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98
工作信息
COTY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APESTRY
sr. Manager, Procur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H&M
Business Controll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L'OREAL GROUP
Platform Finops Manager -Regional I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IT Servicenow Platform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IT Manager, Digital Insigh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rea Training Manager, Ysl, Chengdu/Chongqing
正式员工 · Chengdu
L'OREAL GROUP
IT sr. Manager, Enterprise Plann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HV
Senior Manager, Digital Marketing, Brand Management, th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ADIDAS
Director, HR Business Partn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COTY
Training Manager Burberr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ACH
Area Manager, Retail Manag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Senior Financial Analys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Marketing Manager, Bobbi Brown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Accoun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Retail Marketing Manager, Estee Lauder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VF CORPORATION
Customs & Trade Compliance Executiv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HV
Account Executive, Franchise, Pvh We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TY
Assistant Brand Manager For Fragr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STUART WEITZMAN
Manager, Human Resource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APESTRY
Digital Produ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TY
PR & Influencer Marketing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10月11日
阅读时长
2 分钟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深度 | Kanye West 时尚梦灭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10月11日

奢侈品牌可以暂时安放一个平庸的创意总监,但一刻也不能容忍无视游戏规则的出位者,既是患难兄弟,也是竞争对手,Kanye West和Virgil Abloh二人的时尚道路揭示了完全不同的处世方式,也分别促成了截然不同的结果。


 
美国非裔嘻哈歌手Ye(原名Kanye West)最近频繁在公开场合穿着印有“White Lives Matter”(白人命贵)的T恤,在欧美世界引发了剧烈震荡。起初有观点认为这是Ye的反讽,他此前声称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已经进入穷途末路,沦为部分人牟利的工具,而没有惠及广大黑人群体。
 
不过这样的论断对很多人来说并不具说服力。

尤其当Ye把炮火对准同是非裔的Vogue编辑Gabriella Karefal-Johnson后,舆论开始一边倒地谴责Ye。

Gabriella Karefal-Johnson在10月3日在法国巴黎发布了个人品牌Yeezy(现已更名为YZY)的第九个系列后,发表了对该系列包括秀场上“White Lives Matter”T恤的批评意见。随后,对此感到不满的Ye令人惊讶地将矛头直指Gabriella Karefal-Johnson本人,直接在个人账号上贴出她的个人照片,并嘲讽其穿衣品味。
 
此次对非裔同胞的个人攻击不仅完全削弱了Ye此前树立的捍卫非裔群体利益的立场,也在二者相差悬殊的社交媒体影响力下,坐实了Ye仗势欺人的施暴者形象。
 
包括Gigi Hadid在内的时尚人士指责Ye拒不接受他人批评意见的行为,而他公开举办一场Yeezy新系列发布会理应默许公众对其系列进行评价的权利,何况是有理有据的理性论述而非毫无缘由的指责。Vogue母公司康泰纳仕集团也出面表态,坚定地站在Gabriella Karefal-Johnson的一边。
 
最终,Ye在舆论压力下罕见道歉,称其与Gabriella Karefal-Johnson进行了会面,虽然依然各执己见,但基本恢复友好,此次会面有视频记录为证。他还贴出此前为Yeezy招揽的非裔设计师人才Mowalola对他的劝谏短信,她认为Ye原本拥有与Gabriella Karefal-Johnson理性对话的机会,此举也侧面证明Ye承认自己对编辑的人身攻击有失风度。
 
就在人们以为Ye的舆论争议在“WLM”话题后终于暂告一段落时,Ye一段试图转移话题的言论却节外生枝,将战火引入了更加复杂的方向。
 



YZY SZN 9中一件印有“White Lives Matter”的T恤引发了众怒
 
由于人们对一件T恤的关注远盖过了系列本身,Ye发文表示,宁愿人们将注意力放在自己为何再次迟到,以及“Bernard如何害死自己的亲友Virgil Abloh”上。
 
短短一句话牵扯到了两个时尚行业重要人物,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的老板Bernard Arnault,以及该集团旗下最大核心品牌Louis Vuitton的已故男装创意总监Virgil Abloh。
 
前者恐怕是Ye在时尚道路上最想取悦的人,而后者则是Ye从时尚道路起点就相伴而行的难兄难弟。
 
事实上,Ye早在Yeezy大秀当天就试图挑起与LVMH的争端,只不过由于“WLM”T恤的话题争议,Ye对LVMH的喊话被压了下去。当天在Yeezy大秀一如既往地迟到数小时后,身着“WLM”T恤的登场的Ye在秀前演讲中直言,他将Bernard Arnault视作自己在嘻哈音乐圈的头号竞争对手Drake。据Vogue Runway评论称,在场的LVMH二公子Alexandre Arnault全程面无表情。
 
