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16
工作信息
TIFFANY & CO
Regional Technical Services Manage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Territory Retail Operati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Senior Manager/Head of Ecommerce Operati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Regional Assortment Planning-South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青岛万象城
正式员工 · Qingdao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天津佛罗伦萨小镇
正式员工 · Tianjin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济南新店
正式员工 · Jinan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天津佛罗伦萨小镇
正式员工 · Tianjin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天津佛罗伦萨小镇
正式员工 · Tianjin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南京新店
正式员工 · Nanjing
PUMA
Assistant Social Sustainability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RIMARK
Environmental Sustainability Executive - Regional Carbon Lea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经理,厦门万象城
正式员工 · Xiamen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 成都万象城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LULULEMON
门店经理,上海虹桥机场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北京新店
正式员工 · Beijing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贵阳亨特店
正式员工 · Guiyang
LULULEMON
门店经理,东莞民盈国贸店
正式员工 · Dongguan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贵阳亨特店
正式员工 · Guiyang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东莞民盈国贸店
正式员工 · Dongguan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贵阳亨特店
正式员工 · Guiyang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东莞民盈国贸店
正式员工 · Dongguan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11年7月5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现代慈善 离服装业有多远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11年7月5日

  编者按:一个多月前,清华大学第四教学楼挂牌为“真维斯楼”,一次事先并未高调宣传的公益慈善行为却引来诸多围观与非议。而近期福耀集团创始人曹德旺在中国内地首开先河,以股票捐赠形式成立“河仁慈善基金会”。


  随着财富的积累,公益慈善越来越多地成为企业的选择。在从传统向现代迈进的过程中,除了通常的捐款捐物,公益慈善如何才能更高效?曹德旺给服装行业带来哪些启示?服装企业应该怎样看待公益营销?

  6月26日,已经50天了,深圳歌力思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夏国新的新浪微博上,5月7日22点05分发布的那条微博,依然有网友评论。


  这是一条题为“巴菲特的效率观”的微博——


  “之前慈善机构找到巴菲特,他很少捐钱,别人说他伪慈善,2006年他一下捐给盖茨基金会310亿美元。巴菲特说,如果我三十年前捐一半资产1000万,那现在就会少捐150亿。他知道钱在他手里效率最高。同时他捐给了比尔·盖茨,找到了最能干、最值得信任的职业经理帮他做慈善。”夏国新最后写道:“我真敬佩老巴!”


  这样一条微博,有90条评论。在对评论的回复中,夏国新两次强调“做慈善要讲效率”的观点,还对现在社会上热议的慈善人物曹德旺、陈光标等人的行为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捐了钱,其他人没捐,就不要批评。”


  一条微博中,一个服装企业家对于慈善的思考,拉近了服装行业与现代慈善的距离。


  行业外的启示


  夏国新的微博中提到的陈光标和曹德旺——


  前者是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董事长,10年来向慈善事业捐款捐物累计突破8.1亿,被称为“中国首善”,还宣布死后捐出全部财产50余亿元,他也是“高调慈善”的践行者。


  后者是中国第一、世界第二大汽车玻璃制造商,福耀玻璃集团的创始人,两开“慈善先河”:捐款两亿元救灾并且提苛刻条件,首开国内企业捐款问责先河;捐出价值数十亿元福耀玻璃股票,成立 “河仁慈善基金会”,成为中国首家以股票捐赠形式成立的基金会。


  这两位企业家的慈善行为给中国带来了现代慈善的气息。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高调慈善和成立家族基金会符合现代慈善的理念。


  以曹德旺父亲名字成立的河仁慈善基金会,被称为中国内地第一家家族基金会。中国内地首富、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也在一个多月前宣布,也将成立以他个人名字命名的慈善基金会。


  记者搜集了部分中国服装百强企业及2004年以来的福布斯和胡润慈善榜中的纺织服饰企业,发现以企业家名字命名基金会的很少。奥康集团成立了王振滔慈善基金会,其他的多以品牌名字命名,比如富安娜慈善基金会、杉杉慈善基金等。


