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会是Karl Lagerfeld的接班人?

现在时尚界亟需思考的是,Chanel是否准备好迎来一个“后老佛爷”时代。
 
昨日Chanel 2019春夏高定系列时装秀如期在巴黎大皇宫发布,令人意外的是,现年85岁的品牌艺术总监Karl Lagerfeld 36年来首次未露面,而是由与他共事近30年的Chanel创意工作室总监Virginie Viard代为谢幕,此次反常的行为加剧了人们对Karl Lagerfeld将退休的猜测。


相较于其他明星创意总监,从Chanel内部成长起来的Virginie Viard被认为是最可靠的接班人

品牌发言人随后解释道,Karl Lagerfeld因长期工作,身体过于劳累而缺席,并希望他能早日康复。不过有业界人士指出,尽管Karl Lagerfeld签订的是终身合同,但若他身体状况不佳,那么退休也将被提上日程。
 
自从2018年1月Karl Lagerfeld蓄起络腮胡,有人就认为其健康可能亮起了红灯,有连续参加多年Chanel时装发布的媒体称虽然Karl Lagerfeld仍然思维敏捷,但在每次时装秀后登台时他已经开始有些迟缓。另有消息称,近期Chanel在Ritz酒店举办的一场高端珠宝客户晚宴上,不少客户都在讨论谁接班Karl Lagerfeld的问题。
 


 

Chanel 2019春夏高定系列时装秀由与老佛爷共事近30年的Chanel创意工作室总监Virginie Viard代为谢幕

 
值得关注的是,Virginie Viard是近来传闻中Karl Lagerfeld的最大潜力接班人。Karl Lagerfeld自1983年起担任Chanel创意总监,同时也在LVMH旗下奢侈品牌Fendi担任创意总监超过50年。他曾在采访中表示,“为什么我要停止工作?不工作我可能会死。”  多年来,Karl Lagerfeld都坚持高强度的工作,并且表示自己的运气特别好,“能够在最好的状态做自己最喜欢的事,也不需要和任何人争什么。”
 
去年底,Netflix推出由Andrew Rossi 执导的名为《7 Days Out》的纪录片,分别记录时尚、美食、体育等领域佼佼者的 7 天生活,时尚方面则记录了Karl Lagerfeld筹备 Chanel 2018 高级定制大秀的7天故事。纪录片中,Karl Lagerfeld依然高度参与对Chanel设计细节的决策。
 
去年4月,Karl Lagerfeld在接受Numero杂志采访时被问及,同时让Chanel、Fendi和个人品牌Karl Lagerfeld运转是否让自己的生活被填满。Karl Lagerfeld否认了这一说法,他表示,“所有那些只为同一个品牌工作的设计师最终发现自己完全被‘杀菌’了,他们开始重复自己的经典,在原地打转,咬着自己的尾巴。就我而言,我不得不从一个品牌切换到另一个品牌不断重塑自己,这也让我能够看到隔壁正在发生着什么。我一直在移动,这样我就不会变麻木。”
 
他还表示,在Chanel每年除了合约固定的两个成衣系列和两个高定系列,还有早春系列、早秋高级手工坊系列,冬季运动系列Coco Snow,沙滩系列Coco Beach等。
 
纽约时报时装总监Vanessa Friedman去年曾在一篇名为《Anna Wintour后的时尚世界》的文章中写道,Anna Wintour离任的传闻无疑激发了人们的想象,如果没有Anna Wintour,时尚世界将变成什么样? 她还指出,如今在时尚界职位最稳固的人恐怕只剩下Karl Lagerfeld。
 
不过,尽管签订了终身合同,时尚业界对Karl Lagerfeld何时退休的猜测从未停止,近些年愈发频繁。
 
经历了过去一段时间创意总监的剧烈换血,人们频频看到意料之外的传闻被证实。“黑天鹅”的出现,也让行业开始重新审视那个已经被理所当然接受的“时尚”,以及这种时尚的未来走向。 
 
鲜有人意识到,如今人们习以为常的“时尚”正是在Karl Lagerfeld等一众品牌、设计师和时尚媒体在过去30年建构的概念,但是在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新时代,时尚或许并不一定必须如此。有分析人士称,如果人们已经开始预测Anna Wintour的时尚世界,那么这个世界也将是一个后Karl Lagerfeld的世界。
 

图为Virginie Viard,被业界认为是接掌Chanel的最合适人选

 
拥有个人品牌的哥伦比亚裔设计师Haider Ackermann一度被认为是Karl Lagerfeld的接班人。早在2010年,Karl Lagerfeld在采访中表示,“我签的是终身合同,所以主要是看我希望谁来接棒,目前看来我会说Haider Ackermann比较适合。”
 
随后,Karl Lagerfeld钦定Haider Ackermann为创意总监的新闻铺天盖地,但是这一说法次年即遭到否认。Karl Lagerfeld在接受美国W杂志采访时表示Haider Ackermann可以去Givenchy,同时否认了让Haider Ackermann加入Chanel的想法,“我觉得那不是他的世界”。 
 
2016年,关于Karl Lagerfeld即将退休的消息又在业界疯传。事情缘起美国媒体Page Six的报道,有消息人士透露Karl Lagerfeld目前已经非常疲惫,工作表现不尽人意,已经做好退休准备,消息源还称古巴度假系列或许是他的最后一个系列。这一消息在Karl Lagerfeld接受美国Harper’s BAZAAR杂志采访时得到澄清。前年Chanel在德国汉堡的度假系列又被传是Karl Lagerfeld的最后一个系列。
 
