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08
工作信息
ESTÉE LAUDER
Marketing Directo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E-Commerce Executive, 3ce, Td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ec Marketing Manager, l'Oréal Paris Hair Store, Tmal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ommerce Executive, Takami, Tmg+Mini Program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Finance Manager, I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Chinese Consumer Conquest CRM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Junior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App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Wats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Kid’s Brand Marketing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Excellence Process (Assistant) Manager - Gover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IT Secur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Merchandising Manager la Roche Posa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 Trade Marketing Executive, Loreal Pari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Assistant Manager, Helena Rubinstei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Operations Manager - Data & Analytic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Crv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o+o, Modern Trad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HR Manager bj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Goal-Business Analytic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Women’s Brand Marketing Sport Lifestyle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1年9月23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深度 | “中国版LVMH”梦碎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1年9月23日

山东如意集团或被迫交出Maje母公司SMCP抵债

无论什么行业,“高塔”不是依靠简单的堆叠就能建成的。山东如意集团用10年打造的“中国版LVMH”幻梦,坍塌却只用了短短两年时间。
 
据法国商业日报消息,法国时装集团SMCP大股东山东如意集团位于卢森堡的子公司European Topsoho于2018年9月发行的价值2.5亿欧元债券将于9月21日到期,但该公司似乎无法满足还款要求,目前正与Anchorage、Carlyle、Boussard & Gavaudan和Blackrock等债权人进行激烈谈判。

具体而言,European Topsoho与债权人之间的初步协议规定,债券到期后,债权人可以主张收回所持资本的37%,即总计7560万股中的2800万股的权利。但如果这一数额少于承诺的2.5亿欧元,债权人也可以对Topsoho持有的另外16%股权提出要求。
 



SMCP是山东如意集团手中仅剩的时尚王牌
 
尽管SMCP股价在9月16日录得6.4%的增长至5.65欧元,市值约为4.22亿欧元,但较该集团2017年上市时已缩水逾70%,即便债权人能够获得全部53%的股权,也只能收回约 2.23 亿欧元。
 
截至目前,山东如意集团暂未对相关消息作出回应,SMCP表示此事将由其母公司直接处理,债权人则通过Gouvernance en Action向山东如意集团发函,对山东如意集团和SMCP董事会主席邱亚夫的履约能力表示担忧,希望该集团能够正视问题,并交出解决方案。
 
有业内人士认为,山东如意集团明显已处于弱势,SMCP被转交给债权人抵债或已成定局。
 
SMCP集团旗下拥有Sandro、Maje、Claudie Pierlot和De Fursac等品牌,于2016年被山东如意集团以13亿欧元的价格收购了53%的股权,另有40%的股权在泛欧交易所流通,创始人和负责人则持有剩余的7%。
 
尽管SMCP新上任的首席执行官Isebelle Guichot表示集团业务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但在分析人士看来,山东如意集团与债权人间出现的2700万欧元缺口将为该集团的未来走势增添极大的不确定性,不排除会以出售旗下品牌填补的情况。
 
不过SMCP已从疫情中逐渐恢复,今年上半年该集团收入同比大涨21.6%至4.5亿欧元,主要得益于中国市场高达54.6%的同店销售额增幅提振,净利润也录得60万欧元,较上年同期的亏损2970万欧元明显改善。Isebelle Guichot还透露,截至6月底SMCP拥有超过2.4亿欧元的流动资金,资产情况非常健康。
 
债权人在致山东如意集团的函件中也没有质疑SMCP去年提出的2025年战略计划,只是担心若山东如意不愿放手,好不容易迎来复苏的SMCP或被置于一场法律和财务的持久战中,对旗下品牌长期可持续发展造成影响。
 
而Maje负责人Isebelle Guichot于上月才从领导SMCP长达8年的Daniel Lalonde手中接过权杖,几乎没有思想准备就被推到集团首席执行官的位置,现在又必须面对即将来临的投资方大规模地震,能否把SMCP的局面稳住,继续领导品牌向前是个未知数。
 
资料显示,和来自LVMH的Daniel Lalonde相反,Isabelle Guichot此前为开云集团的高管,于2007年4月至2016年12月担任Balenciaga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还曾领导过奢侈鞋履品牌Sergio Rossi以及法国奢侈手袋品牌Lancel,并在1995年至2005年间在历峰集团旗下的梵克雅宝和卡地亚担任首席执行官。
 