从大秀当天演讲提及Bernard Arnault和Virgil Abloh,到秀后再次重申论点,此行为证明Ye并非在秀场有感而发的即兴表露,而更像是有意识地通过舆论炒作,来让自己与LVMH产生关系的一次话题策划。
 
Drake早期与Ye密切交好,后来反目成仇,这实际上也是Ye与LVMH、Virgil Abloh关系的写照。
 
2018年,Louis Vuitton宣布Virgil Abloh为品牌男装创意总监,也是该集团和该品牌的首位非裔创意总监,此举成为时尚行业近十年中最重要的里程碑。
 



Virgil Abloh在Louis Vuitton首秀谢幕后与Ye相拥而泣
 
2018年,Ye携当时的妻子Kim Kardashian一家人现身Virgil Abloh的LV首秀,Virgil Abloh在谢幕后与Ye相拥而泣的照片在网络上盛传。这感人一幕一度被解读为非裔创意人才在获得白人中心主义的时尚行业认可后的惺惺相惜。
 
当时,曾对这张照片评论称,“这种无意的喧宾夺主,有什么内幕我们无从了解,但清楚的一点是,他们所拥护的街头潮流自此刻已将奢侈品牌那道不可逾越的高墙推翻。”
 
然而如今,彼时的内幕逐渐浮出水面,随着Virgil Abloh的去世,事件的全貌开始变得清晰。
 
就在照片引发热议后的不久,有传言称Ye实际上对他没有获得Louis Vuitton的这个职位感到失望,而在Virgil Abloh获得任命之前,市场也曾揣测Ye将担任这一职位。也就是说,Ye对Virgil Abloh的成就产生了远超于照片表现出来的复杂情绪。
 
这一嫉妒心理从最初Ye隐秘的心理活动,到2020年成为了公开的秘密。
 
那一年,Ye在WSJ采访中透露,Bernard Arnault曾经在2015年声势浩大的Yeezy首秀后伸出橄榄枝,许诺为Ye成立同名时装品牌“Kanye West”。然而短短三个月后,Ye称Bernard Arnault在没有任何交代的情况下退出交易,这给Ye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虽然彼时Ye并未直接道出他对Virgil Abloh的态度,但是在为最好的朋友获得LVMH“加冕”感到骄傲的同时不免为自己惋惜,这样的态度几乎已经溢于言表。
 
高级时装一直是Ye的未竟之志。在2002年刚开始发行自己的音乐时,Ye就对另一位音乐人说,“我要成为穿着风格最棒的说唱歌手。” 2005年,他宣布将首次推出一个名为Pastelle的服装系列,但这一系列并未正式发布。
 
2009年,Ye和当时作为其创意总监的Virgil Abloh曾一起搬到了意大利,为LVMH旗下的Fendi实习。在那里,对时尚怀有一腔热情的Ye提出的男士皮制慢跑裤设计被设计部拒绝。
 
2011年,Ye再次被时装行业顶级院校中央圣马丁时装设计专业拒绝。“你必须去学校才能成为一名设计师,那时候的环境就是这样。” 同年他在巴黎举办了他的第一场时装秀,将曾被Fendi拒绝的皮革慢跑裤放在了自己的系列中。该系列再次遭到了时装评论界的嘲笑。当时NYT要求Anna Wintour评论这个系列,她直言“问别人吧”。
 
然而戏剧化的是,Ye越是在高级时装界频频碰壁,越是在大众时尚领域得意。
 
在2012年后,Ye与Nike的球鞋合作期间发布了影响球鞋历史、至今价格居高不下的Nike Yeezy 2,随后转投adidas与后者合作创立Yeezy,掀起椰子鞋风潮。他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的纽约时装周为Yeezy举办了时装秀,影响了此后五年的大众时尚潮流,也确立了一种独属于Ye的审美风格。
 
大众时尚领域的巨大影响力使其手握adidas和Gap两大服饰巨头的合约。尤其是对后者而言,Ye担任了救世主一般的角色。2020年6月,在Gap集团业绩最令人担忧的时刻,Ye和Gap集团宣布合作,消息传出后,Gap集团当日股价一度大涨40%。次年,Yeezy Gap品牌首个系列发布,为双方均创造了大量话题。
 
