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美国小姐 交织两种文化


    利玛·法基今年当选美国小姐吸引了比历届美国小姐更广泛的关注。一些保守的穆斯林对法基穿着比基尼在公众面前招摇的行为表示不屑,但从小接受美国教育的她,认为自己与其她美国女孩并没有什么不同。接受本报专访时,法基说:“我认为长久以来,人们对穆斯林社会以及穆斯林妇女都存在一种偏见。在黎巴嫩,那里的许多女性过着完全自主的生活,也可以去从事模特或者选美的事业。”


    镜头前,一个有着黑发黑眸、健康肤色的年轻女孩坐在高脚凳前,微笑着面对我们。一个中年妇女在我们的摄影按下第一张照片之前,突然窜上前来,“一分钟,给我一分钟!”她一边说,一边手脚麻利地为女孩整理头发,拉平衣角,调整坐姿,“不,你要么站着,要么只能微微搭在椅子上,这样的姿势最好看!”女孩迅速依言而行,侧过身子,微微压低脸孔,原本接受采访时乖巧诚恳的眼眸在镜头前瞬间散发出性感妩媚的眼神。


    这就是今年5 月16 日在赌城拉斯维加斯刚刚出炉的2010 年美国小姐,24 岁的黎巴嫩裔女孩利玛·法基。这也是这项全美最闻名的选美比赛自1952年创立以来第一位穆斯林裔美国小姐。7月3 日,作为特邀嘉宾,美国小姐专程赶到佘山参加当天在艾美酒店举行的上海美国商会庆祝美国独立日的活动。聪明、诚恳,是利玛当天留给所有人最深的印象。在闷热难耐的上海黄梅天午后,她始终保持着和善的微笑,对所有合影要求来者不拒。


    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这个年轻女孩表示,当选美国小姐对她来说简直宛若是一段魔法般的旅程,“直到现在,我还不得不通过朋友们的反复提醒才会想起来,这(当选美国小姐)原来是个事实”。





 



    从穆斯林社区走出的美国小姐


    密歇根的迪尔邦(Dearborn)市是美国汽车工业巨头亨利·福特的家乡,也是福特汽车的总部所在地。多年前,移民美国的穆斯林受到汽车工业高薪的吸引来到此地,如今该市已经成为北美洲最大的阿拉伯穆斯林集中地。


    这里也是利玛·法基的家乡。2009年,她从这里走出去参加选美,获得密歇根小姐的称号并代表密歇根州参加了美国小姐比赛。


    5 月16 日晚,在迪尔邦市一处叫做La Pita 的餐厅里,大约150 人聚集在一个100 英寸的大屏幕前收看一年一度的美国小姐选美直播。当最终评审宣布来自密歇根州的利玛获得本年度美国小姐封号时,这里瞬间变成了欢乐的海洋,许多穆斯林为她狂欢到深夜两点。“利玛成为历史上第一个穆斯林美国小姐,我们创造了历史!”在利玛生活的社区,她从小到大的玩伴、穆斯林女孩ZouheirAlawieh 激动地表示说,在她心目中,像利玛这样的人就是正宗的阿拉伯裔美国美女。


    作为历史上第一位穆斯林裔美国小姐,利玛的当选吸引了比历届美国小姐更广泛的关注。美国媒体称赞她的当选代表着主流社会对阿拉伯世界释放的友好信号。《阿拉伯美国人新闻》出版商Osama Siblani 说:“我们现在谈论的是美,而不是恐怖分子。她的当选表明我们穆斯林也是这个伟大国家的一分子。”


    与此同时,一些保守分子则对利玛持否定的态度。一方面,自利玛在美国小姐比赛中引起话题后,就有人在网络上指出这位小妞原本是伊斯兰极端分子的“间谍”;另外一方面,那些保守的穆斯林也对年轻姑娘穿着比基尼在公众面前招摇的行为颇为不屑。穆斯林学者GhazaiOmid 说:“没有穆斯林女性会穿着比基尼在舞台上走,她不能代表真正的穆斯林女性。”而这种评论很快又被利玛的拥趸们驳斥。Siblani 反驳说,他认为穆斯林女性穿着比基尼在舞台上表演没什么问题,“伊斯兰教与别的宗教一样,有保守派、中间派和自由派。保守派或许认为这样做不可以,但对于我这种自由派来说,我认为没什么不可以的。”


