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83
工作信息
PUMA
Junior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App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Wats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Kid’s Brand Marketing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Excellence Process (Assistant) Manager - Gover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IT Secur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Merchandising Manager la Roche Posa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 Trade Marketing Executive, Loreal Pari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Assistant Manager, Helena Rubinstei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Operations Manager - Data & Analytic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Crv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o+o, Modern Trad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HR Manager bj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Goal-Business Analytic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Women’s Brand Marketing Sport Lifestyle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 Nbhd sr. Strategic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nkrs sr.Business Mr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Senior Marketing Manager, Tom Ford Beauty,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A LA SOURCE...
Responsable Commercial Export Asie (H/F)
正式员工 · CENTRAL
NIKE
gc Consumer Direct Marketing Digital Director – Nike.Com/App/mp/Targeted Comm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21年3月4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受儿子炒鞋牵连,Nike 北美总经理被迫离职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21年3月4日

周一,美国运动巨头 Nike(耐克)发布简短声明称,担任品牌北美区总经理的 Ann Hebert 已经离职,公司正计划宣布新的负责人。


Ann 已经为 Nike 工作了25年,她于去年6月担任这一职位,负责 Nike 在北美市场的销售、营销和商品推广。

《彭博商业周刊》(Bloomberg Businessweek)上周报道,导致 Ann 此次离职的是她的儿子 Joe Hebert。据说,Joe 曾使用母亲名下的信用卡花费超过13.2万美元,通过抢鞋机器人为自己的转售公司 West Coast Streetwear 囤积限量版球鞋,以便以更高的价格转卖。目前,West Coast Streetwear 对此事尚未发表评论。

Ann 也尚未对此事做出回复。 Nike 的一名代表表示,Ann 在2018年时曾向公司透露了自己儿子的运动鞋转售业务的相关信息,但当时 Nike 表示 Ann 并未违反公司政策和保密协议等。

《彭博商业周刊》在近期的封面文章中探讨了 Joe Hebert 的故事,他从大学辍学,以转售运动鞋为生。2017年,Joe 开始在美国运动鞋交易平台 StockX 上转售运动鞋,当时 StockX 每天处理的交易已达数万笔。

如今的数字化工具越来越高效,Joe 这样的专职炒鞋党会使用“抢鞋机器人”锁定最受欢迎的运动鞋,比那些在实体店门前辛苦排队的人更轻松抢购到更多热门运动鞋。

Joe 的竞争对手和他一样也可以使用抢鞋机器人,并进行深入的市场分析,但据 Joe 的一些客户称,他们所缺的是:有关买什么鞋、如何买鞋的合理分析,最重要的是关于“特定球鞋需求能持续多久”的预计。Joe 拒绝透露自己的信息来源。

疫情为球鞋转售市场发展提供了另一个机会,原因是部分鞋履公司面临着呈现两位数下降趋势的销售额,不得不大幅打折促销。另外,消费者逐步转向 StockX、GOAT 等运动鞋交易平台购物。

疫情爆发后,Joe 发现自己的客户越来越多,但是却无法为他们提供更多的服务。于是,Joe 买来了一辆厢式卡车与朋友 Justin Taliaferro 一起踏上为期25天的寻鞋之旅。两人从(Nike 总部所在地)波特兰市向东出发,途径爱达荷州、犹他州、和科罗拉多州,重点关注丹佛等 Nike 门店密集的地区,最终 Joe 花费20多万美元收购了大约2000双鞋,他希望通过这些鞋获得大约5万美元的利润。

《彭博商业周刊》偶然得知 Joe 的母亲是 Nike 北美地区副总裁兼总经理。Joe 向《彭博商业周刊》发送了一份有关 West Coast Streetwear 美国运通公司卡的声明,以证明品牌的收入,而该卡正是在 Ann 的名下。

对此 Joe 表示,虽然母亲启发了自己成为一个商人,但自己从未从母亲那里得到过如折扣代码之类的内部消息。Joe 坚称不要让母亲的名字出现在文中,并与《彭博商业周刊》切断了联系。

| 消息来源:路透社、彭博社

| 图片来源:West Coast Streetwear Instagram 账号

 

Copyright © 2021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