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32
工作信息
ESTÉE LAUDER
Marketing Directo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E-Commerce Executive, 3ce, Td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ec Marketing Manager, l'Oréal Paris Hair Store, Tmal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ommerce Executive, Takami, Tmg+Mini Program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Finance Manager, I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Chinese Consumer Conquest CRM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Junior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App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Wats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Kid’s Brand Marketing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Excellence Process (Assistant) Manager - Gover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IT Secur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Merchandising Manager la Roche Posa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 Trade Marketing Executive, Loreal Pari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Assistant Manager, Helena Rubinstei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Operations Manager - Data & Analytic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Crv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o+o, Modern Trad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HR Manager bj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Goal-Business Analytic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Women’s Brand Marketing Sport Lifestyle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AFP
发布日期
2010年3月12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时装界被曝光与女性时尚杂志有内幕交易

记者
AFP
发布日期
2010年3月12日

    在巴黎时装周结束之际,两位巴黎时装顾问揭露著名时装公司与某些女性时尚杂志的女主编有染,向她们支付大笔金额,以求赢得她们的一纸好评。

    高级时装艺术顾问Donald Potard表示,“所有时装公司都会求助于这些杂志的有影响力的主编。因为得到媒体对他们设计的肯定会让他们心安理得。”

    他在自己的博客中提及最近一单“丑闻”。法国Vogue杂志及其女主编Carine Roitfeld被巴黎世家(Balenciaga)公司的时装秀列入“黑名单”,因为品牌用了她们的设计建议,但最终却在竞争对手身上发现同样的创意,这实在令公司大为恼火。

    在被法新社问到相关内容时,Vogue杂志和巴黎世家都不愿置评。WWD专业杂志在其网站上发表了Carine Roitfeld的一则简短声明:这太可惜了。这是一间很棒的法国公司。我希望以后不会再是这样。”

    Donald Potard还表示,“这种情况由来已久。不过以前只是朋友性质的建议现在却变成商业性质,而且开价昂贵。”有些主编甚至可以收到“每天5万欧元和每小时1万欧元”。“她们有时太过贪婪,同时为多间公司服务。结果就出现撞衫的情况,这就象美容整容师给所有的顾客做同样的鼻子一样”。

    他表示,“是就此罢休还是开始收费?这涉及到她们作为媒体独立性的伦理问题”。他认为“年轻时装设计师做梦都想Vogue或Elle杂志能对自己有几句好评,不惜为此大洒金钱”。

    拒绝作证?法新社对几个女性杂志的总编就此提出采访,但她们都拒绝发表意见。

    要求不透露姓名的巴黎一间小时装公司的总裁提到“这种合作其中大有内幕”。“一些主编借走又还回的衣服被发现有拆过的痕迹”,因为已经被人抄袭。

    主要担任LVMH集团时装顾问的Jean-Jacques Picart表示,“随着20年前投资集团进入时装界,媒体记者和品牌之间的咨询建议金钱化的情况就开始日渐普遍。”

    “金钱,生意,赌注变大,竞争无处不在。经过风险评估,时装公司都纷纷向天才横溢的杂志编辑咨询意见令其品牌形象能够脱颖而出。”

    他表示,“或者大家认为最终目的就是效率,重要的是设计的时装能够买得出去,或者大家考虑的是伦理方面,那只能揭露媒体从业人员缺乏独立性和客观性”。

    他特别指出这些编辑的有偿服务和她们的杂志以及广告商之间的“角力较量”需要“正确区分”,广告的排版是根据客户投入资金的多少来决定的。

    Jean-Jacques Picart提及不少人围着“这些呼风唤雨的女强人”“争相献宠”。这其中就包括权倾一时的美国Vogue杂志的女总编Anna Wintour。她因《穿Prada的女魔头》一片而为世人所熟悉。众人在她面前无不俯首称臣,甚至大牌时装设计师都同样如此。

Copyright @ 2021 AFP.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