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4
工作信息
ESTEE LAUDER
Marketing Manage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E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PUMA
Senior Manager/Head of Ecommerce Operati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Regional Assortment Planning-South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ULULEMON
门店经理,青岛万象城店
正式员工 · Qingdao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成都太古里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PUMA
Coordinato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ULULEMON
门店经理,青岛万象城店
正式员工 · Qingdao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上海浦东嘉里城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EE LAUDER
Retail Support Manager, Apac IT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EE LAUDER
Legal Assistant, Asia-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SHISEIDO
Travel Retail - Retail Education & Makeup Artistry Senior Executive, Nars & Drunk Elepha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经理,深圳Kk Mall店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ULULEMON
门店经理,兰州国芳店
正式员工 · Lanzhou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上海浦东嘉里城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上海新天地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上海环球港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4月11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深度 | Gucci母公司为何频陷税务风波?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4月11日

以意大利为首的欧洲各国近年来都成为奢侈品集团税务纠纷的频发地,合理避税和违法逃税究竟如何界定,面对这一棘手问题,欧洲奢侈品集团正走在钢索上。


 
据时尚商业快讯,三名知情人士本月初表示法国奢侈品集团开云与意大利税务当局达成和解协议,将支付1.87亿欧元解决涉及旗下意大利奢侈品牌Bottega Venata的税务问题,但此次逃税风波引发的刑事调查仍未结束。
 
虽然米兰检察官的公开声明只提及该调查针对一家瑞士公司,该公司作为某在意生产和销售奢侈品的集团的一部分,但该调查的矛头几乎直指开云集团。

此次税务案件是继三年前Gucci补缴税款后,开云集团旗下又一品牌陷入税务风波。Bottega Veneta是开云集团旗下第三大品牌,2021年收入达到15亿欧元。
 
案件围绕着开云集团位于瑞士的一家分公司Luxury Goods International(以下简称LGI)。LGI为开云集团在瑞士提契诺州设立的子公司,与意大利接壤,负责与全球各大零售商打交道,承担着集中物流与仓储功能。零售商将账单寄往LGI,使开云能够在瑞士记录利润,在报税时得以享受当地8%的低税率,这个数字仅为意大利的三分之一。
 
Bottega Venata的销售收入也被记录在LGI中,但意大利检察官和税务当局认为Bottega Venata作为意大利品牌,其包括生产在内的业务均在意大利境内,因此税款应缴纳给意大利政府,遂引发纠纷。
 
尽管开云集团发言人表示最后的解决协议是Bottega Veneta主动与意大利税务局取得联系、进行讨论的结果,但基于该集团此前在Gucci上遇到的相似问题来看,此次纠纷的解决可能更多是迫于压力下的妥协。
 
2019年5月,开云集团就Gucci涉嫌类似的避税问题与意大利税务局达成和解,并补缴12.5亿欧元的税款,其中包括约3.5亿欧元的罚款和利息,成为意大利有史以来最大数额的税案和解协议。
 
该案围绕意大利税务当局对Gucci在2011年至2017年以来超过10亿欧元的逃税指控,创历史记录。为此,意大利税务于2017年底突击Gucci位于米兰和佛罗伦萨的办公室,针对该公司电脑数据和文档进行的搜查分析共历时3天。意大利税务部门最终于2018年11月正式对Gucci进行起诉。
 

Reuters

开云集团就Gucci涉嫌避税问题补缴12.5亿欧元的税款,创历史记录
 
与Bottega Veneta案件类似,检察官认为,Gucci账面收入虽记在开云集团位于瑞士的国际奢侈品牌上,但由于Gucci在意大利拥有永久设施,所以应当在意大利而非瑞士交税。
 
对在意大利拥有永久设施这一点,开云集团表示承认。然而对于避税指控本身,开云集团予以否认,称其所有的瑞士实体都在该国开展有形的商业活动,足以证明其税收所在地的合理性,同时也强调此种运行方式在开云总部所在地法国以及其他欧洲国家均受到认可,意在影射意大利当局过于苛刻的处置方式。
 
