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1
工作信息
TIFFANY & CO
Digital Marketing Executiv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Digital Marke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广州和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迈臻服饰 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锦业产业集团
服装设计总监(女装)
正式员工 · 深圳
北京黛玛诗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深圳
广州搏宇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哥弟总部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东身所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西安澳鹏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广州分公...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青龙林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NIKE
Apparel Product Line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金刚品牌管理 有限公司
潮牌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上海
广东九沣鞋业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上海兰滕彼斯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上海
厦门众力行人力资源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L'OREAL GROUP
National Training Manager,Shu,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Lead Produ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广州希登实业投资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师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嬉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师助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升亿文化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师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未落黑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师
正式员工 · 广州

土耳其工人在 ZARA 衣服里缝上“讨薪标签”,怎么回事?

记者
好奇心日报
发布日期
2017年11月9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我做了这件你要买的衣服,但是没有得到相应的报酬”。

上周,美联社报道了消费者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ZARA 门店的衣服里发现了来自服装厂工人们的控诉标签。标签上附上了讨薪请愿书的链接,写道,“我们想要权利,而不是慈善”。


截止发稿,线上请愿书已经有超过 5 万人签名,并在持续增加。

这些工人们来自伊斯坦布尔的制衣工厂 Bravo Tekstil,其 75% 的业务量来自 Zara,其余来自 Mango 和 Next。它已经关闭一年零四个月了。

服装行业最大的工会联盟和非政府组织“Clean Clothes Campaign ”(CCC)表示,工人们去年在土耳其法庭上赢得诉讼,依法获得拖欠了 3 个月的工资和遣散费。大约 155个工人们共要求 2,739,281.30 土耳其里拉,折合人民币 460 多万。

但工人们一直没有拿到钱,这次“缝标签”只能在伊斯坦布尔的商店中找到,表明这些工人很可能去了商店,再将其缝在衣服上。以这样的方式再次吸引容易遗忘的人们的注意力。

ZARA 母公司 Inditex 的发言人近日给 Fast Company 提供了一份书面声明称,2016 年 6 月工厂关闭是因为 Bravo 工厂老板带着这些时尚公司们给的钱失踪了,“Inditex 已经履行了合同上的所有义务”。

而工会代表一直在和 Inditex、Mango、Next 谈判,帮助工人们拿到他们应得的钱,根据请愿书中的描述,品牌们最终只愿意支付 1/4 的钱。

“过去的 12 个月,我们一直充满耐心和希望地等待着谈判结果。为了不让谈判中断,我们默默忍受。然而,一年过去了,他们只愿意支付 1/4 的索赔。换句话说,这些品牌们承认了他们的责任,但是他们觉得我们应该得到的仅仅是他们的废弃物”。



图片来自:Greenpeace


面对舆论的压力,在整个事情过去一年多以后,Inditex 宣布正在和当地的全球工会联盟 IndustriALL,以及 Mango 和 Next 合作建立一个困难基金,以帮助受到工厂突然关闭影响的工人们。

根据 2017 年中旬,Inditex 集团公布的第一季度财报,截止 4 月 30 日的三个月内,Inditex 销售额上涨 14% 至 56 亿欧元,净利润同比上涨 18%。

也就是说,这约 155 个工人们的索赔金额,占 Inditex 集团一个季度销售额的 0.01%。

题图、文中图来自:Greenpeace

copyright_q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