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82
工作信息
NIKE
sr Merchandising Manager, gc - Women Lifestyle Footwear (Ndd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Brand Protec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H&M
Regional Merchandise Manag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H&M
Omni Group Manager Regional Merchandising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H&M
E-Commerce Merchandise Manag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NIKE
Learning & Developme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SHISEIDO
Brand Communic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Manager-Social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H&M
Business Controll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ADIDAS
Buyer
正式员工 · 大连市
ADIDAS
Specialist Gbs HR Services
正式员工 · 中環
ADIDAS
Senior Director Ecommerce, .Com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VF CORPORATION
Director, Digital Product Manag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Manager, Product And Merchandis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Senior Manager, Product Creation, Black Box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Manager-E-Commerce Operation, Wechat & .c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Regional Senior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Marketing, Cdm) Director, Social Platforms And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Converse Marketing) Digital Marke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LUMBIA SPORTSWEAR COMPANY
Supply Chain Operational Analyst
正式员工 · 珠海市
PUMA
Manager Chemical Compliance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gc - Mens sp Appare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Yoka
发布日期
2008年6月11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手表设计的历史演变

记者
Yoka
发布日期
2008年6月11日

劳力士蚝式恒动日志型特别款,白金表壳,镶钻黄貂鱼皮带

对于大多数人来讲,机器就像是一个人的骨骼,尽管算不上丑陋,至少也不宜暴露在外。很多人认为机器的构造本身就是一种美,但从钟表到汽车,从人的衣装到家庭的装潢;只重“里子”不讲“面子”的人真的很少。具体到手表,这个面子,指的就是将骨骼包装起来的外形设计。至于偏向于功能还是外表,大多数人都倾向于“里”、“面”并重的选择。

海瑞・温斯顿的Opus 7。设计师籍此表表达着“化繁为简”的艺术理念

纵观手表设计的历史,所有关心的人都不难发现,手表的设计与之前的钟表设计大不一样,后者融入了更多的艺术风格和美学成分。钟表设计元素即便再多,也容易被人认可,因为它一直被置放于家庭中最显眼的位置。何况能摆得起漂亮钟表的家庭已非同一般,即便华丽些也不会让人说成是招摇显富。手表的情况则不尽相同,当它于20世纪初来到这个世上的时候,关于手表造型与设计走向的争议也随之泛起。法国著名珠宝品牌率先打出了“手表就是手表”的口号,不可与珠宝之类的纯装饰品混为一谈,它的实用性要明显大于它的装饰性。但事实上,很快这个论点就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手表不单单是一个计时器”的理念开始颠覆先前的口号,手表不可“因陋就简”。

历经百年的荡涤磨练,手表作为千百万人的贴身之物,其外形设计的意义要远大于内在功能的齐全和精密。尤其在现代化的今天,想得到准确的时间已不是件难事, 今年有国外媒体爆料:在中东和东亚举行的奢侈品展览会上,从迈巴赫汽车到路易威登手袋,从高档手表到镶嵌着钻石的手机在这些地方似乎都不缺买主,唯独一家韩国企业推出的镶宝石的冰箱和类似的洗衣机无人问津。这家韩国企业显然是错对了富人的“胃口”。殊不知,世界上所有能消费得起天价手表的买主都是自己向来不从冰箱里往外拿东西的人,至于操纵洗衣机这类的事情更是家里仆人的事,特别是在富人买东西“只关心质量不关心价格”的中东地区。手表之所以“独善其身,长盛不衰”关键在于它与主人的亲和力除珠宝饰品外,绝非其他奢侈品可比。于此,手表的功能已被弱化,品牌的诱惑和优雅的设计成了不可阻挡的力量。的确,如果说上一个世纪是“解决裤子”的世纪,那21世纪则是一个解决“穿什么裤子”的世纪。

美度表完美系列多功能计时表

手表设计多元化和主题化趋势明显

从去年瑞士巴塞尔和日内瓦两地钟表展会的走势来看,当代钟表尤其是手表设计,多元化和主题化倾向明显。真正能达到作品级的手表几乎清一色都属限量版,甚至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所谓畅销款式。现代人,尤其是那些有消费能力且年龄还不算太老的新贵一族,甘愿花巨资以彰显自己的个性,而不会花大价钱买一个弄不好在高级社交场合有可能“头碰头”的大陆货。一个品牌的限量表款超过200只就算是天文数字了,例如卡地亚在年初巡展的具有中国元素的经典表款,全球限量1只。想要拥有,只能定制。但也有个例,比如在这届钟表展上推出的泰坦尼克――DNA腕表限量发售2012只。这个数量有极大的风险性,全世界有超过2000多人拥有这款手表将意味着什么?该款手表是用从深海打捞上来的泰坦尼克沉船残骸制造,2012则表示到2012年是该船沉没100周年。买这款手表的人没几个关心它的功能,至于它的外形设计如何也不重要。买主在意的是这款手表所包含的历史价值。可见,面对激烈竞争的现代社会,无论什么牌子的手表,要想提高它的附加值,单凭它的外观设计已难以达到。必须综合几个方面的因素才能使它身价不凡。

卡地亚

手表设计的细节之美,我们忽略品牌,单看这设计的考究:蓝钢指针,宝石镶嵌凸起上弦表冠,罗马数字和火车轨刻度环,构成表耳的表壳外缘末端。关键是这是1919年的手表。

在此,创新、毫不吝惜地使用贵重材质和坚持手工制作几乎是钟表业内竞争公开的秘密。劳力士品牌在瑞士的遭遇就是一个例子。去年,尽管它得到了业内“6分”的评价,但当地尖刻的手表评论刊物仍说它缺少创新意识,抱残守缺。然而,现实却远不是文人笔下的风花雪月,作为一家年产几十万只手表的著名品牌,在手表设计的花样翻新上肯定无法做到日日常新。并且,在设计上大动手脚,那些只认经典面孔的老主顾未必买帐。在手表设计上,是沿用还是创新,必须恰到好处,画在草图上的表和制成品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必须千思万虑始动真。

