 10 月,亚马逊买下了康泰纳仕娱乐(Condé Nast Entertainment)制作的 CFDA/Vogue Fund 比赛纪录片《The Fashion Fund》,作为免费在线视频内容向亚马逊 Prime 成员开放。今年 3 月,它刚刚开播去年制作完成的第 3 季,共 10 集,每集 30 分钟。

当然,这个全球最大的零售电商之所以增加在线流媒体内容、跨界时尚,主要还是为了尝试新的销售方式、提振业绩。除了这部纪录片,亚马逊还在“时尚”分类下专门开设了一个板块,同时售卖 10 位决赛设计师 2016 年春夏的最新作品,测试在线内容的转化率。

在公开资料中,亚马逊并未透露这种尝试的实际效果。不过在视频页面,不少评论抱怨称视频中插播的广告太多,严重影响收看体验。

一位名为“Tools are for women, too”的网友留言说:“我很喜欢 The Fashion Fund,但亚马逊的广告实在糟心,大概每 120 秒就有 3-4 个插播广告。我们每年花 100 美元订阅 Prime,为什么还有广告?片尾弹出的‘决赛设计师服装可购买’提醒也很烦,让我没法看到后面的下周预告。”


The Fashion Fund 亚马逊播放页面


亚马逊进军时尚领域已经 12 年了。它在 2006 年买了 Shopbop,接着在 2009 年花 10 亿美元收购了鞋履电商网站 Zappos.com。

4 年前,它又试图进入高端时尚领域,签了上百个现代商业品牌及设计师品牌,包括 Michael Kors、Vivienne Westwood、Catherine Malandrino、Jack Spade 以及 Tracy Reese 等,同时建立了高端品牌“闪卖”网 MyHabit 和当时如火如荼的同类网站 Gilt Groupe 竞争。

按照亚马逊创始人 Jeff Bezos 当时的说法,它们的新策略“不是狠打折,而是让设计师品牌们满意。” 

去年,亚马逊第一次赞助了纽约时装周,并且开始为自主品牌部门 Amazon Fashion Private Label 招兵买马(比如前 Vogue 编辑 Caroline Palmer)。而今年,它悄悄推出了 7 个自主品牌 Franklin & Freeman(男鞋)、Franklin Tailored(男装及配饰)、James & Erin(女装)、Lark & Ro(女装)、Society New York(女装)、North Eleven(女性冬季配饰)、Scout + Ro(童装)。

不过这些自主品牌瞄准的是基本款、快时尚市场。亚马逊副总裁  Jeff Yurcisin 在去年 10 月的纽约 WWD CEO 峰会上说,“当某些品牌拒绝在亚马逊上销售时,消费者仍会在这里寻找类似产品。” 

一份今年初的数据显示,亚马逊上 Forever 21、H&M、优衣库等品牌的 SKU 仅有 80,而 Calvin Klein、Coach、Miachel Kors 和 Ralph Lauren 为 16000。最多的是 Nike,SKU 超过 11.5 万。

虽然投入巨大,但目前收效一般。KeyBanc Capital Markets 的零售分析师称“亚马逊活跃顾客在‘服饰’分类下的互动量仅占整体的 15%”。

不过据 businessinsider.com 报道,亚马逊占全美服装市场的比重有望从 2014 年的 5% 跃升至 2020 年的 14%。这意味着它届时将取代梅西百货,成为美国最大的服饰零售商。

copyright_qdaily

奢侈品 - 服装装饰服装服饰 - 其它市场/销售传媒广告活动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