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5
工作信息
TIFFANY & CO
Digital Marketing Executiv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Digital Marke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广州和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迈臻服饰 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锦业产业集团
服装设计总监(女装)
正式员工 · 深圳
北京黛玛诗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深圳
广州搏宇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哥弟总部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东身所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西安澳鹏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广州分公...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青龙林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NIKE
Apparel Product Line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金刚品牌管理 有限公司
潮牌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上海
广东九沣鞋业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上海兰滕彼斯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上海
厦门众力行人力资源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L'OREAL GROUP
National Training Manager,Shu,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Lead Produ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深圳市唐马服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师
正式员工 · 深圳
深圳减字科技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师助理
正式员工 · 深圳
深圳市欣辉家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
正式员工 · 深圳
疏博 纳米科技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师
正式员工 · 上海

深度|LVMH、开云等奢侈品巨头掌门人自降薪水,究竟能为公司省下多少钱?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20年4月27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新冠病毒疫情的持续蔓延为全球各行各业都带来了严峻挑战,而欧美的隔离封锁措施和旅行禁令,让依赖实体门店网络和游客消费的奢侈品品牌压力重重。尽管大多数一线奢侈品企业都有比较充裕的现金储备和信贷额度,但也不敢掉以轻心,CEO和高管们纷纷做出表率,放弃部分薪酬,缓解公司当下和未来潜在的现金流压力。

LVMH 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Bernard Arnault


那么,奢侈品高管的减薪到底为公司节省了多少开支呢?让我们以法国的开云集团、LVMH集团,美国的 Ralph Lauren 集团、Capri 集团(Michael Kors, Versace, Jimmy Choo 的母公司)、意大利的 Tod’s 集团等五家公司为例进行说明。

开云集团
4月10日,Gucci、YSL、 Bottega Veneta 等奢侈品牌的母公司、法国奢侈品巨头开云集团(Kering)发布声明,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François-Henri Pinault 放弃从今年4月至年底固定年薪的25%,以及2020年的全部浮动薪酬;集团总经理 Jean-François-Palus 也宣布放弃浮动薪酬。

据开云集团2019年的年度报告,François-Henri Pinault 和  Jean-François-Palus 两人的薪酬由三部分组成:固定薪酬+年度浮动薪酬+多年浮动薪酬。

其中,“多年浮动薪酬”是为了激励高管将集团的长期价值作为决策和行动准则而设计的,占比也为三个部分中最高。

开云集团高管浮动薪酬的多少主要取决于两大因素:一是集团的营业收入和自由现金流情况;二是高管个人是否能兑现对集团的承诺,包括可持续发展、企业社会责任、组织和人才管理等多方面的承诺。

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总薪酬构成如下:
固定薪酬(23%)+年度浮动薪酬(27%)+多年浮动薪酬(50%);括号内的部分为占总薪酬的权重比例。
超额完成业绩的情况下,浮动薪酬的比例也会随之上升,最高可达固定薪酬的162%。

董事总经理的总薪酬构成如下:
固定薪酬(28%)+年度浮动薪酬(28%)+多年浮动薪酬(44%);括号内的部分为占总薪酬的权重比例。
超额完成业绩的情况下,浮动薪酬的比例也会随之上升,最高可达固定薪酬的135%。

自2017年以来,François-Henri Pinault 的固定年薪为120万欧元,在放弃今年4月至年底固定薪酬的25%(22.5万), 以及2020年的全部“年度浮动薪酬”(144万)和全部“多年浮动薪酬”(264万)后,他将为公司节省至少 430.5万欧元,约合人民币3300万元。

(根据彭博社的亿万富翁排名, François-Henri Pinault 是法国第三富有的人,他和家族的净资产高达329亿美元。)

LVMH 集团
法国奢侈品巨头 LVMH 集团也宣布,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Bernard Arnault 和其他董事会成员决定放弃4月和5月份的薪资,以及与2020年相关的所有浮动薪酬。

由于 LVMH年报没有披露高管薪酬的构成,我们引用 Paywizard 网站的数据称:Bernard Arnault 2019年年薪总额为869万欧元。

比照开云集团的CEO年薪构成,我们假设,其年薪中的23%为固定薪酬(估为 200万欧元),77%为浮动薪酬(估为 669万欧元)。在放弃今年4月和5月的固定薪酬(估为 33万), 以及2020年的全部“浮动薪酬”(估为 669万)后,他将为公司节省至少 702万欧元,约合人民币5400万元。

(根据福布斯富豪榜数据,Bernard Arnault 是法国最富有的人,他和家族的净资产高达900亿美元。)

Ralph Lauren 集团
美国奢侈品集团 Ralph Lauren(拉夫·劳伦)的执行总裁兼首席创意官 Ralph Lauren 表示,同意放弃2021财年(截止到2021年3月底)的全部薪资,以及2020财年(截止到2020年3月底)的全部奖金;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兼总裁 Patrice Louvet 也表示同意削减50%的薪水;公司高管层级和全球领导团队的其他140名成员薪水也将减少20%;董事会也将放弃2021财年第一季度的现金薪酬。

根据 salary.com的数据,2019财年两人的薪资情况如下:
Ralph Lauren:基本年薪(175万美元)+非股权激励性质的奖金(918万美元)=1093万美元
Patrice Louvet:基本年薪(125万美元)+非股权激励性质的奖金(520万美元)=645万美元

按照2019财年的标准,Ralph Lauren 在放弃2021财年的全部薪资(估为 1093万美元),以及2020财年的全部奖金(估为 918万美元)后,将为公司节省至少 2031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4亿元。

Capri 集团
美国奢侈品集团 Capri Holdings Ltd.表示,计划将董事会今年的现金报酬削减50%。集团首席执行官 John Idol、旗下三大品牌的首席创意官 Michael Kors、Donatella Versace 和 Sandra Choi 在内的多名高管表示,还将放弃2021财年(截止到2021年3月底)的薪酬;其他各层级高管的整体薪酬也将减少20%左右。

根据salary.com的数据,2019财年 John Idol 的年薪为:
基本年薪(135万美元)+非股权激励性质的奖金(540万美元)=675万美元

Michael Kors 本人2019财年的薪酬与John Idol基本相同。
按照2019财年的标准,二人在放弃2021财年全部薪酬后,将分别为公司节省 675万美元左右,约合人民币 4800万元。

Tod’s 集团
意大利奢侈品集团 Tod’s SpA 的主席 Diego Della Valle 和副主席 Andrea Della Valle 也宣布放弃2020年的薪酬。

根据 Tod ‘s 集团网站上的一份文件,2019年 Diego Della Valle 的基本年薪约为180万欧元,而 Andrea Della Valle 的基本年薪约为130万欧元。Della Valle 家族是 Tod’s 集团的主要股东,控制着71%的股份。

按照2019财年的标准,Della Valle 兄弟二人在放弃2020年全部薪酬后,将分别为公司节省 18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 1400万元)和 13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000万元)。


| 图片来源:Kering 集团官网、Bloomberg Billionaires Index、Ralph Lauren官网、Wikimedia、视觉中国

 

Copyright © 2020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