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14
工作信息
ESTÉE LAUDER
Marketing Directo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E-Commerce Executive, 3ce, Td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ec Marketing Manager, l'Oréal Paris Hair Store, Tmal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ommerce Executive, Takami, Tmg+Mini Program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Finance Manager, I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Chinese Consumer Conquest CRM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Junior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App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Wats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Kid’s Brand Marketing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Excellence Process (Assistant) Manager - Gover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IT Secur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Merchandising Manager la Roche Posa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 Trade Marketing Executive, Loreal Pari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Assistant Manager, Helena Rubinstei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Operations Manager - Data & Analytic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Crv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o+o, Modern Trad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HR Manager bj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Goal-Business Analytic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Women’s Brand Marketing Sport Lifestyle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21年3月12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深度|中国告别“动物测试”,化妆品的安全将如何保障?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21年3月12日

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最新文件显示,从5月1日起,中国将对进口普通化妆品免除动物测试。


对于一些因为“动物测试”而被挡在中国市场门外的海外美妆品牌来说,这一规定的出台意味着重大利好消息。另一方面,这个消息也引发了许多中国消费者的疑问 —— 如果不经过动物测试,那么如何确保人类使用美妆产品的安全性呢?

从行业趋势和国家政策两个角度,一直密切关注“动物测试”问题在全球和中国的发展动向。本文将简要回顾动物测试在美妆行业的演化历程,介绍中国政府近年来逐步放宽相关政策的过程,并帮助大家了解全球美妆行业倡导“Cruelty-free”(零残忍)理念的先行者和创新解决方案。

全球及中国美妆行业“动物测试”演化的时间线
1938年,美国《食品、药品和化妆品法》正式签署,要求化妆品提供确保安全性的证明,自此美妆企业开始进行动物测试。1944年,Draize刺激性实验诞生,这种测试方法将动物的眼睛和皮肤直接暴露于化学物质,一直延用至今。

1989年,中国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颁布《化妆品监督卫生条例》,此后一直要求所有进口美妆个护品牌必须对产品进行动物测试。(注:2009年化妆品转由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管理)

与此同时,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一些动物保护组织开始反对化妆品的动物测试。具有代表性的成果是在1996年美国和加拿大地区成立了化妆品消费者信息联盟(Coalition for Consumer Information on Cosmetics),并推出“跳跃的兔子”零残忍认证项目(Leaping Bunny)。(注:据 Leaping Bunny官网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共有2210个品牌获得了认证。)

1998年,英国宣布全面禁止对化妆品成分进行动物测试。

2013年,欧盟宣布全面禁止对化妆品成分进行动物测试,并禁止销售经动物测试的化妆品和化妆品原料。

2014年,中国对国产“非专业用途”日化和化妆品不再强制要求进行动物测试。

(注:“非专业用途”日用化学品包括洗发香波,肥皂,指甲油和部分护肤品)

2018年,国际零残忍组织 Cruelty Free International 宣布与中国相关部门达成合作,帮助更多“无动物测试”国际美妆品牌进入中国市场。

此后中国逐步放宽对于进口美妆个护产品的限制,使许多不进行动物测试的品牌得以通过各种途径进入了中国市场。

2019年11月,英国男士理容品牌 Bulldog 成为首个在中国大陆正式销售的“无动物测试”美容品牌。

2021年1月14日,法国美容企业联合会(Fédération des entreprises de la beauté,FEBEA) 发表声明称,中国有关部门同意,法国普通化妆品进入中国市场前不再需要进行动物测试。这项放宽政策仅针对拥有相关资质认证的法国化妆品制造商。由此,法国成为第一个普通化妆品出口中国豁免动物测试的欧盟国家。

2021年3月4日,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宣布“中国化妆品动物实验条例修订稿”最终敲定,从5月1日起,进口普通化妆品免除动物测试。(“普通化妆品”是指洗发水、沐浴露、腮红、睫毛膏、香水等个人护理和美妆产品,与之相对应的 “特殊用途化妆品”包括防晒产品、染发剂、防脱产品、儿童用品等仍然需要接受动物测试。)

与此同时在过去30年的时间里,英国、欧盟国家、挪威、印度和以色列等国已先后宣布全面禁止化妆品的动物测试。

如何用替代方案确保化妆品的安全性?
长期以来,动物测试被认为是消费品行业(包含美妆)在检验产品安全性方面最为科学的实验方法。其成果主要包括长短期两类:比如测试眼睛和皮肤短期暴露于化妆品的化学物质可能产生的风险;测试化妆品的成分对人体健康的长期影响,比如是否致癌等。

但对于动物测试的科学性讨论,业内正反双方长期各执一词:

一些研究者认为,目前的科学技术还不足以让人类充分了解人体的复杂性,因此尚未设计出结果精确的替代方案能取代动物测试。而动物测试是目前已知最为接近于人体测试的方法。(比如科学界认为小鼠与人类的基因相似度高达95%。)

