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87
工作信息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新晋设计师进阶的 26条真经:从A到Z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today 2015年2月9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BFC/Vogue Designer Fashion Fund(英国时尚协会/ Vogue 设计师时尚基金)是一项为英国设计师提供支持,帮助新晋设计师向国际设计师转变的设计师大奖。每年,大量才华横溢的设计师们都要历经艰苦的选拔过程,而获胜者可以获得足以令职业生涯踏上新台阶的 20万 英镑奖金以及导师辅导。

Christopher Kane、Erdem、Jonathan Saunders、Nicholas Kirkwood,以及 Christopher De Vos 和Peter Pilotto(共同设计 Peter Pilotto品牌),六位设计师都曾是BFC/Vogue Designer Fashion Fund 的获奖者,兼具商业头脑和丰富的创造力,吸引着众多国际媒体和零售商的眼光,在每年为英国经济贡献 260亿英镑的时尚行业中处于顶尖地位。





六位设计师自获得这项奖项后,都开设了自己的门店,获得了国际声誉,所设计的礼服也频频出现在红毯上。因此,向他们取经是最好不过的。伦敦时装周期间,英国《每日电讯》将这六位天才设计师齐聚一堂,分享各自的事业发展经验,总结了 A 到 Z 的 26条真经。

AMBITION(野心):

通常人们会认为离开大学后直接开创自己的品牌是疯狂的,但这对于 Jonathan Saunders 而言无需过多考虑。“我在圣马丁学习的课程都帮助我创立自己的品牌找到自己的特色,一切都仿佛是顺其自然的发展。在伦敦,你可以从很小的事做起,得益于很惊人的支持网络,因此即便没有钱也可以建立自己的品牌。”

BOOKS(书籍):

Erdem 将所有的闲钱都花在了图书上,每一季开始绘图前都要在工作室里放上好几本书。Christopher Kane 涉足时尚界后,开始了记账的习惯,主要是因为时装秀的花费经常可达 6位数 (8分钟的秀费用高达25万英镑也不是天方夜谭)。Christopher De Vos 说道:“每次时装秀的费用都会吓我们一跳。因为每个人都在争场地,所以花费好像也越来越贵了。”


CAFFEINE(咖啡因):Jonathan Saunders 每天需要 8—10 杯咖啡;Nicholas Kirkwood 则选择红牛;Peter Pilotto 在时装秀期间每天都会喝咖啡或绿茶。






(上图:Christopher Kane)

DRIVE(干劲):

要有很强的职业道德感。Christopher Kane 引用了圣马丁已故的时尚设计教授向他灌输的残酷方法:“这是一个竞争极其激烈的行业。她教我要更加努力十倍。”

FAMILY(家庭):

Erdem 提到了自己的双胞胎姐妹 Sara是一名电影导演,给了他很大支持。Christopher Kane 的姐姐 Sandra是一名受过专业训练的护士长,现在帮他经营人事部门,而妹妹 Tammy 是他最亲密的知己:“Tammy 总能帮我恢复士气,带着我勇往直前。”

GIRLS(女孩):

准确的讲是 It Girls。你需要她们来穿你的产品,并谈论它们。Nicholas Kirkwood 承认,产品植入对没有时装表演的鞋类设计师而言非常重要。“一开始,我更喜欢看业内人士或记者穿着它们,但名人们也是与消费者相关联的一种方式。一有足够的钱,我就雇佣了一家公关公司免费送鞋。这听起来粗暴简单,这就是现实。”

HUMILITY(谦虚):

Nicholas Kirkwood 收到过的最好的建议来自电视节目。“我在电视上看到 Richard Branson 说:‘永远不要害怕雇用比你优秀的人。’当我获奖时,我将奖金聘请了专家,比如一名高级的生产经理。”





(上图:Erdem)

INDUSTRY SUPPORT(行业支持):

广告预算不够你该找谁?时尚媒体。他们负责描写产品、报道秀场、描述特点等,几位设计师都推荐了 Lisa Armstrong,认为她代表了一个有价值的媒体声音。

JUNK FOOD(垃圾食品):

Kanes 在食用消化饼干进行节食(无反式脂肪酸);Nicholas Kirkwood 喜欢奇巧巧克力;Jonathan Saunders 在时装秀期间经常吃  Franco Manca披萨。

KATE EFFECT(Kate 影响力):

不论是 Kate Moss 或 Kate Middleton,不要低估 “Kate” 一族的影响力。所有接受采访的设计师都承认,为她设计服装是自己的荣幸。

LIGHT(光):

