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87
工作信息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突然“消失”的 Karl Lagerfeld,身后留下了三个谜一样的问题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today 2019年2月25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2月19日,德国时装设计大师 Karl Lagerfeld 因病在巴黎去世,享年85岁。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位扎着马尾辫、戴着墨镜,神采奕奕、言辞犀利的时尚大帝似乎永远不会像凡人一样经历生老病死,依旧会按时出现在秀场,走上T台向观众致敬。

众人对他的死亡感到意外和惋惜,但是他本人其实对生死一直都抱着非常豁达的态度。他曾说过:“我讨厌‘死亡’这个想法,我更希望说的是‘消失’。我不想成为任何人生命中真实的存在。我想成为一个幻影,我出现过,而到了该离去的时候,我就消失不见了。”

尽管因身体原因,今年1月的 Chanel 巴黎大秀他破天荒第一次缺席,但当他的死讯真的降临时,人们还是感觉太突然了。在这位时尚巨人身后,留给了世人三个谜一样的问题:





问题一:除了丰富的设计作品,他给这个世界到底留下了什么?
1)对时尚产业的清醒认知

——自我

虽然早已成为了时尚 Icon,但 Karl Lagerfeld 一直十分谦逊。他十分厌恶那些自命不凡、自称为艺术家的设计师。他说:“我们都是裁缝,是工人阶级。我很讨厌那些在采访中对人大吐苦水的设计师,因为世界上还有很多更辛苦的工作。”

 

——团队

Karl Lagerfeld 认为创意工作必须独立运行:“我是一个商业化的设计师,但我设计时从不考虑销售,我认为那不健康。” 他曾风趣地表示,不知道 Chanel 公司是否配备有营销部门,反正自己从没和他们照过面。

但在特立独行的同时,Karl Lagerfeld 其实也拥有很好的团队精神。他曾表示,Francoise Montenay(Chanel 前任总裁 )、Bruno Pavlovsky(Chanel 现任时尚总裁)、形象总监 Eric Pfrunder 和他本人都是 Chanel 的核心管理人员,共同保证了品牌的正常运转。

他和自己的老板 —— Chanel 的所有者 Alain Wertheimer 和 Gerard Wertheimer 兄弟保持着非常默契的关系。他和 Chanel 公司的雇佣合同只有一页纸!这足以证明彼此间充分的信赖。

——设计师 vs.品牌

他认为:“永恒的是品牌,(设计师)重要的是站在品牌背后,而不是利用品牌替自己扬名立万。”

虽然自己在 Chanel 和 Fendi 工作了数十年,但他却认为,把赌注都压在一个设计师身上对于公司来说有害无利,当设计总监离开时,就会带走品牌的灵魂,使公司设计乏善可陈。但这种情况却不会发生在 Chanel、 Louis Vuitton 和 Cartier 这种富有底蕴的品牌上,品牌底蕴是会不断传承下去的。

2)极致的工作精神

很多密友曾打趣说 Karl Lagerfeld 是个工作狂,在离世那天还会手握着铅笔修改设计图。而他确实坚持工作到最后一刻,去世前仍对 Fendi 即将在米兰举办的成衣系列发布会给予了指示。

尽管年事已高,“老佛爷” Karl Lagerfeld 依然同时担任 Chanel、Fendi 两大奢侈品牌的创意总监,还要兼顾自己的同名品牌,并操刀一系列跨界联名合作。Chanel 的合同要求他每年做两季成衣和两季高定共4个系列。但实际上他每年只为 Chanel 做了10个系列,包括:成衣、高定、早春系列、高级手工工坊系列、Coco Snow 冬季运动胶囊系列和 Coco Beach 沙滩系列。

他曾表示:“工作不是为了开心,但是我一直开心地工作着。我觉得所谓‘工作’是让你感到无聊的事情,我从不‘工作’,我只‘做事’。虽然从未真正陷入爱河,但我热爱我的工作,而我热爱工作的表现形式就是努力工作。”


上图:Karl Lagerfeld 与他的书店 7L




3)孜孜不倦的学习热忱

Karl Lagerfeld 从不收藏任何东西。他不仅会处理掉自己的设计手稿和珍藏的艺术品,也会抛弃原来的居所。

唯一例外的是:书籍。

美国公共教育之父 Horace Mann 的名言“没有书籍的房子,就像没有窗户的房间”,被他奉为圭臬。他也在自己的书店 7L 的简介中表达了他对阅读和书籍的喜爱:“书籍对我有种致命的吸引力,而这也是一种我不希望被治愈的病。”

Karl Lagerfeld 家中的图书馆藏书超过30万册,堪称世界上最大的私人图书馆之一。虽然他爱书藏书,但从不会收集罕见的特别版。他说:“虽然书也是美丽的物体,但我对它们的内容更感兴趣,阅读书籍能够让我增广见闻。”

阅读习惯使 Karl Lagerfeld 受益终生。从幼年读完人生第一本书——长篇巨著《战争与和平》开始,从未接受过任何正统设计教育的他便通过阅读孜孜不倦地学习艺术、文学、历史、建筑和音乐,不断丰富自己的人文素养和专业知识。(谈到自己所受的教育,他曾表示,徜徉在汉堡美术馆 (Hamburger Kunsthalle) 学到的东西比在学校里学到的要多得多。)