在此次巨额的税案合计协议之外,Gucci已前后多次被意大利税务部门进行调查。2018年,Gucci因涉嫌通过离岸公司为企业高管及员工避税,引起了意大利当局的重视。次年,意大利当局又将调查对象锁定在Gucci现任及前任高管的个人所得税缴纳上。
 
意大利税务局于2019年对Gucci十余位现任、前任高管在2011年至2017年期间,缴纳个人所得税的情况进行了重点审查,同时怀疑开云集团涉嫌虚设Gucci员工在瑞士的住址,其实际办公地点仍在意大利境内。而此前的审查证词也直接显示,开云集团高层直接参与了这项决策,意味着Gucci的高管可能欠缴了数千万欧元的税款。
 
不过,此次针对Gucci高管进行的调查不包括品牌首席执行官Marco Bizzarri,因为他早在2017年的一轮搜查中与前任首席执行官Patrizio Di Marco一并接受了调查。
 
当时开云集团的一位前任高管Carmine Rotondaro对Gucci进行举报。Carmine Rotondaro过去曾担任财务顾问,负责开云集团的零售房地产业务。2016年,他被意大利税务警察指控逃税,米兰的财政卫队警员检获了其名下价值700万欧元的13处资产,他还被指贪污开云集团房地产投资,并私下收取回扣。
 
然而后来Carmine Rotondaro开始与检察官展开合作,或对2017年Gucci的一系列税务调查起到关键作用。由此不难想象Gucci税务案背后错综复杂的关系,以及其对品牌内部施加的紧张气氛。
 
实际上,开云集团在税务问题上的长期周旋并非孤例,还有不少奢侈品集团因被定性为跨国公司,没能在意大利严苛税制条件下独善其身。
 
过去十年内,PradaValentino、Giorgio Armani以及LVMH集团旗下的宝格丽曾分别借助转移旗下资产、注册空壳公司、瞒报所得利益等在法律边缘游走的手段逃避意大利的高税收政策。
 
除了Giorgio Armani集团拒不承认逃税指控,但仍支付和解金以避免调查、专注业务外,最为出名的案件当属Dolce & Gabbana为期七年的税务官司。
 
意大利高级时装品牌Dolce & Gabbana创始人兼设计师Deomenico Dolce 和Stefano Gabbana的逃税案在2014年盖棺定论,罗马最高法院证实其逃税指控不成立,最终撤销对两位设计师20个月的牢狱以及罚金判决。
 

Dolce & Gabbana创始人对待税务纠纷坚持上诉,长达7年
 
在此之前,Dolce & Gabbana多次传出涉嫌在卢森堡设立空壳公司逃避税,但品牌坚持认为自己做出了合理的税务安排,并多次驳回意大利税务当局的指控长达七年。
 
开云集团口中对地缘政策稍显仁慈的法国当局也在2019年对开云集团旗下的两大法国品牌Saint Laurent与Balenciaga开展了严重税务欺诈调查,并在同年要求开云集团至少补缴3.5亿欧元的税款。但或许出于法国税务部门的妥协,两个品牌最终于2020年分别以1.54亿欧元和5600万欧元的税款与税务部门达成了和解。
 
值得关注的是,在法国税务部门对开云集团旗下Saint Laurent与Balenciaga发起税务审计时,开云集团将品牌存放在前述LGI公司的收入迅速收回境内,导致两个品牌的销售额在当年突增数倍,遭到媒体曝光。
 

法国税务部门曾对开云集团旗下的Saint Laurent和Balenciaga进行审查
 
由于法国特殊的系统机制,司法机关只有收到国家财政总局的投诉后才能对企业进行逃税调查。因此,法国当局在2019年2月之前,都未能得到授权对开云旗下两大法国品牌进行详细调查。
 