工作室的自然光。Nicholas Kirkwood 的第一笔工资就是就是从工作生活的 Borough 的地下室公寓搬到地上工作室。

MENTORS(导师):

Kirkwood 从他的 BFC/Vogue 导师 Farrar-Hockley 创意总监 Rebecca Farrar-Hockley 那里学到了很多,她会指出应该扩张哪些品类,并确保系列中各类产品都有。“由于现在我的产品系列已经足够丰富,看起来做到这些并不难,但是过去我的确需要具体的建议。”





(上图:Jonathan Saunders)

NUMERATE(计算):

光懂得做衣服是远远不够的,你本人或者公司必须要有人对数字敏感。英国时装协会 CEO Caroline Rush  赞扬 Tammy Kane:“她向我们展现了非常清晰的战略和如何进一步发展。她知道每一笔花费,并用好每一分钱,如果想要打动评委,或许可以效法她”

OPTIMISM(乐观):

要尽量简单,Erdem 说道:“不要用过去的事定义未来要做的事。”

PROGRESSION(进取):

进取但不要激进。“时尚既快也慢,一个标志性形象至关重要。你会惊讶地发现消费者们经常回头购买类似的产品。过去我就是忽略了这一事实而犯错。”

QUASHING(负面压力):

大家都承认都曾对负面的时装秀评论感到伤心。Jonathan Saunders 说道:“人确实会这样,因为对这份工作有感情”。 Peter Pilotto 也说:“时装秀非常令人紧张伤神,因为一瞬间品牌和设计会突然暴露在大家面前,很难不紧张。”

ROLE MODELS(榜样):

Jonathan Saunders 的榜样是 Miuccia Prada;Christopher Kane 的榜样是 Donatella Versace;而 Erdem设计的每一个系列都有去世母亲的影子。





(上图:Nicholas Kirkwood)

SURPRISE HITS(惊喜):

Jonathan Saunders 最初很惊讶自己的彩色毛衣卖的这么好,现在每一个系列中都至少会有一款。这样大热产品可以是精心设计的产品。2015年春/夏秀中复杂的类似凸纹花边蕾丝裙获得强烈商业关注,让 Erdem 吃了一惊。这件裙子需要花上 40个小时制作,意味着价格不会便宜。Kirkwood 说道:“这样的衣服并不实穿,我真的更觉得这些更适合展示,但却卖的很好。”

TREATING YOURSELF(善待自己):

Jonathan Saunders 曾用第一笔工资为自己买了只古董劳力士。Peter Pilotto 和 Christopher De Vos 每年都会出国旅游一两次。

UNDERSTANDING(理解):

“理解你的市场份额”是 Jonathan Saunders 从去年去世的 Prof Louise Wilson 处获得的最好的商业建议。

VOGUE:

Peter Pilotto说:“在《Vogue》杂志或其他刊物的页面上出现你的服装,虽然对销售额没什么帮助,但至少说明获得了一定程度的认可。”





(上图:Christopher De Vos 和Peter Pilotto)

WINNING THE BFC/VOGUE DESIGNER FASHION FUND(获得 BFC/VOGUE 设计师时尚基金):

200,000 英镑的奖金帮助这些设计将自己的事业发展至新的层次。几乎所有人都使用这笔钱聘请重要的团队成员。

XANTHIC (与外国人打交道):

必须逐渐积累行业专业术语词汇, 比如:Nicholas Kirkwood 不会说意大利语,但却懂得意大利语的鞋类词汇,足以让他与工厂零售经理沟通缝合等问题。当然点披萨外卖,他就不行了。

YOUTHFUL NAIVETY(年少天真):

Kirkwood 承认,如果能重新来过,他会在创立品牌前,到鞋类设计师那里实习。“很多东西在大学里是学不到的,有关系列架构、可靠供应商和如何与工厂协作,那时我全都不懂。我理解人们为什么开创自己的品牌,人们觉得自己无敌,只想做自己的品牌,但我那时犯了很多错误。”

ZZZZZZ DEPRIVATION(睡眠):

所有的新晋设计师都是夜猫子。Jonathan Saunders 曾在时装秀前连续 3天 2夜没有合眼; Nicholas Kirkwood  曾在连续工作 4天后在橱柜里眯了 2个小时;Erdem 经常在秀前 48小时不睡觉;Peter Pilotto 两人在秀前每晚仅睡 3个小时。Christopher Kane 表示自己曾经因为梦见一切都乱套了而惊醒。
 

Copyright © 2019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