    不过,这一切争执对于利玛来说,可能都没有什么意义。去年,美国《时代》杂志采访了当时还是密歇根小姐的利玛,当被问及她希望以怎样的形象留在别人记忆里的时候她回答说:“首先,我为我的穆斯林血统感到骄傲,我很高兴能够为穆斯林女性获得这样一个头衔。不过,我更愿意仅仅是以我自己被人记住,我是利玛·法基。”


    利玛·法基1985 年10 月2 日出生于黎巴嫩南部小城Srifa。1993 年,为躲避黎巴嫩内战,这个穆斯林什叶派家族举家搬迁至美国纽约,那一年小利玛8 岁。这个家族在踏入美国的第一天起,便试图完全融入美国社会。利玛的父亲在安顿好一切后,很快在曼哈顿开了一家餐厅,并且把孩子们都送到皇后区的天主教学校学习。“在我们家,既过穆斯林的传统节日,也过圣诞节。”利玛这样向我们解释说。在孩子教育方面,法基一家似乎更偏向于自由个性化的美式教育,并且鼓励子女追寻自己的梦想。“她不是那种娇滴滴的女孩,”利玛的同学后来在回忆这个美国小姐小时候的样子时说道,“她几乎都不怎么穿裙子。”


    “我记得只有妈妈逼我,我才会换上裙子,化妆,打扮一下自己。”她笑着承认。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比起在镜子前臭美,她更乐意将时间花在球场上面。而不知何时起,当利玛开始向往起好莱坞的生活,她的家人又不遗余力地支持她参加各式各样的选美。


    与多数美国孩子一样,利玛是在无忧无虑中长大的,在她的身上几乎看不出任何宗教或者政治的影响。事实上,要不是事先声明,我们很难将眼前那个黑发黑眸、讲纯正美国英语的女孩与穆斯林女性的形象联系在一起。就好像是任何来自移民家族的孩子一样,利玛的父亲从小也试图灌输给她这样的思想:“一个人首先要知道自己从哪里来,才能真正知道他是谁。” 不过,这话被年轻的利玛解读为,“我在纽约长大,现在在迪尔邦生活”。


    2001 年,“9·11”事件发生或许让利玛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穆斯林身份。“9·11”事件以后,美国社会对于穆斯林世界的敌对意识增强,人们以一种既害怕又不屑的眼光看待穆斯林。“‘9·11’之后,美国政府的一系列反恐措施给美国的穆斯林带来了一些压力,不少美国人一提到穆斯林,立刻联想到恐怖主义,导致许多穆斯林情绪紧张。”阿拉伯裔美国人全国委员会副主席蒙泽尔曾这样评论说。


    受到这种社会抵触情绪的影响,生活在美国、做着小生意的穆斯林生活受到的冲击最大,像利玛家族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父亲本来开了一家餐厅,但‘9·11’以后,人们渐渐不来穆斯林开的餐厅了,我们的生意越来越清淡,最后不得不关门了事。”利玛说道。


    关了曼哈顿的餐厅后,法基一家从纽约搬到了穆斯林聚集地迪尔邦。在那里,他们再次找到了平静的生活。“迪尔邦的穆斯林社区非常开明,大家虽然知道自己的穆斯林身份,也在内心忠于伊斯兰教义,但其实还是过着与美国人没什么两样的日子。”对于法基一家来说,“9·11”的阴云已经渐渐散去。


    利玛在迪尔邦的穆斯林社区安然度过了青少年时期,并被密歇根大学录取,主修经济学。对于未来,她表示自己若不能成为公众人物,也可以当一名律师。在美国小姐的比赛环节中,利玛最终被美国小姐活动的创办人、地产大亨唐纳德·川普钦点。


    有不少人评价说,她的穆斯林裔身份帮助她最后胜出,也有人认为,她在比赛中始终表现出的机智得体才是她获得桂冠的秘诀。在竞选美国小姐期间,利玛的身份始终备受争议,面对争议,她回答说:“我首先是个美国人,其次是阿拉伯裔美国人,黎巴嫩裔美国人,最后是美国穆斯林。”





 



    “我不会再被任何事情击倒”


    2010 年5 月16 日, 对于这个24 岁的利玛来说,恐怕是一辈子也无法忘怀的日子。


    “这是我的生日,从今天开始,我有了全新的生命。”在决赛中击败50 个各地佳丽,获得美国小姐桂冠以后,她迫不及待地在自己的博客上展示了自己头戴王冠、切蛋糕庆祝的照片。利玛从小便向往成为模特或者职业演员,获得美国小姐的桂冠不仅为她赢得了一笔5 万美金的“奖学金”,更重要的是,令她距离向往的好莱坞无疑又近了一步。


