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8
工作信息
L'OREAL GROUP
Account Manager-Skinceuticals-Beijing
正式员工 · Beijing
L'OREAL GROUP
Apac Supply Chain Plann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Junior Product Marketing Manager, Skinceutica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Dmi Project Manager,l'Oréal Paris, Consumer Product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ategory & Shopper Activation Manager,Consumer Product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Product Manager,Saint-Gervais Mont-Blanc Consumer Product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Product Manager, la Roche Posa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roduct Manager,Maybelline New-York,Consumer Product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Product Manager, Giorgio Arman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 Buyer,IT bp, Corporat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IT Perchasing Manager, Corporat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CRM Data Manager, l'Oreal Pari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Key Account Manager,Consumer Product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Senior Manager, la Roche-Posa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ales Supervisor,Kiehl's,Shenzhen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OREAL GROUP
Assistant Training Manager,Consumer Product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pac Indirect Purchasing Leader, IT And Digital I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pac E-Commerce Supply Chain Excellence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Education Manager,la Roche Posay,Active Cosmetic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Brand Communication Manager,Skinceutical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pac Digital IT Ope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Digital Project Manager-Apac I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深度 | 疫情下的年轻设计师可以相信未来吗?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0年4月16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当危机来临,创意迎来了最被需要的时期。在最艰难的时候,创意就是解药,年轻设计师品牌或许是时尚行业最最薄弱的环节。


当奢侈品巨头和大型时尚零售商也在这场危机中显得力不从心时,时尚行业的未来引发了人们深深担忧。拥有话语权和资本的行业强者尚且如此,那些根基不稳的年轻设计师品牌尴尬局面更令人不安,他们的挣扎很少被人们看见。

值得关注的是,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昨日发布声明宣布,原定于6月5日举办的第七届LVMH Prize青年设计师大奖决赛将取消,

当奢侈品巨头和大型时尚零售商也在这场危机中显得力不从心时,时尚行业的未来引发了人们深深担忧。拥有话语权和资本的行业强者尚且如此,那些根基不稳的年轻设计师品牌尴尬局面更令人不安,他们的挣扎很少被人们看见。
 
值得关注的是,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昨日发布声明宣布,原定于6月5日举办的第七届LVMH Prize青年设计师大奖决赛将取消,30万欧元的奖金将会平分给入围决赛的8位设计师,此前设立的Karl Lagerfeld大奖奖金将被用于设立专项基金,以资助此前六年历届大奖中获胜的年轻设计师品牌。




图为LVMH Prize 2020年8位决赛入围者
 
今年大奖决赛的8位入围者分别是Ahluwalia、Casablanca、Chopova Lowena、Nicholas Daley、Peter Do、Sindiso Khumalo、Supriya Lele和Tomo Koizumi。两位中国设计师Samuel Gui Yang和Yuhan Wang此前止步半决赛。
 
七年来,LVMH Prize青年设计师大奖已成为业界最受关注的年度活动。不同于ANDAM Grand Prize、Woolmark Prize、Hyeres Festival Grand Prize等机构类行业奖项,LVMH Prize青年设计师大奖不仅意味着可观的奖金和媒体曝光,更重要的是提供来自奢侈品行业巨头的背书,在设计师品牌与商业品牌之间建立对话机制。
 
尤其是对于已经建立了一定根基的品牌,该奖项能够帮助其快速发展壮大。例如设计师品牌Marine Serre在2017年获奖后迅速将团队成员从3人快速扩展到16人,与该品牌签约的买手店数量成长了3倍至70家店铺,三年来已经成为规模可观的设计师品牌。
 
2015年获得Special Jury奖项的Jacquemus去年销售额大约已达到2300万欧元至2500万欧元。今年LVMH Prize最受看好的冠军人选Peter Do作为曾经的Phoebe Philo门徒,已经建立了相对稳固的品牌根基,拥有一批忠实消费者。
 
