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00
工作信息
NIKE
sr Finance Planning Manager - Inventory Manag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 Account Executiv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 Purchasing Business Partner Buyer, l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Excellence Process (Assistant) Manager - System & Dat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sm-Nddc Merchandise Financial Plann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North Asia&Sapmena IT Integ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of Product Management-Shenzhen
正式员工 · Shenzhen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Marketing Manager, le Labo,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Visual Merchandis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IT Data &Analytics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Product Marketing Manager, la Mer,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NIKE
Total Rewards Operations Manager,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Logistics Coe Manager-Industry Engine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roduct Manager, Lancom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Product Marketing Manager, Bobbi Brown,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Marketing Manage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Education Director, Clinique,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Senior Product Marketing Manager, jo Malone London,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North Asia Order-tO-Cash Business Process Own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dmin Manager, Cdc, Suzhou
正式员工 · Suzhou
L'OREAL GROUP
Senior Product Manager, Skinceutical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Product Manager - Vich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09年9月9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时尚新编英特耐特格言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09年9月9日



    总有一些姑娘和小伙儿,傲慢地踩在时尚潮流之巅,台下人不明所以,他们到底享受的是普罗大众的顶礼膜拜还是独孤求败的寂寞?这时,一些“万事通”跳了出来,他们一本正经地告诫大家“不要迷恋时尚,时尚只是个传说!”话音未落,只听远处有人喊道:“万事通,你妈叫你回家吃饭了。”他只好尴尬地摆摆手,“欲听分解,下回再说”。

    我们姑且套用那些在英特耐特上风靡的“格言”,换个戏谑的角度看待今天的时尚,它高高在上得太久了,谁知道风光喧嚣背后是不是充满着无尽的落寞,也许那些意淫出来的天堂或者地狱不过是个传说。

    难道时尚圈不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喧嚣、繁华的地方吗?缪斯手拎数十万的手袋接受时尚子民艳羡的目光;明星穿着最不可思议的装扮登上各种杂志的头条;设计师拖着极致奢华的礼服在无数镁光灯的闪烁下得意地谢幕……时尚圈从来不甘寂寞,但是,当梦想唾手可得时,站在时尚塔顶上的那小撮人览尽无数风光,到头来,谁知道他们透支的喧嚣会不会报复回更大的空虚和寂寞?









    他们穿的不是时装是寂寞

    第800个Birkin还能提供多少快乐?

    有一档真人秀,《Paris Hilton:My New BFF》,故事主线是著名的败家千金Paris Hilton如何在一些普通人中甄选自己的“好朋友”,说穿了,也就是要明目张胆地秀一下要有怎样的时尚品位、社交手腕和对付男伴儿的调情技术,才能踏入如今好莱坞一线败家女的社交圈。与其他时尚真人秀比起来,这档节目并不算热门,收视率始终徘徊在鸡肋剧集的行列里,如你所见,上述的三言两语已经能窥探出内容构架的空洞乏味,好莱坞的“Bitch Girl”指数早就超标了,没人会对一个丑小鸭变成一个贱小鸭的虚构故事表现出多大兴趣。可《Paris Hilton:My New BFF》还是开拍了第二季,表现出了比《口红森林》和《女人帮》更顽强的生命力,显然,这全仰仗女主角本人的号召力所赐,是啊,尽管我们不想看她那副颐指气使的嘴脸,但还是忍不住想从细枝末节里八卦一下败家千金到底败家到了什么地步。

    有那么一集,终于借着Paris Hilton给个人时装品牌宣传的当口,见识了她的衣橱,哦,或许称之为仓库更合适。在一个比普通时装屋更大却更拥挤的屋子里,到处堆挂着败家千金的“战利品”,她大概拥有500副左右的太阳镜,10个衣架的当季新款(《Stylista》中《ELLE》样衣间的衣服也不过如此了),5个抽屉的头饰,以及不计其数、随处可见的高跟鞋和手袋。她对着镜头抛了个媚眼儿:“这些都是我最好的朋友。”不过,眼尖的人都看见了,好几沓“好朋友”还被抛在墙角或者衣架上,排队等待着主人遥遥无期的临幸。看样子,Paris皇宫显然一直以供大于求为傲。






