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28
工作信息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Women’s Brand Marketing Sport Lifestyle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 Nbhd sr. Strategic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nkrs sr.Business Mr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Senior Marketing Manager, Tom Ford Beauty,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A LA SOURCE...
Responsable Commercial Export Asie (H/F)
正式员工 · CENTRAL
NIKE
gc Consumer Direct Marketing Digital Director – Nike.Com/App/mp/Targeted Comm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yber Security Manager, Apac IT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Supply Chain (Assistant) Manager, Demand Planning, Pp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Finance Planning Manager - Inventory Manag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 Account Executiv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 Purchasing Business Partner Buyer, l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Excellence Process (Assistant) Manager - System & Dat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sm-Nddc Merchandise Financial Plann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North Asia&Sapmena IT Integ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of Product Management-Shenzhen
正式员工 · Shenzhen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Marketing Manager, le Labo,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Visual Merchandis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IT Data &Analytics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Product Marketing Manager, la Mer,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NIKE
Total Rewards Operations Manager,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09年3月19日
阅读时长
2 分钟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时尚圈稀有动物:英伦时装玩王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09年3月19日



    眼下红到发紫、紫到发青的Giles Deacon,出生在英国Darlington湖区,1992年毕业于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曾为Jean-Charles de Castelbajac、Bottega Veneta等品牌工作。

    2004年,Giles Deacon推出首场个人品牌秀:Giles 04-05F/W.两年后即获英国时尚大奖之年度设计师大奖,蹿红速度堪称火箭般。那一年的英国时尚大奖如同以往的任何一年,中央圣马丁的毕业生、Giles Deacon的校友,大有斩获:Marios Schwab,获得新设计师大奖;Jonathan Saunders受颁时尚企业大奖;Kim Jones,则赢得男装设计师大奖。

    那天看到一篇“八十年代生人特征”,打头一条便是:如果戴眼镜,一定平光兼黑框。见到Giles Deacon,不禁一乐。这位年近四十、风云指数五颗星的伦敦Designer,正是一副黑色平光眼镜,就和香港一等出名的词人兼二等出名的时装人黄伟文一样,所谓的“平光乌蝇眼镜”。

    有人说,Giles Deacon是时尚圈的稀有动物,当然不是论其才华与运气。

    放眼全球Fashion Designer--男的:前辈Yves Saint Laurent,前前辈Christian Dior,不老的前辈Karl Lagerfeld;另一个可爱黑框小眼镜Marc Jacobs,Fashion圈前任“第一型男”Tom Ford,一等一大才子Nicolas Ghesquiere;老一辈双子星Domenico Dolce&Stefano Gabbana,新一代双子星Viktor&Rolf……一个共同点:都是Gay.在这样的全球大气候下,能有一个“Straight Man Designer”,出名又走红,是他的运气,也是圈子的奇迹。

    早在圣马丁年代,Giles Deacon就已经是校园异数。圣马丁几乎是一片同性恋的净土,几乎每个Boy都是Gay,而每个Gay都自视自己是未来大师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这样一个大观园里,Giles Deacon居然人缘超好,甚至和土耳其塞浦路斯怪才Hussein Chalayan也成了好友。

    Giles Deacon的好人缘,男女通杀。他的第一场个人大秀,德国超模Nadja Auermann、捷克超模Eva Herzigova这样的Super Model大姐大,都来为他站台。第二、三季,更有超模兵团Linda Evangelista、Karolina Kurkova、Guinivere Van Seenus、Karen Elson助阵。这在新晋设计师中是非常少见的。

    Giles Deacon在时尚圈以好好先生出名。他没有“见秀不见人”的安特卫普六君子那副酷劲,也不是时尚哲学家Massimo Piombo的路子,更与John Galliano的“人来疯”风格相差甚远。他敦实、温和,甚至带点憨劲儿。




    Giles 2009春夏系列,Giles Deacon的灵感来自电动游戏《吃豆人》,他以雕塑般的廓型和铸模般的面料贴合了这一来自数码世界的主题。“我回顾了1990年代所有的平面艺术家--Mark Farrow、Ben Kelly、Peter Saville.”39岁的Deacon说。他所得出的结果,是体育运动的活力(包括网状面料制作的运动员上装)与轮廓鲜明的裁剪的结合。橙色、红色、绿松石色、黄色和粉色的衣服上印有颜料溅出来的花朵。为了中和这种大刀阔斧的印象,设计师在细节方面动了很多脑筋,例如羽毛围巾等。而太空时代的头盔则造成了强烈的反差感。Deacon证明了,他的设计是极端现代,甚至是未来主义的。

