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3
工作信息
ESTÉE LAUDER
Manager, Innovation Category Strategy & Project Managemen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Mong Kok
NIKE
Director,gc Sports Marketing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Supply Chain Capabil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Business Merchandising Manager of Nike App, Nddc (Nike Direct Digital Commer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 gc Technical Product Management - Marketing Tech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 gc Technical Product Management - Consumer & Marketplace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Manager, Performance Marketing Engineering-Software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nager, gc Nike.Com/App Busines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Product Manager, Data & Analytics (Commercial Analysis, gc Insight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ÉE LAUDER
Sales And Education Executive, Tom Ford/Darphin/Kilian, Travel Retail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Marketing Manage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NIKE
Senior Merchandising Manager – Jordan Men’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Financial Planning Manager, Nso Fi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reater China Jordan Brand Art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Greater China) Intellectual Property (ip)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 Account Executiv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 Account Executive - gz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CONVERSE
Converse -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sm-Nddc Merchandise Financial Plann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Creative Production & Studio Management Director-g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Greater China Consumer Direct Marketing - Stores, Small Format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1年10月19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突发 | 传历峰有意把Net-a-Porter卖给Farfetch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1年10月19日

Net-a-Porter直到近日才推出中文版APP,业内分析人士纷纷直言为时已晚,在奢侈品牌加速向线上蔓延的当下,全球奢侈时尚电商格局开始大洗牌。


 
据Miss Tweed援引消息人士透露,由于Yoox Net-a-Porter的连年亏损,卡地亚母公司历峰集团已萌生弃意,正在考虑几种减负方案,其中一个是把Yoox Net-a-Porter卖给拥有更全面的技术和平台的Farfetch。
 
消息人士续指,Farfetch首席执行官José Neves对历峰董事长Johann Rupert试图让他投资Yoox Net-a-Porter的建议犹豫不决。

值得关注的是,若消息属实,这将是历峰集团第三次放弃Yoox Net-a-Porter。
 
资料显示,Yoox Net-a-Porter主要由Net-a-Porter、Yoox、The Ounet和Mr.Porter等平台组成,其中最主要的是Net-a-Porter,该平台于2000年由英国时尚编辑Natalie Massenet创立,灵感源于其时尚杂志编辑的工作经历。
 
与其他电商平台单纯地售卖产品不同,Net-a-Porter每周都会推出一期由时尚大片组成的电子杂志,吸引了众多年轻消费者,刺激其迅速成长为全球最成功的奢侈品电商平台之一。2010年,Net-a-Porter被历峰集团整体收购,估值约3.5亿英镑。
 
Yoox与Net-a-Porter一样创立于2000年,曾被视为“时尚界的亚马逊”,创始人为Federico Marchetti。2015年,历峰集团将Net-a-Porter出售给了Yoox,虽然具体交易金额虽未透露,但有分析师预计历峰集团从Yoox的合并中约获利3.17亿欧元。
 
由于经营理念存在分歧,Natalie Massenet在两家公司合并前一个月便决定离职,按照协议她成功套现1.4亿欧元。同年10月5日,合并后的Yoox Net-a-Porter在米兰证券交易所上市,当日股价应声上涨6.7%,市值达到37亿欧元。
 
随着全球零售行业风向转变,历峰集团在2018年初又以每股38欧元的价格将Yoox Net-a-Porter重新收入囊中,将持股份额从49%提升至90%,总交易额约为28亿欧元。同年,Net-a-Porter入驻天猫,引发广泛关注。
 



Farfetch最大竞争对手、历峰集团旗下的YNAP已与阿里巴巴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
 
与此同时,Farfetch也在2018年迎来最重要的一个里程碑,于9月20日正式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并确定了四个上市后的关键任务,第一是扩大消费者基础,其次是增加产品供应,第三为投资新技术和创新,第四是建立Farfetch自己的品牌。
 
进入资本市场后,Farfetch开始加速扩张,全力投入奢侈品全渠道零售业务的发展中,无论是技术还是平台都提升到了新的台阶,先后收购多品牌运动服饰零售商Stadium Goodshe Off-White经销商New Guards Group,逐渐引起全球奢侈时尚行业的重视。
 
2019年,Farfetch不仅成为Chanel的数字化合作伙伴,还获得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与历峰集团共同发起的近3亿美元融资,此前该平台的最大股东为京东,腾讯也是投资人之一。
 
今年3月1日,Farfetch发发奇官方海外旗舰店在天猫奢品频道开业,意味着Farfetch在去年底退出京东后,正式投向阿里巴巴阵营。2018年率先入驻天猫的Net-a-Porter则直到近日才推出中文版APP,业内分析人士纷纷直言为时已晚。
 
