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高级订制时装的新消费者(图)

众所周知,参加发布会的明星艺人和高级定制的欧美顾客经常见诸于各大时尚报刊杂志,前者不胜枚举,却往往隶属于向时装屋借贷定制服的范畴,后者则有英国黑啤酒王国女继承人Daphne Guinness、纽约社交名媛Nan Kempner,或者是被《Vanity Fair》喻为"21世纪的Frida Kahlo"的法国艺术家Anh Duong等人,仿佛她们占领了这个市场的顶端,设计师们为之马首是瞻,但事实上,浮华光圈闪耀的背后,中东顾客才是目前高级定制顾客的砥柱中流。



巴林投资公司Investcorp的首席执行官,来自伊拉克的Nemir Kirdar,为其小女儿Serra的盛世婚礼订购了22件Lacroix定制服,奢华程度绝对可谓价值连城,而销售数目之庞大更创下Lacroix高级定制的历史记录。
单论2007年Dior的顾客名单,沙特顾客占了总顾客的32%,卡塔尔占了19%,而只有28%来自于美国和其它国家。


来自卡塔尔的Sheikh Ahmed Bin Khaled Hamad Al-Thani,代表其夫人受邀参加2007年秋冬Dior高级定制发布会,当被问到当原油价格已创每桶70美元的历史新高,是否会有更多他的朋友及同僚购买高级定制时,获得的答案是肯定的。


诚然,随着国际原油价格的持续暴涨,直接得利者当属中东产油国,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经济衰落早已康复,沙特阿拉伯、卡塔尔、阿曼、阿联酋等国经济增长率,近年来均已达到10%,由此不难看出,中东消费者的卷土重来势在必得。


Givenchy首席执行官Marco Gobbetti曾表态,中东已经成为高级定制极具意义的市场,并且其规模仍在持续壮大;Valentino首席执行官更是一语惊人,"世界范围的经济势头你无法预计是否能快速增长,但他们(指中东顾客)很多平时几乎只穿高级定制,所以他们自然得订购大量定制服满足需求"。将高级定制作为日常的唯一穿着,如此奢侈的做法,不禁令人瞠目结舌而又望尘莫及。


中东消费者由于其虔诚的宗教信仰,极其低调而隐秘,目前被公之于众的顾客名单很稀少,时装屋亦将此作为机密而三缄其口。她们一般都会拒绝媒体采访拍照,不愿透露自己的姓名背景,更不希望自己订购的定制服出现在第二天报纸的头版头条,而媒体为了捕捉新闻热点,满足读者的猎奇心理,往往会百般纠缠她们而使问题陷入两难局面,更有甚者以防媒体干扰而拒绝参加发布会。


而时装屋自然持有挽留她们的对策,邮寄秀场DVD、设置特殊网站方便她们在家浏览,或者邀请她们直接在定制服沙龙选购,以及将同样的秀举办两次,一场针对新闻工作者和社交圈常客,另一场则专供这些不愿曝光的顾客近距离欣赏。这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如今已被大规模采纳。


来源:FTD









或许有人认为办两场秀过于消耗人力财力,也睥睨于中东顾客的小题大做,然而时装屋却乐于如此,因为它们才是最大的受益者。纵观近年来Dior高级定制的发布会,场场都宛如颁奖典礼一样,星光璀璨,声势浩大,明星效应可以聚焦社会舆论,更为品牌形象的树立和传播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而中东顾客拥有自己的处事理念和生活范围,她们不需要在镁光灯下被世人一览无余,于是乎,所有这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蔓延持续,而不会产生任何摩擦和触碰。


商业巨富凭借高级定制彰显其奢华的身份与尊贵的社会地位,而本来就身份显赫,地位崇高的第一夫人、皇室成员,身着高级定制则是其在公众面前塑造自信得体却又不失优雅的良好形象的必要手段。


约旦王妃Rania是Givenchy和Gaultier的座上宾客,她赋予了中性甚至略显怪诞的时装以女性的极至妩媚,撞击出别开生面的视觉效果;卡塔尔埃米尔夫人Sheikha Mozah bint Nasser Al-Missnad,会定期要求Dior、Scherrer、Gaultier、Chanel等时装屋为她打理全套服装,以备她举行国家宗教仪式及出国访问时维持皇家风范。


北非摩洛哥皇后Lalla Salma,时年29岁的她,不遗余力地在世界奔走,为阿拉伯女性争取其应有的权利和地位,并且成立了多项慈善基金会,用于癌症研究以及爱滋病防御,身体力行地为摩洛哥在世界舞台的进步发展奠定了基础;她格外青睐Valentino高级定制的刺绣礼服,但为了迎合伊斯兰风俗,她倾向于修改成更传统的款式,包裹住肩膀、加宽袖口或者是增加袖子长度,以及加长裙摆的褶裥,以求遮盖住膝盖以上的部位。


其实早在上世纪60年代末至70年初,中东顾客一度成为高级定制最庞大的消费群。一位沙特阿拉伯酋长曾经为他的八位太太订购不同款式的定制服,科威特王妃甚至创下买下一货车数量高级定制的记录。但天有不测之风云,1991年,海湾战争爆发,但这场只持续了一个月的局部战争,却对中东经济造成了难以估算的重创,高级定制工业也仿佛一夜间随之坍塌瓦解,受打击程度不亚于1929年世界经济大萧条。


"高级定制业进入了睡眠状态,要知道阿拉伯王妃们就像它的启明星一样,石油价格越高,王妃们就会购买越多的定制服",Lesage刺绣工坊的创办人Francois Lesage回忆道,"黎巴嫩内战、以色列问题、海湾战争都造成了影响,虽然现在战争结束了,但是国家间的气氛依然紧张。高级定制业已经大不如前了。"尽管如今的中东顾客已经重拾富贵,今非昔比,但当年这段往事想比是他们永生难以忘却的。


来源:FTD









与此同时,俄罗斯商贾亦不甘示弱。2007年春夏Dior高级定制秀场后台,所有工作人员都在因为一条刚得知的消息而欢呼雀跃――一位俄罗斯富翁为他年仅17岁的女儿一口气订购了7件定制服,俨然成为这场东方传奇赞歌的开门红。这位慈爱的父亲坐拥资产80亿美元,出手之阔绰与上世纪70年代,因西方石油危机而操奇逐赢的阿拉伯石油大亨们不分伯仲。


Irina Abramovich,俄罗斯首富Roman Abramovich的前妻,在08年春夏Chanel高级定制秀场接受美国《Women's Wear Daily》采访时说到,"我喜欢将定制服与高级成衣混搭,比如说Alexander McQueen或者Nina Ricci,就算是Ralph Lauren,我也能搭配自如。


"获得3亿英镑巨额离婚赡养费的Irina着实财大气粗,谈起Ralph Lauren时的不屑与淡定,就好像那只是Zara或者H&M。此外,Valentino也因为拥有一位每季都会订购5到10件定制服的俄罗斯顾客而感到无比自豪。纵观俄罗斯寡头,作为近20年来新兴崛起的财富一族,他们往往对发家史守口如瓶。而事实上,当俄罗斯依靠能源武器,正在国际舞台上争取更多国家利益的同时,产生的相应副产品正是这些占据各个领域并且快速积累巨额资产的寡头们。


来源:FTD









Copyright © 2019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奢侈品 - 服装市场/销售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