    大器晚成的速度

    到了第三个本命年才出名,按这个年代的标准,和他的同学相比,Giles Deacon说得上是设计师中的汤唯:大器晚成。然而“晚”不等于“慢”。

    2005年,个人作品一发布,Giles即被冠以“British New Star”之名。

    Giles品牌如今是伦敦时装周的压阵之宝。当选2006年度英伦最佳设计师三个礼拜后,Giles Deacon就被百年老牌Daks聘去,担任Daks Luxury高级女装以及包括手袋、腰带和手套在内的配饰系列的设计。

    Daks,并不是Giles Deacon施展才华的第一个“A-CLASS”品牌。由Vittorio&Laura Moltedo创办、以编织包出名、有意大利爱马仕之称的Bottega Veneta,1997年开始涉足时装设计。起初两年,只是小规模的Presentation.1999年,正式将Ready-to-wear成衣系列搬上T台,但是反响一般,普遍认为是缺少有才华的设计师。




    2000年,Bottega Veneta的女主人Laura Moltedo延聘英国著名形象指导Katie Grand(现任著名时装杂志《Pop》时装编辑),和当时头角崭露的Giles Deacon,分别担任形象及创作总监。

    之后,两位英伦才子双剑合璧:Katie Grand的前卫造型,Giles Deacon的Shape设计。Bottega Veneta异军突起为T台尖兵。

    很明显,Giles不是优雅至上的Valentino,或性感至尊的Robert Cavalli.他的Bottega Veneta年代,八零年代的超大垫肩,大红亮橘的拼贴夹克,斜背袋,喷画广告……完全是一场高彩度的PUNK大秀。

    可惜,Giles Deacon运势未到。他那极端风格化的设计,要到五六年后,才为广大伯乐所认同和疯狂追捧。千禧年的Bottega Veneta,又一个活生生的“叫好不叫座”。看的人多,买的人少。

    但你绝不能说Bottega Veneta同Giles Deacon和Katie Grand这场交易亏了:他们为当季Bottega Veneta吸引了太多目光,这种具有颠覆意义的大秀的效果,比100个登在《VOGUE》上的广告还要出彩。

    很快,2001年夏天,gucci收购Bottega Veneta.当时“一呼天下应”的Tom Ford,迅即推荐他的好友Tomas?Maier担任Bottega Veneta创意总监一职。让Bottega Veneta在成衣界出了名的Giles Deacon很快下马。

    时尚圈的人际关系,如同那些华服:美丽、冰凉。

    走奢华优雅路线的Tomas Maier日后大胜,Bottega Veneta成为意大利女装新代言。有些人拿这个例子说事儿:英伦前卫不敌日耳曼务实,云云……其实是风水轮流转。如果你有真才实学,能坚持个人风格,并一直勤勉努力(这种努力包括人际关系上的开拓)……总会有为群众所赏识的那一天(女明星除外)。群众很快就找上门来。

    2005年,Giles以非洲图腾布料设计了限量600双Converse All Star,命名为“Mudcloth”,仅于英美发售,索价60美金。

    2005年,“红色产品。Product RED”慈善组织与Converse合作,推出Product RED之All Star鞋,净零售额的15%捐赠为慈善用途。双方邀请Giles Deacon担任此次活动的设计师。Giles以非洲图腾布料设计了限量600双Converse All Star,命名为“Mudcloth”,仅于英美发售,索价六十美金。甫一推出即遭潮人哄抢,堪称当年最“RED”的一双鞋。

    RED由U2主唱Bono及民间慈善机构DATA(Debt AIDS Trade Africa)主席Bobby Shriver创立,是一个关怀非洲的慈善团体,旨在帮助非洲国家针对AIDS防治、负债及贸易议题与全球政府交涉。RED每年资助全球130个国家超过4.5亿美金,作为生命解救计划基金。“Product RED”是RED自有品牌,曾授权予美国运通、苹果公司、匡威、摩托罗拉、Gap与乔治。阿玛尼等合作伙伴,与之合作推出的Product RED系列产品,部分贩卖收入捐赠给RED旗下基金会。“Product RED”产品都会打上一个“(Red)”标记。

    与Converse及RED合作之后,2006年,Giles Deacon受伦敦老牌包具Mulberry邀请,设计2007年春夏手袋。这款铆钉包包在2006年秋天的2007伦敦春夏时装周亮相之后,很快被锁定为下一季的“It Bag”。

    Giles Deacon为高街平价连锁店New Look设计的系列“Gold by Giles”

    同一年,Giles Deacon又被高街(High Street)平价连锁店New Look相中,设计Crossover系列“Gold”,由Drew Barrymore代言,仅于巴黎、迪拜等地的五十家店铺发售。三个季节的一抢而空之后,New Look把代言合同给了Giles Deacon的好友Agyness Deyn.2008年,Agyness Deyn某种意义上讲,这也是Giles的“时尚权力”扩大的表现。

