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44
工作信息
深圳欧概念服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广州韩味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上海妙格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上海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上海赏心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上海
G-III APPAREL GROUP
服装设计经理Fashion Design Manager
正式员工 · 上海
中山市银轩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妍芙妮时尚集团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广州卡度尼服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搜逻服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ORIGINS
Assistant Digital Marke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深圳欧概念服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广州玛尼威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深圳流行原点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深圳市诗伊美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李宁 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女子运动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上海
MO&CO.广州爱帛服饰有限公司
开发跟单主管
正式员工 · 广州
MO&CO.广州爱帛服饰有限公司
女装技术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MO&CO.广州爱帛服饰有限公司
运营经理(微商、官网)
正式员工 · 广州

时装时论:“Vintage时装”的魔力在哪里?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today 2010年4月21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Vintage是一种文化,不能随便乱穿。要么就是从头到尾都是vintage,要么就碰也不要碰。那么,这个Vintage到底为何成为这样的“神物”呢?




  在一位二手衣商那里,听到了这样的言论:“Vintage是一种文化,不能随便乱穿。要么就是从头到尾都是vintage,要么就碰也不要碰。”在这样的叙述中,vintage显然已经脱离了其物资流通的语境,在一小撮毫不折衷的vintage爱好者中,成为一种“神物”。类似的句式可以在宗教中寻找到, 例如“十诫”之第一条:“除了我以外,你不能有别的神”。



  通常而言,穿vintage的现代人,很难在他当下的身份与衣服所处的历史中,寻找到任何内容契合。因为,vintage是历史的再现,而非历史本身。在这种高度风格化的穿着中,确实体现了苏珊-桑塔格所津津乐道的“坎普(Camp)”:“它是对夸张之物、对‘非未来(off)’的热爱,是对处于非本身状态的事物的热爱。”



  因此,vintage文化和王尔德(Oscar Wilde)以降的dandyism并无本质的区别,只不过采取了不同的身体技术而已。然而,这种琐碎的趣味,很难被塞进某种框架中,并且不能被僵化为一种思想。它本身即意味着先进的感受力,消解了理性的陈词滥调。



  若为vintage作一番考古,有两个时段不容忽视。第一个高潮诞生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整个西方世界开始全面拥抱东方风格。在东方式的生活方式缺席 的情况下,西方人消费着一种毫无内容可言的东方式影像。第二个高潮诞生于20世纪60年代,嬉皮士们拒绝接受新衣服,终日在跳蚤市场和旧货市场中找寻古怪 的外国服饰,以标新立异。他们穿上类似佛袍的服装、佩戴念珠、并开始茹素。而美国的嬉皮士更是喜欢在美洲原住民那里寻找打扮自己的灵感。如果说,嬉皮士们 为vintage添加进了更多的精神内涵的话,无疑揭示了“存在于意象中的东方”是如何作用于精神的。



  当代时装所展现的vintage奇观,有其自然的文脉。John Galliano是一个绝好的范本。他在20世纪90年代所创造的极致怀旧的现代时装景观,在借取和挪用历史意象的过程中,将之强化为无比坎普的趣味。他 本身并没有意识到他的设计带有非常浓厚的后现代主义色彩,只不过沉浸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藉由那些复杂的时装所展现开的消费奇观,以及对纯粹技术的热爱。



  然而,副产品出现了。John Galliano对vintage的再创作,导致了极端梦幻的效果,并在网络时代,将之二度意象化,在更广泛的范围内传播了出去。因此,产生了 vintage的第三个高潮:在纯粹对陌生意象的消费和精神化的升华之后,vintage被新的科技和传播方式赋予了更为复杂的“叠影”效果。在这一历史 矩阵中,vintage不断自我繁殖出新的品种,与更微小的趣味,但其本质并没有改变。



  伦敦和东京是两大当代vintage文化的策源地。一方面,Vivienne Westwood和Alexander McQueen在传统的苏格兰格纹中,将英国性现代化;另一方面,Junya Watanabe、N.Hoolywood、Number (N)ine等日本当代时装品牌,则沉浸在以当代技术的手段,再现历史意象。前者因袭了John Galliano式的,把vintage奇观化的实践;而后者则更着重强调日常化的再现。这两者间都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共同点:寄生性。



  让我们重新回到vintage文化的戒条中。在这一重新形成的微型“宗教”体系中,现代性与寄生性是其显著的特点,其“主神”即是一种存在于想象中的历史。



  它的神迹在于,用现代技术,消解掉历史的理性。因此,vintage崇拜,是无内容的崇拜。再次套用苏珊-桑塔格的话来说:“它以不同的方式将怀旧和宽慰 包含在内:因神圣感的失落而怀旧,因一种不可承受的重负已被卸除而宽慰(虽有一种令人烦恼不已的贫乏感,但坚信降临于古老信仰之上的东西不可避免)。”这无疑勾画出了现代人普遍所处的当下,vintage只不过是其中最具风格性的表现之一。那些面貌晦暗、皱巴巴、充满了旧时滑稽趣味的服装,只是满天神佛中被虚构出来的、用以膜拜与寄予心灵寄托的“偶像”。偶像本身也是一颗以神佛为寄主的寄生草,其本身也同样拥有焕发青春的能力,是为vintage的魔力所在。

Copyright © 2019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