直到去世之前,Karl Lagerfeld 都保持着每天阅读的习惯。他会用半天的时间阅读美国、德国和法国的报纸。在他看来,每篇文章的写作角度都不一样,不同国家对待相同的事也有不同的心态和角度,而广泛接受不同的想法会让他保持开放的思想。

在所有文体中,Karl Lagerfeld 最喜欢的就是诗歌。

根据他掌握的四种语言(英语、法语、德语、意大利),他选出了自己最爱的作家:现代主义诗歌先驱、美国诗人 Emily Dickinson;早期象征主义诗歌代表人物、法国诗人 Stéphane Mallarmé ;深刻影响欧洲颓废派文学和19世纪诗歌文体风格的德国诗人 R.M.Rilke ;现代自由体抒情诗的奠基人、意大利诗人 Giacomo Leopardi。




问题二:他的设计工作谁来继承?
Karl Lagerfeld 的离去对 Chanel 的打击或许不亚于1971年创始人 Coco Chanel 女士逝世。

为了确保 Coco Chanel 和Karl Lagerfeld 的设计基因得以延续,Chanel 首席执行官 Alain Wertheimer 迅速委任了与 Karl Lagerfeld 合作超过30年的得力助手、Chanel 创意工作室总监 Virginie Viard 接手品牌未来的创意工作。

Virginie Viard 一直由 Karl Lagerfeld 精心栽培。1987年,她作为刺绣实习生加入 Chanel 的高定团队。随后几年,她加入了 Karl Lagerfeld 担任创意总监的 Chloé。1997年,Karl Lagerfeld 将她带回 Chanel,任命她担任创意工作室的总监。

很多业内人士也认为,Virginie Viard 的任命也许只是暂时的。Chanel 需要外部设计师为品牌注入新的能量。美国鬼才设计师 Marc Jacobs、Lanvin 前创意总监 Alber Elbaz、Celine 现任创意总监、老佛爷十分喜爱的 Hedi Slimane  以及 Celine 前创意总监 Phoebe Philo 等都成为了 Chanel 下一任创意总监的热门人选。


上图: Karl Lagerfeld 与Virginie Viard




2月21日,Fendi 在米兰如期举办了 Karl Lagerfeld 操刀的最后一个高定系列大秀。T台上,很多模特都含泪走完了这场秀,Karl Lagerfeld 常年的合作伙伴、Fendi 家族的 Silvia Venturini Fendi 代替他出场谢幕。大秀的尾声还播放了一段历史视频资料,Karl Lagerfeld 出现在了会场大屏幕中,讲述自己首次为 Fendi 设计时装的感想。

Karl Lagerfeld 为 Fendi 效力54年,他的离去也使 Fendi 未来的创意总监成为了众人讨论的热门话题。Fendi 的所有者、法国奢侈品巨头 LVMH 集团拒绝对此发表评论。他们表示,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缅怀 Karl Lagerfeld 的离去,讨论继任者还为时尚早。

知情人士表示,LVMH 可能不会选取外部设计师,品牌第三代继承人——现任男装、童装及配饰部门的创意总监 Silvia Venturini Fendi 极有可能成为 Karl Lagerfeld 的继任者。她不仅设计了初代 It Bag 中最重要的包款之一—— Fendi Baguette,也通过重新推出 Fendi 男装系列获得了时尚界的关注。

问题三:他的个人遗产谁来继承?
德国金融杂志《Manager Magazin》统计的最新年度富豪榜显示,Karl Lagerfeld 的个人资产高达4亿欧元,他的逝世使这份巨额遗产的去向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焦点之一。

生前,Karl Lagerfeld 曾表示,希望自己最宠爱的猫咪 Choupette 能够继承他的遗产,幸福地过完一生。他已经为猫咪预留了250万英镑的备用金。他的遗嘱标明,这笔遗产将分给“Choupette 等人”。据报道,Choupette 可能会获得 1.95亿美元的财产,根据德国的法律,宠物可以通过协会或基金会成为遗产继承人。


上图:Choupette 的 Instagram 账号更新,表达对 DaddyKarl Lagerfeld 的悼念




Choupette 是一只伯曼猫,今年八岁,在社交媒体 Instagram 上拥有25.3万关注者。她是 Karl Lagerfeld 从朋友手中抢来的。2011年圣诞节,著名男模 Baptiste Giabiconi 将小猫托付给老佛爷照顾。两周后接猫时却发现:猫要不回来了。

在一次采访中,Karl Lagerfeld 还曾谈起这件事。他说:“Choupette 实在太可爱了,我不要把她还回去。她很有个性,就像我的小情人。她会与我一起在餐桌上吃饭,她喜欢在枕头下睡觉,她还知道怎么玩平板电脑。我为她聘请了两位女仆,一位负责白天的起居事宜,另一位负责晚上。”近几年,Karl Lagerfeld  也越发经常的刷新手机查看猫咪保姆拍摄的萌宠照片。

也有人认为,美国男模 Brad Kroenig 的儿子、老佛爷的教子 Hudson Kroenig 也将成为遗产继承人之一。从两岁开始,Hudson Kroenig 便与老佛爷合作。三岁时走上 Chanel 的秀场,成为了老佛爷的“御用模特”。

按照 Karl Lagerfeld 生前的要求,他的骨灰将被撒在他母亲和他已故的伴侣 Jacques de Bascher 的墓地周围。

丨信息来源:英文网站 WWD、每日邮报、Fortune、FashionNetwork、Business Insider

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Choupette Instagram,Karl Lagerfeld 官网

 

Copyright © 2019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