    在美国小姐历史上不乏有诸如奥斯卡影后哈里·贝瑞(1986 年美国小姐亚军——编者注)这样值得利玛效仿的最佳榜样。好莱坞从不吝啬向利玛这样的美女展示它的热情,自5 月当选美国小姐以来,24 岁的业余模特出现在包括“莱特曼秀”(Late Night Show with DavidLetterman)等一线脱口秀节目里 。


    按照惯例,每年的美国小姐都将参加稍后的世界小姐(Miss Universe)比赛。除此之外,在未来的一年时间里,利玛将有机会作为亲善大使出访世界各地。所有的一切,看上去就好像利玛自己所说的那样,“美好得仿佛像魔法一样不真实”。


    不过,利玛很快就发现,伴着美好而来的,往往也是无尽的烦恼。5 月18日,当她再次打开电脑时,发现自己一年多前在酒吧里抱着钢管跳舞的照片已经被贴得满世界都是。从照片上看,穿着蓝色背心、热裤和高跟鞋的她动作豪放,而另一组照片则是她穿着一个塞满美钞的胸罩热舞。“新科美国小姐原来是脱衣舞女”,不少媒体当时采用了这样的大标题。


    “我当时惊呆了,”她向我们回忆道,“那是在一个底特律电台组织的派对上拍的照片,我甚至还有朋友在那个店里工作。当时的气氛很轻松,我们一群人玩乐,我根本就没意识到那有什么不好,甚至事后已经忘记这件事情了,但现在人们把这些照片传得那样不堪。”


    利玛不禁担心起来,“很担心自己的头衔会被取消”。事实上,利玛的担心并不是毫无根据,最近几年,美国小姐已经屡次被卷入类似的桃色绯闻中。去年,来自加州的21岁女孩凯利·普瑞金就因为裸照和性光碟被取消了美国小姐的头衔;而在2006 年,20 岁的塔拉·康纳在当选后被曝吸毒和酗酒成瘾,尽管最后保住了头衔却被送往了戒毒所强制戒毒。


    在艳舞照被曝光后,美国小姐活动组办方迅速向那家底特律电台进行了求证。事实证明,“那只是一场钢管舞比赛,她并不是一个脱衣舞女。”除了几件成人玩具以及一根钢管外,新任美国小姐当时什么也没有得到。


    至此,闹得沸沸扬扬的“新科美国小姐是脱衣舞女”传闻暂告一个段落。而对于利玛来说,在踏上成名道路之初遭遇这样的事情并不见得是坏事。“我开始意识到,当一个人越来越有名以后,总有一些人希望‘分享’你的名气。其实,在获得美国小姐称号后,我在纽约接受的第一堂培训就是关于此的。他们告诉我说,‘现在你已经是美国小姐了,每个人都想听你的故事,或是传你的八卦。他们会说,我认识她,她是怎样怎样的人,但很多时候事实并非如此’”,她对记者抱怨说,“就好像这次,他们甚至是故意找了几张我跳舞时最难看的照片。不过,我已经决定,不会再被任何事情击倒。”





 



   “我有一夜成熟的感觉”


    F= 利玛·法基 Rima Fakih


    Q:获得美国小姐桂冠对你的生活带来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F: 我现在还记得他们最后宣布我的名字,“利玛·法基,你是2010 年度美国小姐”。我想那个时刻大概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一个时刻,其实我到第二天早上起来还不能完全相信这个事实。在后来几天里,我都兴奋得睡不着,搞不清楚(夺冠)到底是在梦里发生的事情还是真实的事情,于是我有时候会爬起来去看看那顶王冠还在不在。我感觉自己简直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我知道有许多年轻女生多么想要那顶王冠,不过,当我真正拥有了它,就好像是一个魔法一样。但很快我就感受到它意味着的责任。作为美国小姐,这一年我需要出席许多活动,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帮助推广慈善事业等。我逐渐意识到,现在是时候让我回馈社会,并且为人处事时刻要注意维护美国小姐的声名。总的来说,我真的有点一夜成熟的感觉。


    Q:你是美国小姐历史上第一位获得桂冠的穆斯林女性,这个身份似乎从你加入比赛开始就一直广受人们关注。不过,你8 岁时就移民至美国,在参加美国小姐比赛时你也反复强调自己首先是美国人,然后才是黎巴嫩后裔。所以你认为美国文化对你的影响更大吗?


