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75
工作信息
ADIDAS
Specialist Gbs HR Services
正式员工 · 大连市
ADIDAS
Buyer
正式员工 · 大连市
ADIDAS
Specialist Gbs HR Services
正式员工 · 中環
ADIDAS
Senior Director Ecommerce, .Com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VF CORPORATION
Director, Digital Product Manag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Manager, Product And Merchandis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Senior Manager, Product Creation, Black Box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Manager-E-Commerce Operation, Wechat & .c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Vice President-Store Planning & Construct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Regional Senior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Marketing, Cdm) Director, Social Platforms And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Converse Marketing) Digital Marke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LUMBIA SPORTSWEAR COMPANY
Supply Chain Operational Analyst
正式员工 · 珠海市
PUMA
Manager Chemical Compliance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H&M
Business Controll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gc - Mens sp Appare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Key Account Director – Topsport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 Kids Performance Footwear (Value Marketpla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Brand Planning -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rketing) Manager, Brand Experiences (Bap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rketing, Cdm) Asst. Manager, Cdm - Store Brand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9月29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深度 | Burberry高层洗牌,下一个是谁?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9月29日

CFO离职声明发布之际,创意总监或将告别品牌的消息也逐渐传开,Burberry正在加快新一轮的洗牌。


 
据时尚商业快讯,英国奢侈品牌Burberry首席财务官Julie Brown将于本财年结束前即明年4月1日离职,目前集团已经开始物色其继任对象,将于适当的时候披露最新结果。
 
消息传出后,Burberry的股价应声下挫3.7%至16.54英镑,当天收盘时Burberry股价录得4.6%的跌幅至16.39每股英镑。截止发稿前,Burberry市值约为66.5亿英镑。

尽管有利好消息传出称,英国新首相计划恢复针对海外游客的免税购物,但受英国股市的集体抛售以及对公司领导团队缺乏信心影响,Burberry的股价仍然遭到重挫。
 
有业内人士表示,Julie Brown离职后,该职位接班人面临严峻挑战,包括需求疲软和成本的不断上涨等。
 
在集团当时的首席创意官兼总裁Christopher Bailey的引荐下,Julie Brown于2017年从英国医疗设备制造公司Smith & Nephew加入Burberry,同时担任首席运营官和首席财务官两个要职,负责公司财务、投资者关系、IT、全球业务服务和业务转型等。
 
Julie Brown经历了前首席执行官Marco Gobbetti的全任期。她在引导Burberry度过英国脱欧和全球疫情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并帮助公司实现CEO交接时平稳过渡。
 


Julie Brown离职后,该职位接班人面临严峻挑战,包括需求疲软和成本的不断增长等
 
在位期间,Julie Brown与Marco Gobbetti带领Burberry通过英国脱欧后的相关条例和贸易法规。在她的领导下,Burberry还为英国政府提供过建议,帮助其与欧盟达成脱欧协议。
 
2020年9月疫情期间,Julie Brown曾指导公司与英国政府签订合同,在约克郡的风衣工厂为国家医疗机构生产制造医疗口罩和防护服,该合同价值57.3万英镑。
 
伯恩斯坦奢侈品分析师Luca Solca认为,虽然Julie Brown在加入Burberry前并非奢侈品业内人士,但其在坚定推动成本效率上发挥了巨大作用,尤其考虑到行业整体水平。
 
Burberry于9月23日的CFO离职声明中称,Julie Brown将接受奢侈品行业以外的机会。三天后,英国制药生物公司葛兰素史克宣布Julie Brown将接替Iain Mackay成为集团首位女性首席财务官,并于明年5月上任,以协助公司专注于核心制药业务,这意味着Julie Brown再次回到了熟悉的行业。据葛兰素史克表示,Julie Brown将获得超过90万英镑的基本年薪。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4月,前Versace首席执行官Jonathan Akeroyd接替Marco Gobbetti成为Burberry新首席执行官,后者已在去年年底加入意大利奢侈品集团FERRAGAMO,并正在带领集团进行全面的形象改造。
 
Jonathan Akeroyd于2016年起任职Versace的首席执行官,此前还在Alexander McQueen担任了长达12年的首席执行官,无一例外地成功在任期内把负责的品牌提升到新的高度,在打造全球化奢侈时尚品牌和推动盈利增长方面有着丰富经验。
 
