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10年2月9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时尚界“大”时代来临了?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10年2月9日



  向来拒绝肥胖的时尚界近来出现了松动趋势。自去年2 月Beth Ditto 登上《LOVE》创刊号封面之后,今年2 月号的《V》杂志又特别制作了一份“尺码特刊”,为大码女性高唱赞歌。



  大码模特上一次大出风头是什么时候?可能要追溯到世纪初——2000 年由Sophie Dahl 全裸出演的Yves SaintLaurent“鸦片”香水广告。此后,这么丰腴的身体在各大时装杂志上就开始变得越来越鲜见了。





  多年以来,0 号身材成了T台主流,业内人士就模特的胖瘦问题分成两派:一派认为如今的模特过于消瘦,已经失去美感,同时严苛的体重要求还威胁到了模特们的健康,另一派则认为要求模特达到某个身材标准是天经地义,前提在于什么样的体型才能完美展现设计师的设计。不管这两派的观点谁对谁错,也许是物极必反,2009 年2 月,由Katie Grand 主编的《LOVE》杂志创刊号面世,登上其封面的既不是戴上紫色假发的Iris Strubegger 也不是扮成伊丽莎白二世的Agyness Deyn,而是体重95 公斤、全裸出镜的英国说唱歌手BethDitto。假如她没有侧转身体掩盖敏感部位,而是正面出现的话,恐怕封面上就根本写不下当期内容提示了。



  当然,一张封面并不意味着我们回到了唐朝。出现在伸展台上的几个大码模特也无法遏制大多数女性的减肥需求。从乐观的角度看,某些严重肥胖并对减肥失去信心的人或许能从Beth Ditto身上拾回一些尊严,安慰自己说时尚圈毕竟也有胖子的一席之地。不过,《V》在2010 年出版的第一期杂志似乎在告诉读者,一切才刚刚开头。








  大码模特的春天?



  一组由挪威摄影师S lve Sundsb掌镜,由Nicola Formichetti 造型,由清一色的大码模特出演的时装大片登上了2 月号《V》的中心位置。“大只,小只,小码,大码——每个人都可以很美。”该杂志主编Stephen Gan 说道,“本期杂志将要证明这一点。”在同一期杂志上,我们还能看到由Karl Lagerfeld 为MissDirty Marnini 在Chanel 巴黎总部拍摄的《Coco-a-Gogo》、由Terry Tsiolis 拍摄的展现各色人等身材的《V 就爱本色的你》(V Loves U Just the Way U R),以及由Terry Richardson 拍摄,由著名大码模特Crystal Renn 和近来呼声很高的新人Jacquelyn Jablonski 共同出演的《一码通吃》(One Size Fits All),展现同样的新季春装是如何完美衬托出两个完全不同身段的女人。这期杂志的主题已经清清楚楚地写在封面上:尺码(The SizeIssue)。



  回想去年登上同期《V》的人物Lady Gaga,我们不禁要想,2010 年会不会成为丰满女性的幸运年?(还是说世界末日真的要来了?)



  除了口腹之欲以外,时下最吃香的大码模特Crystal Renn 在其他领域也很能干。她曾在去年写过一本自传,名为《饥饿:一个年轻模特有关食欲、野心和最终接受丰满身材的故事》(Hungry:A Young Model’s Story of Appetite,Ambition and the Ultimate Embrace ofCurves),书中详细讲述了她早年为了保持骨瘦如柴的身材,曾如何饱受消化道紊乱之苦。而自从她不再强制维持小码身材以来,她的模特事业却节节高升,最后终于受到了摄影师StevenMeisel 的垂青,并得以登上Dolce andGabbana 的广告宣传照。



  在Renn 的职业道路上,她的经纪人Gary Dakin 是重要的支持者。作为纽约Ford Models 模特经纪公司大码模特分部Ford + 的创办人,除了Renn 之外,他还一手扶植了不少成功的大码模特。他旗下的姑娘们发觉,自己的体型渐渐受到了市场欢迎。Dakin 评价这一期《V Magazine》说:“看到这些照片我非常激动。首先,它们证明了这些姑娘完全能和一流的摄影师合作,登上像《V》这样的高端杂志,她们所做的工作也完全值得认真看待。对姑娘们而言,她们也许能期待在不久的将来,‘大码’两个字就能从‘模特’前面拿掉——因为她们已经受到了世界上最主流的时装杂志的认可,终将不再需要区别对待。”