2020年LVMH Prize决赛的取消令一些人对Peter Do感到惋惜。不过相较于个别品牌的前途,时尚行业当前最紧要的任务还是让更多设计师品牌“活下去”。蔓延全球的疫情危机对设计师品牌的生产、供应链、发布新系列、销售等各个环节造成了全方位的影响。
 
上个月,美国设计师协会CFDA已经与Vogue为美国时尚界发起新冠肺炎救助基金“ A Common Thread”,将为受到此次疫情影响的美国时尚界人士提供支持。这已不是CFDA与Vogue首次在危难时期携手合作,在上世纪90年代双方还曾发起筹款活动以抗击艾滋病毒,后在911事件后正式成立时尚基金会,旨在支持美国年轻时装设计师。
 
LVMH、CFDA和Vogue等行业领军者对遭受经营性危机的设计师品牌伸出援手无疑能够即时缓解现金流吃紧等直接影响。但是危机对于这群最具创意头脑、敏感而具前瞻性的人才带来的精神危机同样不可小觑。
 
从Balenciaga末世风格广告大片,到Marine Serre和Craig Green等设计师的近期设计,疫情之前的时尚行业已弥漫着一股疏离的末世情怀。而在此次疫情之后,这种绝望情绪继续发酵,进而产生对时尚产业社会价值的质疑。
 



Balenciaga 2020秋冬系列呈现了末日景象
 
一些品牌如Christian Siriano、Eileen Fisher和Brandon Maxwell曾在疫情爆发后提出利用工作室制造口罩。不过这一过程中他们也面临重重困难。即使能够获得正确的材料,设计师团队在没有政府或大型机构支持和监督的前提下,无法为医院提供专业医用口罩。大部分欧美设计师品牌生产严重依赖海外,更加无法参与到抗击危机的价值贡献中。这令一些设计师对自身职业产生质疑,认为设计师群体消耗的资源和提供的社会价值似乎并不对等。
 
当世界上有人正在经历生离死别时,消费时尚令一些人感到羞愧。有人甚至开始反思,危机时期穿得太时尚是否是一种过错。
 
昨日晚间,意大利奢侈品牌Prada正式在Instagram上启动“Possible Conversations”对谈系列,首期直播便探讨了“危机时期的时尚”(Fashion in Times of Crisis)。Google Arts & Culture Residency艺术总监Pamela Golbin和《AnOther Magazine》时装专题总监、英国《金融时报》评论家Alexander Fury也就“危机时期穿得时尚是否是一种过错”进行了讨论。
 



Prada日前启动“Possible Conversations”对谈系列,于每周二在Instagram进行直播
 
Pamela Golbin表示,时尚是一个3万亿美元规模的产业,它具有不可忽略的重要经济价值,同时还不断贡献创意的解决方案。回顾两次世界大战和1997年金融风暴,危机都激发了创新。例如一战令妇女拥有工作的机会,二战时期由于政府对面料的限制,时尚杂志教女性用丈夫的衣服进行改造,1997年金融风暴也伴随着Martin Margiela等设计师的黄金时代。
 
她认为,在此次疫情中,设计师教消费者用衣服改造非医用口罩,与二战时改造衣服形成了遥远的共鸣。但是当前的危机又与以往的任何危机不相同,它触及了时尚产业价值系统的方方面面,必然会在接下来几个月内带来令人耳目一新的创新举措。
 
Alexander Fury认为,危机实际上反而能够激发一些设计师,例如Mary Katrantzou、Peter Pilotto、Jonathan Anderson等如今颇有实力的设计师都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创立了品牌。这些设计师做了看似与当时市场环境“背道而驰”的事情,并且带领时装界从对廓形的关注转移到了材质面料上。
 
事实上,设计师品牌在危机时期依然有充足的发挥余地,并不一定大费周章,用自身不擅长的供应链制造口罩,而是创造新的趋势,以及为品牌“信徒”提供感情价值、建立深度联系。
 