以意大利为首的欧洲各国近年来成为奢侈品集团涉嫌逃税案的频发地,根本原因可能在于整体疲软的经济环境。
 
有分析指出,自经济危机以来,意大利等国家收入已经大幅减少,税基侵蚀成为了各国政府的一大难题,自然会对税收主权高度关注,重视属于自己的经济利益。目前除了收入丰厚的奢侈品集团,苹果、耐克和亚马逊等美国公司也成为了意大利税收部门的目标,每年能为意大利贡献出净值达数十亿欧元的罚款和税收。
 
然而意大利过重的税收负担进而导致了奢侈品企业的集体逃离,企业的逃离又让税务部门继续提高税率以保证税收,这让税务问题陷入恶性循环。
 
自2010年以来,意大利企业所得税率处于高位,平均近30%的税率在欧盟27个成员国中排名第三,仅次于比利时与法国。在沉重的税收负担下,除了上述奢侈品集团,包括工业领域在内的诸多意大利企业都纷纷将纳税所处地迁移至他国,造成政府收入大量流失。
 
如今普遍存在的避税问题将应在本国进行的贸易活动转移至税率更低的国家,尤其是近年来发展迅速、利润率高的奢侈品行业,其数十亿元的收入通过其在瑞士、卢森堡等国的控股公司流出意大利,无疑是巨大的损失,因此已经关注到这一点的税务部门正采用愈发严厉的执行力度。
 
面临税务部门强势的执行力度,大多数奢侈品公司选择和解,这除了出于得利后的侥幸心理外,也有对于企业管理的考量。毕竟拖长战线对奢侈品企业有百害而无一利。
 
奢侈品牌尤其是上市公司对自身形象更为敏感,无休止的税务调查会给集团投资者带来不确定性,引起股价动荡,给集团造成更大损失。对于此前提及的Giorgio Armani等品牌而言,冗长的调查程序以及持续的支出同样也不利于其专注主要业务。
 
在以往的案例中,一旦奢侈品集团与意大利税务当局签署和解协议,检察官就会收回指控以结束调查。伦敦奢侈品战略咨询师Mario Ortelli在经过对市场的考察后表示,大多数时尚公司都倾向与税务机关达成和解,而普通消费者们并不在意,也并不存在抵制情绪。
 
唯一一个例外是与税务机关对簿公堂的Dolce & Gabbana。
 
在Dolce & Gabbana一例中,长期的逃税丑闻缠身招来了米兰市议员Franco D’Alfonso的公开指责,称品牌两位设计师给意大利树立了坏榜样,并号召整个米兰不要给他们空间。
 



Dolce & Gabbana在橱窗张贴抗议海报,并连续三天暂停营业
 
此举反引起设计师强烈的情绪反弹,连续三天暂停营业。伴随该丑闻的继续发酵,抗议者闯入Dolce & Gabbana秀场上,同时以《Vanity Fair》杂志为首的媒体对该品牌税务问题进行曝光,更是对该品牌造成了难以摆脱的负面影响。
 
即便最终得以自证清白,Dolce & Gabbana持续上诉消耗的时间与精力成本,以及长期拉锯给品牌蒙上的阴影,都让一切在事后看起来十分狼狈。显然,对于奢侈品牌而言,投入大量成本的“硬碰硬”算不上聪明,利弊权衡下,主动补税和解或许还是一种划算的选择。
 
事实上,跨国公司在架构设计上和商业安排上均有自己的判断,但在是否避税或逃税的基本认定上,不同国家的规定存在差异,同时这也与国际税收协定相关。身处法国、德国、意大利、英国等高税收国家的奢侈品集团,离岸公司存在率普遍较高,受税务审查打击的可能性也通常较大。
 
从曾经对Gucci逃税指控的矢口否认,到如今主动配合税务当局解决对Bottaga Veneta的避税指控,开云集团对相似指控的态度转变,其背后固然有积极配合法律、维护形象的必要,但也多了息事宁人的味道。
 
不难预测,在欧洲逐渐严峻的财政形势下,奢侈品行业的逆势增长将更加频繁地挑动税务当局的神经。


 

Copyright © 2022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