    比起姐姐,Nicky Hilton倒是没那么贪婪,但有时候她会表现出可怕的“专一”。有一段时间,人们叫她“机车小姐”,因为无论走到哪里她都拎着Balenciaga的机车包,那就像她身上的一部分,于是《娱乐周刊》的“毒舌”挖苦到:Hilton家的二小姐发育出了另一个外挂“器官”,而且这个“器官”是可以变色和伸缩的。当然,它的“存在”也非常人性化,不但可以配合她不同颜色的时装,还能因为季节的变化在外形上与时俱进。有好事者收集了每个带有机车包的Nicky街拍,他们说,她大概有超过35个以上的藏货。而她的好友Nicole Richie拥有的数字则跟她不相上下。不过,这个数字仍然不能构成惊悚的级别,当Victoria Beckham被爆料家里收有800个“Birkin包”的时候,那些小字辈的战绩便立刻显得不好意思一提了。




    一个调查是说空虚和寂寞的人最喜欢吃甜点帮助他们营造满足感,But,要是有人因此每天往自己嘴里塞10斤巧克力,我看这位也只能越来越寂寞。对于收入微薄的普通人来说,大概永远不能领会这种“批发”奢侈品所带来的成就感,当几万美金的手袋被成群结队地领回家的时候,你分不清楚它们到底跟冬储大白菜有什么区别。这种“集邮”行为,让快感都变得触手可及,当你收到第800个Birkin的时候,“稀有”的意义早就荡然无存。如你所知,庞大的数字唯一能堆砌出来的只有麻木,那些原有的奢侈只会因此变得廉价。

    对于收入微薄的普通人来说,大概永远不能领会这种“批发”奢侈品所带来的成就感,当几万美金的手袋被成群结队地领回家的时候,你分不清楚它们到底跟冬储大白菜有什么区别。这种“集邮”行为,让快感都变得触手可及,当你收到第800个Birkin的时候,“稀有”的意义早就荡然无存。如你所知,庞大的数字唯一能堆砌出来的只有麻木,那些原有的奢侈只会因此变得廉价。






    独孤求败不疯魔不成活

    《霸王别姬》里师兄对程蝶衣说:“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一个人走火入魔到了忘我,当然自恋得很,以为高处不胜寒,但轮到别人欣赏,效果未必有那么乐观。

    时尚圈一向对“异类”充满着浓厚的兴趣,Jodie Harsh、Andre J、Beth Ditto……疯魔的穿着五花八门,这半年绝不只是Lady Gaga一个人在孤军奋战。起初,《Poker Face》刚面世的时候,Gaga姐的米妮发型、喷火胸椎、裸色泳衣还能俘获人们的猎奇心理,不过时间久了,“雷”声便盖过了专业人士的夸耀,换做正常人,谁好意思天天穿泳装出门?

    另外两位,Jodie Harsh和Andre J并肩掀起了妖男横行的高潮,一个穿着紧致的低胸Versace裙装登上了《Vogue》的封面,另一个梳着80年代高耸入云的大波浪成了为数不多靠街拍挣名气的摇滚歌星。时尚杂志的女魔头大赞二人的品位与幽默感,前卫的时尚爱好者紧随其后成了异装癖的拥趸,但,还得问问那些正经穿衣吃饭的普通人,哪个会慷慨到花了大价钱就为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异端?

    事实上,人们只会将关注点集中在某个人还能穿得怎样疯癫上,普罗大众才不会在那些怪异的搭配和惊人的胆识下寻找如法炮制的可能性,这就如同职业裸奔界里也有出奇制胜,扬名立万的,大家期待的不过是下一次他到底是会冲进英超的草坪,还是NBA的球馆罢了,谁还会真的由此生出共鸣想要和他组团去?“Lady Gaga们”的衣着发型越来越荒诞不羁,他们在不断地刷新外形,但镜头外只有一小撮鼓励的掌声,况且,那些声音也几乎快被讥讽声淹没。这些时装异类因为“登峰造极”的装扮而受到万众瞩目,但同时也因仅止于此而显得捉襟见肘,或许他们唯有用孤芳自赏才能为他们惊世骇俗的装扮提供动力。






    曲高和寡难觅知己

    因为不对商业市场妥协,Helmut Lang宁愿去深山野林当农夫,也不愿再与时尚圈有任何瓜葛;Jil Sander数度从个人品牌出走,也不肯向集团老大Miuccia Prada低头;年前因作品叫好不叫座,Olivier Theyskens被Nina Ricci无情地一脚踢开,即便女魔头四处奔走联络下家,至今也没找到接收单位;而巴黎高级时装周上历年不可或缺的重头戏Christian Lacroxi也黯然向法院申请了破产。