但另有观点认为,动物测试除了不道德以外,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这种过时的方法在科学的严谨性上受到更多质疑。善待动物组织 PETA 法国发言人 Anissa Putois 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从这点来看,目前市场上如细胞培养、人类皮肤组织样本测试这类新的替代方案已经超越了动物测试。

《华丽志》查询国际主流动物保护组织及美妆行业媒体的信息,归纳了行业内普遍认可的三大类动物测试替代方案,如下:

——体外测试,用实验室培育的人体细胞制作的器官芯片,模拟人体器官和器官系统的结构和功能,精准复制人类对疾病和药物的生理反应。

这种方法在受控环境中进行测试,通过显微镜在体外观测。目前几乎所有的人类和动物细胞都可以实现在实验室里培养。在这种情况下,科学家可以在人类细胞培养物上研究和测试化合物。

这一领域最具代表的成果即“人造皮肤”,用于代替动物测试化妆品化学成分对皮肤的腐蚀性。

此外, 人体组织的样本也可用于体外测试。人体组织的获得渠道通常是从手术中捐赠(例如活组织检查或整容手术后),也来源于遗体捐赠等。

——计算机建模,来模拟推演人类生物学和疾病的发展过程。研究表明,这些模型能够准确预测药品、化妆品在人体内、体表的反应方式。

——对人类志愿者的研究,遵循 “微量给药”的原则,给志愿者极少量的一次性产品剂量,并使用先进的成像技术来监测药物在体内的作用。

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制定发布的最新《化妆品新原料注册备案资料管理规定》对于国内外化妆品中使用历史、食用历史等情况等提出更为严谨的安全性资料要求,对新原料技术性相关资料的编制进行规范。对在国外市场有一定的安全使用或食用历史、国外权威机构已有安全评估结论或经过国外监管部门批准的新原料,根据原料不同风险程度科学、合理地豁免了相应的毒理学试验资料要求。

其中动物替代方法要求:使用动物替代方法进行毒理学安全性评价的,应当根据原料的结构特点、特定的毒理学终点选择合适的整合测试和评估方法(IATA)评价新原料的毒性。应用的动物替代试验方法尚未收录于我国《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的,该项替代试验方法应当为国际权威替代方法验证机构已收录的方法,且应当同时提交该方法能准确预测该毒理学终点的证明资料。证明资料应当包括该项替代试验方法研究过程简述和不少于10种已知毒性受试物的研究数据、结果分析、研究结论等内容。

先行者和创新者们都做了哪些努力?
持续提升消费者对动物保护和化妆品安全的意识,并推动美妆企业在产品检测过程的透明化是推广动物测试替代方案的有效途径。

与此同时,全球美妆行业的头部企业和一些新锐品牌,正积极从技术创新和品牌宣传方面推动“动物测试”的逐步替代进程。

比如法国欧莱雅集团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探索人造皮肤在美妆领域的应用。

2008年,法国欧莱雅集团开始在中国制造亚洲皮肤重建模型,但由于种种政策壁垒,这一技术没能在中国展开市场应用。2014年,欧莱雅集团宣布成立上海斯安肤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Shanghai Episkin Biotechnology Ltd.),已在中国获得经营“人体皮肤重建模型”( Episkin)的营业执照。这款针对亚洲人皮肤特征的模型诞生于欧莱雅中国的创新实验室 L’Oréal Advanced Research。

2015年,欧莱雅集团与芝加哥生物打印初创公司 Organovo 共同研发会呼吸的 3D打印活体皮肤。

2017年,欧莱雅集团研发的两项动物测试替代方案——皮肤过敏测试方案(U-SENS )和人角膜上皮刺激实验方案(HCE EIT )被纳入经济合作f发展组织发布的“2017年测试指导方针”。

品牌方面,英国纯素美妆品牌 Lush 和 The Body Shop 被业内认为是反对动物测试的先锋品牌。

Lush 于2012年设立了专门的反动物测试奖项 Lush Prize 旨在表彰为反动物测试,奋斗在科学实验、科普宣传一线的年轻人。The Body Shop 在过去几年多次联合动物保护组织发起反对动物测试的游行活动。

以下是全球美妆行业拒绝动物测试的代表性品牌:

彩妆类

Anastasia Beverly Hills, Ardell, Ardency Inn, Becca, BH Cosmetics, Butter London, Charlotte Tillbury, China Glaze, ColourPop, DuWop, ELF, Essence, Flower, Hard Candy, Hourglass, Illamasqua, IT Cosmetics, Jordana, Josie Maran, Kat Von D, Makeup Geek, Milani, OCC, Physicians Formula, Pur Minerals, Sonia Kashuk, The Balm, Too Faced, Urban Decay, Wet N Wild。

护肤类

Aesop, Alba Botanica, Blissoma, Desert Essence, Dr. Bronner, First Aid Beauty, Glossier, Juice Beauty, Lush, Pacifica, SuperGoop!, Trader Joe’s,  Yes To.


丨图片来源:Leaping Bunny官网、各品牌官网

 

Copyright © 2021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