可以肯定的是,SMCP此次危机的源头并非来自集团内部,根源在于山东如意集团。
 
有分析认为,山东如意集团高塔坍塌的背后,是大部分国内服饰集团都曾走进过的“死胡同”,即无视自身承受能力而盲目扩张。
 
据时尚商业快讯早前统计,近10年来,山东如意集团斥资逾400亿元进行了一系列收购动作: 
 
2010年6月, 该集团出资40亿日元收购日本成衣集团Renown Inc.41.53%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2013年,入股苏格兰粗花呢生产企业Carloway;2014年,成为德国男士西装生产企业Peine Gruppe主要股东;
 
2016年,以13亿欧元控股Sandro,Maje 和 Claudie Pierlot 等品牌的母公司法国时尚集团 SMCP;
 
2017年3月,从香港 YGM 贸易手中收购了英国风衣品牌 Aquascutum,涉资1.17亿;
 
2017年11月,以22.2亿港元控股大中华唯一高端男装集团Trinity Ltd.利邦控股有限公司;
 
2017年11月,以165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创新成衣设计制造和供应商 Bagir 扩大发行54%的股本并成为第一大股东;
 
2018年2月,斥资7亿美元从欧洲投资巨头 JAB 集团手中收购了瑞士奢侈品牌 Bally 的多数股权;
 
2019年2月,收购美国英威达公司服饰和高级面料业务,包括全球知名的莱卡LYCRA®品牌,涉资约26亿美元,成为中美贸易战中唯一获批的高科技公司并购案
 
其中,在2010年收购的Renown之后,山东如意集团的几笔重要交易当属2016年控股SMCP,2017年控股利邦集团,2018年宣布收购Bally多数股权,2019年收购包括莱卡品牌在内的美国英威达公司服饰和高级面料业务。
 
而这其中,真正达成实际交易的寥寥无几。
 
事实上,市场对山东如意集团大举并购的资金来源一直好奇,直到2019年济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以约4.5亿欧元的价格收购如意科技 26%的股份,并为如意科技“15如意债”提供全额不可撤销的担保,山东如意集团的融资策略才逐渐浮出水面。
 
以收购美国英威达为例,山东如意集团投资总监尹亢在接受山东《大众日报》采访时表示,跨国收购发挥了很大的杠杆作用,让其顺利实现了对美国莱卡集团的收购。
 



历史悠久的日本服饰集团Renown旗下拥有Arnold Palmer、D'URBAN等数十个品牌
 
山东如意集团没能想到的是,收购奢侈品牌只是长征的起点,最大的投入是在后期的整合与运营,若没有足够的实力和资金支撑,再好的品牌也会走上下坡路。
 
要知道,山东如意原本位于服装纺织行业产业链上游,从原料、纱线、染色、面料到织造、缝制生产等一整条产业链,是中国制造的典型代表,但在品牌运营与销售等方面的经验并不丰富,而在2015年至2018年间进行多次收购后,山东如意集团就陷入负债累累的窘况,疫情发生后更是面临严重的财务困境。
 
今年7月,Bally CEO Nicolas Girotto向微信公众号LADYMAX证实,Bally与山东如意集团的谈判最终没有达成收购,JAB仍然是Bally的大股东。
 



收购事件并没有影响Bally业绩,对比疫情前的2019年,该品牌今年第一季度中国营收大涨46%,第二季度继续增长41%
 
以色列男装Bagir也随即因款项没有到位而起诉山东如意集团旗下的山东如意科技。据悉,山东如意科技于2019年与Bagir达成价值1320万美元的交易,交付期限却一再被推迟。
 
另据泰晤士报消息,山东如意集团控股的利邦旗下英国高端男装品牌Gieves & Hawkes也将被挂牌出售,原因是利邦于去年12月底未能按时偿还1.5亿美元借款,渣打银行向法院提交了对该公司的清算申请。今年4月1日,利邦公司已暂停股票交易。
 
山东如意集团2010年6月投资的日本知名服装制造商Renown更是在去年底就进入破产清算程序,成为日本首个因疫情而破产的企业,将男装品牌D'URBAN和英国高端品牌雅格狮丹Aquascutum等主要品牌的经营权出售给大阪服装公司Koizumi,Arnold Palmer Timeless等未找到出售对象的品牌门店已在10月底前全部关闭。
 