    当初Falic集团收购Christian Lacroxi时曾放出豪言壮语:“我们认为高端定位很好。在这个品牌里投了这么多钱,而且Lacroix先生在时装界又是很受敬重的人才。我相信我们在5年里可以让销售翻番,或许都不用5年。”可14年过去了,Christian Lacroxi的销售额却事与愿违。3个月之前,《时装周日报》爆出,由于奢侈品市场的急剧下降,Lacroxi终于绷不住了,向法院申请了破产保护。据说,2009年秋季系列成衣的总体销售下滑了35个百分点,而2008年全年则损失了1400万美元。连他的超模粉丝琦琦也感叹:“他们一件衣服要卖到几十、过百万港币,经济不好,现在没人愿意用这么多钱买衣服了。”可也许Christian Lacroxi的破产并不只是经济低迷所导致的那么简单,一直以来,大师那种纷繁复杂的古典设计就不够讨巧。或许,在八十年代充满古典韵味的高级时装还有一些买家,听说当时那种奢华繁琐至极的设计受到中东石油大亨们妻子的猛烈追捧,甚至有人愿意花大价钱买3件同样的款式分别置于纽约、巴黎、阿联酋的家中。不过,那个时候既没有It Bag,也没有Marc Jacobs,唯有真枪实弹的手工刺绣、昂贵的面料和反复修改细节的考究才能成为识别身份的标签。而这种身娇肉贵的手工作坊,想要在快速消费的今天保持独善其身的清高,简直是不可能达成的愿望。显然,与那些简单时髦的批量成衣相比,复杂的手工既显得事倍功半,也暴露了曲高和寡的弊端。人们对时尚的态度变得越来越粗暴,没人关心巴洛克或者洛可可时代是什么着装精髓,这种几乎等同艺术品的时装,也许真的变得“无用”,应该像马可一样把它们送到画廊、博物馆中等待主顾的垂青,而非时装屋。

    高级时装向来依附贵族王室来延续命脉,那种积淀着文化历史的时装,所拥有的意义不仅仅是时尚而已,它们对穿着者的要求也极其苛刻,而今天决定其命运的绝不仅仅是经济状况的优劣,很大程度上,它们陷入了千里马难寻伯乐的尴尬中。也正是这种尴尬,让业内交口称赞的才子Olivier Theyskens的古典美学无所栖身,让执拗故我的极简主义变形走样,让奢华至极的高级时装气若游丝……圣洛朗先生早就说过那样的话:对市场的考虑让设计师陷入无奈,也是时尚的悲哀。








    Carine Roitfeld被公认为最酷、最有趣的女魔头。



    不要迷恋时尚,时尚只是个传说

    卡通明星兔八哥有句名言:“恶人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人。”言外之意,如果某件事物不以扭曲的面貌出现,便构不成足够的吸引力。时尚圈可以是天堂,也可以是地狱,但唯独不能像现实的人间一样平庸无奇。事实上,时尚不只是事无巨细地指导人们的衣食住行,最重要的是它的存在为活在现实中的人塑造了一个神秘幻境,它以传说的姿态展于人前,这不只是时代的需要,也是厌腻了平淡生活的人们的生理需要。

    谣言一:时尚圈不是天堂就是地狱

    时尚真人秀《Stylista》中有一个桥段,正牌时装编辑将参赛选手领进《ELLE》杂志的试衣间,当镜头摇到成排的新款高跟鞋和堆积成山的It Bag时,背景音乐立刻想起了“哈里路亚”的歌声,转头再看那些选手,他们的表情正在告诉你,他们终于如愿以偿地来到了天堂。当然,“天堂”里不光有绫罗华服,当你身处时尚圈时,那些往日遥不可及的明星很有可能随时站在离你不到一米远的地方抽烟、补妆,聊着一些你以为寻常百姓才会关心的八卦,他们甚至会大方地对你“Say Hi”,如此,仿佛真的会营造出一种步入上流社会的优越。《丑女贝蒂》里也经常穿插着“天堂”的美妙,他们时不时就喜欢给观众列举些成为时尚编辑的“好处”:你可以在季末免费得到价值五位数的过季高跟鞋和包包;你可以抢先听到第一手的明星八卦爆料;你可以偶尔蹭到主编打剩下的瘦脸针;你可以第一时间免费拿到最新款的护肤品;你还可以偶尔利用工作之便认识个把才貌双全的才子佳人……说得真是天下的便宜在这里都能占尽了。






