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0
工作信息
L'OREAL GROUP
Assistant Training Manager,Consumer Product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pac Indirect Purchasing Leader, IT And Digital I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pac E-Commerce Supply Chain Excellence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Education Manager,la Roche Posay,Active Cosmetic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Brand Communication Manager,Skinceutical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pac Digital IT Ope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Digital Project Manager-Apac I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Junior Product Manager,Atelier Cologn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Cfo Converse Asi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 Trade Marketing Executive, Giorgio Arman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Beauty Tech Product Owner-Tech Accelerator Shanghai Hub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Manager-Celebrit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Key Account Manager,Consumer Product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Digital IT Project Manager,CRM,Corporat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Business Accelerator-Tech Accelerator Shanghai Hub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roduct Manager, Haircare, l'Oreal Pari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Financial Controller, Corporate, Supply Chai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Precision Media Manager, l'Oreal Pari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c Logistics Process Senior Manager, g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Junior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Apparel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curity Consultant Analy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as Security Consulta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生意萎缩,Gucci母公司旗下手表业务将裁员100人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0年9月10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Ulysse Nardin和Girard Perregaux在当下最具潜力的中国市场存在感并不高,至今均未入驻天猫开设旗舰店,疫情的发生无疑令瑞士手表行业进一步陷入泥潭,除了在创新与传统中寻求平衡,开源节流也成为当务之急。


 
开云集团旗下百年瑞士手表品牌Ulysse Nardin雅典表和Girard Perregaux芝柏首席执行官Patrick Pruniaux日前表示,由于疫情在未来几年内还会产生负面效应,将进一步缩减不必要的开支,预计于本月底裁员100人 ,以确保品牌的长期可持续发展。
 
据时尚商业快讯,开云集团第二季度收入同比大跌43.5%至21.75亿欧元,手表业务所属的其它奢侈品部门第二季度可比销售额跌幅录得44%,上半年收入也大跌25%至9.19亿欧元,营业亏损为1170万欧元。该集团从未公布具体业务的业绩数据,但在上半年业绩报告中直言Ulysse Nardin和Girard Perregaux深受疫情打击。

资料显示,开云集团于2008年首次踏足手表行业,入股手表制造商Jeanrichard与Girard Perragaux,随后在2011年将这两个业务收入囊中,2014年又收购了Ulysse Nardin。
 
Patrick Pruniaux于2017年接管开云集团的手表业务,由于其曾在苹果负责管理英国与爱尔兰地区业务,并担任过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首席执行官,还参与了苹果手表的推出等背景,有分析猜测他上任后将带领两个品牌跟上手表智能化的大趋势,与LVMH的泰格豪雅等对手争夺市场份额。
 
然而近三年来,无论是创立于1846年的Ulysse Nardin还是已经227岁的Girard Perregaux,均没有推出智能手表,而是延续品牌对制表技术与美学的极致追求。以Ulysse Nardin最新推出的带有自动陀飞轮的镂空表款Blast为例,Patrick Pruniaux表示他坚信瑞士手表在苹果手表等智能手表面前具备无法替代的竞争力。
 
从去年开始,Patrick Pruniaux还开始着手对Ulysse Nardin和Girard Perregaux两个品牌的部分制造资源进行合并,以进一步提高生产效能。他在宣布裁员计划的同时表示,未来这两个品牌会继续专注于研发活动、高级钟表工坊、搪瓷表盘制造、学徒培养和售后服务等方面。
 
现在看来,在当下充满不确定性的大环境中,做减法或许远比做加法要实际。
 
自今年以来,瑞士表业受到重创,1月至7月之间的出口与去年同期相比大跌32.4%。据瑞士钟表工业联合会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7月的手表出口同比下跌17%,虽较6月的下滑35.1%有所收窄,但美国、日本和欧洲等重要市场的表现依旧录得高双位数的下滑,仅中国内地和英国出现增长。报告还显示,出口价格低于200瑞士法郎的手表出口量大跌41.5%,价格高于3000瑞士法郎的手表出口量则减少11.1%。
 
不过有分析认为,Ulysse Nardin和Girard Perregaux的硬伤在于过于低调的作风。相较于历峰集团旗下的积家、伯爵和万国表以及LVMH旗下的泰格豪雅等手表品牌,Ulysse Nardin和Girard Perregaux在当下最具潜力的中国市场存在感并不高,至今均未入驻天猫开设旗舰店,线下实体门店规模也控制在20家左右。
 
对此,Patrick Pruniaux有自己的一套看法,他认为“真实性”是当今消费者对品牌最基本的追求,Ulysse Nardin和Girard Perregaux的高品质就是最好的说服力,只有用产品引起消费者的关注,才会让人们更加深入地研究品牌历史并持续产生兴趣,“当我们创建一个新系列时,总是会问自己‘为什么?’。如果答案是因为我们已经看准了一个商机,那从根本上来说是错误的。”
 
Patrick Pruniaux特别强调,每个品牌都有独一无二的“灵魂”,Ulysse Nardin最初是一家专门从事航海仪器的技术公司,但它却试图在每一代人中进行创新,Girard Perregaux则是自始至终都追求完美,从Constant Girard的三金桥陀飞轮开始到极具标志性的恒定动力擒纵腕表,创新是该品牌的核心动力。
 
可以肯定的是,拥抱品牌遗产一直以来是瑞士手表行业的惯例,但现在早已不是曾经靠制造替代品就能战胜“石英表危机”的时代,面对站队阿里巴巴的历峰集团和不断加码珠宝腕表市场的LVMH,原地踏步就是最大的退步,开云集团要想在手表领域扳回一局,仍将面临严峻挑战。


 

Copyright © 2020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