据山东如意集团官网,这个曾被视为最有潜力成为“中国版LVMH”的国内服饰巨头的时尚版图只剩下SMCP,其余都是处于上游的纺织、科技以及毛纺和农业公司。
 
雪上加霜的是,山东如意集团控股的上市公司山东如意毛纺服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也在陷落。在截至6月30日的上半年内,该集团营业收入同比大跌20.43%至2.61亿元,亏损为4475.4万,而2020年上半年如意集团净利润为1528.2万元,2020财年净利润则进一步下滑至509.32万元。
 
另据天眼查公开资料,山东如意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企业股权投资基金“山东省新动能如意股权投资基金近日被山东省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股权及其他投资权益共3亿元人民币,冻结期限为2021年5月24日至2024年5月23日。
 
至此,山东如意集团核心业务的盈利能力也开始恶化,距离复苏轨道越来越远。
 
反观同样在2011年起加速布局奢侈时尚领域的复星集团,在“专业的事情由专业团队负责”的观念引导下,相关业务风生水起。
 
在先后拿下奢侈品牌Lanvin、内衣品牌Wolford,以及面向年轻群体的St. John、Caruso和Tom Tailor等服饰品牌后,该集团于2019年初成立了复星时尚品牌管理公司。
 
彭博社还曾援引消息人士透露,复星集团有意向投资者出售复星时尚集团的部分股权,筹资超过1亿美元约合7亿元人民币用于帮助旗下包括Lanvin等品牌提高盈利能力。
 
今年6月,复星时尚从欧洲投资公司Investindustrial子公司Absolute Luxury Holding Srl手中买下意大利奢侈鞋履品牌Sergio Rossi 100%的股份,但未透露具体的交易金额。
 
有业界人士指出,复星集团在门槛极高的奢侈时尚行业中已逐渐站稳脚跟,个中关键是能意识到不应该单纯地把收购国外奢侈品牌看作自身发展扩张路上的 “捷径”,完成收购都只是第一步,交易达成后如何更好地运营、吸收别人品牌文化里优秀的东西、学习它们的管理模式才是主要的命题。
 
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此前在接受采访时坦承,集团应该慢下来,把注意力回归到品牌经营上,用心地去了解市场和消费者,花更多时间跟消费者沟通,“做产品,一定要做精品,一定要千锤百炼,一定要为消费者创造价值。”
 
而纵观山东如意集团近10年的收购矩阵,这个从供应链上游起家的服饰制造巨头原本勾画的图景的确十分具有想象力,即构建一个纵深的产业链条,在产业链下游奢侈品零售不断扩张的同时,依然夯实产业链上游的核心原料业务。
 
但随着纺织产业盈利不断下降,山东如意集团的资本实力远不如从事金融、物业和投资的复星集团。换言之,在竞争愈发残酷的当下,充足的资本是扶起奢侈时尚行业的最大前提。
 
深有意味的是,山东如意集团仍未放下时尚野心,正寄希望于莱卡集团。
 
去年5月,微信公众号如意中国在一篇推文中分享了莱卡集团加入如意集团之后的近况和发展方向。集团表示将继续加大莱卡集团在中国市场的投入,已于2019年5月在佛山新设立了一个先进的研发实验室。2019年,莱卡在中国启动了360度全面整合的营销计划,以提高品牌知名度并提升人们对莱卡® 纤维的偏好度。
 
该文章称莱卡集团将被重新定位。一直以来,莱卡的研发投入、产品的科技含量是莱卡这一品牌的行业标签和核心竞争力。本次疫情之下,莱卡集团的各种纤维新材料在不同领域、不同场景的应用优势得到了进一步体现。莱卡集团重申了登陆科创板的决心。
 
2019年5月,如意集团曾召开莱卡科创板上市启动会,但此后遭遇疫情。如意集团表示,莱卡集团事实上已经成为全球领先的新材料科技企业,应该更好地融入潜力巨大、高增长的中国消费市场,提升中国区域的生产能力和市场占有率。
 
莱卡的研发投入、创新能力、专利技术、紧贴客户需求的科技储备,具有较强成果转化率的研发体系,以及当年新开发的技术和产品对企业收入高达60%的贡献率,完全符合中国资本市场高度认可的科技创新的主题。
 
有分析表示,以莱卡集团的新材料定位、销售规模和行业地位,预计市值可以达到200至300亿人民币,且可以在较短时间内完成IPO。 不过现在看来,莱卡集团能否成功IPO仍充满变数。
 
而中国资本在2018年向全球时尚业强势出征后就已进入冷静期,山东如意集团或许是时候从美梦中苏醒了。


 

Copyright © 2021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