另外一个接班人人选则是Hedi Slimane。Hedi Slimane于2016年4月1日正式离开Yves Saint Laurent后,关于Karl Lagerfeld邀请他加入品牌的消息便开始四处流传。
 

Hedi Slimane和Karl Lagerfeld有很深的交情,一度被认为是Chanel新创意总监的潜在人选

 
Karl Lagerfeld与Hedi Slimane相识于2000年,除了摄影让这两位设计师有深厚的交集,Karl Lagerfeld对Hedi Slimane的西装设计也青睐有加,前者曾公开表示:“我减肥90磅,只为能穿上Hedi Slimane设计的西装。”,而Hedi Slimane也曾多次受邀为Chanel的广告大片掌镜。
 
不过,2017年4月,Chanel正式发布声明否认此前Hedi Slimane将出任品牌创意总监的传闻,而今Hedi Slimane已加入LVMH旗下Celine,并于去年9月巴黎时装周发布首个系列。
 
去年,离任Celine的Phoebe Philo再次成为Karl Lagerfeld的热门接班人选,不过Chanel CEO Bruno Pavlovsky在采访中对传闻不置可否。也有分析人士认为,Chanel只会选择与Karl Lagerfeld和品牌高层交情较深的人选,Phoebe Philo似乎与Chanel此前没有交集。关于Chanel未来创意的继承者,Karl Lagerfeld也曾表示:“某种程度上,谁将成为我的接班人,取决于我想要把这个位置交给谁。”
 

面对LVMH与开云集团的寡头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Chanel也不得不思考自己在行业的位置

 
随着时间推移,众多有关Karl Lagerfeld接班人的传闻不攻自破,人们也开始将目光移向与Karl Lagerfeld一同谢幕的得力副手Virginie Viard。相较于其他明星创意总监,从内部成长起来的Virginie Viard被认为是最可靠的接班人。经历过长时间的相处,Virginie Viard与Chanel背后的Wertheimer家族以及Karl Lagerfeld建立了深厚信任,并且她已对时装屋创意工作室的事务轻车熟路,可以无缝“对接”。此前,Alessandro Michele带领Gucci的成功案例证明品牌从内部提拔创意总监同样可行。 
 
时尚行业正经历结构性演变,各品牌创意总监频繁换血,新的时尚景象已经初现雏形。可以肯定的是,无论谁接替Karl Lagerfeld掌管Chanel,将面对的是一个愈发动荡的奢侈品行业,以及处于“中年焦虑”困扰中的Chanel。 
 
虽然在头部奢侈品牌中,Chanel能够独善其身,在过去半个世纪中得以稳坐奢侈品行业第一的宝座。同时由于Chanel集团主要由Alain Wertheimer和Gerard Wertheimer持有,暂未上市,因而Chanel的业绩压力相对于上市集团较小,但近年来面对LVMH与开云集团的寡头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Chanel也不得不思考自己在行业的位置。 
 
去年6月,在Gucci表示将以100亿欧元销售额剑指Louis Vuitton头号奢侈品宝座的目标后,一向保持低调的Chanel首次公布财报,其2017财年总销售额同比大涨11%至96.2亿美元约合83亿欧元,营业利润为26.9亿美元,净利润录得18亿美元,有分析指Chanel此举不仅使得收购传闻不攻自破,更显示了该品牌至今仍在奢侈品行业拥有不可撼动的地位。
 
作为崇尚经典的奢侈品牌,内部动荡对品牌长期发展无益。不过对于Karl Lagerfeld引领的Chanel而言,业界对其设计一成不变的诟病已经酝酿了许久。时尚头条网曾在报道中指出,在一系列新鲜市场营销的包装下,Karl Lagerfeld的设计本质却没有太大变化,甚至距离当下年轻人的穿着方式越来越远,这令市场不禁担忧诸多具有话题性的动作实则只是Chanel年轻化的假象,其产品和形象都已和最新潮流严重脱节。
 
有分析表示,无论是秀场重金打造仿真火箭,还是在高定秀场大费周章建造埃菲尔铁塔和人造海滩,铺张的秀场可能出于Chanel对新一代消费者特别是千禧一代的一些误解。
 
未来消费者对奢侈品牌的期望不再是遥不可及的华丽置景,而是文化与情感的互动;不是精心营造的幻象,而是与消费者就他们关心的议题形成共鸣;不是品牌单方树立的高冷形象,而是消费者自己参与制造的独特人格;不是奢侈浪费的攀比,而是品味和个性的较量;不是口号式的颠覆创新,而是更加多元的新鲜体验。 
 
当前的时尚业界几乎是人人自危,包括时尚传媒在内,品牌对创意总监的耐心十分有限。即便才华出众如Haider Ackermann也在三季内黯然离开Berluti,成为奢侈品巨头战略调整的牺牲品,华裔设计师殷亦晴则在短短两季就与法国老派时装屋Poiret分道扬镳。不过如今年轻一代设计师被粗暴替换的事情大抵不会发生在Karl Lagerfeld身上,其与Chanel多年的交情堪称创意总监与品牌默契关系的典范。 
 
在变化无常的时尚界,Karl Lagerfeld与Chanel签订的终身合同或许是时装史上最后一份终身合同。近几十年来,时尚行业结构保持着相对的稳定,如今已迎来一个新的转折点,毫无疑问,一旦那些构建传统权力体系的操盘手退出,时尚将变成另一番景象。


 

Copyright © 2019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奢侈品 - 服装设计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