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87
工作信息
COTY
Business Development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ABERCROMBIE AND FITCH CO.
Finance Manager, fp&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ABERCROMBIE AND FITCH CO.
(sr.) Finance Analyst, fp&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TY
Trap Key Account Manag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IT (Assistant) Manager, Data Intellige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TY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APESTRY
sr. Manager, Procur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H&M
Business Controll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L'OREAL GROUP
Platform Finops Manager -Regional I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IT Servicenow Platform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IT Manager, Digital Insigh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rea Training Manager, Ysl, Chengdu/Chongqing
正式员工 · Chengdu
L'OREAL GROUP
IT sr. Manager, Enterprise Plann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HV
Senior Manager, Digital Marketing, Brand Management, th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ADIDAS
Director, HR Business Partn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COTY
Training Manager Burberr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ACH
Area Manager, Retail Manag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Senior Financial Analys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Marketing Manager, Bobbi Brown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Accoun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Retail Marketing Manager, Estee Lauder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VF CORPORATION
Customs & Trade Compliance Executiv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17年2月21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特朗普提议“边境税收调整”,欧洲奢侈品集团风声鹤唳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17年2月21日

新年伊始,欧洲奢侈品市场显示复苏迹象:中国市场回暖,赴欧洲旅游人数回升,甚至瑞士手表出口量也在去年 12月实现 18个月来的首次增长。但是,美国新任总统 Donald Trump(特朗普)提议“边境税收调整”,可能将为欧洲奢侈品市场蒙上阴影。

随着特朗普的上任,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愈演愈烈, 特朗普曾明确表示要对在海外生产并将产品销往美国的本土制造商征收高额 “边境税”。

美国 “边境税收调整” (BAT)是指对美国进口商品征收 20%的关税,同时对美国出口商品免税。Barclays(巴克莱银行)表示,“边境税收调整”旨在惩罚将工厂迁到海外的美国公司,保护“美国制造”。

欧洲奢侈品集团均表示了对美国”边境税收调整”的担忧,虽然目前他们的处境好于于美国同行,但未来 “边境税收调整” 随时都会给欧洲奢侈品集团沉重一击。



JP Morgan Cazenove(摩根大通嘉诚)分析师表示,欧洲奢侈品集团面临很大风险,因为他们平均 20%的销售额都来自美国,但大部分都在欧洲生产。许多奢侈品牌的吸引力源自“原产地制造”,例如奢侈品牌 Burberry 的风衣就是在英国约克郡的工厂制造的。因此,对于欧洲奢侈品牌来说,将工厂从本土迁到美国,以试图从抵消增值税当中受益,可能性是很小的。

严重打击

 下图,“边境税收调整”对欧洲奢侈品集团利润的潜在影响:



然而,应对“边境税收调整”并不是无计可施。首先,这些奢侈品集团的毛利率通常高达 62%~70%,这让他们能够承担额外税收,而不用把税收压力转移到客户身上 – 这是他们极力希望避免的,近几年奢侈品需求十分疲软,直到最近才逐渐回升。

下图,欧洲奢侈品集团毛利率一览:



缓解的余地

奢侈品集团毛利率过高,为应对美国 “边境税收调整”提供了缓冲空间。不过,随着“边境调整税”真正实施,如果欧洲品牌必须提价,那么对于消费者来说,相比购买快时尚品牌商品,奢侈品更值得选择。而对于部分高消费的游客来说,则会从美国转移到欧洲购物。

而对于身处奢侈品金字塔底部的设计师品牌来说,定价能力可能不会那么大,这些品牌通常不会拘泥于某一特定地点生产。

全球奢侈品巨头 LVMH 集团旗下品牌 Louis Vuitton 有部分商品在美国生产。首席执行官 Bernard Arnault 在会见美国总统 Donald Trump 后表示,未来这一趋势还会更加明显。

然而,美国本土品牌,比如:Michael Kors,Coach 和 Ralph Lauren 大多在海外制造。鉴于这些美国品牌目前面临的问题,相比欧洲同行,他们提价的几率很小,而对于大众品牌来说更是如此。消费者对折扣活动的喜爱,进一步支撑了零售商对 “边境税收调整” (BAT)的抵制。

对于那些奢侈品集团旗下的运动品牌,面临的潜在冲击很大。法国奢侈品集团开云(Kering SA)控股的德国运动品牌 Puma,毛利率相对较低,仅 46%。这类品牌承受“边境税收调整”的空间相对较少。但另一方面,他们也可能将运动鞋生产地转向美国。

这样看来,“边境税收调整”对于经历了两年动荡期的欧洲奢侈品行业来说,或许不是坏事。



(消息来源:彭博社)

(图片来源:免费图片网站 Pixabay,品牌官网,彭博社)
 

Copyright © 2023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