3月31日,Farfetch还与Gucci达成了为期一年的创意合作,双方将从价值、可持续性、创新、社区和服务方面为消费者打造多元化的购物体验。此前Gucci的合作伙伴一直是Net-a-Porter。
 
鉴于奢侈品电商赛道的天平愈发向Farfetch倾斜,Yoox Net-a-Porter市场份额遭到明显积压。2018年第一季度,Yoox Net-a-Porter的收入增速从15.4%大幅放缓至0.5%。
 
另据纽约时报报道,2018年历峰集团旗下包括奢侈品电商Yoox Net-a-Porter在内的多家时尚电商高达40%的销售额来自约3%的顾客。Yoox Net-a-Porter拥有310万活跃客户,这意味着其近半成销售额来自不到10万名顾客。
 
在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15个月内,Yoox Net-a-Porter销售额虽增长11%至7.109亿英镑,但亏损达1050万英镑,上一年同期为盈利4760万英镑,期内其销售成本增长17%至4.26亿英镑,行政费用大涨近40%至2.61亿英镑。
 
疫情发生后,Yoox Net-a-Porter所在的历峰集团电商部门收入同比下滑9.4%至21.97亿欧元,营业亏损为2.23亿欧元。
 
Farfetch的业绩表现则水涨船高,在截至12月31日的2018财年内其GMV同比大涨56%至14亿美元,收入同样录得56%的增幅至6.02亿美元,全年增速是业界平均水平的两倍。
 
2019年全年,Farfetch收入大涨69.6%至10.21亿美元,去年又进一步上涨64%至16.73亿美元,并于今年第一季度首次实现盈利,税后利润录得5.16亿美元,经调整后的息税折旧摊销前亏损收窄至1919.6万美元。
 
在截至6月30日的第二季度内,Farfetch季度GMV首次超过10亿美元,同比大涨40%,与2019年同期相比猛涨逾一倍,主要得益于全价产品销售增长推动,收入也录得43%的增幅至5.23 亿美元,毛利率提升至44%,税后利润为8800万美元。
 
数据显示,Farfetch目前有62%的收入来自电商收入,其次是品牌业务,收入占比约为23%,数字化平台技术服务和实体店的比例则分别为13%和2%。截至6月30日,Farfetch平台已覆盖拥有3550个品牌的近1400名卖家,活跃用户大涨34.5%至340万,平均客单价为599美元。
 
José Neves近日在接受采访时强调,奢侈品的数字化势不可挡,未来完全是线上和线下店内超个性化零售的时代,时尚和科技会变得更加紧密”。Farfetch也在最新的财报中透露,平台将在中国开设实体奢侈品零售概念店和零售创新实验室,以更好地向消费者传达集团的“奢侈品新零售”愿景。
 
回顾José Neves的创业史不难发现,他对零售趋势的嗅觉很早就显现了出来。在2008年创立Farfetch前,José Neves曾于1996年在伦敦开设了一家鞋履店铺,由于他在编程方面的背景,当时便已尝试在网站销售产品,远远领先时尚零售业的发展。
 
在奢侈品时尚电商行业异军突起后,Farfetch又以轻资产、高效率的标签征服了业界和消费者,并且由于公司深厚的科技基因,成为了时尚与科技结合的标志性企业,这也是Farfetch上市能够很多互联网企业一样吸引投资者眼光的原因。
 
令人意外的是,Farfetch今年的股价表现并不如预期,自今年以来累计下跌40.67%,最新市值约为140亿美元。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和越来越多奢侈品牌收回电商业务的主动权、打造自己的官网有关,为避免利益冲突,Farfetch等多品牌电商会受到越来越多的限制。
 
波士顿咨询公司预估,多品牌电商平台在奢侈品销售中的份额将从2019年的约6%增长到2023年的约 14%,品牌官网在奢侈品销售的占比则将从5%提升至11%。
 
另据贝恩与 Altagamma 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预计,到2025年,全球个人奢侈品的在线销售额将高达1150亿欧元,高于2019年的330亿欧元,这意味着近三分之一的个人奢侈品销售将以数字方式进行。
 
无论什么行业,头部的联手往往是抵御不确定性的一个出路。有分析认为,在全球奢侈品电商格局不断变换的当下,Yoox Net-a-Porter与Farfetch合并或许会成为一段“佳缘”。
 
而历峰集团依然会是最大的赢家。8月2日,Farfetch与阿里巴巴及历峰集团正式签署了全球战略合作协议,而该合作早在去年11月就已宣布。作为全球合作伙伴关系的一部分,阿里巴巴和历峰集团向Farfetch中国投资5亿美元,收购Farfetch中国控股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25%的股份。
 
截至目前,历峰集团和Farfetch均未对相关消息作出回应。


 

Copyright © 2021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