  王振耀告诉记者,注册企业和家族的基金会是推进慈善事业的更好方式,这种模式是现代的组织方式,由专业人员安排和设计各种项目,可以更有组织地推动慈善,并能够让慈善世代传承下去。


  这些对于服装行业来说,还有些陌生。


  低调做事


  在6月28日召开的2011中国纺织服装行业社会责任年会上,本报记者对参会企业中的15家进行了问卷调查(详见A10版),这15家企业在社会责任方面表现优秀,能够代表行业的先进水平。


  结果显示,对于“企业做公益慈善应该高调还是低调”的回答中,11家企业选择“不用刻意做,顺其自然就好”,4家选择应该“低调”,没有企业选择“高调”。在“企业慈善基金会”的问题中,9家企业表示“自己企业成立了基金会或听说周围企业有”,6家选择“没有”。


  杉杉集团董事局主席郑永刚一年多前曾公开表示,杉杉虽然做了许多慈善,但是因为社会对慈善的评价比较复杂化,因此,对杉杉的很多慈善行为,他不希望有任何报道。


  最近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清华大学真维斯楼”事件的主角真维斯,自始至终,对待自己捐赠清华大学教学楼这一公益慈善行为,都采取了低调的处理方式。


  去年,富安娜董事长林国芳在广东慈善总会成立了“富安娜慈善基金会”,这是国内家纺行业的第一个慈善基金会,林国芳还承诺将自己和妻子在富安娜的股权分红全部用于慈善。记者在“富安娜慈善基金管理办法”中还看到这样一条:“对于政府有关部门、机构、团体或者某些个人强令的赞助,公司应当依法拒绝。”本报记者日前多次联系富安娜相关负责人,希望了解到这个基金会的具体情况,该公司负责宣传的韦先生以“老板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为由婉拒记者。


  记者又就企业的公益慈善话题联系到长三角地区一位服装协会工作人员,他私下表示,这个话题企业可能不太愿意说。一方面是部分企业上半年经营情况不太理想,下半年的订货还未落实,“没有心思”;另一方面,企业会认为过多宣传会引起各种议论,也怕因此会有很多人找上门来求助。


  而王振耀则认为,强调中国式责任,要特别强调“企业公民”意识,要大大方方做慈善,大大方方地谈社会效益对企业经营的影响,大大方方要求回馈信息。


  两个榜单


  从2004年起,福布斯和胡润都发布了各自的中国慈善榜,其中也有一些纺织服饰企业入围。


  在2004-2006年、2009-2011年福布斯中国慈善榜中,纺织、服装及鞋企业共有20家,分别是:雅戈尔集团、培罗成集团、北京太子童装有限公司、波司登股份有限公司、大杨集团、红蜻蜓集团、梦兰集团、奥康集团、报喜鸟集团、红豆集团、宁波大发化纤有限公司、宁波申洲针织有限公司、百丽国际、匹克集团、广东哥弟时尚、鄂尔多斯投资控股、天守企业机构、深圳富安娜、龙盛集团和李宁公司。


  从每年的数量上看,最少的是2004年4家;最多的是2005年8家;2006年和2010年都是7家;2009年是5家;2011年6家。


  按地域分,浙江最多,有8家,其次为广东和江苏,都为3家,北京和福建并列第三,有2家,内蒙和辽宁各有1家。


  按入选次数排序,雅戈尔6年都进入榜单,波司登、奥康、梦兰、红豆、红蜻蜓各自入选3次,匹克、百丽、鄂尔多斯各入选2次。


  在6年的榜单中,最好名次是2006年奥康的第14名。


  从每年排名最靠前的企业看,捐赠金额整体呈逐年递增趋势(见图表)。


  2004-2011年胡润慈善榜中,入选的纺织、服装及鞋企业家共有15人,分属12家企业,分别是:茉织华集团李勤夫,红蜻蜓集团钱金波,美特斯邦威周成建,奥康集团王振滔,宁波申洲针织马建荣,旭日集团杨钊、杨勋和杨洪,法派服饰彭星,李宁公司李宁,劲霸集团洪肇明,匹克许景南,富安娜林国芳和陈国红、太平鸟集团张江平。