除了CEO和CFO这两个C-Suite高管级别的变动,Burberry还于去年8月提拔美洲总裁Gianluca Flore为首席商务官,接替Gavin Haig。今年1月,Burberry从Dior挖来前高定女装公关总监Isabel Moessinger,担任品牌公关和活动副总裁,向首席营销官Rod Manley汇报。Burberry董事长Gerry Murphy此前表示,品牌向更高端奢侈品转型的战略正逐渐生效。
 
在Burberry品牌继续转型的关键时期,人事变动无疑将持续不短的一段时间。在截至4月2日的2021财年内,Burberry销售额同比大涨23%至28.3亿英镑,调整后的营业利润大涨38%至5.23亿英镑,第四季度收入同比增长7%。
 
在Julie Brown离职声明发布之际,屡受质疑的创意总监Riccardo Tisci或将告别Burberry的消息传开。
 
本月初,Instagram账号@Style Not Com透露,Burberry与Riccardo Tisci的合同将于2023年初到期,目前已开始物色潜在继任者,另有业内人士表示,Burberry接触的其中一个人选为去年突然离开Bottega Veneta的Daniel Lee,双方正在就相关事宜进行讨论,但未签署任何协议。
 
Daniel Lee于2018年加入Bottega Veneta担任创意总监,上任后的短短几个月就为品牌打造了一个手袋和鞋履的爆款单品矩阵,并建立起一套辨识度极高的独特语系,推动Bottega Veneta成为开云集团新的增长引擎。
 
然而在去年11月的美国底特律发布Salon 03系列后,Bottega Veneta突然宣布了Daniel Lee离职消息,随后业内就再也没有发布过Daniel Lee离职后的动态。
 
Riccardo Tisci在Burberry的创意总监生涯同样始于2018年,在过去四年多的时间内却没能交出令人满意的成绩单,至今没有能让消费者印象深刻的单品或爆款。在他加入Burberry的首个财年,品牌销售额几乎无增长,仅录得27.2亿英镑。自今年以来,Burberry股价累计下跌逾5%至17.51英镑,市值约为68亿英镑,几乎回到2018年的水平。
 
分析指出,Burberry对Riccardo Tisci的耐心实际上早已磨尽,有关Riccardo Tisci离职的消息早在2020年便有传出,只是出于对时任首席执行官Marco Gobbetti与Riccardo Tisci交情的考量,Burberry选择继续相信曾在Givenchy创下过辉煌的Riccardo Tisci,而随着Marco Gobbetti在去年底转投FERRAGAMO,再度将更换Riccardo Tisci提上日程实属情理之中。
 

Burberry 2023春夏系列

 
不过,有业内人士指出,Riccardo Tisci的失败与品牌自身有很大关系。Burberry在Christopher Bailey执掌时期曾提出明确的市场策略,要求产品线需要兼顾各种年龄层次的消费群体。这种固化的市场策略在很大程度上导致现任创意总监Riccardo Tisci设计风格的摇摆不定,无法形成简洁连贯的核心信息,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给消费者创造清晰的记忆点。
 
也有Riccardo Tisci的捍卫者认为,作为皇室官方供应商的Burberry对待创意总监的态度过于强硬,限制了设计师的创意潜力,导致Riccardo Tisci对品牌的销售提振有限。即便Daniel Lee在Burberry成功着陆,品牌工作室和集团内部的氛围也将为日后的矛盾埋下隐患。
 
就在昨日,Burberry于伦敦时装周发布了由现任创意总监执掌的全新2023春夏系列。
 
受英国女王的突然离世的影响,秀场地址被迫从伦敦市中心转移到伦敦南部Bermondsey的一个仓库,系列造型再次突出了Riccardo Tisci标志性的哥特式维多利亚风格,囊括了工艺复杂的蕾丝长裙以及超现实的街头服饰。
 
值得一提的是,Riccardo Tisci密友、美国嘻哈歌手Ye的到场助阵引发了业内人士猜测。鉴于二者的亲密友谊,离开Burberry后的Riccardo Tisci或将加入Ye的创意团队,后者近日在接受采访时宣布将不再与合作方adidas和Gap续约,并将直接管理Yeezy,在全球开设专卖店。
 
此外,由于Riccardo Tisci与Versace现任创意总监Donatella Versace交好,后者也曾出现在Burberry 2015年的秋季广告中,因此也有猜测称二者或将在Versace担任联合创意总监,给予Riccardo Tisci充分施展哥特风格创意的空间。
 
随着核心老将的下台和创意头脑的潜在离去,Burberry已经传递出清晰的信号,那就是尽快挥别过去,一切重新开始。


 

Copyright © 2022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