  不过,《V》的这次尝试会不会仅仅是习惯了哗众取宠的时尚界的又一场表演?Dakin表示不担心这一点。“不可能。”他说,“《Glamour》、法国版《Vogue》,还有好些其他杂志都已经以各种形式表明了立场,说明这决不是虚张声势、一晃而过,而会成为一个真正被放上台面的议题。”





  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



  Dakin 的殷殷期待并非时尚界人士的共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伦敦造型师评论说:“这是对0 号风气的一次极端反弹,我相信,所有女人都更愿意看到健康姑娘的形象,而不是骨瘦如柴的姑娘。不过,实事求是地说,我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让自己的身材变成18 号。我觉得要改变时下的风气,大码模特并非良方,不过是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而已。”谈起英国新晋设计师MarkFast 在其2010 年春夏系列发布会上起用的三位大码模特,他也不以为然地表示:“我相信Mark Fast 是出于好意。说真的,当看到那几个姑娘被蜘蛛网似的针织衫紧紧包裹着走出来的时候,我只觉得可笑。”



  读者的反应同样分成两派。有些读者认为,《V》起用2 码以上的模特,可谓大胆之举。另一些则表示对向来以作风前卫著称的《V》感到失望——过去不管外界如何评论,《V》始终坚持走瘦骨仙路线,而如今竟然把一张胖女人硕大无朋的面孔摆上了封面,这难道不是对那些相对保守的时装杂志的妥协?只有后者才会为了迎合读者,每期都不咸不淡地加上一两个大码模特版面,做到谁也不得罪。



  更有意见指出,这次参加《V》大片拍摄的模特,身材充其量也就在12-14号之间,并不能代表16-18 号身材的大码模特主流。



  比起这些肥胖的模特来,拥有丰满胸部的Lara Stone(最近表示决定减肥)更容易为公众接受。在过去一年中,她已经成为一种全新审美标准的象征。而在去年9 月号的《Glamour》杂志上,小腹突出的Lizzie Miller 全裸出镜,也获得了读者的好评。“这些照片提醒了我们,长期以来我们的眼光已经苛刻到什么程度。”《Glamour》主编Cindi Leive 在接受采访时说,“很多读者表示,他们已经不记得正常的身体是什么样了。”








  时尚属于肥胖者吗?



  作为0 号模特的对立面,CrystalRenn 本人抓住这个大好时机发表言论说:“我很希望时尚业对各种各样的女性投以关注。百花齐放才是真正的美。现在行业内的0 号标准实在荒唐。”在她看来,把走秀款服装做大还有额外的好处:“大尺寸的服装容易调整大小——用别针就可以把它们缩小。可是0 码服装可没法增大,这意味着所有模特为了穿得下这些小之又小的衣服,就不得不饿肚子。”



  可惜,有些设计师根本不想为模特们行这个方便。去年10 月,被RalphLauren 以“过胖”为理由辞退的模特Filippa Hamilton 向外界抱怨说,RalphLauren 不满她的4 号身材,在一幅平面广告硬照中肆意修图,致使她的身材比例严重失真。Kate Moss 则在去年年底发表言论说:“任何美味都比不上纤瘦苗条。”



  就连开门迎客的英国Selfridges 百货也在近日宣布终止大码女装MarinaRinaldi(该品牌的最大尺寸是26 号)在其店内的销售——在目前的经济形势下,敢于得罪一个这么大的顾客群,Selfridges 真可谓冒天下之大不韪。然而更应该难过的也许是身材在16 号以上的伦敦女性,她们的着装选择比以前更少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英国全国尺寸调查”(The National Sizing Survey)的结果显示,在过去50 年里,英国女人一直在持续发福。大码模特经纪公司Hughes Models 的主管Cheryl Hughes气愤地表示:“这个国家一半的消费者都在16 号以上。Selfridges 这么做真是太可恶了。”



  减肥标兵Karl Lagerfeld 曾冷酷无情地说:“没人想看胖女人。”面对《V》的新一期杂志,不少时尚博主都引用这句话来表明立场。看来他们深深相信,尽管Lagerfeld 本人出尔反尔,投入了胖女人的温柔乡,这也不过是他心血来潮的一次友情出演——毕竟他并没让MissDirty Martini 走上Chanel 的伸展台。“我为你感到难过,但时尚不属于你。”对大部分时装精而言,面对肥胖者就应当摆出坚定的立场。究竟大码模特是一道刚上桌的新菜,还是肉汤上那层看来令人垂涎,最终却要被撇掉的浮油?不如稍等一下再把甜甜圈塞进嘴巴,让我们好好观望一阵。


Copyright © 2022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