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9
工作信息
L'OREAL GROUP
Senior Ppd Flagship Stores Manager / sr. Trade Marketing Manager- Flagship Store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ales Supervisor,Atelier Cologne,Beijing
正式员工 · Beijing
L'OREAL GROUP
Trade Marketing Manager, Counter , Cp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Livestreaming Trade Marketing & Operation Manager,Cp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Finance Controller , (Business Analyst),Cp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Digital Project Manager-Apac I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Origin Logistics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OREAL GROUP
Trade Marketing Executive,l'Oréal Pari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Accounting Manager,Corp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Brand Communication Manager,Shu Uemur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Brand Communication Manager,Giorgio Arman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Medical Visit Manager, la Roche Posay, Changsha/xi'an/Zhengzhou
正式员工 · Changsha
L'OREAL GROUP
Key Account Manager,Consumer Product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ales Supervisor,Shu Uemura,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Senior Executive, Sales, Regional Account-2
正式员工 · Beijing
PUMA
Senior Executive, Sales, Regional Account-1
正式员工 · Beijing
L'OREAL GROUP
Apac Marketing Purchasing Exper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roduct Manager,Skincare, l'Oréal Pari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roduct Manager,Saint-Gervais Mont-Blanc Consumer Product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IT Perchasing Manager, Corporat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pac Indirect Purchasing Leader, IT And Digital I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Brand Communication Manager,Skinceutical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20年10月12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时尚产业链上的疫情重灾区:全球服装加工厂和供应商损失了高达162亿美元的订单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20年10月12日

Center for Global Workers’ Rights(CGWR/全球工人权益中心)、Worker Rights Consortium(WRC/工人权益联盟)日前公布了一份进口数据分析报告,这两家美国组织基于此前未曾公开的进口数据库,就今年4~6月的全球服装工厂和供应商的亏损进行了估算。

CGWR、WRC 指出,本次报告数据库的主要来源包括:服装供应商及其贸易协会。

报告指出,从三月份开始,众多大型的欧美时装品牌和公司,因疫情取消订单或拒绝支付疫情前所下达的订单,导致4~6月全球服装工厂和供应商的亏损达到了162亿美元。报告指出,受到冲击的孟加拉国、柬埔寨、缅甸等国的供应商,不得不缩小经营规模,甚至直接关门。也因为此,数百万名的工人或直接下岗,或被迫缩短工作时间。

报告指出,疫情曝光了时尚行业核心的权利失衡问题,即前期生产成本由经济不发达乃至贫穷国家的供应商承担,而买家则是在工厂发货数周甚至数月后,才会支付款项。WRC 总监、报告的联合作者 Scott Nova 指出:“疫情期间,原就不公平的支付体系,使得西方品牌能够通过压迫其发展中国家供应商的方式,来支撑本身的财务状况。”

报告称,尽管供应商及工人正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危急,部分零售商还是选择拿出数百万美元来支付股东分红。今年三月,美国服装零售巨头 Kohl’s(科尔士百货)在取消孟加拉国、韩国等国工厂的大笔订单数周后,便向股东配发了总额1.09亿美元的分红。

柬埔寨服装制造商协会(Garment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今年4月公布了一封公开信,呼吁买家履约以保护75万名柬埔寨服装行业工人的生计。“全球服装供应链的所有相关利益体,都被疫情压得喘不过气,但相比买家,制造商(工厂)的利润微薄,承压能力也更弱。最终,本就在温饱线过活的工人,生存环境更为严峻。”

公开信还指出,孟加拉国被取消的订单总价值25亿英镑,买家主要包括 Arcadia(Topshop 的母公司),Debenhams,Asda,Peacocks,New Look 和 Sports Direct 等服装零售商春夏系列的商品。

CGWR 的数据显示,因品牌和零售商取消订单或拒绝支付货款,超过100万的孟加拉国服装工人被下岗或者暂时解雇。尽管当地政府向工厂提供了共计5亿美元的救助金,以降低失业率,但不少报道指出,孟加拉国工人已经至少两个月没有收入。

今年7月的报道显示,孟加拉国服装制造商和出口商协会(Bangladesh Garment Manufacturers and Exporters Association)会长 Rubana Huq 介绍,新订单较上年同期减少约 45%。孟加拉国是全球第二大服装生产国,该国工厂的产能利用率目前仅为平日的一半。

越南服装企业的招聘机构也面临着难题,越南是 Nike (耐克)和 Adidas(阿迪达斯)等大型运动服装品牌的主要制造商。招聘顾问 Will Tran 告诉路透社,他和同事在4月和5月只签到了两份雇工订单,而通常每个人都有多达10份订单。他说:“所以80~90%的工作需求都‘噗’的一声消失了。”

CGWR 总监、报告主作者 Mark Anner 教授指出,服装公司的财务状况受到了疫情的冲击,但必须面对应尽的财务责任。“尽管身处供应链的最顶端,让(品牌和零售商)在面对危机时能够违背与供应商的合约,但道德上还是应该保护弱小…最基础的就是保证供应链底端的工人的权益。”

为了促使品牌和零售商承担责任,WRC 和 CGWR 于今年4月推出了一个“疫情追踪器”,来监测公司是否履行合同义务。英国高街品牌 Topshop 的母公司 Arcadia Group、零售巨头沃尔玛(Walmart)、美国时尚零售商 Urban Outfitters、英国母婴服饰零售商 Mothercare 等,均未承诺就已完成及生产中的订单支付全款。

此外,Scott Nova 指出,在工会组织、媒体报道的影响之下,Gap、H&M、Zara 等品牌和零售商相继宣布会全款支付订单。此前,日本快时尚巨头优衣库(Uniqlo)也曾表示,疫情期间会照常支付货款。


丨消息来源:报告原文、《华丽志》历史报道

丨图片来源:免费图片网站 Pexels

Copyright © 2020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