  按入选次数排序,奥康6次,李宁5次,红蜻蜓和旭日都是4次,匹克3次,美特斯邦威、法派和劲霸都是2次,茉织华、申洲、富安娜、太平鸟1次。


  关注的领域分别是教育、社会公益、文体、健康、扶贫、救灾和宗教。其中教育是最受关注的领域。


  还在路上


  任何事情,都需要有一个从学习到成熟的过程。从这一点来看,服装业的慈善之路还很长。


  本报记者在2006年底曾参加过一家服装上市公司的捐赠活动。在被捐赠者的家里,几架摄像机和照相机同时聚焦,企业家将一个鲜艳的红包塞到对方手中,被捐助者对着镜头说着感谢的话。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对面一间没有门帘的房间里,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背对门口,呆坐在书桌前,自始至终没有回一下头。这样的捐赠方式,对于一个正处于敏感青春期的少年,也许会成为最想忘却的记忆。


  在中国,慈善有时也是一个灰色话题,郑永刚认为,很多出事的企业家,就是借助慈善捐赠完了以后跟官员拉上关系,走向了权钱交易。而他觉得真正的慈善是一个企业家、一个社会的人应尽的义务和责任。在记者对15家企业的调查问卷中,有一家企业除了认为企业做公益慈善是社会责任外,还选择了“企业生存的需要,有助于平衡各种关系”。


  6月30日,中国服装协会公布了2010年服装行业百强企业名单,其中产品销售收入超过30亿元的企业,从2005年的7家增至2010年的26家,其中过百亿元的企业有5家。王振耀去年提出“亿万富豪年捐百万”的倡议,倡导富豪甚至每一个普通人每年能捐出1%的收入。在2005年胡润慈善榜中,奥康王振滔的捐赠金额是4200万元,捐赠金额占财富比重为6%;红蜻蜓的钱金波捐款1210万元,占比2%;美特斯邦威周成建捐款1000万元,占比2%。


  未来的方向


  中国纺织工业协会社会责任建设推广办公室首席研究员梁晓晖更赞同巴菲特的慈善做法,“他的逻辑是,应该把钱用在创造更多财富上,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再用于慈善能够达到更好的效果。”


  梁晓晖认为:“慈善不能以牺牲其他利益为代价,不能一边拖欠员工工资、排污不达标,一边进行捐助,这样是以更高的社会成本为代价,是不经济、也是不道德的。企业首先要能够在社会竞争中获得优势,能够保护环境、保证员工利益,企业要看看自己是否在研发、渠道、技术等方面还有改善空间,把钱用在刀刃上。目前阶段,行业内绝大多数企业不具备这个条件。”


  因此,梁晓晖告诉本报记者,中国纺织服装企业社会责任体系CSC9000T并未把公益慈善作为其中一项内容,企业社会责任国际标准ISO26000也没有列入这一项。


  “不过,我认为慈善是企业最高等级的社会责任,这在未来也是企业家的价值趋势。”梁晓晖肯定地说。


  “河仁慈善基金会”模式能否在服装行业复制?“很难。”中国服装协会副会长冯德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他认为,家族慈善基金会在中国很难获得批准,曹德旺花了3年时间。在服装行业的龙头企业中,很多企业家个人财富所占的比重并没那么大,而且企业构架也不是很稳定,这种情况下怎么会考虑基金会呢?


  “建立家族慈善基金会需要企业家个人境界达到一定层面,也需要整个社会配套体系的建立,慈善的氛围是需要几代人来营造的。第一代企业家可能不会考虑,但是,第二代、第三代企业家的抉择将影响整个行业的发展。”冯德虎认为。


  2004-2006年、2009-2011年福布斯中国慈善榜名次最好的纺织服饰企业







年份




排名




企业




捐赠(万元)


 






2003




25




雅戈尔集团




627






2004




33




大洋集团




323






2005




14




奥康集团




1112






2008




16




雅戈尔集团




6410






2009




17




鄂尔多斯投资控股




3620






2010




23




深圳富安娜




7000






Copyright © 2022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