    “真正”的时尚编辑不干了,一部《穿Prada的恶魔》好像时尚圈底层人民的血泪史,先是痛斥这里的肤浅做作、物欲横流,然后再揭穿女主编冷血恶妇的“真面目”,雄心壮志的小助理在这里受尽打压与挖苦,所有泄愤的矛头都指向时尚圈的虚伪功利,自此,人人明白了――时尚圈表面光鲜,其实那里比哪儿都像地狱。在《穿Prada的恶魔》获得空前的成功之后,几乎所有的时尚真人秀和剧集都在想方设法地向普通人呈现所谓的时尚圈“真相”,但是,这种饥渴的表白欲后似乎总是掺杂着并不纯粹的动机。为了保障收视率,真人秀想尽方法制造人物关系上的冲突,老有那么一两个桥段在不遗余力地放大人性的“丑陋”,可是这种关乎利益的冲突并不只在时尚圈滋生,你几乎可以在任何职业环境中找到它的踪影。要么便是各种位高权重的时尚圈女性都以女魔头的姿态出现,不苟言笑,刻薄冷血,那种刻意假扮的“毒舌”充满了做作的味道,表演的痕迹俯拾皆是。当然,除了这种戏剧化地描写残酷,制作人也不忘像不明就里的观众发射糖衣炮弹,他们也没忘隔三差五地把特写镜头对准那些耳熟能详的品牌LOGO,每每一集开始都以大都市的灯红酒绿为背景,把时尚养分供给给普通人,为他们提供可望不可即的希望。

    时尚圈被“涂画”成天堂,或是地狱,唯独不能像现实生活中平庸的世界,它还要充当人们对上流生活的意淫对象,浮华也好,丑陋也罢,那种被无限夸张的传奇色彩不仅只是这个时代的需要,也是挣扎于平淡生活中的人们的生理需要。




    Anna Wintour其人并不像传说中那么可怕。



    谣言二:主编全是女魔头

    作为“女魔头”的原型,Anna Wintour自那部电影问世以来就成了众矢之的,关于她的传闻几乎没有什么是积极正面的,狗仔的镜头习惯把她“打扮”成一个颐指气使的老女人,他们不是在秀场外抓拍她“凶神恶煞”的瞬间,就是在角落里期待下一罐环保主义者的油漆泼向她的皮草大衣,然后把最难堪的一幕登上娱乐杂志的头条。所有人似乎都更喜欢Carine Roitfeld,她无畏,口无遮拦,有一点摇滚,还很幽默,她也常常挂着一脸“不高兴”,但是人们反倒爱死了那样的嚣张,还纷纷上赶着拍手称酷。

    Anna Wintour从来不屑与小人物争论辩驳,你也很少看到她对挑衅的对手还以颜色,这点倒是像极了“女魔头”的作风,她足够自信,足够我行我素。“现实生活中的Anna Wintour非常温和。”不久前章子怡在媒体上这样公开为传说中的“女魔头”平反,“我为《Vogue》拍摄照片的时候,她还亲临现场,帮我挑衣服,根本没有魔头的感觉。”去年,为《Vogue》拍摄过纪录片《The September Issue》的导演R.J.Cutler也曾为她辩驳:“如果你曾经为任何人担任过助理,你就会明白给Anna Wintour做助理和给其他人做助理其实没什么分别。但事实是,即使是面对镜头,我不得不说她依然非常不耐烦,你知道她作为时尚圈中最有权威的女人,是不能容忍任何错误的。你会在这个近60分钟的纪录片中发现Anna Wintour的更多秘密,她看起来并不可怕,这可能都是因为那本小说《穿Prada的恶魔》才让人们对她产生了误解。”

    Anna Wintour的确拥有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不过这并非源于冷血与刻薄。她没有上过大学,但是却能让一本时尚杂志成为“时尚界的圣经”,每年收揽3.45亿美元的广告额。在Carine Roitfeld即将取代Anna Wintour,成为新一任美国《Vogue》主编的传言甚嚣尘上时,前者也承认没有任何人能取代Anna Wintour。她有时尚圈其他人难以企及的地位,而权威并非只针对那些助理们。在Olivier Theyskens失落地被踢出Nina Richie的时候,她气愤地抱怨现代人根本不具备审美判断力;在Alexander Wang初出茅庐的时候,她首先意识到他的才华,为他租借工作室,筹备发布会。她不但是乐于提携千里马的伯乐,也关注社会问题,她用自己的影响力为阿富汗妇女创造就业机会,为世界预防艾滋病基金会募集善款……