作为Ye小时候喜爱的品牌,Gap承担了Ye让自己的产品成为iPhone一样普适存在的产品理想。他希望能依靠Gap成熟的产业链开出Yeezy Gap单独的零售店,让大众以Gap价位享受到Yeezy同样的时尚美学。同时为带动本地就业,Ye还分别提出将把Yeezy工厂正式从中国搬至美国,并在美国怀俄明州创建生产基地,为Yeezy Gap项目生产产品。
 
Ye在大众时尚商业中可以说游刃有余,但他想要的总是更多。2020年,LVMH旗下奢侈品牌Givenchy宣布街头潮流品牌1017 Alyx 9SM创始人、美国设计师Matthew M. Williams为第7任创意总监。这是Ye的第二个好友受到了LVMH的认可,而Givenchy也一直是Ye最喜爱的奢侈品牌。
 
LVMH在选用人才时不断绕过Ye的行为,显然彻底令Ye失望。此后Ye开始报复性地与LVMH的最大竞争对手开云集团示好,并与集团旗下Balenciaga牵手,推出Yeezy Gap Engineered by Balenciaga系列。
 
就在第九季Yeezy系列发布的两天前,Ye成为了Balenciaga 2023春夏系列时装秀的开场模特,跋涉于泥泞之中,证实了Ye与Balenciaga创意总监Demna如今的紧密联系。
 
但是Ye与Demna的友谊究竟能够持续多久,人们对此的猜想多半并不乐观。Demna此前表示,Yeezy Gap与Balenciaga的合作已经结束,也并未透露未来的合作计划。就Ye目前愈发不稳定的行为表现来看,Balenciaga更倾向于与Ye保持松散的友好关系,而没有进一步加深合作的意图。
 



Ye承认自己在听闻Virgil Abloh取代自己入主LV时感到“痛苦”和“嫉妒”
 
最近在接受法国媒体Clique的限时采访时,Ye再度提及过往,并罕见承认自己在听闻Virgil Abloh取代自己入主Louis Vuitton时感到“痛苦”和“嫉妒”,其中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对于自己的才华早在Virgil Abloh之前就被LVMH认可一事,人们几乎毫不知情。
 
如此一来,Ye对Virgil Abloh的复杂感情已经不是秘密。而Supreme创意总监Tremaine Emory在Yeezy秀后在个人账号对Ye的指控,更是将Ye对Virgil Abloh的不尊重摆在了世人面前。
 



Supreme创意总监在社交媒体揭露了Ye的心理问题以及对Virgil Abloh的不尊重
 
作为Yeezy此前的品牌总监,Tremaine Emory直言Ye在Yeezy团队面前说Virgil的设计是“黑人群体的耻辱”,明知Virgil罹患癌症,却还在群聊、在Yeezy秀场和在歌曲中批判他。最终Ye也并未受邀参加Virgil Abloh的私人葬礼。

“你没有资格提Virgil的名字,也没有资格提Gabriella的名字,你不是一个受害者,你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自恋狂,渴望得到时尚界的认可。”
 
的确,在固执地希望获得时尚界认可的一意孤行之下,Ye难免心理失衡,动作变形。Ye时尚道路坎坷的核心原因在于其根深蒂固的矛盾性。
 
首先是Ye根深蒂固的依赖性与独立运作的理想之间的不平衡。
 
从Nike,到adidas和Gap,Ye一直在寻找能够帮助其实现理想的合作伙伴。概念先行的Yeezy缺少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以至于从始至终都需要依附一个大型集团来制造产品和输出创意。但是无论与哪一个集团达成合作,问题自始至终都是一样的,任何一个大型集团在客观上都无法满足Ye对独立决策的强势要求。
 
Yeezy的依赖性与Ye过度膨胀的自我存在矛盾。鲜为人知的是,adidas在最初不仅负责Yeezy球鞋线的生产发售,与之相对独立的时装线同样由adidas负责生产制造,但由于Ye的设计在最早依然不被看好,首个Yeezy时装系列只存活了一季便被adidas砍掉,致使Yeezy的时装业务从未得到过足够的支持,成立仅8年仅推出九个系列,Ye对此颇为介意。
 

首个时装系列只存活了一季,adidas便选择砍掉了Yeezy的时装线

 
Ye在提及与Bernard Arnault交涉时透露,自己曾在Yeezy Season 1发布后迫切地希望与LVMH签下一纸合约,好让adidas停止生产Yeezy时装,以将其寄托在LVMH更加完整的高级时装产业链上。
 
大集团投入大量资源开发合作线,从生产制造到市场定价都时刻把握,为的就是利用明星效应打造长青产品线,并通过长期绑定带动基本面的增长,而Yeezy的终极目标便是在硬件的扶持的资本的灌溉下加速成长,最终摆脱资本约束、实现独立运营,二者几乎从根本上就无法统一。
 