    2008年,英国音乐圈最火的女歌手、Pop界冉冉新星、老牌喜剧明星Keith Allen之女Lily Allen被New Look相中,携手Giles Deacon推出“Lily loves collection”。

    时尚不是奢侈,而是权利

    21岁的Lily Allen有句话:Fashion is not a luxury, it‘s a right.(时尚不是奢侈,而是权利。)

    Daks和Giles Deacon亦都深谙此道。

    作为一家诞生于1894年的英伦老牌,眼见得同样是贩卖格仔风衣的BURBERRYProrsum在Christopher Bailey的带领下,老少通吃、叫好叫座、卖钱拿奖、粉丝无数……于不列颠时尚圈风头无二,Daks怎可能不为所动?

    其实,Daks早就有所行动。2000~2003年,品牌延请英国少壮派男装设计师Timothy Everest任职创作总监。可惜,Timothy Everest的Savile Row背景,令其并未为Daks的风格带来质的变化。上任数年,波澜不惊。最终双方分手。

    选择为英国前任财政大臣、现任首相Brown布朗缝制衣服的Timothy Everest做设计师,本身就说明:Daks的思想还不够解放,仍然囿于正统英式男装的概念。像它这样的百年老牌,不变也就罢了。假若要求新求变,就一定要做一个极端的选择。

    比如戴黑框平光眼镜的Giles Deacon.

    这个选择,是Daks的机会,更是Giles Deacon的机会。

    数年来,年轻设计师靠复兴陈年品牌而跻身上流、身价倍增的例子实在太多了。最经典的案例:Tom Ford与Gucci.近年来现身说法的,有Stefano Pilati与YSL,Riccardo Tisci与Givenchy.

    入主这些老牌时装屋,等于嫁入豪门,哪怕豪门有点式微的意思。如今时装圈资本潮涌,就班底而言,老牌子早就换了姓氏,新东家很懂得运用现代行销手段,而老牌的号召力还在那里。做得好的姑娘小伙儿,不难成为时尚圈的“权力人物”。

    Giles Deacon为Daks所作的设计,从“实穿性”的角度而言,甚至要好过他的个人品牌Giles.Daks的百年历史,为他的随性加上了知性,“英伦玩王”Giles Deacon掌舵Daks之后,并没有玩出格,他在Daks的经典格子里“跳格子”。传统英伦和现代,英伦、品牌沉淀和自身不羁间,Giles Deacon的平衡木走得精彩。

    喜欢Giles Deacon浪漫的、极端的、戏剧化风格的时装迷们,仍可向其个人品牌Giles中,寻找与众不同的时装体验。这季,Giles秀场Gothic哥特风弥漫,Giles Deacon以侦探推理作家Edgar Allan Poe艾伦坡的恐怖小说《The Masque of the Red Death》为场景,故事讲的是:主角们在古堡里狂欢作乐的时候,外头死了一堆人。

    设计师之外,Giles Deacon另一个身份是时装插画师。因为,或者所以,他的设计不是裁缝的路子,而是独一无二的“英伦玩王”。然而你都不可以讲:Giles这个牌子,就是华而不实,或者,只具观赏性,不具实用性。正如你不能说:Daks by Giles Deacon就没有风格。Moloko的主唱Róisín Murphy就说,她喜欢Giles Deacon,认为那是可以让母亲和女儿一起穿的衣服。

    这一两年间,Slogan Tee(标语T恤)在英国时装圈再度流行。头号种子选手是二十四岁的Henry Holland,他于2006年末推出首个Slogan Tee系列。

    前辈们玩的Slogan Tee,都是主打反战反核。Henry Holland却是白底黑字。

    其他的人也是鬼马十足,Gimmick机关暗藏的Slogan Tee, Henry Holland的“发小”、伦敦新街头女王、名模Agyness Deyn每日穿着它上街,很快就成了英伦新焦点。

    Henry Holland的夜店死党,天天一块儿混吃混喝的Gareth Pugh(当然也是一个年轻、大热的设计师),2006伦敦时装周穿着一件“Get Yer Freak on Giles Deacon”的Slogan Tee出场谢幕。而Gareth Pugh、Henry Holland、Agyness Deyn三人的共同好友Giles Deacon,则以牙还牙,自己的秀结束后,甚至大步流星走出。

    好朋友Henry Holland很快火了。本来,只是他的Slogan Tee有资格站上伦敦时装周的T台。一年后,他本人受邀参加London Fashion Week秋冬季时装展。

    时装圈,其实就是人脉圈。Giles Deacon懂得这个道理,他走红,因为他是“英伦玩王”,也因为他是“英国好人”。作品可以像冬天一样冷酷,做人要如同春天般温暖。 

    来源:时尚







Copyright © 2021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