通常,当一个商品完成了它的“初级阶段”也就是所谓的基本用途后,制造者将会把注意力转向它的高级阶段,也就是装饰效果;从而提高它的附加值和营造与受用者之间的情感维系,手表就是这方面最具代表性的商品。比如说一把椅子,除了能让人坐上去感到舒适以外,想把它卖得更贵,就只有在它的造型与材料上下功夫了。同样,有钱人士买灯显然不是为了照亮,而会更多地在意它的造型。

把表做在装饰品上Or把装饰品做在表上

手表在造型设计上的明争暗斗早在100多年前就已开始,此前座钟当然是制表匠们一争高下的首选之地。怀表虽然普及率较高,不过对于手表设计师来讲,怀表不是他们施展才华,用尽心机的对象。因为怀表是给自己看的,而手表则不然,它不仅给自己看,还能像首饰那样给别人看;所以手表的造型设计,非同小可。在法语里,手表最初被叫做MONTRE-BRACELET,顾名思义就是首饰表或者是“带有计时功能的腕饰”,反正两者兼而有之。当时的人思想僵化保守很少有人敢做“出格”的事,纯粹的手表是否能让人接受,100年前还是个不大不小的问题。

没有人去认真探讨世界上的第一只手表到底是在谁的手腕上诞生的,肯定是因为某种需要,将怀表配了个带子戴在了手腕上,图个方便而已。无心插柳柳成荫,手表从此诞生,至于今后如何将它做得既实用又好看,欧洲的表匠们绝不是等闲之辈。我们现在使用的绝大多数东西在19世纪下半叶已具雏形,尽管远没有达到普及的程度,但富有想象力的手表设计师,已不甘寂寞。他们利用人类天生“喜新厌旧”的本性,有钱人追新求异的特点,将前所未有的灵感与创意尽情发挥在手表的设计上。“不可能”和“想不到”这两个词在他们看来只是个“文学词汇”。

艾美的奔涛系列偏心两地时限量表。两地时区表盘虽采用了双偏心设计,但用在45毫米的大表盘上却显得很舒服

在1851年的伦敦世界博览会上,还没有手表的半点踪影,而1900年巴黎世界博览会上,已有手表公开展出,但问津者寥寥,当时的人们只是想手腕上戴着的应该是首饰,而不是一只“怀表”,上千年来都是如此。不难想象,当时即使戴着手表,也未必敢在大庭广众之中亮出来看。事情发展得很快,1902年的时候,全德国只有不足五万人戴手表,而在此后的仅仅5年里,全德国就卖出去近35万只手表,法国和英国的情况都差不多。基本上也就是在这时候,许多原来兼职的钟表设计师,改做专职,因为市场需求已足够能让他们关在小屋里尽情发挥且衣食无忧。不过当时确有是“把表做在装饰品上,还是将装饰品做在表上”之争。早在16世纪,法国的钟表匠就将一只小表镶嵌在国王法兰西一世的匕首上,后来又发展到戒指、项饰及胸针等首饰上,由此可见,珠宝首饰跟手表的血缘关系的确很近。20世纪初,户外运动的兴起和航空热,也是导致手表大行其道的外因条件。由于佩戴手表的人越来越多,手表档次的分野也日趋明显,很多富人乐于坚守天价手表的选择,从而奠定高档手表至今不肯放下高贵身价的“社会基础”。总之,体现手表设计师的奇思妙想的少量稀有版本,即使功能上不那么先进,甚至也不那么光彩夺目或精雕细琢,仅凭着一成不变的白瓷表盘和罗马数字同样可以让你感到囊中羞涩。

手表设计最富激情的领域

从前的座钟除了计时的部分之外,可以同多种材质结合得天衣无缝。西方人钟情于石材,所以与美石的结合成为名贵钟表的典型外观,其他诸如桃花心木、鳄鱼皮、甚至动物的角质等都成了设计师的想象空间。而对手表来说,以上这些东西显然都不合适。所以,设计师必须在表盘和外形设计上倾注更多的精力,才能弥补材料单一的不足。前面已经提到,手表设计是在珠宝首饰设计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后起之辈,所以给设计师真正带来“头疼脑热”的不是如何体现华丽的问题,而是如何结合手表机芯的大小以及照顾到大多数男性买主的偏好。手表与首饰不同,使用它的人大多数是男性,这样就产生一个问题,它非但不宜显得过于繁琐和花哨,而且在必要的时候,还要特意透露出它的骨骼,也就是机械构造,以讨好对精巧玩意儿天生痴迷的男士。

那些躲在日内瓦湖畔或巴黎某一座百年老屋里顶尖级的手表设计师们,一天到晚在绞尽脑汁,为琢磨出世界上造型最抢眼夺目的手表而绞尽脑汁。没人承认自己江郎才尽,在他们的语汇中也没有市场萧条那么一说,手表设计永远是最富激情的领域。随着越来越多的珠宝设计师的加入,单一的手表设计师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在前者的眼里,设计手表似乎要容易一些,而对于后者而言,设计手表的难度则更大,因为将两者合二为一,往往顾此失彼,只有兼容并蓄,恰到好处,才能事半功倍。

一只手表的价值最终还是要以它本身所记录的时间来决定,在时间面前,一切平等。一只手表是成功之作,还是败匠之笔,都将在时间面前坦荡无遗。好的设计可以流芳百世,糟糕的设计虽然会成为笑柄,但也不一定就没有价值,最终由时间来评断。即便如此,还是前一种选择更符合常人的心理。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