其次,Ye过度膨胀的自我与为他者利益服务的妥协精神,是树在Ye与奢侈品行业之间的一堵墙。
 
如果说作为流行巨星的Ye对大众时尚企业而言是高位者,因而能使后者对其出位言行持续包容,那么在追逐奢侈品行业认可的过程中,Ye作为低位者从未展现出足够的妥协与服务精神。
 
尽管奢侈时尚行业在社交媒体时代的渗透下,已经试图展现出极大的包容和友好,但即使是任命Virgil Abloh这一行为,依然透露着高位者垂青的优越地位。以白人为中心的奢侈品行业虽被诟病许久,但这一现状需要足够的智谋和耐心来改变。
 
对此处境认识更加清晰的Virgil Abloh之所以能在去世后整整三季依然被Louis Vuitton重视,品牌既没有快速翻篇宣布新人选,还将其创意精神完整保留并持续发扬,LVMH集团甚至还收购了Virgil Abloh遗留下来的Off-White,原因就在于Virgil Abloh懂得在实现他人对其角色所寄予期望的同时实现自己的目的。
 

Louis Vuitton从2022春夏至今的三场秀依然烙印着Virgil Abloh的印记

 
Bernard Arnault希望通过Virgil Abloh来赢得年轻人和多元族裔的好感,打破其白人至上的标签,而Virgil Abloh不仅发挥了其作为非裔创意总监的象征作用,还切实为Louis Vuitton带来了可观的生意增量,创造了该品牌在男装领域的全新形象。
 
论象征意义,奢侈品牌要在当今的时代主题下挑选一个边缘人奋斗的榜样,一个普通学生逆袭的故事比大明星的跨界有吸引力得多。论配合度,兢兢业业、心思细腻的Virgil Abloh也比空有一腔自我的Ye擅长团队工作。
 
从创意的方法论到团队建设,Virgil Abloh所带来的改造是系统全面的。2023春夏男装系列由Louis Vuitton男装成衣工作室构想与创作,他们在2018年后Virgil Abloh连续八季的艺术指导下不断发展壮大,最终成为一个广泛吸纳创意人才、持续演化的有机体系,在Virgil Abloh去世后依然继承其衣钵,放大和延续他以多元化为核心的创意理念。
 
在此过程中,Virgil Abloh绝不能说是伪善,因其在短短几年的任职期间,利用全球最大奢侈品牌的平台,在几乎所有时装发布会上为非裔等少数群体在时尚产业的权力、权利和机会奔走发声,他启用非裔模特面孔的数量甚至往往到了令人惊讶的程度。你可以认为Virgil Abloh的创意经不起推敲,但其对少数族裔的一片赤诚之心的确不容质疑。
 
Virgil Abloh懂得如何获取信任,在边界内达成自己的目的,况且他的目的也基于利他,而非自利。与Ye相比,Virgil Abloh更加清晰地认识到,对非裔创意人才而言,成为创意总监从来不只是获得他人认可的结果,而是一种途径。
 
在行事风格上,Virgil Abloh也更加懂得迂回和妥协。Ye认为自己的成就值得换取他人认可,殊不知奢侈品行业贩卖的不是强大功能的iPhone手机,比产品更重要的是策略的全面周密,比大众影响力更有用的筹码是为了获取决策者信任的谦逊姿态。
 
奢侈品牌可以暂时安放一个平庸的创意总监,但一刻也不能容忍无视游戏规则的出位者。
 
Ye虽然号称要让普通人也穿得起Yeezy,但自始至终走不出自我的魔咒,更无从实现让奢侈品大众化的雄图伟志。
 
或许早在7年前,Bernard Arnault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在事后通过采访炫耀他获得认可比Virgil Abloh更早的时候,后知后觉的Ye全然没有意识到奢侈品行业已经对他关上大门。
 
假若Ye更早认识到奢侈与大众商业成功的不可兼得,那么adidas和Gap依然能够成为Ye在大众时尚领域成功的有力支撑。然而随着近期Ye与两家巨头的不断拉扯,其合作前景已令业界颇为担忧,凶多吉少。如果Yeezy最终独立,它依然要面对的问题是,即便Ye和Yeezy的概念再完美,也需要一个合作伙伴把产品生产出来。
 
至此,这名颇具时尚天赋的说唱巨星无疑已亲手断送了两种前程。失去实体躯壳、空有概念的Yeezy能否与Louis Vuitton单挑,结果不言而喻。



 

Copyright © 2023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