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44
工作信息
深圳欧概念服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广州韩味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上海妙格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上海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上海赏心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上海
G-III APPAREL GROUP
服装设计经理Fashion Design Manager
正式员工 · 上海
中山市银轩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妍芙妮时尚集团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广州卡度尼服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搜逻服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ORIGINS
Assistant Digital Marke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深圳欧概念服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广州玛尼威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深圳流行原点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深圳市诗伊美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李宁 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女子运动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上海
MO&CO.广州爱帛服饰有限公司
开发跟单主管
正式员工 · 广州
MO&CO.广州爱帛服饰有限公司
女装技术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MO&CO.广州爱帛服饰有限公司
运营经理(微商、官网)
正式员工 · 广州

为什么说快时尚做环保基本上是一种伪善的行为?

记者
好奇心日报
发布日期
today 2016年5月11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时尚界中最热衷于环保活动的,往往是常被诟病污染环境的快时尚品牌,比如 H&M、C&A、Marks & Spencer、Forever 21 等等。这也不奇怪。根据尼尔森发布的 2015 全球企业可持续性报告,全球三分之二的消费者(包括 73% 的 80、90 后)表示愿意为自己认为可持续的品牌多付钱。快时尚品牌的环保营销方式一般可以分为三类,以其中最为活跃的 H&M 为例:第一类是“店内有奖旧衣回收”(In-store recycling for rewards),号召消费者把旧衣拿到店里换取优惠券,回收所得则由第三方公司处理。如 H&M 从 2013 年起在全球推出的旧衣回收项目,向参与活动的消费者赠送一张 85 折优惠券。瑞典回收公司 I:CO 将衣物分类后,会售卖到二手店或制成车垫材料、绝缘材料二次利用。I:CO 的类似客户非常多,包括 Esprit、American Eagle、C&A、Marks & Spencer 等。第二类是“环保呼吁”,比如 H&M 在 2013 年与国际纺织品洗涤及护理标签协会 Ginetex 共同推出的“聪明洗护1(Clevercare.info)”洗涤标识,提醒消费者以 30 度水温取代 60 度水温洗衣可将能耗减少一半,以及 2015 年在 Facebook 上将 4 月 17 日定为“世界旧衣回收日”的倡议。第三类是“旧衣新制”,把回收做成生产闭环(closed-loop production)。比如 H&M 2014 年推出的、原材料中 20% 为回收棉的 Denim Re-Born 牛仔系列,以及每年高达 116 万美元、用于征集旧衣回收技术的奖金。这些环保努力的最终效果如何?公开数据显示,截至 2015 年 9 月 22 日,H&M 在中国共回收 964 吨旧衣,在推行回收项目的数十个国家和地区中排行第 8。而到今年 4 月,H&M 在全球已回收 2 万 5000 吨旧衣物。听上去不错。不过对环境来说,这真的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吗?


左侧是 H&M Denim Re-Born 系列中的一件上衣,右侧是生产闭环图首先,你可能已经注意到“店内回收”活动有一个自相矛盾的地方。虽然它鼓励你捐出旧衣物用于回收利用,但同时也以优惠券的形式鼓励你消费更多。这对品牌和消费者来说的确是双赢:品牌既成功塑造了自己的环保形象,又免费获得了可用于回收利用的衣料;消费者既完成了内心的道德诉求,又满足了消费欲望。然而本质问题并没有改变,而且还可能加重了:过度消费。瑞典女孩 Samantha 在接受隆德大学研究人员的采访时说,她看到“优惠券”上写着“消费 300 克朗以上可使用本券”,所以完成捐赠后马上走入购物区寻找新衣服。其它受访者也表示他们会做出相同的举动。这种感受被称为“双重肾上腺素刺激”(double adrenal kick) ——“环保”变成了消费的借口,本来有的那点罪恶感也被“我已经捐赠了”的骄傲和“又可以打折了”的消费冲动所取代,“过度消费导致浪费”的认知却并未真正建立。然而“过度消费文化”其实才是快时尚真正的“原罪”。比起其大量、廉价、1-2 周更新的商业模式对环境的直接冲击,危害更大的是快时尚文化彻底改变了人们的消费习惯,降低了冲动购物和浪费行为的经济成本。据统计,现在一般人的衣橱中只有 20%-30% 会经常穿着。自从快时尚品牌在上世纪 80 年代进入美国,当地服装消费量翻了 5 倍,向慈善机构捐赠的衣物数量也以每年 10% 的速度飙升。而中国循环经济协会的数据也显示,我国每年产生的废旧纺织品超过 2000 万吨。


