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30
工作信息
NIKE
HR Manager bj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Goal-Business Analytic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Women’s Brand Marketing Sport Lifestyle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 Nbhd sr. Strategic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nkrs sr.Business Mr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Senior Marketing Manager, Tom Ford Beauty,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A LA SOURCE...
Responsable Commercial Export Asie (H/F)
正式员工 · CENTRAL
NIKE
gc Consumer Direct Marketing Digital Director – Nike.Com/App/mp/Targeted Comm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yber Security Manager, Apac IT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Supply Chain (Assistant) Manager, Demand Planning, Pp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Finance Planning Manager - Inventory Manag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 Account Executiv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 Purchasing Business Partner Buyer, l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Excellence Process (Assistant) Manager - System & Dat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sm-Nddc Merchandise Financial Plann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North Asia&Sapmena IT Integ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of Product Management-Shenzhen
正式员工 · Shenzhen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Marketing Manager, le Labo,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Visual Merchandis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IT Data &Analytics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1年3月23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突发 | 传Gucci母公司收购历峰集团被拒绝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1年3月23日

开云集团核心品牌Gucci已不再是增长引擎,去年收入大跌23%至74.4亿欧元,逐渐落伍的开云集团开始着急了。


 
据Seeking Alpha援引消息人士透露,今年1月Gucci母公司开云集团首席执行官Francois-Henri Pinault直接向卡地亚母公司历峰集团董事长Johann Rupert提出了现金或股票的收购要约,但遭到拒绝。
 
该消息人士续指,Johann Rupert并没有将该提议提交董事会,历峰集团现已聘请高盛集团为其提供战略发展建议。实际上,在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于去年拿下美国奢侈珠宝品牌Tiffany后,关于开云集团有意与历峰集团合并的说法就不断传出。

而LVMH去年与Tiffany博弈时,彭博社专栏作家Andrea Felsted曾在一篇分析中指出,坐拥卡地亚、梵克雅宝、伯爵、积家和万宝龙等品牌的历峰集团或许是该巨头的下一个目标。
 
对于历峰集团成为两大巨头眼中的香饽饽,业内人士并不感到意外。
 
尽管近年来历峰集团的业绩表现不算亮眼,但其在珠宝领域的领先地位依旧稳固,至今依然是全球最大的高端品牌珠宝商。在截至去年12月底的三个月内,历峰集团销售额同比上涨1%至41.86亿欧元,表现最强劲的正是珠宝业务,销售额同比大涨9%至23.66亿欧元。
 

坐拥卡地亚、梵克雅宝、伯爵、积家和万宝龙等品牌的历峰集团至今依然是全球最大的品牌珠宝商
 
开云集团第四季度的业绩则继续受到疫情冲击,同比下跌5%至40亿欧元,较上一季度1.2%的跌幅再度扩大,与LVMH时装皮具部门的大涨18%形成鲜明反差。去年全年该集团销售额大跌17.5%至131亿欧元,净利润下滑6.9%至21.5亿欧元。
 
雪上加霜的是,核心品牌Gucci已不再是增长引擎,反而成为拖累,收入大跌23%至74.4亿欧元,是该品牌自2015年恢复增长以来的首次下跌。虽然从2018年起,Gucci逐渐向高端珠宝领域扩展,但要想形成一定规模仍需时间,目前该业务在品牌总销售额中的占比仅为5%。
 
去年该集团唯一录得增长的业务是Bottega Veneta,销售额同比上涨4.8%至12.1亿欧元,第四季度增幅更高达15.7%。但按品类分,手袋皮具业务占比为74%,其次是鞋履产品,然后才是成衣和腕表及珠宝,占比分别为16%、7%和3%。
 
与此同时,Saint Laurent以及Balenciaga、Alexander McQueen等品牌的业务重心依然是手袋和成衣,Boucheron和Qeelin等珠宝业务虽然在中国市场呈现出积极的增长态势,但份额不大,同样不成气候。
 
Bernstein分析师Luca Solca在一份报告中直言,开云集团前景并不乐观,Bottega Veneta和Saint Laurent虽录得增长但均有所放缓,人们仍然会把目光投向主力品牌Gucci,开云集团需尽快采取措施让该品牌恢复增长。
 
因此,面对拿下Tiffany后在高端珠宝领域火力全开的LVMH,开云集团要想进一步缩短差距,历峰集团无疑是一个最佳收购选择。
 
不过从交易的可能性层面分析,开云集团未必吞得下历峰集团,历峰集团也暂时不需要一个新的买家。
 
据时尚商业快讯监测,近一年来,历峰集团股价累计上涨近67%,市值约为504亿瑞士法郎约合456亿欧元,是开云集团740亿欧元市值的60%,如此高价值对于开云集团而言是个极大的压力,何况在全球零售环境持续震荡的当下,确保现金流是每个集团继续向前的关键。
 
而历峰集团现在正迎来品类红利的历史机遇。鉴于时装、美妆和香水等领域日趋饱和,高端珠宝在疫情前就被视为奢侈品行业的下一个红利点。据贝恩咨询公司数据,珠宝是2018年奢侈品行业表现最强劲的领域之一,该公司预计这个200亿美元规模的全球市场将进一步增长。
 
为更好地趁势而上,历峰集团还于去年与阿里巴巴建立全球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中国市场的影响力正稳步攀升,成为首个全面拥抱天猫奢品的奢侈品集团,二者还各自出资3亿美元买下了英国奢侈品电商Farfetch发行的价值6亿美元的私募可转换债券。
 
Johann Rupert此前在财报会议上表示,历史证明,在特殊时期,珠宝和手表等具有保值和升值空间的奢侈品会更受富裕消费者欢迎。 这样看来,Johann Rupert拒绝开云集团的原因不言而喻。
 
可以肯定的是,开云集团不会停止寻求新的目标,毕竟内部的增长动力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滑。
 
此前有消息称,美国奢侈品牌Ralph Lauren也收到了收购邀约,Betaville猜测买家为开云集团。虽然Ralph Lauren本人未公开谈论过品牌收购的问题,但有业内人士称他的心理价至少为150美元每股,较当前股价溢价23%,交易估值或达109亿美元。Ralph Lauren近一年来股价累计上涨逾86%至121.75美元,市值为89亿美元。
 
截至目前,历峰集团和开云集团均未对相关消息作出回应。


 

Copyright © 2021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