    不过,也有一些设计师发泄牢骚:“她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女人。不是那种好对付的女子。”事实上,她自己都公开承认“毫无疑问,我对别人的期望值很高”,可紧跟着她会对你补充:“我对自己期望也高。我不会要求别人去做我做不到的事情。”显然,正是这种强势的姿态让她成了饱受争议的人物,而你知道的,当大多数人讨论起一个人的双面性的时候,那些负面的话题总能引起人们更大的兴趣,就像卡通明星兔八哥的至理名言――“恶人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人。”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八卦媒体总是将她竭尽所能地妖魔化的原因。






    谣言三:完美无瑕的Fashion Icon

    在自传《我将是你的镜子》中,Andy Warhol用极小的篇幅回忆了那个曾经让他受伤的“工厂女孩”,Edie Sedgwick。这个被奉为60年代时尚缪斯的女孩,有生之年在纽约的社交圈几乎有翻云覆雨的能耐,她与那个时代最杰出的两个男人Andy Warhol和Bob Dylan有着错综复杂的感情纠葛,而更为人津津乐道的是她那颠覆了整个时代的时髦装扮――粗眼线、Bobo短发、迷你裙,即便在今天,无数设计师仍在作品中向那个当年标志性的形象表示致敬,想必她是当之无愧的Fashion Icon。可是,听听Andy Warhol怎么说吧:“我从来没见过她洗澡,有一次我逼着她去盥洗室,她勉强同意,我听见水龙头的流水声,于是好奇心怂恿我从门缝望去,但你猜怎么着?放着的洗澡水只为掩人耳目,她正在镜子前往那张粉底厚得已经不能再厚的脸上继续扑粉。”转而他又说:“她从来只背一个小包出门,那里面从来不放一分钱。”Andy Warhol在碎碎叨叨地数落着Edie Sedgwick的不是,但他也伤感地承认,即便如此种种,她也是那种你在派对中一眼便能将你的魂魄勾走的女人。谁也不能否认,Edie Sedgwick是第一个名副其实的It Girl,只是她并不是像讹传的那么完美:出身于阔绰的上流社会,拥有良好的教养,这些不过都是成为一个传奇必要的“手续”而已。

    人们还喜欢把Fashion Icon臆想成一座金矿,可事实上,并不是每个女孩都像Hilton姐妹一样有一份上亿美元的遗产继承权。尽管,她们每个人都有一排昂贵的衣橱,可是,你也要看到已经有人开始为毫无节制的挥金如土“买单”了。最早被爆出因过于沉迷名牌而面临破产尴尬的是Lily Allen,你经常可以看到她拎着Chanel的最新款手袋、穿着YSL的高跟鞋出镜,不过就算唱片卖出数百万张,还为英国时装品牌New Look跨界代言,也经不起她的无度花销。最近,Lily Allen承认自己的荷包产生问题,银行已经停止借钱给她。为此,Lily Allen不得不卖掉她去年花35000英镑买来的宝马320敞篷车,她第二张唱片虽然依旧大卖,但是听说版税却要一年后才能拿到。Lindsay Lohan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据说在她最窘迫的时期,甚至只能睡在向朋友借来的房车里,天知道那些成箱的手袋和高跟鞋要如何安置。






    “时髦”小姐你妈喊你回家吃饭

    没有一种规则可以在循环往复的时尚潮流中长盛不衰,“零号身材”被健康丰满的大号姑娘取代;华而不实被简约实用取代;中性风格被回潮的女人味取代;性感曲线被强势廓型取代……不久前还风光无限的Lady Gaga,下一秒就变成不可理喻的怪异小丑,而对于那些扭曲的时尚信条和陋习呢?它们早应该回家洗洗睡了。




    零号姑娘遭遇成批退货

    在遇到Rachel Zoe之前,没有人认为Nicole Richie在好莱坞的星途会有多光明。除了头上笼罩着养父大名鼎鼎的光环,她几乎没有一样被认为是出众的。和她的闺蜜兼同学Paris Hilton比起来,她既不性感也不漂亮,甚至黑黝黝的皮肤都在时刻折射着她的黯淡。

