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89
工作信息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受全球影响,香港也开始接受二手服装

记者
Reuters
发布日期
today 2019年4月29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在香港首间二手设计师品牌店开张时,Joleen Soo在货架上翻看着Prada和Dries Van Noten服装,上面的标签显示它们的价格甚至比原来零售价便宜95%。

Joleen Soo是可持续品牌顾问公司Catalysta的创始人。她只是现在越来越多光顾这间位于黄竹坑工业区二手店的香港人之中的一个,他们都对二手服装会带来恶运的中国传统迷信嗤之以鼻。


香港Hula二手店内景 - Hula


Joleen Soo以前在美国留学时开始对古着店有所认识。她回忆道:“我如果将这些漂亮的衣服买下来,放假时带回家,我妈妈肯定会吓坏了”。

根据数据分析公司GlobalData的调查报告,在美国,过去三年的二手服装市场增幅是零售市场的21倍。

全球最大的网上二手服装寄售店thredUP在3月份曾预测二手服装市场到2028年将会超过快时尚市场。

McKinsey顾问公司在去年11月的一份报告也也表示它预测时尚服装会“结束自有时代”,原因是二手,翻新,出租和修复服装开始日渐流行。

香港这个大都市以奢侈而著称,穿着打扮都尽量避免同一件衣服穿两次。但经过多年的时间,现在的消费者也逐渐开始关注Retykle和Guiltless等二手物品网站,Redress等非盈利快闪店,以及HULA和OnceStyle等实体店。

根据McKinsey公司2016年的调查报告,五分之三的衣服在制造后一年都会被送至焚烧炉和垃圾堆填区。Sarah Fung是HULA二手店的创始人,她希望能够延长设计品牌服装的寿命,减少这个行业的浪费现象。

Sarah Fung以前曾在香港连卡佛精品店工作。她表示:“我开始对一直不断制造出来的服装数量感到有点恶心”。

Sarah Fung说服饰的货架寿命很短。她的任务是让人付全价购买衣服,避免之后被扔到廉价区被当作垃圾一样处理掉。

作为伦敦圣马丁设计学校的毕业生,她和越来越多的时尚行业人士一起,希望能够促使香港人重新考虑应该如何购买奢侈品牌服装 。

Sarah Fung同时在网上以及现在的线上实体店向顾客提供一系列优质的二手服装,她希望能够扭转认为二手服装不受欢迎或老土的想法。

Joleen Soo表示这使到这些衣服能够“和不同的人一起焕发多次生命”。

HULA的网上销量从2016年开始每年都增加三倍。

同样是部在连卡佛公司任职的Sarah Garner则在2016年创建了二手童装网站Retykle。它的销量在去年大幅攀升400%,平台拥有将近1万位卖家和买家,每周的销量有1000件。

中国市场的潜力是如此之大,全球著名的二手服装零售网站Vestiaire Collective也与2018年1月在香港成立了亚太区总部和物流中心。

Vestiaire Collective联合创始人Fanny Moizant表示他们网站的一站式VIP寄售服务需求大幅增长,这项服务包括二手服装收集,定价,产品描述和拍照。

她表示,网站2018年在亚洲的活跃用户增幅超过200%,现在来自中国的富裕顾客的数量也日渐增长。

在中国大陆,闲鱼和转转等网上平台提供了销售闲置物品的全新渠道。因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表示他们有意购买二手物品。

自从去年3月份创建以来,闲鱼已经在中国这个有着14亿人口的国家回收循环了超过8500吨旧衣。卖家能够领取蚂蚁森林的绿色能量,用来在中国支付植树造林。

时尚博主Belinda Lin表示中国买家在购买二手物品方面落后于全球潮流,原因是中国传统习惯认为旧衣服会带来恶运,另外还担心衣服是否干净卫生,以及没有找到合适或吸引人的衣服。

但越来越多出国旅游的中国人在看到伦敦和巴黎著名的古着市场后改变了想法。

在香港这个拥有众多全球“超级富豪”的城市,超过40%的二手衣服上面还挂着标签或还没有穿过。

Redress环保组织创始人Christina Dean认为:“购买二手服装不再是节俭,而是有环保意识的时尚消费者行为”。

27岁的Gloria Yu最初是被低价吸引,她表示了解到时尚行业对地球的伤害现在是她购买二手商品的动机所在。

Joleen Soo也持相同意见:“如果你是环保意识,你就不会对此视若无睹”。

根据WRAP组织的报告,衣服多穿9个月会使到每一件衣服大约减少20%至30%的碳足迹,水足迹和浪费足迹。

在香港,二手零售需求最早是来自在当地居住的外国人以及经常出国旅游的香港人。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这个行列。

1月份在深水埗开设了一个二手牛仔快闪集市。荔枝角附近也有一个快闪集市开张。

Sarah Garner表示她的Retykle二手零售网站正翻译成中文,因为大部分的顾客都只能用中文进行购物。

Sarah Fung则表示她正致力于消除更多人的疑虑。去年她特别举办了一个特别活动,邀请四位Instagram网红在其 HULA平台销售她们的二手服装,以此传递她们的“好运”。

Sarah Fung说:“如果有所谓的恶运,那为什么我们不会有好运呢?”
 

© Thomson Reuters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