Marine Serre不仅颇具前瞻性地从去年就开始推出口罩产品,还在疫情之间在Instagram账号发布了一组模特身穿标志性新月紧身衣做瑜伽的插画,以此鼓励人们居家隔离期间保持运动。品牌还与舞者Nick Coutsier合作进行舞蹈直播,实现更紧密的消费者互动。
 



Marine Serre在Instagram推出了一系列疫情相关的社交媒体互动举措
 
一些设计师和品牌已经开始根据口罩进行创作。市场研究公司NPD Group首席行业分析师Marshal Cohen认为,这是口罩可以从专用产品转向主流配饰的时代。Billie Eilish也在格莱美大奖上戴上了由Gucci定制的口罩,为更多人带来启发。纽约设计师品牌Collina Strada给每一个官网下单的消费者赠送由多余面料制作的口罩,体现了可持续时尚的思考。
 
这同时也是对设计师对传统时尚惯例进行重新反思的最佳时机。眼下中国设计师已经率先迈出了一步,他们相较于欧美设计师背靠着更加发达的数字化环境。
 
今日,XCOMMONS诸色会和设计师平台ICY联合XU ZHI、ANDREA JIAPEI LI与RODERIC WONG三个中国独立设计师推出“PARALLEL REALITY · 平行现实 共创未知”的沉浸式数字时装发布项目。项目将位于上海的实体场地“上⽣新所”的物理空间数字化,由当代视觉艺术家舒善艺与创意团队IC-United通过电脑动画技术建立了一个超现实的赛博空间。
 



“PARALLEL REALITY · 平行现实 共创未知”的沉浸式数字时装发布项目
 
虽然是疫情期间的应变之举,但是该项目依然呈现令人意外的完整度,带来并不逊色于实体时装秀的体验,获得了众多业界人士的认可。据XCOMMONS提供的数据,截至下午四点,该数字项目获得了超过329万访问量。
 
中国设计师和行业组织与平台对于数字化的出色理解和执行力毫无疑问为行业带回了信心。XU ZHI设计师陈序之向微信公众号LADYMAX表示,数字化项目相较以往带来了更大的传播范围,这更符合当前的社交媒体时代,不仅仅是疫情特殊时期的需求。
 
在数字化的加持下,时尚行业的展示形式充满了可能性和灵活性。曾与adidas合作的设计师Daniela Cathari在Instagram直播对谈中谈及了她对未来展示形式的设想,那就是并不一定遵循一年两季的节奏,某些时候可能会选择数字发布,另一些时候也会举行实体活动,不过能够建立感情联系的实体活动依然是必不可少的。
 
在四处弥漫的末世情绪中,时装设计师可能是最有可能振奋人心的创作者,因为时尚兼具创意与功能的特殊属性,使它比艺术离日常生活更近,也离人群更近,更能够在危机之中展现韧性。
 
当我们回想疫情之前的那段平坦时期,人们实际上只感到时尚业的贫乏无趣和创意枯竭,反而当危机来临,创意迎来了最被需要的时期。在最艰难的时候,创意就是解药。
 
Pamela Golbin在昨晚的直播对谈中提出一个重要观点——“相信未来”(Trust the future)。事实上,时尚行业已经将未来将走向何方提上了讨论日程。为探讨疫情时期行业做出的努力和时尚未来的走向,Vogue将与Vogue Global Network、Vogue Runway合作,从明天开始推出杂志有史以来第一场全球会议,为期四天的会议将在Zoom平台上进行。
 
Vogue美国版主编Anna Wintour表示,“时尚总是被人们批评太精英主义。但其实我们很清楚,这个行业和社群关乎我们所有人,它是由数百万人组成。”
 
作为这个系统的关键一环,年轻设计师没有理由不相信时尚的未来。


 

Copyright © 2020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