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媒体无等级

  风风火火的的纽约时装周刚刚结束,伦敦、巴黎、米兰时装周也将陆续登场。在最近的时尚界,我们发现时髦人士们开始越来越少地依赖杂志和报纸,而是将更多的关注放在了百姓自己创建的时尚博客上,让博主潮人来告诉他们在未来的春天里该穿什么。



  人人都是时尚评论员


  也许许多人还没有听说过泰薇·盖文森(Tavi Gevinson)、斯科特·斯库曼(Scott Schuman)、苏西·刘(Susie Lau)和布莱恩·伯伊(Bryan Boy)的名字,但是他们却是在时尚领域家喻户晓的潮人,可以决定时尚的跟随者们穿什么——这四个人在现如今掀起的时尚博客大潮中可算得上是领军人物。



Tavi Gevinson      



Scott Schuman



Susie Lau



Bryan Boy


  多年来,时尚是被一小部分出版物所报道的内容,这些报道的作者守卫着他们与秀演和设计师接触的途径,当然也有机会手拿香奈儿包包。就连那些有服装从业经验的人去商场采购之前,也要翻越《Vogue》、《Elle》、《Harper’s Bazaar》等“时尚圣经”给他们的忠告。


  这些大牌杂志上刊登的光鲜内容包括了昂贵的奢侈品制造以及趋势秀场上的图片。编辑们大量地筛选像Prada、Chanel、Dior等品牌的T台发布图片,适时地呼应当季特点,与商场终端结合。


  而像《i-D》、《Dazedand Confused》和《FRUiTS》等这样的媒体则代表了更加极端和前卫的时尚零售杂志。


  但随着时尚博客的日渐崛起,越来越多的人想要听到来自平常百姓的、有关日常生活的时尚声音。


  现在的时尚消费者博客多种多样。斯库曼的The Sartorialist博客上的照片是他用双眼和相机在街上捕捉到的。从设计师的服装到脏兮兮的工人服装,他都能从中找到灵感。盖文森现在是15岁,她在11岁的时候创建了Style Rookie这个博客。她已经在T台和潮流阐释中得到了名声和反响,这位被时尚包围的少年在自己的卧室中创造了新的模式。而布莱恩·伯伊是以一种日志的形式呈现他的时尚风格,略带女性的腔调或者有时刻薄的评论让他受到众人甚至是像马克·雅克布这样大牌设计师的青睐。


  数字媒体的出现,让分等级的时尚风景有所改变。现在的情况可以用穿着肉片装的Lady Gaga在她的《V》杂志的专栏中的话总结:“今天媒体的在时尚这里是没有等级的。”


  她相信盖文森的观点和有25年从业经历的《纽约时报》的著名评论员凯西·霍恩(Cathy Horyn)以及普利策奖的获得者《新闻周刊》的罗宾·吉汉(Robin Givhan)是同等重要的观点。


  超越书写的文字世界——在线视频平台、数字摄影和社会网络已经彻底变革了顾客和品牌之间的关系。现在,任何人都可以是一个时尚评论员。


  时装品牌的T台发布系列,人们几乎可以同一时间在微型的博客上看到,除此之外,它还可以发布视频和图片,让博主夸耀他们独有的风格或者最近的购物胜利品。


  YouTube上有很多少年时尚爱好者上传的视频,这是因为他们想给同伴们展示自己大量的服装和化妆品。这个现象在过去的美国是个大新闻,而现在,它已经国际化了。品牌不可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而是渴望利用其赚取更多利益——从一些想要想买它们服装的人中间选择一些独立且明显的推荐。




  时装博客取代传统媒体?


  博客因此从大的趋向中脱颖而出,成为人们闲聊和展示时尚的平台,这里有短的分析和长的评论以及日志等形式。但是成功者毕竟少数,制胜的秘密还在于离奇的个性和完全不同的品味。


  《Vogue》英国版的前任创意总监罗宾·德雷克(Robin Derrick)认为现在只有一小部分是真正好的博客。正是这些小部分的博客使得时装秀头排的人数急速增长,传统印刷的媒体发展变慢,而逐渐显现出在线媒体的巨大空间。“没有什么能与时尚前景的改变相比。这是难以置信的冲突,许多事物一下子在同一时间出现。”他说。


  布莱恩·伯伊到不认为他自己能取代时尚记者。他说他的个性是他的专利,这是吸引人去他网站的原动力。“这是非常悲伤的,传统媒体很快的被留在了记忆中,而博主们成为时尚媒体的未来。这是不同的出路,就像杂志完全不同于报纸一样。它是一个补充之物。”


  丽萨·阿姆斯特朗(Lisa Armstrong),《每日电讯报》的时尚编辑,她坚持认为报纸永远可以通向网络,同时是网络之源,现在需要鼓励年轻的观众在线获取他们的信息。“报纸和博客,我们都可以拼速度,我们都有自己的网站。我们没有和他们对立。报纸的时尚编辑已经有很多的经验,也知道他们在说的是什么。”


  她没有被博客的发展趋势吓到,而是欢迎时尚博主们带给更多的人时尚的体验。“最棒的是你可以在每个阶层拥有时尚——你可以得到所有的社会形态,可以在《纽约客》上读6000字的文章或者可以看博客说‘这些平底鞋’是能让我感受到快乐的。”她说。


  对很多人来说,时尚是有些排外的、不能理解的甚至是令人胆怯的。但是时尚博主们已经帮助打破了旧有的观念——许多人在过去认为只有内行人才懂时尚。


  “博客让每件事情都更加好接受了。而传统媒体,却有非常严格的对事物的分析看法。”布莱恩·伯伊说。



  独立不下去的时尚博主们


  旧的传统媒体的保卫者,开始逐渐被冉冉升起的“只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和网络连接”就能搞定的博客所削弱。但是,它有效地反击给博主们两个他们没有的东西——钱和捷径。


  德雷克感觉到博客的时代是自由媒体的选择,是独立的声音,但是当它们越来越想从中寻找名誉或者赚取利润以求生时,就开始步入灭亡阶段了。


  早期的博主鼻祖,像StyleBubble的苏西·刘和The Sartorialist的斯科特·斯库曼,已经成为新数字媒体联合组织的一部分,他们所面对的越来越多的是富有的《Elle》、《Vogue》等杂志的数字版,还有品牌自己的网站。


  斯库曼的Artofthe Trench已经和Burberry品牌联合开博客,这是被认为结合新与旧的最成功的案例。


  但是阿姆斯特朗认为,博主明星们因此由主角变配角的变化是有些讽刺意味的。“他们自己在线做这些项目,之后又去问记者是否要写那些内容。他们仍然想要名誉和被报道印刷出来,甚至是在网上有更多的曝光机会。”


  “而大品牌们仍然想要通过炫目的杂志版面来获得效益,同时他们也尝试让自己的网站成为浏览的第一站。”德雷克说,他离开《Vogue》之后,去建立了名为Spring的数字时尚和美容项目机构。


  但是布莱恩·伯伊说,人们将仍然想要独立博主们的观点,因为他们是“更加真实可信”和“不管商业影响,自由表达主见的”。


  然而,他承认途径的简单意味着现在做博主要比之前更难。“我们真的需要另一个女孩去谈论她自己的街拍照片和每天的摆拍图片么?对于一个想要有影响力的新的博主来说,她需要提供一些新鲜的东西。”他说。  

Copyright © 2019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服装服饰 - 服装传媒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