    F:我认为我的身上同时体现着两种文化。这种情形就好像我们家居住的黎巴嫩社区,在那里你可以看到人们或许依然在庆祝一些传统的穆斯林节日,与此同时我们也过圣诞节。


    我8 岁便移民至美国,从小接受的都是美国的教育,从这方面来说我或许和美国女孩没什么两样。我也一直很庆幸有机会来到美国生活,因为相比之下,这里的确是给与了所有人更多的自由和选择。另一方面,我也很自豪自己可以代表在美国的黎巴嫩后裔。我认为长久以来人们对穆斯林社会以及穆斯林妇女都存在一种偏见,其实黎巴嫩也是一个高度自由的国家,那里的许多女性过着完全自主的生活,她们也可以去从事模特或者选美的事业。


    Q:我听说在之前的采访中你曾告诉美国媒体,你认为年轻的女孩在婚前不应有性行为。这种观点现在在美国应当算得上是非常保守吧。


    F:我更愿意相信这不过是每个人的观点不同。我自己希望能够尽量把最特别的东西保留给最特别的人和最特别的时刻。当然,如果你有不同的想法,我觉得也没有什么。


    Q:这让我想到其实在参加美国小姐活动之前,你还回过黎巴嫩去参加黎巴嫩小姐的选美比赛。那是你成年以后第一次回黎巴嫩吗?在黎巴嫩举办的选美比赛与美国举办的有什么不同吗?


    F:是的,那是我成年以后第一次回黎巴嫩,我在当地参加了专门为海外黎巴嫩后裔举行的选美比赛并取得了第三名的成绩。对我来说,那真是一段快活的日子,虽然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那里,但对于我来说似乎一切与我在美国遇到的没什么不同。与美国的大城市一样,黎巴嫩也有许多豪华饭店、度假村、购物场所,举办的选美比赛也没什么不同,一切都是国际化的。(所以在黎巴嫩选美也穿比基尼吗?)是的,为什么不呢。事实上,黎巴嫩有许多本土品牌的比基尼,设计非常时髦,而在黎巴嫩的海滩上你经常可以看到穿着各式各样比基尼的年轻女孩。


    Q:你觉得在穆斯林世界与在美国,人们对于美女的定义是一样的吗?


    F:我觉得没什么不同。无论你生活在哪里,更多时候女人的思维方式都没什么很大的区别,我相信世界上所有的女性都会愿意让自己更漂亮。我很小的时候就希望自己能够成为模特或是演员,所以我参加过很多选美比赛,看过各式各样的美女,最后我发现,事实上相比于外形,内在的美丽更重要。我知道这样讲非常老套,但如果你真的参加过诸如美国小姐这样的选美比赛,你很快就会发现光有一张漂亮的脸蛋是没有什么用的。


    Q:你家里人对于你选美这件事情有什么反应?


    F:事实上,他们比我更加兴奋。就好像我刚才跟你说的,我从小便梦想成为模特或是演员,我父母知道我的愿望,于是经常跟我说,“利玛,你应该去选美”。我本来非常怀疑,第一反应就是“不要啦,我能行吗?”于是他们就鼓励我至少去尝试一下,现在我觉得父母的意见再正确不过了。


    Q:在学校的时候,你是一个好学生,还是那种常常会招人嫉妒的拉拉队长?你什么时候开始发觉自己是个美女的?


    F:我不能说自己是那种成绩非常好的学生,但我学习也算是不赖。我当然也不是拉拉队长,因为相比于在场下加油,我更加喜欢直接上场比赛。在学校的时候,我属于那种运动型的女生,最爱各种球类活动。我从小到大都不觉得自己是个美女,事实上似乎也没人这样讲过,而且我大概到10 年级的时候也不知道化妆是什么,不过我在高中时人缘也非常好。


    Q:如果没有记错,你大学时选修了经济和工商管理,听说你现在有继续回大学深造、学习法律的打算。不过你刚才提到自己一直希望将来能够成为模特或是演员。对于未来,你到底是如何规划的?


    F:我想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我的确希望自己可以尝试模特或者演员的职业,不过有时我觉得比如公关或是新闻发言人这样的工作也蛮适合我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选修经济和法律也许可能对我将来的工作比较有用。

Copyright © 2019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泳装商业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