数据来自美国二级材料及回收纺织品协会,其中 30% 只能降级处理,5% 倾倒回垃圾场另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是,虽然环保回收可以帮助减少污染,但循环利用率的高低也要由废弃物的质量决定。 质量好的可以销售到二手店、捐赠给贫困地区的人,或者升级(upscaling)做成新的布料;差的只能降级处理(downgrading),甚至直接扔到垃圾场。根据美国二级材料及回收纺织品协会(Secondary Materials and Recycled Textiles)提供给《大西洋月刊》的数据,回收衣物中有 35% 都属于后者。《过度着装:便宜时尚的惊人代价》(Overdressed: The Shockingly High Price of Cheap Fashion)的作者 Elizabeth Cline 在书中指出:“这些服装因为廉价,所以随意抛弃也不会觉得可惜。接受旧衣的慈善机构现在变成了一个垃圾场,束手无措地看着这些质量良莠不齐的衣物涌来。”甚至连快时尚品牌自己处理起这些旧衣来都觉得头疼。H&M 官方数据显示,回收的棉制品中最多只有 20% 可以做成新的牛仔裤,因为纤维在处理过程中都被切碎了。荷兰服饰租赁公司 Mud Jeans 的主管 Bert Van Son 说:“我们公司规模小,所以可以保证衣服都是纯棉的,便于回收利用;如果是一家大的连锁店,很难有高效的方式把棉和聚酯纤维这种化工材料区分开来。“除此之外,旧衣由回收中间商销售到其它国家,也会给当地生态造成影响。《因衣贫困》(Clothing Poverty)的作者 Andrew Brooks 博士举了几个例子:目前乌干达服装交易中有 80% 都是二手衣交易;加纳本地纺织及服装产业受到二手衣冲击,就业率在 5 年内下降了 80%,当地甚至因此产生一个新的俚语“obroni wawu”,意思是“去世白人的衣服”。


这些分析并非为了说明旧衣回收不是一个有效手段。恰恰相反,它也许是快时尚品牌在保证自身生存和消费者满意的前提下能做出的最大环保努力之一。我们作为消费者需要理解的是:环保回收并不是“最”有效的手段。在美国国家环保局的标语“尽量减少、重新使用、循环利用”(reduce, reuse, recycle)中,“回收”这个概念其实是最后一步,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减少不必要的消费。这其实关乎你能否转变自己的消费习惯。Racked.com 曾经帮你算过一笔账,我们可以一起看看:尖头高跟鞋:买 6.6 双 Zara 高跟鞋的钱,可以用来投资买尖头鞋中最经典的 Manolo Blahnik BBs。


牛仔裤:如果你想要非水洗的牛仔裤,可以考虑 APC 旗下的 Petit New Standard 牛仔裤。虽然一条要 185 美刀,但比买三条 BDG 要耐穿也耐看得多。


大衣:6.2 件 ASOS 的钱可以拿来买一条 Burberry 英式牛仔大衣。


羊毛衫:8 件 H&M 针织衫的价格相当于一件 White + Warren 的高级羊绒衫。


包:175 个 Forever 21 手提包可以抵一只小香包(4900 美元)。这是一只可以用一辈子的包,而且可能有升值空间。你可以根据自己现在的经济状况量力而行。当然,这些对比并不是让你去买奢侈品,而是希望你买点可以用得久一点的东西。


题图来自 notjustalabel.com

copyright_q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