    Nicole Richie成名的转折点完全拜造型师Rachel Zoe的“金手指”所赐,后者一手将邋遢的流浪女孩重新塑造成名副其实的上流社会千金。与Nicole Richie之前烂俗拙劣的品位相比,这种改变无疑是将她捧上街拍女皇宝座的重要推手。丑小鸭变凤凰事件同样也令Rachel Zoe极大地受益,她因此一下跃升至好莱坞一线造型师的行列,明星主顾也络绎不绝,Lindsay Lohan经其指点后,立竿见影地受到了MiuMiu的垂青,成为广告女郎;Keira Knightley日后能被Chanel钦点成为Coco Mademoiselle女郎也与她的言传身教不无关系。据说,如今Rachel Zoe的工作通常以“天”计费,日薪更高达6000美金,明星街拍里的热门人物有80%出自她的门下,那些姑娘有清一色的共同点――暴瘦排骨零号身材,而Rachel Zoe自己也是一样――不折不扣的“零号姑娘”。




    近来备受追捧的大号超模Lara Stone。



    然而好景不长,在为Nicole Richie工作三年后,Rachel Zoe便被无情地终止了雇佣合约,当人们将好奇的目光投向Nicole Richie时,她突然操着好女孩的口吻宣告:“我希望身边的人带给我的都是正面影响。”《洛杉矶时报》的记者也跟着落井下石:“Rachel Zoe是将厌食症带回好莱坞的元凶。”这种怀疑不无道理,除了那些骨瘦如柴的明星弟子外,37岁的Rachel Zoe本人也只有89磅重。许多小报甚至为了挖掘花边新闻到处打听是不是她也得了厌食症。更有爆点的是外界一直盛传Rachel Zoe长久以来都在强迫她的客户减肥。虽然Cameron Diaz和Eva Mendes都站出来辟谣,却挡不住这种说法更加肆虐。






    零号身材曾经被时尚教徒们当做“圣经”信奉,而今天这种被宠溺太久的陋习终于要接受新潮流的裁决了。先是Lara Stone毫无征兆地极速蹿红,这个6号身材的“胖姑娘”,在模特界闯荡了8年,无人问津,一直在3线品牌的时装秀中来来走走,而当她刚刚带着失望想要离开的时候,突然间所有的时尚大腕不约而同地向她招手。英、法《Vogue》两位行事做派截然不同的主编这次保持了统一步调,她们都将这个在T台上略显笨拙的姑娘当成时尚界的瑰宝。Karl大帝也对Lara Stone宠爱有加,不但请她开秀,还要挽着她一起谢幕。其后,Alexandra Shulman又接着对所有奢侈品牌发表抵抗零号样衣的声明,看来,是时候对排骨精们说再见了。



 




    Lady Gaga的穿着永远让人摸不着头脑。



    Gaga姐好歹就穿一次裤子见人吧

    在Lady Gaga之前,Madonna和Grace Jones就已经将旱地泳衣搬上了舞台,前者让Jean Paul Gualtier永垂青史,后者则开创了西装配泳装的混搭新纪元。不过,两位前辈再怎么登峰造极,也不敢造次到舞台之外的半寸地盘,唯有生猛的Gaga姐将裸色的Martine Margiela理直气壮地穿出街,想必连实验时装的专业户Martine Margiela本人也吓出一身冷汗来。

    除了统一的神经质,Lady Gaga的造型完全无套路可言,上个月她还喜欢在头上扎米妮式的蝴蝶结,这个月就开始尝试“花花公子”的招牌LOGO;有一段她走火入魔地实验连身泳装日常出镜最拉风的可能性,不过风头一转,她便又开始喜欢将全身包裹得一丝不露;她尝试各种颜色鲜艳的假发,变化的排场比彩虹还大。最近一次出镜,她甚至将无数玩偶胡乱披挂在身上便出街吓人。你无从辨别这个女人到底是一个歌星,还是一个娱乐时代的玩偶。Lady Gaga包裹着越来越走火入魔的穿着,不再像她刚出现在我们眼前那样,催化出视觉爆炸的威力,那种有别于循规蹈矩的新鲜感逐渐演变成了不可理喻。她妄图塑造的时尚潮流,开始变得越来越一厢情愿,最荒诞的是她已经被这种哗众取宠的动机束缚住了想象力,尽管她那么努力,但是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太想取悦于人的小丑。







Copyright © 2021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